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注水”的文化户口簿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3年,宁谷镇所在的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已经通过了省、市两级的“两基”检查验收,实现了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目标。但有观众反映,宁谷镇上报的文化户口簿里反映的小学和初中生的入学率,含有一些水分。

  

    据记者调查,文化户口簿主要采用三种方法“注水”:一是将小学适龄儿童年龄改为0到6岁,成为学龄前儿童;二是将初中适龄儿童的年龄改为成年人;三是给失学人员编造假学历。采用上述方法的目的,就是减少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适龄人口,隐瞒失学人员。上级检查时,只检查文化户口簿,根本无法发现这样的孩子已经失学了。据统计,宁谷镇这样隐瞒下来的失学人员目前已发现18人。

  

    据当初参与造假的乡村教师反映,他们这样做是在上级领导布置下进行的。目前,宁谷镇教育部门根据安顺市西秀区教育督导部门的要求,正在进行有关整改和巩固工作。

  

    [详细内容]

  

    主持人:“两基”达标是目前我国教育发展的一项重要任务。“两基”的含义就是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特别是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这关系到许多的孩子能否掌握必要的文化知识,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为了搞好这项工作,许多地方都专门编制了文化户口簿。哪家的孩子上没上学,一看文化户口簿就知道了。可是在有些地方,这本来应该具有档案性质的材料,却不那么令人信服。

  

    解说:基本普及小学和初中的九年义务教育,是“两基”达标的重要内容。隶属安顺市的宁谷镇早在1996年就已经被授予了“普及九年义务教育镇”的称号。

  

    记者:1996年宁古镇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合格的时候,这个小学和初中的入学率分别是多少呢?

  

    饶茂林(安顺市西秀区教育局副局长):达到了我们贵州省颁布的标准,小学是98%以上,初中是95%以上。

  

    解说:2003年,为迎接省级检查,宁谷镇全镇的3.6万人重新编制了文化户口簿。在宁谷镇教办记者看到,记录着全镇人口文化状况出生年月的文化户口簿摆放的的整整齐齐。可是有群众反映,这文化户口簿里反映的小学和初中学生的入学率含有水分。

  

    记者在龙潭村的文化户口簿看到了名叫张小明和张小珍兄妹俩的名字,在这里他们分别是1999南2001年出生的,在去年“两基”达标检查时,他俩分别才四岁和两岁,都不在普及九年义务教育适龄人口的范围内。在村里孩子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张家。

  

    记者:张小珍和张小明是住在这儿吗?

  

    张贵生(宁谷龙潭村村民):是的。

  

    记者:他们现在在不在呢?

  

    张贵生:现在不在。

  

    记者:到什么地方去了?

  

    张贵生:现在到昆明去了。

  

    记者:您是他们什么人呢?

  

    张贵生:我是他叔叔。

  

    记者:他们分别是哪一年出生的呢?

  

    


张贵生:一个大的是12岁,小珍有10岁了。

  

    记者:那他们去年上没上学呢?

  

    张贵生:去年?他们在这里都没有上学,已经几年了,两三年了。没有在这里上几年了。

  

    记者:等于是已经辍学两三年了是吧?

  

    张贵生:嗯。

  

    解说:原来根据我国义务教育法规定,7到12岁的孩子本来都应该在小学课堂里念书。但这两名失学儿童年龄,却从小学年龄却从小学年龄段变成了0到6岁之间,成了学龄前儿童,光凭文化户口簿根本看不出他们失学了。但是安顺市西秀区教育局的有关负责人对这种情况似乎还一无所知,更多的他们还是相信是各乡镇的统计数字。

  

    记者:检查团深入、反复地抽测,你觉得哪个乡镇最过得硬呢?

  

    饶茂林:我们的乡镇都不错。

  

    解说:不过对可能出现的问题,这位负责人同时表示,他愿意带上文化户口簿和我们一道去龙潭小学将问题查清楚。在龙潭村的文化户口簿上,我们选择了一位名改李玉秀的女孩作为调查情况。在这里李玉秀登记的出生年份是1980年,今年已经24岁,文化程度是小学毕业。在龙潭村小学记者找到正在这里读小学五年级李玉明。在文化户口簿上李玉明是李玉秀的的弟弟。

  

    记者:姐姐叫什么名字?

