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强占土地之后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日,安徽亳州的一些农民反映,他们地里的麦子突然被人推毁了,地也被强行占走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在现场看到,农民地里的麦子几乎被全部铲掉,到处是拖拉机、推土机碾压过的痕迹。麦子被推掉以后,这些地已经被围墙围了起来。农民们说,占走他们土地的是一家民营企业——井泉集团。这一次占走的地总共是230多亩,据说是要在这里建一个中药城。经了解,这个中药城项目已经过安徽省政府的审批。农民们之所以不同意占地,一方面是因为事先没有和他们协商,更重要的是,他们认为,开发商给的补偿价格太低,每亩地的补偿标准全部加起来只有19000元。这与国家规定的补偿标准低了很多。据了解,在亳州,近几年来,这里的10多个自然村的大量土地先后被当地的一些企业占用,采取的方式基本上是强行占用,补偿价格执行的也是19000元的标准。不仅如此,有的农民在土地被占以后,连19000元的补偿都没有拿到。

  

    一方面,耕地大量被占导致失去土地的农民越来越多,补偿费用过低又造成许多农民生活困难;另一方面,一些开发商大量圈地后,闲置、荒废土地的现象相当严重。记者结束采访以后,亳州市政府表示,针对农民反映的问题和记者了解到的情况,立即进行逐一核查,清理闲置土地,重新审定农民的安置补偿问题。

  

    [全文内容]

  

    现在正是小麦即将成熟的时候,安徽亳州的一些农民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他们种在地里的麦子突然被人推毁了,而且不仅是麦子毁了,地也被人强行占走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记者立即赶往了当地,进行调查采访。

  

    村民:这小麦即将成熟了,到嘴边上,不叫我们吃,他们未免太残忍了吧。

  

    村民:将我的麦子全部推光,俺一个人只分六分地呀,你看看它这推的呀。

  

    在现场记者看到,农民的麦田里一片狼藉,原本绿油油的麦子被推的七零八落,到处是拖拉机、推土机碾压过的痕迹。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马上就要收获了,却被毁成了这样,农民们心痛不已。而在麦子被毁掉以后,这些地也已经被新砌的围墙围了起来。

  

    村民:没给一分钱,就推我的地,就打墙头。不让打,二三十个小痞子打俺,推地了,咋着?我在这怎么都拦不住,他们非要推,说把这老东西抬一边去。我怎么能弄过他们。

  

    据村民们说,占走他们土地的是当地一家民营企业——井泉集团。这一次占走的地总共是230多亩,据说是要在这里建一个中药城。那么,这到底是一个什么项目呢?记者找到的亳州市国土资源局。

  

    亳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谷全民:“亳州是一个药材交易比较集中的地点,再加上前一个时期药材市场比较混乱,市政府考虑药材这一块能够规范运作,按照国家GMP标准来生产,这样做了这个项目。当时政府也拿不出来钱,在这种情况下,委托井泉集团来承办这个项目。”

  

    安徽亳州盛产药材,过去因为药材生产和交易秩序混乱,曾经被中央电视台曝光。2003年当地政府决定建设一个上规模的亳州中国中药城,由井泉集团负责投资开发。

  

    记者:工商企业的用地必须和农民平等协商,然后签订补偿协议,这些手续在征地过程中走了没有?

  

    谷全民:这些手续应该是走了。

  

    在这里记者看到,这个中药城项目确实经过了省政府的批准,但是按照国家《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征用农民土地关于补偿问题还必须和农民协商,并且要经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那么这些程序真的像谷副局长所说的都进行了吗?

  

    记者:当时征这个地的时候,老百姓同意吗?

  

    村民:老百姓根本不知道,就是在该用你的土地时,他就强行给你推掉了。

  

    记者:通知了村民要召开村民大会,要和农民协商,有没有跟你们说?

