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让超载刹车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5月份以来,由交通部等七部委联合开展的治理车辆超限超载行动,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还存在一些问题。

  

    近年来,公路运输中的超限超载现象日益严重,已经成为危及人民群众生命和国家财产安全,影响社会经济协调健康发展的一个突出社会问题。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今年5月份至今由交通部牵头、公安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国家质检总局等七部委联合在全国开展了治理车辆超限超载统一行动。

  

    按照本次行动的要求,有关部门对所有超限超载车辆都进行卸货,消除违法行为后车辆才能继续上路行驶。目前,公路上超限超载运输的车辆已经大大减少。

  

    




尽管治理工作取得了不小成就,但由于超载超限运输能够直接带来可观的利润,这种现象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甚至一些执法人员对超限超载车辆采取了放纵的态度。

  

    除了执法不严以外,解决车辆大吨小标的问题也是这次整治行动的难点,一些司机有抵触情绪,不愿主动更改。

  

    [全文内容]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焦点访谈》。

  

    在公路的运输发展过程中,治理超限、超载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而且前一阶段一度还变得很突出。为此,国家的七部委自今年的6月20号以来,在全国的范围内开展了治理车辆超限、超载的统一行动。行动开展至今已经将近20多天了,那么治理的初步效果又是如何呢?

  

    记者: 我现在是在北京市八达岭高速的康庄收费站,大家现在看到,我身后的这条公路就是内蒙山西以及西北几省货运车辆进京的主要通道。每天经过这里的货运车辆大概在5000辆左右,为了治理超载和超限,目前在康庄收费站已经设立了一个治超卸载站。所有进京车辆,都必须进入这个站内接受检测。

  

    张汉文(北京八达岭高速康庄治超卸载站站长):这个车进来以后,经过初检的称重,那么,咱们这个电子显示泵外面的显示屏就会显示出它的总重。对于车辆超载,咱们根据它这个称重设备超多少,就在卸载区内实施卸载。

  

    八达岭高速康庄治超卸载站是由路政、运政以及公安交通等几个部门联合设立的执法站,它改变了过去各部门单一执法,难以形成合力的状况。更重要的是对于超载、超限的运输车辆不再是罚过款后,还让他继续超载上路,而是必须就地卸载。

  

    孙立新(北京市八达岭高速康庄治超载站副站长): 最多的时候,我们这院儿存的最多的时候存了4000多吨煤。包括这个场地还有东边的停车场,还有路上全是满的,这车基本上全都是满的。

  

    记者: 全都是卸载下来的货物?

  

    孙立新: 对,对。

  

    过去由于对超载的进京货车,只罚款不卸站,导致一些重大的交通事故不断发生。就在这条高速公路进京方向的55公里到51公里处,因为连续下坡,又有一些急转弯,一些超载的大货车刹车失灵,经常出现车毁人亡的事故,因而这段路甚至被称为"死亡之谷"。康庄治超卸载站的设立,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状况。

  

    汪跃明(北京公安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支队支队长): 这条路原来是超载货车都比较多,去年从1月份到8月份这一段时间死亡了21人,都是因为货车超载,刹车失灵造成的重大的交通事故。

  

    从八达岭高速公路开通以来,"死亡之谷"短短5公里的路程已经造成了50多人死亡,平均每公里死亡10多人。肇事车辆基本上都是超载、超限的大货车。一张张事故现场的照片让人惨不忍睹。尽管公路管理部门和交警加厚了路边的隔离护栏,设置了刹车失灵紧急避险区,但是,重大交通事故在"死亡之谷"还是不断发生。直到去年12月份,在进入"死亡之谷"之前设立了康庄治超卸载站。所有超载的进京货车都必须就地卸载,这才从根本上遏制了"死亡之谷"事故频发的势头。

  

    汪跃明: 开始治超以后,我们的这条路一直到现在,总共算上一共是224天,没有发生重大死亡事故,没有死一个人。

  

