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亿元工程的尴尬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1997年,安徽省合肥市准备兴建一个现代化的垃圾处理场。可几年下来,没见这个垃圾处理场怎么处理垃圾,垃圾山倒是越堆越高、越堆越大,恶臭无比,把附近的土地和水井都给污染了。审计署在审计中发现,这个垃圾场的投资效益并不能让人满意。

  

    


据了解,当时,经过所谓专家论证后,合肥市选择了国外先进的焚烧、堆肥工艺同传统的卫生填埋相结合的方式建了这个垃圾场。但在试运行期间,却发现设备和工艺都存在严重问题,于是没有投入正式生产就一直停到了现在。这样一来,现代化的垃圾处理场变成了传统的垃圾填埋场,甚至还不如一个纯粹的填埋场,因为这个项目并不是为卫生填埋设计的,所以填埋区很快就饱和了。记者了解到,这个生活垃圾场之所以没有发挥效益,表面上看是引进的堆肥设备工艺超前,无法使用,但实际上是因为论证阶段决策失误。所以,本来25年之内不用再建垃圾场的合肥市,现在却不得不再投入一亿多元新建一个生活垃圾场。

  

    


目前,安徽省、合肥市对这个生活垃圾处理项目采取了紧急补救措施,尽最大努力减少损失,同时,合肥市组织的联合调查组对该项目的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详细内容]

  

    主持人:一亿多元能做些什么事情呢?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比如能盖多少解困房、能解决多少人的最低生活保障、能够修多少公路等等。一亿多元对于我们每一个个人来说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一级政府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几年前,安徽省合肥市投资了一亿多元建成了一个工艺超前的现代化垃圾处理厂,而建成之后,却发现他根本不能正常运行,只能废弃。这让很多合肥市的市民大惑不解。

  

    解说:对安徽省合肥市七里塘镇淮合村村民的200多户村民来说,几年前听说市里要征收他们的耕地建一个现代化的垃圾处理厂。他们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可没想到到头来却是一场噩梦。

  

    


记者:当时他们征你们地的时候,他们怎么说的呢?

  

    安徽省合肥市七里塘镇淮合村村民:他那个时候说是建垃圾厂,是现代化的垃圾厂,是处理厂,把这个东西全部能处理掉。谁知道2001年时候,他把垃圾四面开花了,到处都是垃圾,老百姓家里面到处苍蝇,田都没法种了,没办法生活了。

  

    解说:村民们说,这个垃圾处理厂没见怎么处理垃圾,垃圾山倒是越堆越高,越堆越近,恶臭无比,把他们的地、水井全部给污染了。一个现代化的垃圾处理项目怎么又成了祸害乡里的污染源呢?在这家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厂,我们了解到,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垃圾厂里先进的生产线停用造成的。在生产车间,我们看到了这两条堆肥生产线。他们是用来把生活垃圾当中的蔬菜、剩饭里之类的有机物分离出来加工处理成肥料的,工艺是如此先进,然而现在却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

  

    记者:这就是你们引进的美国生产线是吧?

  

    合肥市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场副场长 李玲:对。

  

    记者:请问花了多少钱?

  

    合肥市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场副场长 李玲:2400万人民币。

  

    记者:这个像这样子闲置下来有多长时间了?

  

    合肥市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场副场长 李玲:我们从2001年4月份开始就停下来了,停了三年。

  

    记者:三年时间了。

  

    


解说:据了解,这家生活垃圾厂是为了解决合肥市每天全市800多吨生活垃圾问题,在1997年开始兴建的。除了引进设备花了2400万元,国内配套、征地、建厂房、修路等一共花了一亿零六百多万元,其中有1600万的国债,5600万的财政拨款,2000多万的银行贷款。

  

    合肥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副局长 袁开茂:当时的情况就是合肥正处于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保城市的一个热情高涨的一个年代,所以合肥市的领导当时也考虑要在垃圾处理上也要有一种超前的意识,所以在财政状况也不是非常好的情况下投资兴建的这么一个项目。

  

    解说:在这样指导方针下,尽管较大规模堆肥生产当时在国内还没有成功的先例,他们还是选择了国外先进的堆肥焚烧工艺同传统的卫生填埋相结合。后来焚烧工艺没有上马,堆肥成为最核心的工艺。然而2001年,在试运行期间,发现堆肥的设备和工艺都存在严重问题,不能达到最初设计的要求,于是没有投入生产,就一直停到了现在。

  

    记者:为什么花了这么多钱引进这个设备,现在还闲置下来呢?

