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特权车的违章纪录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一辆帕萨特轿车两年内严重违章158次却没有被查处——海口市交警部门在清理违章车辆时,发现了这样一份惊人的记录。

  

    记者在海口市了解到,这辆车挂的是特殊号牌:琼A-9,这是海南省直机关的专用号牌。这辆多次违章的帕萨特的车牌属海南省建设厅,但车主却是海南省水电工程建设总公司,坐车的人就是该公司总经理王亚才。交警部门对这种违章车辆的罚款,也往往是由车主单位买单。

  

    据海口交管部门统计,这种特权车随意违章的现象绝非个别,碰到挂琼A-9车牌的车,路人和交警都得另眼看待,即使值勤民警坚持原则,也常常难以顶住背后的说情风。

  

    近日,海南省省长卫留成同志两次公开讲话,要求整治特权车的违章行为;但记者在卫省长讲话的三天后,与交警一起上路却发现,在设有明显禁止调头标志的海南省政府门前,大量挂着琼A-9牌子的车在此调头,一小时内,有12个厅局的车辆违章,有的车辆还是由领导干部亲自驾驶。

  

    特权车违章,在全国其他一些地方也普遍存在,它关乎领导干部的作风和政府形象。

  

    [详细内容]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从5月1日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开始实行以后,遵守交通规则的要求就上升为守法的要求。在法律面前本来没有什么特权可言,可是日前我们在海南省的海口市,却看到存在着一些交管部门不太好管的特权车,其中一辆违章状元车引起了我们的关注。

  

    


解说:在准备贯彻《道路交通安全法》的4月里,海口市的交警在清理违章车辆时,发现了一份惊人的记录,一辆帕萨特轿车在两年的时间里闯红灯的严重违章竟发生了100多次。

  

    记者(范本吉):你手里拿着这么厚的一摞全都是一辆车的吗?

  

    黄合兴(海口市公安局交巡支队违章处理大队大队长):都是琼A93396这车的相片。

  

    记者:就这一辆车你手里这么多?

  

    黄合兴:对,一辆车。

  

    记者:向他发出的交通违章行为处罚决定书有多少?

  

    黄合兴:累计158次,要交的罚款应该是18540元。

  

    记者:这在咱们交巡支队掌握的一个单辆车违章记录是不是最高的?

  

    黄乐明(海口市公安局交巡支队副支队长):这是创最高纪录的。

  

    解说:在关注这辆车的超级违章记录时,我们同时关心的是这是辆什么车?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去违章呢?

  

    记者:我们听说这个车的号牌比较不特殊,叫琼A9。这个琼A9在我们海口市是个什么概念?

  

    黄乐明:琼A90是省直机关的。

  

    记者:这种车是不是平常他在路上有一点和其他的车不同的地方?

  

    黄乐明:有,因为挂上这个牌号以后,本身在驾驶员心里有一种特权思想。

  

    


解说:在这里我第一次接触到了海口市的特殊号牌,琼A9,这是海南省直机关的专用号牌,路人和交警都得另眼看待,有的人开上它自然也是感觉飘然,下面我们就看一下这辆琼A93396的车,肆无忌惮地违章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黄合兴:从2002年9月2日闯了两次红灯,9月3日闯了两次,9月4闯了两次。2001年12月29日有闯四次红灯的记录。

  

    工作人员:2002年的闯红灯记录,其中以8月份最多,23、24、25、26,一共26张。

  

    记者:在8月份他一个月30时间里有26次违章。

  

    工作人员:对,对,对。

  

    记者:几乎每天一次。

  

    工作人员:几乎每天一次。

  

    解说:那么这辆车怎么就能够高频率地违章而没有被查处呢?调查中我们才发现,有了琼A9这块耀眼的牌子,连行驶手续都可以省略了。

  

    记者:这个车辆手续完备吗?

  

    王运胜(海南省水电工程建设总公司副总经理):手续可能是不够完备。

  

    记者:缺什么?

