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救救他们的肺(5月6日播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今年38岁的魏大斌来浙江温州打工好几年了。2004年3月,他被医院诊断为矽肺。魏大斌其他17个工友的肺也先后查出了毛病。据了解,他们都曾在永昌矿石研磨厂打过工。

  

    




记者在永昌厂看到,几个忙着包装的工人周围弥漫着浓雾一样的粉尘,他们身上落满了白灰,头发、眉毛也变成了白色。魏大斌他们当时也是在这种环境下工作。

  

    据了解,这种矿石粉被人体长期吸入,肺部就可能发生病变。现在,18个农民工中,除5个已病故外,其余13个家庭生活也陷入困境。按有关法律规定,像他们这样患病的工人,用人单位必须负责诊断、治疗和康复费用。然而,他们没有从工厂拿到任何费用。因为要向老板讨说法,必须要作职业病鉴定;而温州市疾控中心称,要作职业病鉴定,必须要有用人单位出具的职业史证明。但永昌厂的老板拒绝给工人出具任何证明。

  

    按职业病防治法的要求,有职业病危害的用人单位除了要有卫生保健措施外,企业还要从组织、技术、设备等多方面采取防治措施,并时时监测工作场所的危害因素,卫生监督部门负责监督检查。工人们说,这家工厂并没有保健和防治措施,更谈不上日常监测。而当地卫生部门也是在民工投诉后才开始调查永昌厂职业病危害情况的。

  

    据了解,永昌厂所在的龙湾区还有600多家有职业病危害的企业。当地卫生部门对这些企业职业病危害状况的了解同样十分有限。

  

    目前,此事已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正在处理之中。

  

    [详细内容]

  

    主持人:您现在在画面上看到的是一个病人肺部的X光片,上面的一些透亮的小阴影医学上叫“矽结节”,是矽肺的一种表现。矽肺是一种严重的职业病,由长期吸入二氧化硅粉尘引起。它威胁到人的健康,严重的会夺走人的生命。前不久,浙江温州的一群农民工就被诊断为矽肺。

  

    记者:现在上楼好像都不行?

  

    魏大斌:就是很累的感觉。

  

    记者:你以前的身体是这样的吗?

  

    魏大斌:以前不是的,以前我扛两包水泥(上楼)都还不累。

  

    记者:都是和你现在得的病有关系吗?

  

    魏大斌:肯定有关系。原来我十年也不感冒一次,现在一个月至少要感冒十几次。

  

    38岁的重庆民工魏大斌,来浙江温州打工已经好几年,从去年八月感到胸闷开始,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现在已经干不动重活,每天只能在租来的小屋里为老婆孩子做饭。今年三月他到医院进行彻底检查,才发现自己的肺出了毛病,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诊断为矽肺。

  

    魏大斌:去检查的时候,听那个医生说,这个粉尘就是二氧化硅中毒。得的这个很严重,是不治之症,他说你只有找老板了。

  

    记者:你觉得可能会是在哪儿得的这个矽肺呢?

  

    魏大斌:我一直就在这个永昌研磨厂干,到温州来。

  

    记者:一直是?

  

    魏大斌:一直在这个厂干。去年8月份才出来的。

  

    这就是永昌矿石研磨厂,当初魏大斌在这里干的是包装的活儿。在现场,记者看到几个忙着包装的工人,周围弥漫着浓雾一样的粉尘,他们身上落满了白灰,头发眉毛也变成了白色,魏大斌当时也是在这种环境下工作。

  

    魏大斌:开始我们也不知道,我们问老板,老板他说这个没有毒。他说这个对人没有关系,也没有给我们检查一下。

  

    事实恰好相反,这种用于陶瓷生产的矿石粉,被人体长期吸入,肺部可能发生病变。魏大斌还有17个老乡的肺也先后出了毛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经历,都曾在永昌矿石研磨厂打过工。

  

    记者:您这个是矽肺三期,这有点严重了。你也是矽肺,矽肺二期。

  

    魏大斌打工老乡:我也是矽肺。

  

    记者:矽肺二期。

  

    十几个农民工中,最早发现身体不舒服是这个28岁的小伙子,他叫尹祥。2002那3月因病离开永昌矿石研磨厂。因为对职业病的无知,直到病危住进医院,他才知道自己的得了矽肺。当年12月因为无钱治疗,他在家病故。

  

    尹祥的母亲:我儿子死了,我伤心透了。

  

    记者:还没有结婚吧?