  

    李玉明(龙潭小学5年级学生):李玉秀。

  

    记者:李玉秀是多大?

  

    李玉明:今年15岁了。

  

    记者:今年15岁是吧。

  

    解说:李玉明告诉记者,在文化户口簿上,李玉秀不仅长大了九岁,还从家里的老三一下子变成了老大。

  

    记者:陈主任吧,像他这个文化户口簿跟他家庭实际情况不符,是怎么回事呢?

  

    陈国栋(宁谷镇教育办公室副主任):这个问题可能是我们调查的时候有些错误。另外是他(李玉明)不一定了解情况。

  

    记者:可能是调查搞错了,或者是他(李玉明)把家庭情况记错了。

  

    解说:当弟弟的可能会记错姐姐年龄,可是当妈妈的总不会也记错女儿的年纪吧?

  

    记者:您家里有几小孩?

  

    陈秀英(李玉秀的母亲):四个。

  

    记者:李玉秀排行老几呢?

  

    陈秀英:第三个。

  

    记者:第三个,她是哪年出生的?

  

    陈秀英:1989年。

  

    记者:他上学上到几年级呢?

  

    陈秀英:上到5年级。

  

    记者:小学5年级是吧?

  

    陈秀英:嗯。

  

    记者:李玉秀现在在哪呢?

  

    陈秀英:在新疆。

  

    记者:在新疆做什么?

  

    陈秀英:在馆子里帮人呢。

  

    记者:在馆子店帮忙做工是吧?

  

    陈秀英:嗯。

  

    解说:显然,15岁的李玉秀是失学了,但在李玉秀在文化户口簿的年龄却是24岁。如果上级来检查,仅仅看文化户口簿根本就发现不了李玉秀失学了。除了年龄问题文化户口簿还有什么内容和实际情况不一致呢?接下来我们又选择了一位名叫罗鑫的小学生进行调查。据文化户口簿记载罗鑫曾在龙潭小学读了三年书,现在已经转到普定的小学读五年级。按常理龙潭小学5年级的学生就是当年罗鑫的同学,于是我们来到了教室,请任课老师帮忙调查罗鑫的情况。

  

    任课老师:同学们看一下,罗鑫,你们只要认识他,就给这个叔叔讲一下。

  

    记者:你们认不认识罗鑫呀?

  

    龙潭小学5年级学生:不认识。

  

    记者:您说罗鑫在这里上了几年学?

  

    陈期英(宁谷镇龙潭小学代理校长):罗鑫?

  

    记者:罗鑫什么时候转走的?

  

    陈期英:这个学期转走的。

  

    记者:这个学期转走的?就是5年级转走的?

  

    陈期英:5年级嘛,是5年级转走的嘛。

  

    记者:那他在这里上学,我现在就在5年级的班上呀!?

  

    解说:由于一时难以找到罗鑫,龙潭小学也找不到其他证据证明罗鑫在这里念过书,罗鑫的读书经历似乎成了一个谜。不过通过文化户口簿我们还发现一名李小丽的孩子读书经历和罗鑫差不多。据文化户口簿记载李小丽在龙潭小学读书读到5年级,现在已经转到外乡村的木山小学读6年级了。可我们在龙潭村却发现13岁的李小丽失学在家。

  

    记者:你叫什么名字呀?

  

    李小丽:……

  

    记者:李小丽现在没在读书吧?

  

    李小丽的父亲:没有读。

  

    记者:那她辍学的时候是读的几年级呢?

  

    李小丽的父亲:读到5年级就没有读了。

  

    记者:就是说她读到5年级就没有读了?

  

    李小丽的父亲:嗯。

  

    解说:5年级就辍学了的孩子,可文化户口簿还说她在外乡上学。看来龙潭村文化户口簿的水分还真不少。那么宁谷镇其他村子的情况又怎么样呢?于是我们来到宁谷镇的李板村对一名刚放学的小学生进行了随机采访。

  

    记者:跟你差不多大的小朋友,有没有没到学校去上学的呢?

