[焦点访谈]纸上“送瘟神”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湖北省公安县是荆州市血防工作的先进单位,但记者调查发现该县一些村镇的血防工作存在弄虚作假行为。

  

    公安县地处荆江分洪区,是血吸虫病流行的重疫区之一,全县18个乡镇都是血吸虫病流行区。国家对此进行了重点防护,每年都有大量的投入,目前当地已进入主汛期和血吸虫病最易感染的季节。

  

    记者调查得知,公安县夹竹园镇前进村、斗湖堤镇王岗村许多村民由于长年在河里洗衣洗菜、捕鱼捞虾都感染了血吸虫病。然而公安县血防办的2003年统计年报却称,夹竹园镇已圆满完成血防任务。报表上记录前进村去年治疗了128名血吸虫病病人,可是夹竹园镇血防站却拿不出这些病人名单和诊断的依据。此外,杨家厂镇血防站出具的报表上显示,去年他们利用药物灭螺面积为200亩,翻耕种植灭螺838亩。然而事实上,灭螺只有20亩。虽然仅抽查了5个村,但是血防站却报了18个村。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面积的谎报呢?原来,血防工作人员的工资奖金同血防工作成效直接挂钩。公安县由于“超额完成任务”,既获得了荆州市血防工作先进县的称号,又得到上级拨的业务经费。

  

    记者在几个乡镇血防站采访时,听得最多的说法就是经费紧张。县血防办工作人员说,每年防治经费缺口在一半以上。然而有知情人向记者反映,这些有限的防治经费在实际使用中存在着被挪用的问题。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看到这样的钉螺,我们很多人就会想到血吸虫病。令人不安的是,近年来,我国部分地区血吸虫病疫情有所回升,血防工作形势比较严峻,湖北省公安县,是湖北省血吸虫病流行的重点疫区之一,每个乡镇都设立了血防专门机构。2003年公安县获得了荆州市血防工作先进县的称号。目前主汛期到了,又到了血吸虫病最容易感染的季节,记者来到公安县进行采访。而调查到的事实却令人吃惊。

  

    解说: 记者来到公安县夹竹圆镇前进村后,一个村民首先带记者来到了村里的小河沟边。

  

    记者:这是什么东西?

  

    杨海堂(夹竹圆镇前进村村民):钉螺。

  

    记者:钉螺。它是有什么用这个东西?

  

    


杨海堂:血吸虫病是通过这个东西感染到人身上的。

  

    记者:它会传染血吸虫病啊?

  

    杨海堂:对对。

  

    记者:这么多,怎么会有这么多?

  

    杨海堂:这个地方最近下雨,把这个钉螺都冲下去了,冲到下面去了,在平常的时候,没下雨之前,还多,非常多,随时随地都可以找到。

  

    解说:当地刚刚下了几场雨,按说很多钉螺都被冲走了,但是还是很容易地就能从河沟里找到一些钉螺。钉螺是血吸虫病的载体,传播血吸虫病的尾蚴就是通过钉螺游入水中。人或者其它多种哺乳动物,一旦接触了含有尾蚴的疫水,就可能感染血吸虫病。血吸虫病俗称“大肚子病”,肝脾肿大、肝腹水、肝硬化,都是晚期病人的主要症状。

  

    前进村全村一千多人,常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洗衣、洗菜、捕鱼、捞虾、插秧、割谷于是许多人都感染了血吸虫病。

  

    记者采访夹竹圆镇前进村村支书 王世林)

  

    王世林:基本上这个要说百分之百的人有,就要说这个查的话,基本上每个人都有血吸虫病。就是晚期的血吸虫病人有60几个。

  

    记者:那你们这个村这么严重,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王世林:多年没有杀螺了,等于是灭螺的问题。

  

    解说: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查螺灭螺,一个是查病治病。公安县是湖北省的重疫区,全县各个乡镇都设有血吸虫病防治工作站,但是前进村的村民说,虽然疫情严重,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防治措施。我们发现,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距离县城一公里远的另外一个乡镇,同样也是钉螺密布。

  

    


记者:这个钉螺这么多,你看这么多。

  

    斗湖堤镇王岗村村民:我们是随便找了几个。

  

    记者:随便找了几个。

  

    村民:但是那条沟已经平掉了,这条沟一直到那头,还是其它的沟里也有。

  

    记者:那为什么没有人来杀螺呢?

