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铁本”案件 发人深思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日,国务院查处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违规建设大型钢铁项目的事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铁本公司和当地有关部门瞒天过海,将一项设计能力为840万吨、投资近106亿元的大型钢铁联合项目越权拆分审批,并通过违规征地、违规建设的方式付诸实施,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对于这样一个严重违规的建设项目是如何立项的,又是什么力量推动着它走到今天呢?

  

    4月30日,记者追踪采访了常州市环保局、国土资源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及铁本公司法人代表戴国芳。各级干部及涉案人员认真反思这起重大违规事件的惨痛教训。对于越权、违规审批铁本项目,当地一些干部反思认为,由于忽视国家产业政策,漠视法律,才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对于铁本项目的违法占地,国土部门也大多采用了变通手法,这些做法使国家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难以落到实处。铁本项目的污染问题是当地干部群众反映的焦点之一。一些干部反思,尽管铁本事件中主要是企业无视环评法,未获评审即擅自开工,但环保部门也存在执法不严等问题。

  

    铁本案件暴露出许多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行事。事件发生之后,江苏省迅速采取了果断措施,力争将事件带来的消极影响减少到最低限度。目前,后续调查和处理工作仍在继续。《焦点访谈》:“铁本”案件 触目惊心

  

    [详细内容]

  

    


主持人(张泉灵):昨天我们报道了国务院查处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违规建设大型钢铁项目的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铁本公司和当地有关部门瞒天过海,将一项涉及能力为840万吨,投资近106亿元的大型钢铁联合项目越权分22次拆分审批,并通过违规征地、违规建设的方式付诸实施,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这样一个严重违规的建设项目是如何立项的,又是什么样的力量在背后推动着它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呢?

  

    记者(刘涛):各位观众,我现在是在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的魏村镇,这个并不起眼的江南小镇,近日却因为发生了一起大事情吸引了全国人民的目光。我身后的这片地,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耕地,但春天这个季节应该是生机勃勃了,可是有人却在这片土地上,在未经国家正式批准的情况下,自私建起了一个年产800万吨以上钢的钢铁联合企业。这么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未经审批就敢动工,如此荒诞不经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解说: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注册资本3.02亿元,法人代表戴国芳。2003年6月起在没有取得任何土地批文的情况下,铁本项目就轰轰烈烈上马了,短短半年中,六千多亩土地被占用,2000多户居民被迫搬迁。事件发生之后,铁本公司违规钢铁项目已全面停工,4月21日公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对戴国芳等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里,记者采访了铁本公司法人代表戴国芳。

  

    


记者:办企业我没有办过,办企业真得是很难的事情。在这个操作过程中,可能有好多的关需要过,好多的政府部门需要走。那么在跑政府部门,跑这些关口的过程中,你采用什么手法?

  

    戴国芳(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一般我们跑部门,当然不是我去跑的,我们一个副总专门去管这个事,他们也没有什么难度。

  

    记者:当地政府对你建这个钢厂,实际上持的是一种什么态度,是支持还是什么?

  

    戴国芳:作为新北区他们还是比较支持的。

  

    记者:像你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在操作运作过程中,你不知道整个项目要经过国家审批、同意,才能实施建设的吗?

  

    戴国芳:这个情况怎么弄呢?像我们民营企业搞,就是好像有一点叫超常规的做法,好像我们常这样弄了,批了,我们就开始搞。确实在这个方面,我们还是很欠缺。

  

    解说:利益因素是铁本公司投建840万吨钢铁项目的最初动议。为了这个目标,铁本公司敢于以3亿多元的注册资本投建了近106亿元的钢铁项目,为了完成这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铁本公司进行了一系列不择手段的操作,对于他们的问题,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做进一步的调查。与此同时,记者还发现在这起事件中,当地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员同样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海萍(常州市新北区经济发展局局长):应该说到2003年,我们也到工地上去看过,觉得它的规模还是比较大,但是由于我们经发局没有人懂钢铁行业,并不知道它的规模到底有没有800多万吨钢,直到这次调查组调查了之后,我们才知道它是按照800多万吨钢来设计的。

  

    记者:就是说这么大的工业项目,在2003年的时候,你们感觉没感觉,他这种分开立项是一个政绩?

  

    王海萍:实际上是一个政绩,从他民营企业来讲,他也是为了上项目,作为我们地方政府来讲,从现在来看发展上有点偏差。

  

    记者:您指的偏差是指什么?

