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举世瞩目的审判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主持人(水均益):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作被美军抓获成为战俘199天之后,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终于出现在伊拉克特别法庭上,过去的24小时全世界通过各种媒体看到了这位伊拉克昔日枭雄目前的形象,身着便装的萨达姆虽然神情有些憔悴,但是依然咄咄逼人。当对萨达姆法律审判程序开始的时候,世界不仅关注萨达姆的个人最终结局,审判对伊拉克时局与未来的影响也成为焦点。2004年7月1号在巴格达进行的30分钟传讯拉开了可能既旷日持久又充满悬念的这场世纪审判的序幕。

  

    解说:7月1号,巴格达当地时间下午2点,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出现在伊拉克临时政府成立的特别法庭上,这是自去年12月13号,他在家乡提克里特被美军抓获之后,第一次公开在全世界媒体亮相。据了解,这些录像画面是经美军军方审查后公布的,除了萨达姆与其他11名被告之外,录像中没有看到任何法庭人员的正面形象,据说这是处于安全的考虑。世界各大媒体播放庭审画面的时间在庭审结束几个小时之后,录像中67岁的萨达姆在听取了法官对的控告书之后,情绪逐渐开始变得激动,连说了两遍我是萨达姆·侯赛因,是伊拉克总统。

  

    



萨达姆(伊拉克前总统):我是萨达姆·侯赛因,我是伊拉克总统。

  

    法官:你需要说明你的全名。

  

    萨达姆:我是萨达姆·侯赛因·马吉德,我是伊拉克总统。

  

    解说:在法官宣读他的逮捕令的时候,他又几次打断了法官的话,就法庭对他的七项控罪一一进行反驳。萨达姆甚至置疑特别法庭的合法性。在传讯结束的时候,萨达姆以自己的律师不在场为由拒绝在法庭文件上签字。美军提前向伊拉克临时政府移交权力更多的是出于安全的考虑,那么在两天后,随着私法羁押权的转移和首次传讯开始的萨达姆审判私法程序的启动,这可以说是伊拉克临时政府在安全局势仍不稳定的局面下采取的显示其合法权威的第一步。

  

    李绍先(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应该说伊拉克临时政府是百废待兴,面临一个全新的局面达到认为它面临的挑战非常之多,最组成挑战就是迅速的安定伊拉克的安全局势。同时要迅速展开经济重建,使伊拉克百姓得到实惠。还要求它明年之前完成组织大选的工作,它在面临一系列严峻挑战的局面下,在象征性的手回了全部住群之后的第二天,迅速完成了要求美国移交萨达姆的私法羁押权。并且在7月1号开始了匆匆忙忙开始了对萨达姆以及前高管的私法程序。为什么这样做呢?我个人认为,这是阿拉维政府的一种政治上急需的东西。

  

    张郇(新闻观察员):从现在得到的信息来看,伊拉克国内的老百姓绝大部分都是支持对萨达姆进行审判的。所以说现在世界上也是这样,没有哪一个国家,或者说什么人说萨达姆不应该受到审判,所以说在这点上,也正是伊拉克新政府选择尽快开始这个私法程序的一个理由。但是就萨达姆审判本身而言,应该说对伊拉克国内局势的稳定,是有好处的,当然也不排除在一定的程度下产生某种分歧,这就要看整个私法程序的进行是不是稳妥,或者说被公认为是公平的。

  

    巴格达市民:在萨达姆政权时代,萨达姆不对任何人进行审判就对他们处以死刑,而在现在的新伊拉克萨达姆却可以接受审判,还有权为他自己辩护,这在他执政时是从未有过的。

  

    陶冶(中央电视台记者):在过去几天当中,伊拉克临时政府先是从美军手中接管了伊拉克的主权和行政权,仅仅两天之后,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又出现在伊拉克自己的法庭上。这一系列事件不仅让伊拉克人感到有些始料不及,同样也引起了伊拉克邻国的关注。

  

    解说:这是记者7月1号下午在约旦首都安曼街头拍摄到了场面,对于这张面孔,约旦人再熟悉不过了,但是这一次他们发现出现在屏幕上的不再是总统萨达姆,也不再是萨达姆,而成了被告萨达姆。

  

    





安曼市民:我觉得他(萨达姆)的状态不是很好,我觉得他们应该得到更好的对待,我希望新的政府能够帮助伊拉克人。

  

    安曼市民:我认为最终审判将是一场戏,我认为,就是为了布什能够赢得连任。

  

