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城管的一次非常执法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6月26日下午,安徽省淮南市城管行政执法大队的执法人员在一次执法行动中,将华联商厦的十几名员工打伤。

  

    据目击者和华联商厦职工介绍,6月26日下午,华联商厦的员工在商场门口的平台上摆放了三台冰柜和一些夏季服装。4点多钟时,淮南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直属大队的几名队员声称,商厦在门口摆冰柜、卖衣服属于违规经营,要进行清理。由于商厦工作人员动作慢了一些,城管人员就动手抢夺摆放物品,并召集了几十名城管人员对商厦员工大打出手。对此,现场围观群众非常气愤。然而,三名常年派驻在执法队的公安人员声称,他们并没有看见执法队员打人。当时,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三名警察将三名华联商厦职工带到了直属执法大队的办公室。当华联商厦的领导经过交涉最终将这三名员工领出来时,三个人都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意志障碍。在医院病房里,记者还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商厦经理钱进。原来,他在将受伤职工送到医院时,竟然也遭到了城管执法人员的殴打。这样,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华联商厦先后有十几名员工被打,五名员工住进了医院。

  

    对于执法大队如此野蛮的行为,城管执法局负责人表示,他“可以原谅”被打的群众,他认为,执法队员每次出去执法和群众发生冲突都是很正常的!记者了解到,从2003年8月淮南市成立行政执法局并组建执法支队以来,城管人员几乎每天都和群众发生冲突,而发生冲突时动手打人几乎已经成了有些执法队员的习惯。

  

    >>就此事件发表评论

  

    >>新闻专题:推进依法行政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我们知道《行政许可法》从7月1号开始已经正式实施了,而在这以前政府机关工作人员都学习过这部法律,了解了它的立法精神,为它的实施做准备。然而就在这个法律正式实施的前五天,在安徽淮南发生了一场冲突。冲突的双方一方是淮南华联商厦,另一方是淮南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

  

    解说:今年6月26日下午,安徽省淮南市华联商厦前人山人海的几乎聚集了上千人,一名华联商厦的职工躺在这辆挂着城管监察的卡车前,头上、手上有着斑斑血迹。

  

    边强(淮南市华联商厦职工):我不知道谁砸的,冰柜盖子正好砸在我头上,我就晕倒了,什么都不知道。是他们把我喊醒的。

  

    记者:当时是谁打的?

  

    边强:城管的四个人,派出所的一个,穿110衣服的一个人。

  

    解说: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6月26日下午,华联商厦的员工在商场门口的平台上摆放了三台冰柜和一些夏季服装。四点多钟时,淮南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直属大队的几名队员来到这里说,商厦在门口摆冰柜卖衣服属于违规经营,他们要进行清理。

  

    


现场目击者:卖雪糕的营业员就讲了叫人来收,我一个也收不掉。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城管就讲他太慢了,有点好像不耐烦的情况下,就拿脚踹他的冰柜。

  

    陈军(淮南市华联商厦经警队):当时就把这个门堵住了。顾客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我当时就讲我讲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又不是没收,我们员工正在收,他说让你收就是收,你不要啰嗦。

  

    解说:如果说在门前台子上卖东西属于违规经营,应该撤掉,可作为政府执法人员,也不能这样执法呀?于是矛盾就此产生了。

  

    现场目击者:有一位拿着对讲机就叫人了,拿着对讲机就叫几大队、几大队,快来人,华联门口要惹事,要打架,结果不到几分钟的时候,城管人员就来了,来了有三、四车人。

  

    陈军:讲这个冰柜给它抬走,跟抢的一样,呼呼叫地拉走了,拉到马路上面,我们就不愿意让他们拉,我们讲你什么手续都没有,你有什么事情跟领导商量,根本都不理你,就跟土匪一样,拉到马路上面,就听轰隆一声,冰柜就摔烂了。

  

    解说:一方要把冰柜强行抬走,另一方就不让。那么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呢?执法队带队的王队长是这样描述的。

  

    王士标(淮南市城管直属大队大队长):在我们强制扣他们冰柜的时候,华联冲出四十来个人,手里拿着东西,有铁棍、砖头、石块之类殴打我执法人员。

  

