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退税不容打折扣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3年,吉林省九台市遭受了旱灾。地税部门根据有关规定,给受灾造成减产的农户退还了部分农业税。按规定,这些退回的农业税应该直接退到农民手中,可是,九台市的一些地方并没有这样做。那么,这笔退税款退到哪里去了呢?

  

    


九台市地税局根据国家农业税条例的规定,向受灾的农户总共退还了58万元的已缴农业税,其中,唐家村拿到了3.8万元退税款。按照每家农户退还农业税12%的比例,唐家村大多数农户可以拿到50元钱左右的退税款。但是,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本该由地税部门直接发到农民手中的退税款,却被唐家村村委会截留。截留的退税款被强行充抵了三项收费:农村合作医疗费、畜禽防疫费和一事一议费,其中,强行收取农村合作医疗费、畜禽防疫费的行为,经采访证实属于摊派行为,是加重农民负担的收费,而第三项收费村民反映没有履行必要的民主程序。而且这三项收费是在唐家村的上级单位九郊街道办事处的支持和许可下硬性收取的。

  

    据了解,截留退税的情况在九台市龙家堡镇等地也同样存在。节目播出前,九台市地税局已经从唐家村村委会收回了被截留的退税款,并直接发放给了147家农户。

  

    [详细内容]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先来关注一则反馈。5月23日,《焦点访谈》播出了合作医疗不是幌子,报道了河南省太康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工作当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节目播出之后,国家卫生部、财政部和河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5月25日,卫生部、财政部和河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5月25日,卫生部、财政部下发了紧急通知,开展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有关工作的专项检查,卫生部、财政部、河南省卫生厅、财政厅及时派出了调查组,调查组基本查清了太康县合作医疗试点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并及时纠正了包干、摊派等错误的做法。对于弄虚作假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将依法严肃查处。再来关注今天的节目。

  

    吉林省九台市去年遭受了旱灾,地税部门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向受灾的农户退还了部分的农业税,按规定,这些退税款应该直接退到农民的手中,可是农民们反映,他们并没有拿到这笔退税款。

  

    解说:记者来到吉林省九台市的唐家村时,旱灾虽然过去了一年,但村民们与去年开春下第一场雨的日子仍然记忆犹新。

  

    赵景龙(九台市唐家村村民):去年旱灾呀就是到6月3号我们还没种完地,还没下雨,都毁地里了。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没下雨?

  

    赵景龙:从春天到6月3号下的雨,就6月3号那天下的雨。

  

    解说:旱灾造成了农作物的歉收,村民姜春峰给我们算了一笔帐,他去年种玉米的毛收入是9000多块钱,抛去种子、化肥、农药、收割、运输、农业税,以及一年的人工费和生活费指出,家里几乎没有什么闲钱。

  

    姜春峰(九台市唐家村村民):我忙活一年,收入跟支出扯平,一分钱不剩。

  

    记者:就是没落下什么积蓄是吧?

  

    姜春峰:嗯。要是看病呢,就得借钱。

  

    解说:根据我国农业税条例规定,农作物因遭受自然灾害而欠收的,可以减征或者免征农业税,九台市地税局证实,地税部门于2003年底向九台市受灾减产的农户退回了58万元农业税。其中唐家村拿到了38000元退税款,每家农户退还农业税的比例是12%。在这种情况下,唐家村大多数农户可以拿到50块钱的退税款。可是有农户反映,退税款还没有到他们手里,就被唐家村截留了。

  

    记者:知道退税这个事儿吗?

  

    聂启中(九台市唐家村村民):知道,老百姓没落着。

  

    记者:你没有拿到现钱吗?