    李绍先:从昨司法进程的开始,我们大家所看到的,萨达姆在整个将近30分钟的时间里,慷慨陈词,而且斗志昂扬,逐一的反驳了对他的指控。同时实际上从根本上藐视伊拉克特别法庭的存在,藐视对他的审判本身这个司法程序。从这个情况来看,给我一个突出的反映就是通过昨天的第一回合的较量,将使伊拉克特别法庭包括在伊拉克特别法庭背后一直在向特别法庭提供司法帮助的美国,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也就是说要能够比较完整的在世人面前完成所谓公证、公平和头名的审判萨达姆的过程,伊拉克特别法庭也好,以及在伊拉克特别法庭背后的美国也好,必须做出更大的准备,更多更充分的准备。

  

    张郇:但是问题在于什么呢?问题在于这个过程会非常漫长,但是这个过程因为很多的材料需要法官去筛选,据说现在在法官面前有30吨的文字资料,跨度几十年,这个工作的量非常的巨大,这一点就会导致整个司法程序会非常长。

  

    解说:究竟应该如何审判萨达姆?应该由谁在哪里来审判?这些问题在萨达姆被捕之后就是人们一直关注的热点。如今,半年过去了,审判萨达姆终于已经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了。如今,伊拉克已经组成了临时政府,获得了联合国案例会第1546号决议的认可,并且开始逐步恢复同美国、澳大利亚、丹麦等国的外交关系。我们知道,早在去年年底,萨达姆被俘虏之前,当时的伊拉克临管会就已经成立了专门用来审判萨达姆以及其他前政权高管的特别法庭。但是,仅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2004年3月8号,临管会在巴格达签署的伊拉克战后临时宪法文本,虽然对于伊拉克的权力移交以及权力重组做了相关规定,但是涉及现在的伊拉克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等方方面面的法律法规都是有已经返回的布雷莫一手操办的。虽然昨天萨达姆对于特别法庭的置疑更多的是出于对美国意志的抗争,但是依据怎样的法律对他进行审判?的确,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没有权威结论,而又无法回避的问题。

  

    朱文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人道法研究所所长):从理论上来说,依据的是伊拉克国内的法律,但是国内的法律里面本身就有国际法的因素,比如萨达姆如果以后被起诉战争罪、反人道罪、种族灭绝罪,这些全都是国际罪行。

  

    张郇:但是更多的伊拉克 特别法庭的法官是关注国内的一些确凿证据的,而且这些事情非常具体,这样的话,可能更有助于在审判开始的时候,有一种怎么说呢?不可否认对萨达姆讲起来他无法否认的一些事实,主要注重于这一点,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像牵扯的国外的一些,比如两伊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入侵科威特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实际上伊朗政府和科威特政府都有相应的反应。

  

    朱文奇:比如说萨达姆在进攻科威特的时候,他这里面有没有杀害平民?在他走的时候有没有肆意的大量的破坏科威特的一些最基础的设施?而这些基础的设施主要是民用方面的,比如像石油等等这些。如果这些事实能够认定的话,这样萨达姆犯的就是战争罪。如果萨达姆被起诉在两伊战争期间比如说那个时候他使用化学武器,这在战争法上也是被禁止的。

  

    张郇:伊朗政府现在要求成立国际法庭来审判他两伊战争当中的罪行,科威特政府还是比较配合特别法庭的,现在他们是准备尽最大可能的提供证人,提供相关的材料,对萨达姆进行审判。

  

    解说:审判萨达姆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那就是随着司法羁押权的转移,萨达姆本人的身份已经从美军的战俘戏剧性地变成了伊拉克国内的一个犯罪嫌疑人。

  

    朱文奇:1949年《日内瓦公约》在里面做了非常非常具体的规定,战俘被抓住了以后,战俘所被要求必须做的仅仅是告诉抓获他的敌军他的身份、他在部队里面的官衔、他的出生年月等等,就是一些基本的关于个人的情况。但是从刑事审判来说,你如果有关于战争罪行的嫌疑,这还是会受到审判的。

  

    张郇:萨达姆现在已经不是战俘了,不是美军手下的战俘了,现在是伊拉克私法制度下的犯罪嫌疑人,这一点对他讲起来,对他个人讲起来,最至关重要的是他有可能面临死刑的判决。虽然伊拉克临时政府还没有正式公布法律恢复死刑,但是所有的信息都表明被美英联军中止的在伊拉克执行死刑的法律将会在伊拉克临时政府的管制下重新恢复,这一点对萨达姆讲起来是性命攸关。

  

    主持人:一个国家的政权被外国军事力量推翻之后,其总统被押上本国临时政府的特别法庭受审,而且很可能面临死刑。这种情况在现代世界历史上即使不是绝无仅有,也是极为罕见的,仅仅这一点就意味着对萨达姆的审判将充满着诸多的变数。无论过程怎么曲折,结局究竟如何?萨达姆的审判肯定将被历史所记载。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