  

    王运胜:现在他目前驾驶证还可能没有。

  

    记者:不是驾驶证是行驶证。

  

    王运胜:是行驶证。

  

    记者:也就是说一辆车上路的最基本的法律规定的证件你们没有。

  

    王运胜:对。

  

    记者:这个车上路本身就是违章的。

  

    王运胜:对。

  

    


解说:没有行驶证找不到单位,才造成违章罚单无法送达,进一步调查发现,这辆车的牌子是海南省建设厅的,而车主是海南水电工程建设总公司的,坐车的人就是总经理王亚才,他们只是一个企业,怎么挂起了政府机关的车牌了呢?

  

    记者:你们是一个企业,怎么会开上政府车的?

  

    王运胜:对,我认为是不对头,但是他们可能原则他们就说政府车可能在这儿就方便一些,就通过各种渠道(办来了),所以省里要整治就是这个意思,就是好多人滥用这个车,这个车在使用过程中违章也比较多。

  

    记者:您说这个方便,是不是指的就是有一些特权?

  

    王运胜:就是有特权,凭着政府的牌,有时交警要检查也是赖着不给检查,有时候也跟交警争论,这个车是9字牌你不看吗?所以有这种情况。

  

    记者:凡是开上这个车的人就觉得气粗了一些?

  

    王运胜:对。就是有点特权。

  

    记者:有没有碰到过领导干部给他们的司机撑腰?

  

    黄乐明:有这种现象。

  

    记者:很肯定有?

  

    黄乐明:肯定有。

  

    解说:在这种情况下,违章的司机当然满不在乎了。

  

    林钦(海南省水电工程建设总公司司机):我闯红灯也是没有,可能也不知道。

  

    记者:像这种公然地去轧双黄线,这是有意的,还有无意的?

  

    


林钦:这个当时,要是这样看就是有意的,也可能是堵车,也有可能是有急事。

  

    解说:接下来是对海南省水电建设总公司进行处罚,我们就此关心的是,这18000块钱的巨额罚款是由谁买单呢?

  

    记者:18500(元)全都带来了,

  

    王运胜:全都带来了。

  

    记者:下面我就就是想关心这些款项的来源,这个罚金你拿来的钱是什么钱?是不是公款?

  

    王运胜:我们是多方面筹钱,向私人借。

  

    记者:借是另一个概念,也就是说你是以公司的名义借,还是以个人的名义借?

  

    王运胜:是以公司名义借。

  

    记者:那就是说那仍然是公款?

  

    王运胜:对。

  

    记者:将来要由公司来还的。

  

    对王运胜:对。

  

    记者:你们是国资企业吗?

  

    王运胜:对,国资企业。

  

    记者:公款那就是说花的是国家的钱。国资对吗?

  

    王运胜:对。

  

    记者:那么你认为这么严重的交通违章,然后公款来给这些肆意违章的人堵交通罚款,这个在我们国资公司的管理规定上是符合管理规定的吗?

  

    王运胜:这个应该是按照有关交通管理的规定,因为这种违章你要交款,交款他也是公事,领导办事也是公事。

  

    记者:那你认为不认为你们公司的车辆,你们公司的司机肆意违章以后,所被罚的18500(元)是国资的一种损失?

  

    王运胜:是,应该是。

  

    记者:个人在那儿胡作非为,然后损失由国家承担,这个规定符合不符合我们国有公司的管理规定?

  

    王运胜:这个,这个怎么回答?

  

    解说:从这儿我们看到,特权车之所以敢于违章,除了有着一块与众不同的特权牌之外,还有着国家的单位做靠山,违了章有人买单当然气粗胆壮了。据海口交管部门的统计,特权车的随意违章绝不是个别的。

  

    郭爱生(海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副队长):海口市统计上报的3月份是6835次。

  

    记者:仅仅一个3月份就6800多次,全是这种特种号牌吗?

  

    郭爱生:特种号牌。

  

    记者:平常我们听到的一线的交警反映到我们省厅,反映到我们省总队的,就是他们在执勤过程中,这类特种号牌是不是不好管理?