  

    尹祥的母亲:还没有结婚,才谈了个女朋友。

  

    从尹祥开始,在一年的时间里,陆续又有四人因矽肺去世。其中一个叫牟国华的,发现病情后仅4个月就离开了人世。得病的其余13人,生活也十分艰难。由于劳动能力几乎丧失,13个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他们无钱住院治疗,有的连药都买不起,只找些偏方来自我安慰。

  

    魏大斌:白醋泡冰糖,就这样喝,维持生命,买药没有钱,这个还便宜。这个一斤只要五六块钱。

  

    记者:这个会有效果吗?

  

    魏大斌:我们也不知道。

  

    按国家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像他们这样患病的工人,用人单位必须负责他们的诊断、治疗和康复费用。然而他们没有从工厂拿到任何费用。向当地法律援助中心咨询,他们得知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和温州医学院附属二医院所做的诊断,只能作为临床治疗的依据。要向老板讨说法,他们必须先拿到国家认可机构出具的职业病鉴定书。在温州具备职业病鉴定资格的只有温州市疾控中心一家。

  

    魏大斌:温州市疾控中心不给我们鉴定,最大的困难就是这个,鉴定不下来。

  

    温州市疾控中心为什么不给魏大斌及其工友做出鉴定呢?记者来到那里查看了病人的病情报告。下面将要看到的是魏大斌的X光片。

  

    陈瑞生(温州市疾控中心健康检查科科长):那么按照我们国家尘肺标准去答的话,它是六个肺区,如果给他定密集度为一,密集度为一,四个肺区最后诊断就是一期矽肺。

  

    记者:他是一期矽肺。

  

    陈瑞生:但诊断为一期矽肺的前提,必须有一个可靠的职业史。

  

    记者:就是说现在从片子的表现来看,如果他们能够提供这个职业史的话,是可以给他下结论,他是尘(矽)肺。

  

    陈瑞生:对。

  

    记者:但是问题是,他们现在不能给他下这个判断的,现在原因是哪儿?

  

    陈瑞生:原因就是他没有明确的职业史。

  

    要做职业病鉴定必须有职业史证明。可永昌矿石研磨厂的老板拒绝给工人出具任何证明,当记者找到他时,老板这样回答。

  

    记者:你们厂里有12个工人说他们……

  

    张洪友:不是我厂里做,在这里搞几天,回去了,搞几天,回去了。

  

    记者:你查过吗?

  

    张洪友:对呀。

  

    何树林(重庆民工):他就是抵赖,不承认。就是实实在在不承认,不认识你们,就是这样的。

  

    永昌矿石研磨厂是一家私营企业,工人们说这里从来没有和他们签过劳动合同,老板以此来否认他们的劳动关系。

  

    记者:就是你们现在有没有证据能证实你们在这个厂工作?

  

    魏大斌工友:我这手上就有证据。

  

    记者:你这是就业证,就业证是哪一年的?是1999年办就业证,有效期是2000年二月,然后工作的地点是永昌矿石研磨厂,这是1999年3月签发的证。起码能证明你这一年,你是在他厂里干。

  

    除就业证外,有的工人拿出了2002年、2003年的两年的暂住证,工作单位上写明是石粉厂,还有的工人拿出永昌矿石研磨厂的上岗证。工人们说,这些证能够证明除徐先琼干了接近一年外,其他人的人都在这个厂干了两年以上。为了核实工人的话,记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永昌厂的老工人。

  

    记者:你在这个厂工作多少年了?

  

    刘佐(永昌矿石研磨厂工人):大概有四年差不多。

  

    记者:你认识魏大斌吗?

  

    刘佐:我认识,他跟我一起干,大概是干了一两年差不多。

  

    记者:跟你在一起,在这个厂干了一两年?