  

    村民:没有,没有这回事。就是说来你家找你,就是推你的地了,跟你说让你把庄稼刨出去。

  

    


这是当时群众拍下的几次占地的现场录像,画面中这些戴红帽子的就是井泉集团的人,除了他们之外,当地政府部门的一些工作人员也出现在现场。由于占地之前没有和农民协商,在占地过程中几个不同意占地的农民还遭到了殴打。

  

    村民:我当时去拦那个拖拉机,犁地我不让犁,去拦拖拉机,这些年轻人、痞子这样的人对我大打出手。

  

    村民:他们用脚一个劲地用鞋子跺我这里,跺我的腿,腿叫他们跺得肿得多粗了。

  

    农民们不同意占地,一方面是因为事先没有和他们协商,而重要的是他们认为开发商给的补偿价格太低。每亩地的补偿标准全部加起来只有一万九千块钱。

  

    村民:用地我们不知道,多少钱一亩也不商量,多少钱一亩?给你一万九。我们家四个人的地,能卖几万块钱呢。我们还要盖房子,两个儿子呢。

  

    征用农民土地,给农民的补偿应该包括土地的占地补偿费、农业人口安置费和青苗补偿费等等,具体的补偿标准国家有明确的计算方式,那么为什么在这里会变成每亩地统一补偿一万九千块钱呢?

  

    记者:根据《土地法》的规定,土地的补偿费是一笔费用,然后对农业人口安置费又是另外一笔费用,为什么不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办呢?

  

    谷全民:市政府出台147号文件,明确规定了城区内安置补偿标准有两万二和一万九这两个标准。

  

    国家确定的土地补偿标准到这里变成了一刀切,一亩地补偿一万九千块钱。那么按照国家标准,农民们应该拿到多少钱呢?我们粗略地算了一笔帐。如果按每亩地平均年产值两千元计算,占地补偿费最低应该是平均年产值的六倍,也就是一万二千块钱。农业人口安置费最低是土地平均年产值的四倍,然后除以这里的人均土地占有量,大概是一万块钱左右。仅这两项就达到了两万两千块钱,另外还有青苗补偿费,显然每亩地补偿一万九千块钱的标准比国家规定的底限还低了很多。

  

    记者:农民不同意征地的时候,他们采取什么措施?

  

    村民:打你,打你打伤了自己瞧,你说咋弄?

  

    除了这次中药城占地,记者在亳州采访时,一些农民还告诉我们,这里的古井集团、济人药业、沪谯公司、天运公司等一些国有和私营企业先后也占走了当地张庄、刘庄、马园、杨楼的十多个自然村的大量土地,补偿价值也和中药城一样,一亩地只补偿一万九千块钱,而且也是先强行占用后再补偿。对此记者也进行了调查。

  

    村民:例如有一个天运开发公司在孙庄南郊管理区,孙庄属于薛阁办事处,夜里一夜之间,把人家二百多亩地全部推掉,是小麦,也就是2004年头里。

  

    记者:事先就没有打招呼?

  

    村民:也没有打招呼,也不谈地价。

  

    村民:都吃那个一万九了,一万九吃完啥都没了。

  

    记者:你现在已经吃几年了?

  

    村民:吃了三年了。

  

    记者:还剩多少?

  

    村民:剩几千元钱了,一个人还剩几千元钱了。

  

    记者:再吃完了就没有了?

  

    村民:再吃完了啥都没有了。

  

    


耕地大量被占后,这里失地的农民越来越多,而补偿费用过低,又造成许多农民生活困难。黄庄行政村的张夫礼一家六口人,只有五亩六分地,这些地已经全部被古井集团和济人药业占走。

  

    记者:老父亲78了,小孩现在是几个月?

  

    黄庄行政村村民 张夫礼:女儿的小孩,三个月多点。现在我们买米买面都是贵的,一袋面现在都涨到50多元了,58元的面也吃过。你看这个一万九千元能花到什么时候?我就说这也花不到头啊,到后来我们不得要饭啊。

  

    失去了土地的农民也就失去了生活来源,这点一次性的补偿能够支撑张夫礼一家老小六口人生活多久谁也不知道。不仅如此,调查中记者发现,还有的农民在土地被占去以后,甚至连一万九千块钱的补偿都没有拿到。

  

    村民:他们说修好这个科技路,市里头批下再给。

  

    记者:等批下来再给你钱,现在不给你钱?