  

    村民:这几年没有来,没检查,没搞。

  

    记者:几年都没有人过来杀螺了?

  

    村民:也没来检查,也没反映。

  

    记者:那查治病有没有来?

  

    村民:也没有来。

  

    记者:都没有来?

  

    村民:对。

  

    记者:去年和今年有没有到你们这来灭过螺?

  

    斗湖堤镇王岗村村民:没有,没看到。

  

    记者:那有没有查过病?治过病?

  

    村民:他钉了一个牌子。

  

    记者:啊?你说什么?

  

    村民:他钉了一个牌子,是一个形式,没看到行动,也没看到有人杀螺。

  

    解说:为什么有了钉螺却没人管呢?记者来到夹竹圆镇血防站。看到了2003年公安县血防办的统计年报,年报上的数字表明这个镇的血防工作做得相当不错,这与村民的说法截然相反。

  

    


记者(郭峰):据前进村和王岗村的村民、村干部们讲,这几年都没有人到他们这来灭螺、查病、治病。可是从这本公安县血防办的2003年的年报中,我们看到的却不是这样,从这个报表上看,这几项工作他们都做了,并且上报的数字还不少。比方说前进村,去年虽然都没有查治病,但是上报的数字却是查了605人,查出病人128名。那么这些数字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解说:我们从这本年报上看到,夹竹圆镇血防站的报表就是这位预防员编制的。

  

    记者采访夹竹圆镇血防站预防员 陈勇

  

    记者:咱就以前进村为例,你上面报了128个病人,那病人名单给我看看好吗?

  

    陈勇:我这里没有。

  

    记者:哪里有?

  

    陈勇:……

  

    记者:你说你们都去检查了,查病了,肯定有底子,不然你不会平白无故写这个数字,是吧?那名单在哪儿,底子呢?

  

    陈勇:没有底子?

  

    记者:没有底子,你怎么得出这个数字的?

  

    陈勇:……

  

    解说:报道上写着前进村去年查出了128名血吸虫病病人,然而这些病人却成了隐身人,血防站根本拿不出病人名单和诊断的依据,在我们的一再追问下,这位预防员说出了实情。

  

    陈勇:其实你说的有些数字是假的,有些数字是假的我不否认。

  

    解说:查灭螺和查治病的数据是血防工作的主要数据,它不仅体现了血防部门的工作业绩, 更是血吸虫病疫情的直接反应,是上级部门进行决策的主要依据。前进村王岗村的数据都存在问题,那么其它乡镇又怎么样呢?我们来到了杨家厂镇血防站,报表上显示去年他们利用药物灭螺200亩,翻耕种植灭螺838亩,那么这些数据是真是假,又有多少水分呢?记者找到了杨家厂镇血防站当时的负责人和报表的编制人。

  

    杨家厂镇血防站外

  

    记者:你们到底去年药物灭螺灭了多少?领了多少药,灭了多少螺?

  

    采访杨家厂镇血防站原站长 工会主席 徐明田

  

    徐明田:20亩。

  

    记者:20亩?为什么报200亩?

  

    采访杨家厂血防站预防员 张婷

  

    张婷:那都是经过站里同意的,都是盖过章的,站长同意的。

  

    记者:那去年她报的200亩,您当时同意了吗?

  

    


徐明田:我不晓得,我不知道。

  

    记者:除了药物杀螺之外,其它的数字呢?

  

    徐明田:我搞不清楚,她都没通过我。

  

    记者:那翻耕种植杀螺能有800多亩吗?

  

    徐明田:那没有。

  

    记者:也没有?

  

    徐明田:是。

  

    记者:(这个数字)你怎么统计的?

  

    张婷:统计就是……

  

    记者:统计数据在哪儿?

  

    张婷:当然要估计一下。

  

    记者:这是估计的?

  

    张婷:对,那个是估计的。

  

    记者:这个838亩是估计的?

  

    解说:这两位的说法矛盾重重,数据的差距如此悬殊,我们也被搞糊涂了。这个血防站去年到底灭了多少螺?