  

    刘佐:对。

  

    记者:还有其他人呢?像秦茂臣呀?

  

    刘佐:秦茂臣跟我一起可能干了也是那么长时间。

  

    记者:也是两年?

  

    刘佐:对。

  

    这个老工人证实,得病工人中起码有四人在这个厂打了至少两年工,他们是魏大斌、秦茂臣、吴家祥和普志炳,可是没有老板出具的职业史证明,他们依然不能进行职业病鉴定。

  

    记者:他们手上有一些比如说暂住证、就业证,上面都是有老板的名字,这些东西能够证明他们的职业史吗?

  

    陈瑞生:这些一般来说不能的。我们要求有明确的职业史,所以我们现在基本上是,他们过来要求申请鉴定的时候,有关职业史,我们要求他们去下面卫生行政部门,由下面去协助调查。

  

    工人们又去找负责协助调查取证的龙湾区卫生监督所。

  

    张维虎(龙湾区卫生监督所三科副科长):老板不承认我们也没有办法。

  

    记者:那这些工人该怎么办?

  

    张维虎:那我说你可以到法院起诉。因为如果你能证明你在厂里工作过的话,就叫法院……

  

    记者:可能有一些工人还没有等到起诉结果下来,可能就已经死了。

  

    老板不出具证明,民工的证据当地卫生部门又不认可,事情陷入僵局。处于困境中的民工期待着有关部门能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记者:按照我国职业病防治法的要求,凡是有危害的企业,都应该建立一整套的防治措施。龙湾永昌矿石研磨厂发生这样的纠纷,使我们对他这里职业病防治的情况产生了疑虑。

  

    按职业病防治法的要求,有职业病危害的用人单位,要给工人发放相应防护用品。还应该给工人建立健康档案,在岗前、岗中和离岗时,都要进行体检。那么这些措施在永昌矿石研磨厂实施了吗?

  

    记者:你们那时候有防护措施吗?

  

    魏大斌:开始几年,有三年就没有。

  

    记者:没有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都没有。

  

    魏大斌:什么都没有。口罩都没有一个。

  

    记者:进厂以前有体检吗?

  

    何树林:进厂以前没有。

  

    记者:那在厂里工作的时候,每年有体检吗?

  

    何树林:没有没有,那谁给你去体检。

  

    问题是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龙湾区卫生监督所的资料表明,龙湾区一千多家企业中,有职业病危害的占了630多家,从业人员一万多人,大多都是外来的农民工。

  

    记者:现在这一万多工人,他们有没有健康档案呢?

  

    张维虎:这一块,就是说体检都没搞了,怎么弄档案?

  

    记者:实际上都是没有的。

  

    张维虎:对。

  

    记者:那等于说这一万多工人的身体健康很难保障?

  

    张维虎:那是。

  

    除卫生保健措施,有职业病危害的企业,还要从组织、技术、设备等多方面对职业病采取防治措施,并实施检测工作场所的职业病危害因素,这一切由卫生监督部门负责监督检查。可记者现场注意到这里的工厂对职业病防护没有任何组织措施,更谈不上日常的检测了。当地的卫生部门监督也存在着问题。

  

    记者:现在有检测的有多少?

  

    张维虎:我们去年检测的不多。

  

    记者:准确的数字是多少?

  

    张维虎:大概实际只有十来家。

  

    记者:十来家?

  

    张维虎:对。

  

    记者:那就是说针对六百多家来说,这个数字真是微乎其微了。

  

    张维虎:那是,那现实是这样。

  

    据了解,魏大斌及其职业病鉴定的事儿已引起当地重视,目前正在处理之中。

  

    目前魏大斌和他的12个工友还在温州苦苦的等待,而温州市龙湾区职业病危害的问题也应该引起重视,以免职业病对工人造成更大的危害。据国家卫生部的统计,2002年职业病发病的总例数较以往增加12.1%,其中很多是农民工患者。看来,农民工的生命以及身体健康问题,也像去年的农民工工资问题一样,期待着各界的更多的关心和关注。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