  

    聂启中:没有。

  

    郝庆民(九台市唐家村村民):没拿到现金,光落着农业税票子了,光落着返税的票子了。

  

    解说:村民们所说的农业税票子指的就是地税局开具的退税凭证,大家光拿到了退税凭证,而没有拿到钱,让村民们空欢喜了一场。村民吴长久告诉我们,他去年种了十亩土地,本来按比例可以拿到56元钱的退税款,可是村干部送来退税凭证时,也送来了开好的收费收据。

  

    吴长久(九台市唐家村村民):村长就说了,当时你的合作医疗证和防疫费那不都是你应该交给我们的钱吗?(退税)12%的话,应该拿到56元钱,而合作医疗证和防疫费它俩是58元钱,村长就说了,帐不是已经明了吗?你还欠我2块钱呢,那意思。已经不用给你返回这个税了,我当时就驳斥他了,我说不对呀,我说税是税,费是费,你收不合理的费。你手不合理的费你应该从我兜里,我愿意交,交给你,我不愿交不可以给你。

  

    解说:从村民反映的情况看,唐家村截留退税款,并强行冲抵一些收费项目,并不是个别现象。可唐家村的村干部对此却有不同的说法。

  

    邓志(九台市唐家村村委会主任):扣款的现象就一户,扣款。

  

    记者:就一户。

  

    邓志:嗯,我扣的款。

  

    记者:那就是你隔壁对不对?

  

    邓志:不是。

  

    记者:但是我刚问了你隔壁。

  

    邓志:是,他没有落着的原因何在?也是(因为)他是同意的。

  

    记者:那我们现在去问一下你的邻居,他统一不同意扣这个款。

  

    邓志:那可以。

  

    记者:他叫聂启中。

  

    邓志:对,对。

  

    记者:我们现在一起去问一下。

  

    邓志:那行,行。

  

    是你自愿的还是他强迫扣的?

  

    聂启中:(九台市唐家村村民):那这个钱没有到咱手,你说扣,就是村上说扣,那你扣就扣呗?根本就看不着钱,没看着钱。

  

    记者:根本也没看到对吧?

  

    聂启中:对呀。

  

    记者:那跟您刚才说的就不一样了。

  

    邓志:不一样的原因在哪里我说了,这种情况下,1户、2户、3户备不住有。

  

    记者:可是我起码都掌握了超过3户了。

  

    解说:通过和村民聂启中的当面对峙,村委会主任所说的只有一家农户退税款存在被截留的情况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更何况通过记者随即的调查采访,前前后后共有十几名村民向我们反映,他们的退税款被村里截留了,而截留的退税款在唐家村被强行冲抵了农村合作医疗费等三项收费。

  

    邓志:我觉得现在看呢,这种收钱的方式我认为是合理的。

  

    解说:正因为村干部认为这样收费是合理的,所以他们认为先把退税款退给村民,然后再如数收回,这完全是多此一举。而村民们认为,这三项收费是他们不该缴纳的不合理收费,对这样的风气,唐家村的上级单位九郊街办又是什么样的看法呢?

  

    张福江(九台市九郊街道办事处主任):因为农民负担我们这块,我们非常清楚,是一个高压线,谁敢乱给农民增加负担?应该说我们九郊范围这块,增加农民负担一块钱都不存在,我敢较这个真儿。

  

    解说:看来,唐家村的上级单位和唐家村对于收取这些费用的意见是一致的,并不认为这是加重农民负担的收费,但是唐家村从退税款中扣除的这三项收费及农村合作医疗费、畜禽防疫费和一事一议费真的就是合理的吗?以农村合作医疗费为例,村民吴长久一家四口人,每人被强行扣除了十元钱的农民合作医疗费,共计40元。

  

    记者:按照你掌握的政策,这个农村合作医疗费是必须收的吗?

  

    邓志:那不是。因为啥呢?这个也是我去乡里头开的会,当时电视,我们市委都是这么组织的,是采取自愿,但在采取自愿的情况下,开会的时候它有些个政策,是什么政策?有一个精神,实施贯彻的精神,我们下去做工作也是按这个贯彻精神去做的。

  

    记者:是什么精神呢?除了自愿之外还有什么精神呢?