    发生在八达岭高速"死亡之谷"的变化,其实是全国治理超限、超载工作取得成效的一个索引。近年来公路运输中的超限、超载现象日益严重,已经成为危及人民群众生命和国家财产安全,影响社会经济协调、健康发展的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2002年5月3号在京-津-塘高速公路上发生的一起40多辆的汽车相撞的特大交通事故,其中绝大多数的肇事车辆也都是严重超载的大型货车。

  

    天津交警:其中有一个车,是20吨的载重量,要装到六、七十吨,那么这种严重的超载的车辆行使,当前方发现有情况的时候,就算踩刹车也根本不可能停住。

  

    据统计,去年全国道路交通安全事故达到77万起,死亡10.9万人,其中由于车辆超限、超载运输引起的安全事故占到了70%。除了事故频发,超载、超限对于道路、桥梁等公路设施的破坏也相当严重,为此国家每年都要投入巨资进行维修和改造。

  

    张剑飞(交通部公路司司长全国治超办主任):我们做过一个分析,全国因为超限、超载每年公路的损失是300个亿,那这部分钱是谁的钱,是纳税人的钱。那么坏了修,也需要纳税人来拿钱来修。

  

    由于超限、超载车辆的实际载重量,大大超过了公路、桥梁设计承载能力,严重缩短了公路、桥梁的使用寿命,当超载一倍的车辆行驶过沥青路面一次,就相当于标准车辆行驶256次,设计年限为十到十五年的二级公路,在目前超限、超载运输状态下,其使用寿命仅为三年左右。应该说超限、超载的运输车辆,掠夺式的使用公路、桥梁是以牺牲国家利益为代价获取高额收入的一种暴力行为。正是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从今年5月份以来,由交通部牵头,公安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国家质检总局等七部委,联合在全国开展了这次治理车辆超限、超载统一行动。

  

    张剑飞(交通部公路司司长全国治超办主任): 这次治理超限、超载,跟以往有明显的不同,首先它是一个各部门联合治理的超限、超载,因为这个车辆超限、超载,它发生有很多的原因,单靠一个部门来做,是很难达到效果的,比如说有路面执法的问题,有经济杠杆调节的问题,有大吨小标的恢复问题,有车辆非法改装的问题,如果光靠一个部门是做不到的。所以这次一个是各部门联动,同时又是全国联动,因为如果说,在某一个地方进行治理的话,别的地方不治理,那么车辆都到这里来进行卸载,压力特别的大,只有全国统一行动了,这样超限、超载的行为在源头上也能够得到遏制了。

  

    根据5月1号实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超限、超载运输属于违法行为,按照这一次治理超限、超载行动的要求,对这所有超限、超载的车辆都必须进行卸货,消除违法行为以后,车辆才能继续上路行驶。从治理工作开始后,目前的状况看来,公路上超限超载运输的车辆已经大大减少,统一治理行动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张黎明(北京市治超办副主任):我们北京市现在在这26个规定检查站,一共有交警、治安警、路政、运政2300余人,四班三运转。那么从治理的成效看,过去进入北京的车,大概80%到90%都超载或者超限,现在6月20号以前下降到了20%到30%。

  

    治理超限、超载,司机虽然比过去拉的少了,但是安全有了保证,更重要的是运输市场的运价也改变了过去盲目降价的趋势,对此司机们对于治理超限、超载工作普遍也表示支持。

  

    货车司机: 我是司机是吧?本身一般司机都不愿意开这种超载车,最起码对自己的身体生命没有保障,是吧?再者说,这路况压的,路况也太差了,路况根本就没法跑。

  

    记者: 你这个车现在核载是多少吨?

  

    货车司机:22吨多。

  

    记者: 核载22吨多。以前你最多的时候拉多少吨?

  

    货车司机: 拉40来吨。

  

    记者: 拉40来吨。现在还这么拉吗?

