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手术突然中止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主持人:观众朋友你们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现在我们大家看到这位躺在床上的老人她叫马玉凤,患有脑血管的梗塞。两个月前医院建议她做手术,可是手术那天她被送进了手术室后,又被送回了病房,手术至今没有做,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解说:湖南省的马玉凤老人今年三月底因言语不清,住进了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内科。经诊断老人患有老血管梗塞,医生建议做手术,但提出因为这种手术需要从广州请专家来做,所以患者家属要支付两千元的费用。当时患者家属没有表示反对,手术当天,马玉凤老人被送进手术室后,医院又宣传停止手术医患双方为此产生纠纷。

  

    事发一个多月后,记者到衡阳市采访,医患双方仍然没有一致意见。双方争论的焦点首先是两千块钱到底是什么钱?

  

    阳纲要: 这个说得很明白。教授的会诊费、差旅费、住宿、住宿、吃饭,包括这部分费用。这个两千块钱跟他们家属商量的。大概也算一下,假如我们从广州请一个教授过来,大概你的路费多少、你的吃住,住一个晚上,至少要吃三餐,这样大部分是差旅费。

  

    刘太周: 我认为这两千块钱,实际上它是一种红包。因为这个钱,他不开收据、不开发票、不走院方的财务账、也不进病人的住院账,也不缴纳(个人)所得税,所以事实上它就是一种红包。

  

    






解说: 一方说是给外请专家的差旅费、会诊费,另一方却说是红包。为了了解情况,记者采访了当时请来做手术的广州专家李教授。

  

    记者: 就您出诊的这个差旅的费用,还有报酬,有没有事先跟您有任何约定呢?

  

    李教授:没有任何约定,因为我们出去会诊,根本没有钱的问题,完全是为了帮助他解决技术的问题。

  

    记者: 像你来的差旅费?

  

    李教授:都由他们负责。我就不管了。

  

    记者: 你就把票给院方是吗?

  

    




李教授:嗯,都给他们。他们怎么运作的,我是一概不知。

  

    解说: 李教授说不知道钱的事情,那么对于请专家的收费,国家有没有规定呢?

  

    记者: 这两千块钱,为什么没有收据发票呢?它入你们医院的账吗?

  

    姜浩: 这个它是不入医院账的,因为医院的话,我们这个手术费里面,它是不包含外请会诊费的费用的。外请专家的费用,国家现在确确实实没有明确规定。说我在广州请一个专家该收多少钱,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物价收费没有这么一个标准。

  

    记者: 那这个钱到底是该谁付?是该患者付还是该医院付?这个有没有一个明文的规定?

  

    姜浩:这个没有。

  

    解说: 据了解,外请专家的费用怎么收?由谁来支付,目前国家确实没有规定。医院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和患者协商,由患者支付这笔费用,是目前各大医院通行的方法。既然要患者来支付费用,那么医院应该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马玉凤老人做手术那天,广州的李教授还做了一台手术。那台手术医院要求患者家属支付了4000块钱。

  

    记者: 当时给您报酬的时候,他是以什么名目给您的呢?

  

    李教授: 就是劳务费。

  

    成志: 也是差旅费和会诊费。

  

    记者: 那既然都是李教授做的手术,而都是从广州请来的,那为什么这个要四千,而那个是两千呢?

  

    成志: 因为他那台是动脉瘤。动脉瘤栓塞术,那个手术风险大一些,技术含量大一些。

  

    记者: 那这两千、四千是谁说了算?

  

    成志: 这个也是跟病人家属之间协商的。

  

    解说: 虽然医院说和患者家属商量过,但对于手术难度,患者家属显然没有办法评估,他们只能按医院说的数目交钱。

  

    记者: 你们家的经济条件怎么样?

  

    患者的姐姐: 经济条件不算太好。我弟弟和弟媳妇都没有工作。

  

    记者: 那是不是为了这个手术可能都背了债吧?

  

    患者的姐姐: 对,现在还欠六七万。

  

    记者: 当时让你们拿这四千块钱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拿出来的?

  

    患者的姐姐: 对,当时为了救命要紧,当时没考虑这个问题,当时只是为了把生命救活。

  

    记者: 那个时候你弟弟已经很危险了?

  

    患者的姐姐: 对,大脑瘤子一直撑破了,出血了。

  

    记者: 你愿不愿意正面对着镜头,跟我们把这个事说说?