  

    后来我们从县血防办得到证实,去年这个血防站一共领了20公斤灭螺药,最多只能灭螺20亩,报表上的200亩的数字是假的,那么翻耕种植灭螺838亩是真是假呢?杨家厂镇血防站的一位老职工告诉我们这个数字也是假的。

  

    采访杨家厂镇血防站原工会主席 刘道才

  

    记者:去年杨家厂翻耕种植的方法来灭螺的有838亩。

  

    刘道才:我们没有这种地方,因为芦滩才会翻耕,不是芦滩没有翻耕的地方,只有扩洗和填埋还有药杀,都是虚的。

  

    记者:都是假的?

  

    刘道才:是。

  

    解说:一共只灭了20亩钉螺,杨家厂的血防站却报了1038亩,多报了50多位。这个镇血防站的几位职工告诉我们,去年他们只在5个村查过,却报了18个村。其它的数字也有不少水分,那么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陈勇:为什么呢?我现在说,人手少,经费少,任务我们根本就完不成。

  

    解说:我们在几个乡镇血防站采访的时候,听着最多的就是经费紧张。县血防办说,每年防治经费缺口在一半以上。

  

    然而有知情人向我们反映,这些防治经费本应该专款专用,但实际使用中存在着挪用的问题。那到底这些防治经费是怎么使用的,有没有挪用的问题呢?县血防办的几位主任告诉我们,关于财务的具体情况他们也不清楚。

  

    了解情况的会计又到武汉出差了,所以我们始终没能搞清楚防治经费到底是怎么使用的。然而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有的乡镇血防站在报表上弄虚作假了,那么他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陈勇:年初上面安排的工作任务就这么多。你假如说,到年底了,你把任务完不成,工资就要扣你了,扣一大部分,所以就说,事也做了,戏不好看。你听得懂我这个意思吗?

  

    解说:原来是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不惜在报表上弄虚作假。我们从公安县血防办了解到,县血防办确实每年都要向各个血防站下达指标和任务,并且同他们签有责任状,完不成就要扣钱。而县里说,省里每年也在给县里下任务,完不成,不仅有经济处罚,而且面子上也过不去。

  

    记者:省里的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吗?

  

    采访公安县血防办副主任 张徐周

  

    张徐周:必须完成。

  

    记者:如果完不成会怎么样?

  

    张徐周:通报批评。开会领导到要受批评,从上面到下面都要受批评,有压力。

  

    记者:影响政绩,是吗?

  

    张徐周:是。

  

    解说:防治工作可以打折扣,可报表上的数字却丝毫没有含糊,尽管该做的工作没有做,但是任务还是在报表上完成了。血防工作人员的工资、奖金保住了。

  

    去年公安县在血防工作上超额完成了任务,既获得了荆州市血防工作的先进单位,又得到了上级拨的业务经费。然而有的地方却螺没杀、病没治,疫情已经非常严重。由于没有杀螺,有的人治好后,又重复感染。

  

    采访黄山头镇幺渡村村民

  

    村民:治好了,一下子又有了。只要有钉螺在就容易感染,随时就可以感染。

  

    采访黄山头镇幺渡村支书 徐光明

  

    徐光明:这个血吸虫病,我们村里2700多人,就是90%的有血吸虫病。晚期有一二十,不能下来干活的有50%。

  

    采访夹竹园镇前进村村委会主任 彭信益

  

    彭信益:田都没有人种,就造成这么一个局面。

  

    记者:你们村的情况,如果再不杀螺,再不治的话会怎么样?

  

    彭信益:就是晚期病人越来越多,死亡的人数也将越来越多,最后会造成天翻地覆,会达到这么一个严重的后果。

  

    主持人:面对如此的“血防先进县”,人们看到的只是报表上的辉煌和数据上的先进,也许这样的虚假数据,纸上的辉煌是有了,但是血防工作却远远没有到位,到头来疫情蔓延的苦果只有老百姓来承受了。

  

    党中央国务院对血吸虫防治工作十分重视,在今年年初国务院专门成立了“血吸虫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对血防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采取了一系列的重大措施。

  

    但是如果像湖北省公安县的一些乡镇那样去做防治工作,国务院的要求如何才能实现呢?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 也希望您根据我们屏幕上的联系方式(手机留言热线:125866116(移动),1015909909(联通))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

  

    好,观众朋友,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