  

    吴小四:有呀。

  

    记者:那你跟我说一下他们的名字?

  

    吴小四:有伍兴亮和刘红权、吴贵芬、吴建红。

  

    解说:吴建红正好在附近放牛,于是我们找到他,向他核实具体情况。

  

    记者:你是叫吴建红吧?

  

    吴建红:嗯。

  

    记者:为什么没去读书呢?

  

    吴建红:家里没钱。

  

    记者:家里没钱,你读到几年级就没读了呢?

  

    吴建红:三年级。

  

    记者:小学三年级是吧。你是哪年出生的?

  

    吴建红:不晓得。

  

    记者:你今年多大了?

  

    吴建红:17岁。

  

    解说:此时在围观的孩子中,大家又发现了一名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却没有上学。

  

    记者:我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陆敏:我陆敏。

  

    记者:今年几岁了?

  

    陆敏:12岁。

  

    记者:12岁,那你现在在学校读书吗?

  

    陆敏:没有。

  

    记者:你在学校读过书吗?

  

    陆敏:在。

  

    记者:读过,读到几年级呢?

  

    陆敏:3年级。

  

    解说:可是宁谷镇主管教育的副镇长张勇翻出李板村的文化户口簿,找到吴建红和陆敏的出生年月之后,却又给我们制造了一个黑色幽默。

  

    张勇:刚才的吴建红那是1980年出生的,今年24岁。

  

    记者:这个吴建红找到了,他是1980年出生的,今年24岁,小学毕业了。

  

    张勇:小学已经毕业了。

  

    记者:他现在等于是已经不再是普九的年龄范围之内了?

  

    张勇:不在普九的年龄范围之内了。

  

    记者:那另外一个叫陆敏的呢?

  

    张勇:陆敏是1999年出生的。

  

    记者:陆敏?1999年出生?

  

    张勇:1999年出生,现在才4岁多一点。

  

    


记者:精美的文化户口簿是漏洞百出,这是正常的工作失误还是蓄意的造假呢?我们想劲办法找到了文化户口簿的原始记录。翻开这本原始记录,我们发现用铅笔改动的地方是随处可见,正是这种改动似的许多人的年龄不是变大就是变小。

  

    解说:前面我们涉及到的龙潭村的5个孩子,他们的年龄或就学经历被涂改的情况在这里都能看到。可这里的有关领导却说他们对此事并不知情。

  

    张勇:这个就要到各个村核对清楚文化户口簿。该更改的就必须更改过来。

  

    记者:那对责任人呢?

  

    张勇:对责任人也要给予一定的处理。

  

    记者:像宁谷镇的“两基”达标的负责人是谁呢?具体操作的负责人。

  

    张勇:就是这个李仁信。

  

    解说:李仁信是龙潭小学的原任校长,他对这件事儿又有不同的解释。

  

    李仁信(原宁谷镇龙潭小学校长):怎么是我一个人这么工作的?我一个人能造这么多表吗?我们是在领导的指挥下统一做的表。我不知道。

  

    记者:什么样的领导?

  

    李仁信:什么样的领导?各级领导都有,我不知道。

  

    解说:记者回到北京后,安顺市西秀区教育督导室随后发来传真,确认宁谷镇的“两基”工作存在数据不实、资料不全的问题,并说明他们对宁谷镇在“两基”达标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正在进行整改。

  

    整改十几天后,记者从宁谷镇党委书记严琼敏那里了解到,除了我们采访了解到的7名失学人员外,宁谷镇通过调查又发现11名失学人员。

  

    主持人:在偏远的山区要实现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难事儿,这就更需要我们各级干部踏踏实实的把工作落到实处,尽量把每一个失学的孩子都请回课堂。绝不能为了应付检查,把数字一改了之。这样做就使得那些本该上学的孩子,失去了用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我们提倡求真务实在工作作风,就是提倡要讲真话、办实事。在普九工作当中,如果不能做到这些,不仅会败坏我们的工作作风,也会把孩子的前途给耽误掉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