  

    合肥市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场副场长 李玲:第一个就是运行成本太高,每吨垃圾处理费大概70多块钱,然后生产出来的垃圾肥料是370块钱一吨,同时它的肥效也达不到国家颁布的标准

  

    记者:还不能销售?

  

    


合肥市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场副场长 李玲:嗯,也不能作为一个产品去销售。

  

    合肥市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场原场长 王克林:从试运行的情况看,一个是堆肥以后玻璃不容易处理;一个是设备上存在问题,就是容易死机。

  

    解说:这种肥他们的生产成本是378块钱一吨,而市场上的售价只有30块钱一吨。由于这些问题无法解决,只好选择了停用。结果花了一亿多元建的垃圾处理厂不能正常运行,引进的设备没有正式生产过一天就扔在了一边。到头来作为辅助设置的传统工艺卫生填埋成了主角。这样一来,现代化的垃圾处理厂变成了传统的垃圾填埋厂,甚至还不如一个纯粹的填埋厂。因为这个垃圾项目从选址、建设都不是为卫生填埋设计的,所以填埋区容量很小,很快就饱和了。为了应急,不得不就近扩建了一个比以前大四倍的填埋区。几年下来也已经不堪重负,并且造成了严重的污染。

  

    合肥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环卫设施建设处副处长 朱云峰:因为这一块填埋库区的容积比较小,再加上整个这个地方已经是超高标填埋,应该讲比设计平均超了2.5米到3米。

  

    记者:这两条国家花几千万元引进的先进生产线,从引进到现在,几年来从来没有正式生产过一天,而整个垃圾处理项目,国家是花了上亿元。本来设计寿命是25年,却不得不废弃,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解说:这个项目是国债项目,也是安徽省和合肥市的重点工程。它从立项到开工通过了基本建设项目的全部审批程序。合肥市市容管理局的前身——市容委是这个项目的法人单位,他负责项目的建设和管理。负责审批的是合肥市发展计划委员会的前身——市计委。从项目立项、可行性研究、初步设计,都是合肥市计委审批的。

  

    记者:在这个审批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是什么?

  

    合肥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 汪德满:最重要的环节是可行性研究报告。所以我们每次审批可行性报告的时候,都要组织专家进行论证,根据专家评审论证的意见,我们进行审批,如果专家认为这个项目不可行,我们就不审批。

  

    解说:可行性研究最主要的是要确定垃圾处理的工艺。市计委多次组织专家进行了论证。我们注意到,专家经过论证后,一致选择了堆肥工艺。然而现在形成共识的是,北郊生活垃圾厂之所以没有发挥效益,表面上看是引进的堆肥设备没有发挥作用,实际上是因为堆肥工艺选错了,因为它太超前,不符合合肥市的实际情况。

  

    合肥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副局长 袁开茂:这个设计不符合国情,垃圾成分也不适合做这个肥料,成本也太高,又没有市场,它不可能成功。

  

    


解说:堆肥工艺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要求垃圾当中的蔬菜、剩饭之类有机物必须达到一定的比例;另外一定要把它们和别的没有用的垃圾分开。目前,在合肥市要做到这两点基本上是不可能。

  

    记者:这两条生产线,它最基本的一个条件是什么?

  

    合肥市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场副场长 李玲:首先要分检干净,其次要垃圾的有效成分高,才可以作堆肥。

  

    记者:那实际上呢?