  

    张福江:老百姓要自愿,而且还要完成85%。就是这样一个精神。

  

    记者:既自愿又要达到普及率85%,要85%以上的人都交,达得到吗?

  

    张福江:你想,如果要是说都能够完全靠自愿达到的话,可能这个问题就不会出现了。

  

    记者:这个85%的指标是哪里下的呢?

  

    张福江:整个新型合作医疗在我们这块布置动员的时候就是这么样布置下来的,应该说我们还一肚子苦水呢,各级工作人员。

  

    解说:张主任说这个85%的普及率是九台市的规定,而在200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生工作的决定》,决定指出,参加农村合作医疗组织应当坚持自愿原则,反对强迫命令,把普及率达到85%作为一个工作目标当然可以,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加入了强迫命令的成分,难怪村里会按人头强行收取。接下来,我们再看看,第二项畜禽防疫费的收费是否合理,对于这项收费,唐家村不论各家各户的牲畜家禽数量,每家每户一律从退税款中扣除18元。

  

    勇化生(吉林省九台市农民减负办副主任):

  

    他这种做法就是说先收,最后要进行统一结算,多退少补。

  

    姚文一(九台市唐家村村民):多退少补,就听说收没听说退,没退过。

  

    金艳昌(九台市唐家村村民):你就拿钱就是,你就养个耗子都得给人钱,就这么说吧。

  

    乐化生:如果是始终固定性地这样下去了,就是所说,最后不是按照原来要求的多退少补这种办法的话,那应该说就属于一种摊派性质。

  

    解说:在唐家村强行扣除的三项费用中,农村合作医疗费和畜禽防疫费显然是增加农民负担的摊派行为。而对于第项收费所谓一事一议费,村干部介绍,是为了修建村里道路筹资,可是部分村民反映,这项筹资款收取时,并没有履行必要的民主程序。

  

    记者:邓村长,一事一议筹款,按道理应该开村民大会,那开没开呢?

  

    邓志:有群众代表。

  

    记者:这里有没有群众代表?

  

    村民:谁和他不错谁是代表。

  

    郭洪斌(九台市唐家村村民):谁要是老好人谁就当代表去,我跟你说,就这事谁他也没通过。

  

    解说:虽然这项一事一议筹资是为了修建本村道路,但是,群众的不理解至少说明这是一项不太透明,不太合乎程序的收费。事到如今,从表面上看,是唐家村截留了退税款,并强行冲抵了摊派的收费,但实际上村里的各项收费压力是来自于唐家村的上级单位。而与此同时,地税部门不按规定退税给村里实施截留和摊派行为打开了方便之门。

  

    孙汉清(吉林省九台市地税局副局长):按照国家税务总局的要求,减肥退税款必须由征收机关,就是我们地税部门直接推到农民手中。

  

    记者:现在直接推到农民手中了吗?

  

    孙汉清:现在就是在它这一个村。

  

    记者:在唐家村出现了没有直接交到农民手中的情况?

  

    孙汉清:嗯。

  

    记者:不过,在九郊街办唐家村以外的龙家铺堡,也有村民反映退税款被截留的情况。

  

    李胜友(九台市龙家堡杨树村村民):为啥我没拿到呢?我欠他钱,我欠他啥钱呢?他又要砂石任务,又栽树的钱,又是义务工的钱。

  

    记者:抵了那些费用是吧?

  

    李胜友:嗯,就抵了那些费用了。

  

    主持人:退税款要直接退到纳税人的手中,这是我国税收制度明确规定的,有规定不执行,让冲抵摊派收费的行为钻了空子。表面上看是退税被打了折扣,实际上税法的尊严,党和政府在群众中的形象也被打了折扣。节目播出前,九台市地税局介绍说,他们已经从唐家村村委会收回了被截留的退税款,并直接发放到了147户农户的手中。钱不算多,却体现了政府部门对群众困难的关心,对于税收制度严肃性的维护。

  

    感谢收看《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