  

    患者的姐姐: 不,我弟弟三至六个月还要去医院复查。

  

    解说: 外请专家的费用国家没有规定,医院又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结果同一个专家做的手术,一个要交两千块钱,一个却要交四千块钱,而且交了钱又没有收据、发票,不入医院的账,这样难免会让患者感觉收费不规范。在马玉凤老人的事情发生一个多月后,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拿出了一份处理意见。承认神经内科在这次医患纠纷中,要求患者家属支付外请专家差旅费、会诊费及费用额度方面存在不规范行为,违反了医院有关收费管理的规定。医药表示以后外请专家暂时不要求患者支付费用。

  

    姜浩: 我觉得这个确确实实有待规范,也希望国家,包括物价部门尽早制定一个标准出来,把这个标准制定出来,那么我们医院以后严格按照这个标准执行。

  

    解说: 在这起事件中医患双方争执的另一个焦点是“手术为什么停止?”。对此,双方也是个有说法。据患者家属说手术那天,他们把老人送进手术室之后,医生开始为老人做术前准备,当他们离开手术室走到门口时,被神经内科主治医师阳纲要叫住了,向他们要事先说好的两千块钱。

  

    刘洪良: 由于这个劳务费是两个信封装的,一个信封装一千。我爱人就拿了一个信封给阳医生,阳医生说这是一千块,不够。这时我爱人又从包里拿另外一个信封。

  

    患者的女儿: 我拿另外一个信封的时候,我们家老公就在边上说了一句:这算不算红包,能不能少一点?阳医生就很生气,就说前面一个人还收了四千,只收了你们两千块钱,就很恼火,就把手术室的门关上了。

  

    解说: 患者家属说阳纲要医生把钱退给他们之后,进了手术室。随后一直在等待手术结果的患者丈夫刘太周接到了几个电话。

  

    刘太周: 大概是(中午)12点半前后,阳纲要首先给我打了电话,你爱人的手术我们不做了。没有我说话的余地,就把手术关掉了。紧接着我女婿给我打通了电话,打通电话以后就把手机交给了神经内科的主任成志。成志在电话里面说,老刘,你爱人的手术我们不做了,风险太大,压力太大。

  

    解说: 对于这种说法,患者家属表示不能接受。他们指出医患双方已经在手术志愿书上签了字,医院再以风险大、压力大为由停止手术说不过去。

  

    刘太周: 签字的时候难道你没有压力,签字以后、收受红包的时候,你才产生压力吗?这个道理是说不过去的。

  

    记者: 那你认为这个手术终止的原因是什么?

  

    刘太周: 这个手术终止的原因就是没有把这两千块钱的红包一次性地、恭恭敬敬地交给他们,所以引起了他们的愤怒。

  

    解说: 而医院则坚决的否认了这个说法。

  

    姜浩: 这个确确实实是因为病人家属对手术的风险不理解,而不是因为这两千块钱没有到位或者给得不爽快,专家就停止手术。

  

    解说: 医院指出当时签手术志愿书时,患者家属对手术风险不能理解。广州来的李教授和阳刚要医生都得给患者家属做了很长时间工作。虽然最后患者家属在手术志愿书上签了字,但他们对手术风险仍然不能理解。

  

    阳纲要: 这个手术的话,家属不理解,因为签字的过程时间很长,大概前前后后一个半小时。手术前签字这么长时间!

  

    成志: 他对这个手术风险还是不太理解,比较勉强地签了字。不太理解的情况下,他就说了几句话,一个就是讲你先做吧,做了以后再说吧,有时间问题我到时候我可以跟你打官司。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李教授可能还是有一定的心理压力,那么李教授当时决定把手术提出来。

  

    记者: 是李教授自己提出来的?

  

    成志: 对,自己提出来的。

  

    记者: 就医院的说法,记者找李教授核实。据李教授讲,他当时和患者家属谈了话,家属有些犹豫之后,就要求他们商量以下再做答复。

  

    李教授: 完了我就休息去了,我就到别处去了。后面的所有的事情我一概没参与,一概不知情。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主任和阳医生就来说那就不做了。

  

    解说: 李教授说是医院停止他做手术的,现在对于手术为什么停止?双方是各执一词,据医生说这种手术不是急诊手术,可以选择日期再做,停止手术对马玉凤老人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在事后医院对此事的处理通报上,院方指出,神经内科相关人员在术前与患者家属沟通不够,以致患者家属对该项手术治疗风险不能很好理解,最终导致手术停止。

  

    现在医患双方对于两千块钱的性质和手术停止的原因仍然在争论,马玉凤老人也仍然言语不清。

  

    主持人: 在这起事件中,患者家属认为手术停止的原因是两千块钱给得不痛快,而医院则认为是患者家属对手术风险不理解。到底手术为什么停止?我们现在还难以断定。但是这起事件暴露出的外请专家收费不规范、不透明的问题应该引起关注。实际上这个问题在医院都普遍存在,先进的医疗资源应该共享,外请专家为病人服务也无可厚非。但是外请专家的收费该怎样规范?收费风险怎样分担?这是一个急待解决的问题?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