    解说:王队长说华联商厦出动了40多人打他们,可这几位现场目击者看到的却是这样的。

  

    记者:城管说华联拿的铁棍和砖头先打他们。

  

    现场目击者:这个我没看见,这个我绝对没看见。

  

    淮南市东安物业公司保洁员:我看到来了很多人,都堵实了,拽冰柜的拽冰柜,拽人的拽人,就拽胳膊、拽头,掐着(脖子)往地下按。

  

    王福柱(淮南市东安物业公司报界员):我看着不服气,四个城管打他一个,把他踩得喘不过气了。

  

    陈军:还有一个城管的拿着冰柜盖子对着一个员工朝头上砸了下去,当时把那个盖子就砸碎了。当时也有公安人员在现场,我们一上去他们就制止我们。

  

    


解说: 这位保安说的公安人员,就是常年派驻在执法队的淮南市城市管理执法局公安城管大队的民警,冲突发生时他们有三位正在现场,那么他们看到那些和他们一块来的执法队员在现场都干了些什么呢?

  

    吴忠(淮南市城管行政执法局公安城管大队):我看执法队员,我看到两个执法队员是在往后退。

  

    记者:然后执法队员有没有打对方,你也没有看到?

  

    吴忠:这个我没有看到。

  

    解说:那么除了没看见执法队打人,这三位民警又做了些什么?

  

    唐庆书(淮南市城管行政执法局公安城管大队):当时在场的领导康杰,他是教导员,(他说)把他们几个先带离,然后我们在执法队员的配合下,把他们送上车,把他们带离现场。

  

    解说: 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把当时的一帮带离现场还说没什么问题,身为治安警察,这三位也有这个权利。那么他们把华联商厦的三位职工都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康杰(淮南市城管行政执法局公安城管大队教导员):就是行政执法局直属大队的办公室。

  

    解说:说是为了平息事态,以免局势进一步失控,这三位民警却把被打的华联商厦的员工强行带到了直属执法大队的办公室。

  

    张劲松(淮南市华联商厦职工):下车以后,我就把我的裤子脱下来给他们看,因为我这个腿是受过伤的,刚好一个月,我跟他们讲,刚好一个月,不能打,我都快跪下来了,他们还是打。

  

    姜卫生民(淮南市华联商厦基建科科长):我跟(经警队长)陶全两人打的过去以后,我看到张忠照当时是跪到地下,是跪到地下的,一个手捂着肚子,一个手撑在地上,吐得地上都是。我一看伤情这么严重,我就跑到办公室,我就跟他们讲我先把人带走,到医院去看病,他们讲那不行,我先问好过以后,我讲你看这个人这样了,可能再问他话吗。

  

    解说: 可是对于华联商厦方面所说,三名员工在直属执法队遭到了殴打,城管行政执法局的汪局长却是断然否认。

  

    


汪宏银(淮南市城管行政执法局副局长):我们是了解了,了解了现在我们的执法队员到执法大队以后,没有发生跟他们,争执都没有。

  

    解说:而执法队的康教导员则告诉记者,这三个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走的时候还是什么样。

  

    记者:这三个人当时被你们带走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

  

    康杰:当时带走的时候,张劲松脸上红肿,另外两个就是我没有看到明显的伤痕。

  

    记者:那么后来他们三个人离开你们那里的时候,到医院去,又是什么样一个状况?

  

    康杰:张劲松还是脸部红肿,另外两个还是一开始带来的那个样子。

  

    解说:可实际上在经过一个小时的交涉,华联商厦的领导将这三名员工领出来时,他们都已经是遍体鳞伤,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意志障碍,其中一名员工的脖子上更出现了一条明显的伤痕,已经不能说话了。至于他们怎么会伤成这个样,直属执法队的王队长这样解释。

  

    王士标:也有可能在华联的人员,在拿起现场的工具,所谓的凶器吧,在打我们队员的过程中,有可能由于人员混乱造成误伤,这种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

  

    记者:自己打自己的?

  

    王士标:这是误伤。

  

    解说:那么这位王队长说的有可能是华联商厦自己误伤的三名员工究竟都伤的怎么样呢?