  

    村民:现在不给我钱。

  

    记者:现在总得给你个什么东西呀?

  

    村民:给我一个白条。

  

    记者:打白条子给你?

  

    村民:打白条子给我了。

  

    记者:科技路,程思军是你?

  

    村民:是的。

  

    记者:1.343亩。占地现在就给你打白条?

  

    村民:打白条。

  

    记者:除了你这一户还有别人有吗?

  

    村民:这四户,他们都拿着呢。

  

    记者:你们这都是打的白条子?

  

    村民:都是打的白条。

  

    记者:这都是谁打的白条啊?

  

    村民:村会计。

  

    记者:村会计打的白条啊,补偿款由村里发?

  

    村民:由村里发,村里没发呀,他说钱没到位。

  

    国家明确规定补偿款不到位不能占地,而这些农民的地已经被占去很长时间了,他们手里的这些白条子能不能兑现还是个问题。地越占越多,那么占地以后究竟干什么用了呢?在这里记者看到,一些开发商大量圈地以后,闲置荒废土地的现象也相当严重。

  

    记者:这块地当时征了多少亩?

  

    村民:四百多亩。

  

    记者:那就得从这个围墙开始?

  

    村民:对,从这围墙一直到那个房子,楼后面还是。

  

    记者:征地的时候这个房子还没有?

  

    村民:没有,都没有。

  

    记者:包括这个红色的?

  

    村民:对,那个红色的是才盖的。

  

    记者:刚刚盖的?

  

    村民:今年才盖的。

  

    记者:那现在荒的这一块大概还有一百多亩吧?

  

    村民:多,就现在还得有两百多亩,这三年没种东西了。

  

    这个富荣花园是一个房地产项目,开发商是沪谯房地产公司。从2001年开始,一口气征走了四百亩土地以后,近一半的土地就一直这样荒废着。而即使在他已经动工的另一半地,也只建起了星星寥寥的这几幢房子。

  

    村民:把这个地交给他荒着,农民都感到心里不好受。

  

    按规定,征地以后闲置荒废超过两年以上不开发的,国家就要无偿收回。可就是这个沪谯公司一边荒废、闲置大量的耕地不仅没有收回,而且在今年他们又占走了二百多亩耕地,这些围墙内围着的,就是他们今年新占的土地。

  

    谷全民:富荣花园那一块,它不可能说是全部都要建,它有个场地的问题,在实施过程中有个场地问题。

  

    记者:但是它四百亩地现在只做了六、七幢小别墅,其它的大部分土地都空在那里,如果当时项目立项的话,应该有个投资进度。

  

    谷全民:对,项目立项的时候,它应该有个投资完成时间。

  

    记者:那现在都几年过去了,这个地都已经征了三、四年了。

  

    谷全民:沪谯是什么时间征地的,我不是太清楚,我可以过问一下。

  

    占走这么多的土地却又不开发,那么多占地用来干什么用呢?当记者以投资商的身份找到其中的井泉集团洽谈时,才发现他们正准备把低价征来的土地高价出售。

  

    安徽井泉企业集团董事长 李井泉: 60亩土地大概一千万左右。

  

    记者:那得摊到多少钱一亩?

  

    李井泉:大概十五、六万,十六、七万的样子。

  

    关于土地的占地补偿问题,国家一直非常重视,也有明确的规定,但是在占地开发的过程当中,一些地方自行其是,违反规定,压低农民的补偿,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这不仅直接损害了农民利益,也为少数开发商多圈地、多占地牟取暴利提供了机会。在记者结束采访之后,亳州市政府发来一个传真,表示针对农民反映的问题和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将立即进行逐一的核查,清理闲置土地,重新审定农民的安置补偿问题。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