  

    货车司机: 现在我拉的超了不到1吨。现在肯定不可能那么拉了。

  

    尽管治理工作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是由于超限、超载运输能够直接带来客观的利润,这种现象在一些地方还不同角度地存在,甚至一些执法人员对于超限、超载车辆采取了放纵的态度。307国道山西境内和太旧高速公路是进煤外运的两条主要通道。最近记者来到时这里发现,就在国家开展集中整治超载、超限情况下,这里的超载、超限车辆却仍然有办法逃避执法检查。

  

    超载车司机: 那个带关在那(里),就能过去,运费低一点他就能干。

  

    记者: 底下有人带车是吧。

  

    超载车司机: 对,人家能够给你送过去。

  

    记者: 那这种人怎么找啊。

  

    超载车司机: 你去个车往那一站,人家过来联系你了,唉,师傅送不送?

  

    记者: 超了多少吨?

  

    超载司机: 20多吨。

  

    记者: 超了20多吨?那他跟你要多少钱?

  

    超载司机: 三百来块钱。

  

    记者: 三百来块钱?

  

    那么事实真的像这些司机们所说的,只要给带车的人交钱,超载车辆就能躲避检查吗?在现场记者看到,他们所说的带车人收了钱以后,乘坐一辆小面包车,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和一个路政执法人员碰了头。随后,超载货车的司机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上路了。

  

    超载司机: 哎,走。(记者随司机上车)

  

    当这辆超载货车来到高速公路的井陉收费站,尽管路边设有超载车辆的检测点,并且还停了两辆警车,但是他却果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就,就一路过关了。

  

    记者: 这都是罚款的,没开走的都是在罚款的?

  

    超载司机: 啊。

  

    记者: 这些车都承超载了?

  

    超载司机: 啊。

  

    看来只要给带车的人交钱,路边的检查站对于他们来说,就真的形同虚设了。在目前加大力度治理超载的情况下,一些地方应运而生了带车这一行,而且他们的出现,和某些地方的执法人员的放纵密切相关。除了执法不严以外,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到,解决一些车辆大吨小标的问题同样也是这一次整治行动的难点。

  

    记者: 大吨位的车比较小的载重量,也就是大吨小标,对于货运经营者有什么好处呢?

  

    李继祥(河北唐山水泥集团汽车运输公司车管人员): 那对货运经营者来说,他的费用减少了,取费低。

  

    由于我们国家的养路费和引路费是根据车辆的载重量来征收的。过去不少大吨位的车辆为了少缴费,人为地把荷重定得很低,而整治超载要求,车辆必须按照核定载重量运营,这样就造成了大吨位的车辆跑起来亏本的现象。尽管有关部门已经开始更改大吨小标的车辆,但是一些司机还是心存侥幸不愿意更改。

  

    记者: 就是像大吨小标车,你们愿意不愿意恢复设计的核载量呢?

  

    李继祥(河北唐山水泥集团汽车运输公司车管人员): 如果说,真正咱们国家制度真的能够坚持下去,我们就乐意恢复。

  

    张剑飞(交通部公路司司长全国治超办主任): 首先我们这个决心继续治下去,而且要很长时间都要治下去。

  

    记者: 带领车辆过关,偷偷地过关,这类现象,咱们这边有没有接到举报?

  

    张剑飞(交通部公路司司长全国治超办主任): 这类现象,我们也接到过这类举报,这一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的。这是一个极端错误的违法的行为。我们发现一起要坚决查处一起。

  

    主持人: 治理公路超限、超载绝不像有些人理解的那样简单,仅仅靠执法部门上路拦车、卸载、罚款就能完成,超限、超载的背后有其深厚的社会背景,诸如地方保护、执法不公,车辆的大吨小标,多部门协调等等,方方面面的问题都是治理超限、超载工作复杂性的表现。要做到长效治理、标本兼治,还需要全社会共同做长期的努力。

  

    好感谢你收看这一期的《焦点访谈》,同时也希望您根据屏幕上的联系方法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

  

    [新闻联播]全国治超20天以来 公路货运平稳有序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