  

    袁同方(淮南市朝阳医院脑外科主任医师):四名伤者进来的时候,其中有一名比较重一些,因为颈部有伤,不能够说话。

  

    记者:那么根据你们判断他这个伤痕是什么造成的呢?

  

    袁同方:这个伤痕据患者同事讲,是一个皮带勒的。现在目前诊断是一个轻度的颅脑闭合性损伤,另外两名当时也是有短暂的昏迷史,经过我们检查,基本上都诊断为轻度的颅脑损伤和多发性的软组织损伤。

  

    解说:另外在医院的骨科病房里,记者还见到了华联商厦的经理钱进,6月26日下午冲突发生时,他并不在现场,也不是被扣的那三名职工,那么他又是怎么受的伤呢?

  

    钱进(淮南市华联商厦经理):下午五点钟左右,到单位以后,发现员工边强被打得躺在地上,当时也就我一个人陪着边强到医院来的。

  

    


解说:可是当他们来到医院时,执法队的五、六个人也在这里,双方话不投机,冲突又发生了。当时的情况王队长这样告诉我们。

  

    王士标:我们的队员当时打过以后,有的在屋里把那个床把门窗堵住,防止华联人员再次冲进来殴打。

  

    记者:那就是说还是你们的人在那里被他们打了?

  

    王士标:是这样的。

  

    解说:当时的情况真的像这位王队长说的那样吗?医院门口的这几位出租车司机当时都看在了眼里。

  

    现场目击者:拿着吊盐水架子拖着,喊着打、打,往死里打,追到烟摊子跟前打倒的,就打到那里躺着,是那个城管的打的?

  

    现场目击者:城管的。

  

    记者:穿着那个黄制服?

  

    现场目击者:对,穿着制服,有五个人打的,还有两个年轻的20多岁小伙子,光着脊梁像社会上的人。没人敢拉呀,他穿制服谁敢拉?

  

    记者:穿制服的为什么就不敢拉架?

  

    现场目击者:不敢拉。

  

    记者:为什么?

  

    现场目击者:如果你去拉他打你。

  

    解说: 当时那位被打的人就是钱进,现在他躺在病床上,腿上已经打上了厚厚的石膏。

  

    陈子军(淮南市朝阳医院普外科住院医师):那个人主要就是右小腿,右胫骨上段有裂缝骨折。

  

    解说: 这样6月26日下午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华联商厦方面有十几名员工被打,五名员工住进了医院。那么对于这一事件,淮南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最终是怎么认定的呢?

  

    汪宏银:我们认为这个我们这个管理是对的,我们是依法行政,我们必须要加强改善淮南的市容市貌,但是群众有一些不理解,我们也是表示,也是可以原谅。

  

    解说: 至于以后他手下的执法队还会不会再和执法队发生这样的冲突,这样副局长则是这样认为。

  

    汪宏银:现在我们每次出去要管理,可以这样讲群众与我们发生争执,都是很难免的。

  

    解说:领导都认为自己的手下和群众发生冲突都是难免的,那么像6月26日这样的事件可能也很难再不会发生了,记者在采访的时候就了解到,从2003年8月淮南市成立城管行政执法局,并组建执法支队一来,大大小小的冲突也的确几乎每天都发生,而发生冲突时便动手打人更几乎已经成了有些执法队员的一种习惯。

  

    王福柱:摆东西,摆路口不给摆,摆了的话他们就用车拉走,谁要讲一句话逮住就打,把人打得呼呼流血。

  

    姚银春(淮南市球拍厂下岗职工):在他们管辖这个范围,国庆路管辖范围我们家是第五家被打的。要说群众对他们怎么反映,恕我直言,土匪,都这样喊土匪。

  

    主持人:刚才我们在镜头里看到淮南市城管部门的执法人员行为规范中有这样的字句“严格执法,服务人民,查处违章,敬礼先行,细致耐心,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然而人们在淮南街头上看到的却是执法队员对群众拳脚相加,恶语相向。城市需要管理,但是需要的是什么样的管理?需要的是以人为本的管理,需要的是依法进行的管理。如果用这种野蛮的方式来管理城市,群众怎么能服气?城市又怎么谈得上文明。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