  

    郭爱生:有普遍这种反映。

  

    解说:近日,海南省省长魏留成同志两次公开谈到两整治特权车的违章,为了实地看看这些特权车的违章有多随意,我们在魏省长讲话的3天后,与交警一起上路检查了一个小时,这是海南省政府门前设有明显的禁止调头,但是我们看到,大量挂着琼A9牌子的车视而不见地调了头,在1小时里,违法的车辆有12个厅局,他们是:

  

    违章司机:科技厅。

  

    水利局的。

  

    建设厅。

  

    管理局。

  

    记者: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

  

    违章司机:

  

    审计厅的。

  

    政府的。

  

    省人事劳动保障厅。

  

    记者:这个不肯说出自己单位的车辆是海南省财政税务厅的车。

  

    违章司机:

  

    考试局。

  

    我是中国银行的。

  

    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记者:哪个室的?

  

    违章司机:纪委办公厅。

  

    记者:省纪委办公厅。

  

    海南省高等法院司机:我是省法院的。

  

    记者:省法院。

  

    海南省高等法院司机:对。

  

    记者:这车法院是干什么用的?

  

    海南省高等法院司机:买菜的。

  

    记者:连买菜的车都挂着政府车牌?

  

    海南省高等法院司机:我们就是这个牌。

  

    解说:连买菜的车也挂起了特权号牌,这的特权牌的普及率也够高的了,下面我们再看看这些公务繁忙的厅级司机驾车违法的理由。

  

    


海南省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司机:经常有人在那儿调。

  

    记者:掉头的时候看到交通标志了吗?

  

    海南省科技厅司机:看到了,这个好象车每次都在这儿调,他们以前都不管的。

  

    记者:你已经调习惯了是吧?

  

    海南省科技厅司机:是。

  

    记者:看到交通标志没有?

  

    海南省人事劳动厅司机:没有,没有看到,没有注意。

  

    记者:这个交通标志设得不明显吗?

  

    海南省人事劳动厅司机:对,对,对。

  

    符史深(海南省考试局局长):我告诉你,现在要搞学生考试,我要赶去。

  

    记者:咱们省里卫省长要求,整顿这个9字头车,你知道吗?

  

    海南省审计厅司机:我知道,但是我改了,从今后就改了,我虚心接受。

  

    解说:我们注意到他们很多人都说到有一个理由,是以前都这么掉头。经向交警了解才明白,在路上还有着一种警察管不了的车辆。

  

    记者:平常原来是不是纠正9字头政府车违章的时候,心里有一点顾虑似的,有一点怵头?

  

    林明智(海口市公安局交巡支队勤务科副科长):对,确实这些9字头的车,是省级机关各个部门的。

  

    记者:牌子都比较大。

  

    林明智:对,牌子比较大。

  

    记者:这些司机平常下来都是什么反应?

  

    林明智:有指着鼻子骂的,不配合纠正的,都有。

  

    记者:他们是不是经常还要说到自己的牌子?

  

    林明智:有,有些根本不出示驾驶证,他出示公务牌,说我是某某部门的。

  

    记者:也就是说,好像我这个部门享受一些特权似的?

  

    林明智:对,可能过去存在这种特权思想。

  

    记者:所以过去是不是一直纠正9字头车违章,民警有一定困难?

  

    林明智:对,在纠正过程中,我们一般也是以教育为准,因为也是公务用车,也有可能确实是执行任务的,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往往会让群众看到一种就是这些车我们管不着。

  

    解说:海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负责人进一步指出,对特权车的整治还有更深层的意义。

  

    郭爱生:特别是领导干部的车,这方面做不好对社会影响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有些开车是司机开的,但是群众看他是看领导,看我们政府机关,看我们的政风,所以我们认为对这个车严管,按照卫省长要求要消除违章,对社会应该会起一个很好的作用。

  

    主持人:据交管部门的反映,类似的特殊号牌的车辆在全国各地都有,在群众中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应该看到的是一辆特殊号牌车的违章和违法,不仅仅是一个交通问题,而且体现着干部的作风和政府的形象。

  

    好,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