  

    王海萍:跟国家的产业政策有点违背。

  

    解说:放弃自己职责的不仅是负责立项的部门,当地的土地监管部门在没有经过正常审批手续,土地补偿金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就同意铁本集团进行征地拆迁工作。

  

    记者:土地补偿费是补偿金里的应该是属于最大一块了,

  

    徐建伟(常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劳力安置费。

  

    记者:劳力安置费最大的。

  

    徐建伟:涉及农民的劳力安置。

  

    记者:如果说这些资金没有全部到位的情况下,能够进行征地拆迁吗?

  

    徐建伟:这个铁本项目是违规建设。

  

    记者:作为你们应该说国土部门就是为国家守住土地资源一块的,你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土地部门,国土部门有什么做的事情?

  

    


徐建伟:我们国土部门应该说守土有则,按照规定的程序应该通过省里面的建设用地转用征用报批完了,企业进去施工建厂,应该通过国土部门来跟当地的乡镇人民政府、集体经济组织来签订,按照文件的规定来签订征地补偿安置协议以后,企业才能够合法使用。现在的整个情况是企业在跟乡政府,跟当地政府签订了一个投资补偿协议完了以后,企业就先行进行施工,存在边报边建,我们土地管理部门正在报手的时候,这个项目就建厂施工了,实际形成这么一个事实。从我们土地管理部门来反思的话,我们觉得我们要汲取深刻的教训。

  

    解说:除了在立项和征地方面的违规行为之外,铁本钢铁集团还违背了国家的《环境保护法》、《环境影响评估法》、《建设项目管理条例》,没有通过国家规定的环保部门的环境影响评估、审批,可是在铁本钢铁项目半年多的建设过程中,环保部门对这个项目却一直无所作为。

  

    记者:现在开始了这么长时间了,作为常州市的环保部门对此事做了哪些工作呢?

  

    周雯(常州市环保局局长):当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以后,我们也下达了指令他停止违法行为的通知书。

  

    记者:这个通知书是什么时间下发的?

  

    周雯:是在3月初。

  

    记者:在2004年3月份之前,市环保局知不知道这个工程在施工的情况呢?

  

    周雯:这个下面没有反馈上来,可能这个确实有些问题。

  

    记者:钢铁行业的盲目投资和低水平重复建设,对整个国家的经济运行都会造成严重的影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国家有一系列的审批程序和明文规定,可惜这些规定在铁本项目中都成了空文,在当地有关部门的帮助下,铁本公司瞒天过海,闯过一道道关卡,是什么力量推动着一些人对这个特大的违规项目姑息迁就,一路力蹬呢?有关专家对此做出了分析。

  

    丁元竹(北京大学教授):从党的"十六大"开始到现在,我们中央政府、国务院提出来新的科学发展观,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出可持续发展。,地方政府在贯彻过程,有些部门,一些地方政府,一些部门不能真正的领会中央的精神,还是仍然停留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然后以铺摊子,以上大项目作为地方经济发展的目标。教训就是通过这次要使地方能够真正去理解中央政府提出来的科学发展观的内涵,在行动中真正体现。

  

    刘福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现在时代不同了,现在我们整个市场机制,特别是民间的企业的力量都在起来。市场经济和政府经济现在正好是一个拐点,需要政府逐渐从市场上退下来,变成一个服务型的政府。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地方政府还像江苏常州和扬中市这么干的话,等于是和市场机制对着干,他们还以为自己在发展经济,实际上是你在破坏全国经济一盘棋。对这个事情我认为现在这届政府能这么下大力气,我感到我们的领导是言必行,行必果。

  

    丁元竹:今年以来,中央的经济政策已明确提出一些部门,像钢铁行业,像"钉铁铝",像水泥,实际上出现了这些部门投资过度,另外一些地区在这些行业里也是进行重复建设。我想中央这次处理这件事情,是从全局的角度,也就是说我们科学发展观中提出来叫协调发展,你既然出现过度,重复建设,那就要进行协调。

  

    解说:据了解,目前铁本公司违规钢铁项目已经全面停工,江苏省委省政府采取一系列积极措施,常州市、扬州市政府有关部门正在加紧工作,力争将事件带来的消极影响减少到最低限度。

  

    主持人:采访当中,记者多次听到这样的话,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可是上百亿的项目分22次拆分审批,以欺骗的手段获得数千亩的征地,这岂是不知道和不明白就可以做到的。铁本案件暴露出许多的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严重违规国家法律法规形式,国家明确要求严格用地管理,信贷投放和项目审批,制止钢铁等行业盲目投资和低水平重复建设,但是一些人仍然是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有法不依,有章不循,执法不严,结果牺牲了环境,牺牲了资源,牺牲了老百姓的利益。铁本案件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大吗?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