  

    合肥市北郊生活垃圾处理场副场长 李玲:实际上这两点都达不到。

  

    解说:明明脱离了实际,可是当时专家却认为堆肥工艺比较先进,符合合肥市市情。看来工艺是选错了,那么引进的设备怎么也应该是生产堆肥的设备吧?然而,最近合肥市组织专家对这套设备进行了鉴定,发现这套设备和堆肥没有必然联系。

  

    安徽农业大学教授 张自立:他这个设备的主体部分只能完成垃圾分解的功能,我们在现场没有看到任何可以用于生产垃圾堆肥的设备。

  

    解说: 这么看来,即便是堆肥的各项条件都达到了,用这套设备也生产不出来堆肥来。可是这个工艺是经过专家多次论证才确定下来的,那么合肥市计委是怎么组织专家论证的呢?

  

    记者:那谁请的专家?请什么专家?这很关键。

  

    合肥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 汪德满:很关键。

  

    记者:那你们举行的这几次听证会或者是专家论证会专家都是你们请的吗?

  

    合肥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 汪德满:由建设单位,相关建设单位他们来邀请,因为他这块比较熟悉。

  

    解说:专家的意见对最后的决策如此重要,可是专家却是由项目申报单位市容委邀请的,并且专家的资格合肥市计委并没有进行必要的审核。我们手头就有两份参加专家论证的人员名单,我们注意到,所谓的专家,有很多都是市里各相关部门的官员,像市计委、市环保局、市规划局的主任、局长、处长等等。

  

    记者:这些专家都是什么人?是不是垃圾厂建设方面的专家呢?

  

    合肥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副局长 袁开茂:这些同志来参加评审这个名单,我们也反复多次看了一下。大部分同志对个垃圾处理方面,缺乏一些实际的经验。应该得出这个结论和实际情况发生了一些偏差,实践的结果确实也是和当初得出的结论不一致的。

  

    解说:我们了解到,其实在一开始,在专家论证前,合肥市提出为了创建国家卫生城市,要建一座与现代化城市相匹配的现代化的大型垃圾处理厂。在市政府的会议纪要,计委的立项审批里已经明确提出这个项目已采用堆肥工艺,既然市里已经定了调子,所谓的专家论证也就不言自明了。

  

    记者:这个垃圾处理项目,从项目的立项到初步设计到开工,整个程序从表面上看是合乎规定的,而这些程序恰恰是为了保证决策的科学性和准确性,显然这些程序并没有起到他应该起到的作用。我们想,假如这些程序中有一个环节真正起到作用的话,也不至于到今天的局面。

  

    解说:虽然这些设备从来没有用过,但每年还要花人手花钱去维护。虽然垃圾厂不能用了,但银行的钱国债的钱还是要还的,是要用每一个纳税人的钱来还的。到这个月底,北郊生活垃圾厂就要废弃了,如果他能正常运行的话,25年之内合肥市不用再建垃圾厂。现在,不得不再投入一亿多元兴建了一个龙泉山生活垃圾厂。等于花了双份的钱办了一件事儿。不过这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再盲目的追求超前,而是选择了符合实际的卫生填埋。

  

    主持人:一个上亿元的垃圾处理项目,到头来成了没用的垃圾项目,教训不可谓不深刻。目前,安徽省合肥市对北郊生活垃圾的处理项目采取了紧急补救措施,尽最大努力减少损失。合肥市人民政府决定,停止二期工程焚烧项目建设计划,重新进行项目论证。合肥市组织的联合调查组对该项目的建设情况进一步的调查也正在进行当中。

  

    据了解,国家审计署前不久对全国500多个利用国债资金建设的城市基础设置项目建设效果情况进行了审计,发现部分项目建设的效果较差,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情况不容乐观。看来,国家投资决策风险责任制的建立健全,决策的科学民主亟需加强。

  

    《焦点访谈》推进依法行政(一)办教育还是吃教育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