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恼人的代理费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3年7月,湖北省广水市蔡河镇的商户李景翠突然接到了一份广水群辉税务师事务所的税务代理委托协议书,要求为李景翠进行税务代理。与李景翠一样,附近的小商户也都和这家群辉公司签订了协议。签完协议之后,商户们每个月交税时,就多出来一笔税务代理费。但记者了解到,税务代理费并不是商户们自愿交的。

  

    



那么,面对一家私营公司,为什么商户们不愿意交却又不得不交呢?原来,群辉公司的前身是由广水市国税局创办的一个税务代理所,2002年才改制成为现在的群辉公司。在调查中,记者发现,群辉公司虽然名义上已经和国税局脱钩了,但实际上两个单位之间却仍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对于商户而言,如果由群辉公司进行税务代理,那么税务机关一般情况下就不会再查补税款;若采取自行申报等其它形式申报,由税务机关派人进行核查,如果查出不足,不但要补交税款,而且还要罚款。面对这样的工作力度,经营户们每个月都不得不交出少则20元,多则60元的代理费。而这个代理费的标准是如何制定的,没有人说得清楚。不仅如此,记者发现,每个月交完钱之后,群辉公司交给经营户手里的票据也很乱,但仔细一分析发现,不管票据怎么乱,每次都是国家正规税票上的金额减少了,而代理费和罚款收据上的金额增多了。

  

    据了解,广水群辉公司去年一年收取的代理费就高达80余万元。

  

    [全文内容]

  

    主持人(张泉灵):税务代理是指注册税务师在国家法律规定的代理范围内,受纳税人和扣缴义务人委托,代为办理各项事宜的行为。税务代理企业是一个纯粹的社会中介组织,它的健康发展对于加强税收管理,保证国家财政收入,维护税收和经济秩序都有着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最近我们记者在湖北省采访的时候,却发现当地的税务代理存在着突出问题。

  

    解说:家住在河北省广水市蔡河镇的李景翠,下岗之后就开了一个经营日用百货的小商店来维持生活,由于当地经济并不发达,小商店平时的生意很一般。2003年7月,李景翠突然接到一份税务代理委托协议书。

  

    李景翠:当时我们就问了,签这个协议书起什么作用?他说交这个代理费。那我们说不签可不可以,他说不可以。只要是做生意,都要签。

  

    解说:与李景翠签订代理协议的是广水群辉税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签完协议之后,每个月交税时,就多出了所谓税务代理费。

  

    记者:每个月税钱是多少钱?

  

    李景翠:一共200块钱,160是税款,40是代理费。

  

    解说:代理费占到了税款的25%,提供的服务怎么样呢?

  

    李景翠:国税就在我们对面,就是国税第八分局。就隔一条马路,什么代理工作都没有给我们做,税还是我们自己交,但是不知道代理什么东西。

  

    解说:与李景翠一样,附近几家小商店的经营户大多也是下岗职工,现在他们也都和这家公司签订协议,每个月定期交代理费。

  

    记者:在你这儿是自愿的吗?

  

    经营户:我们当然不是自愿的,不是自愿的好像说你就是那么多钱,一月交那么多钱就可以了。

  

    解说:照说税务代理应该是自愿的,经营户不愿意还必须交,这不成强迫代理了吗?为了核实情况,记者找到这家群辉公司驻蔡河分部的主任刘国庆。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主任一口咬定,与他们签订协议的经营户都是自愿的。

  

    刘国庆:都是自愿的。不自愿的我们表格里也有,就是没有交代理费,有好多没有交。

  

    解说:面对刘主任如此肯定的回答,我们也有些疑惑了,是不是经营户反映的情况太片面了呢?于是我们请刘主任带着我们找几户完全没交过代理费的经营户采访一下。

  

    记者:您能不能带我找一两个完全没有交过代理费的?

  

    刘国庆:行,能找得着。

  

    解说:刘主任查完花名册之后,带着我们出发了。

  

    记者:您是老板?您好。收过代理费吗?

  

    经营户:收过。

  

    记者:每个月什么标准?

  

    经营户:一个月20块。

  

    记者:有发票吗?

  

    经营户:有。

  

    记者:在哪儿呢?您过来看一下。您说这户没有交过代理费,这个代理费怎么回事呢?

  

    刘国庆:我也搞不清。

  

    记者:这是刚刚开的代理费。咱们把这户先放一边,再找一户,只要找一户就行。这户吗?

  

    记者:有张云芳这个经营户吗?

  

    经营户:有。

  

    记者:现在做生意嘛?

  

    经营户:停业了。

  

    解说:刘主任带着我们找了一大圈,最终没有找到不交代理费的经营户。

  

    记者:能不能给我找一户,我特别愿意交代理费,也行。

  

    刘国庆:也行。

  

    记者:您愿意交这个代理费?

  

    经营户:肯定不愿意。本来负担就重,还要交代理费。

  

    解说:调查进行到这儿,应该说情况非常清楚了。然而记者疑惑的是,这个公司只是一家私营公司,而私营公司收的代理费,为什么经营户不愿意交,却不得不交呢?最后在广水市记者找到了群辉公司,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居然在广水国税局的11楼,据了解,这个公司的前身是1996年广水市国税局出资30万元创办的税务代理所,2002年,他们改制成为现在的群辉公司,现在群辉公司虽然名义上已经和国税局脱钩了,但实际上两个单位之间却仍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公司的工作人员大多从国税局分流出来的,而且从上到下公司和国税局也在一个楼里办公。当然,这种亲密关系并不仅仅体现在这些表面现象上,还体现在具体的日常工作中。

  

    记者:如果在你这儿代理了,税务机关还对他们查补税款吗?

  

    刘国庆:这个一般如果说跟我们签订好了,按照我们的就不去(查补)了,税务机关对我们代理公司会跟税务机关协商。

  

    记者:他们就不去查补税款了?

  

    刘国庆:对。

  

    解说:那么如果不让他们代理,情况又会怎么样呢?在群辉公司我们找到一份内部文件,这个文件上清楚地写明,若采取自行申报等其他形式申报,由税务机关派人进行核查,若查出不足,不但要补交税款,而且要罚款。试想,面对这样的工作力度,又有哪个经营户胆敢不交群辉公司的代理费呢?

  

    记者:当时如果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社会上的代理公司,我找你签,你会签吗?

  

    经营户:不会签。根本不需要你代理什么。

  

    记者:当时为什么跟他们签?

  

    经营户:因为他们是国税局的人。

  

    记者:那他非要弄这么一个代理公司,给你签这么一个协议,目的是什么?

  

    经营户:目的就是多搞点钱。

  

    解说:几乎每个经营户每个月要交出少则20元,多则60元的代理费,而这个代理费的标准是如何制定的,也没有人说清楚。不仅如此,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每个月交钱之后,群辉公司给经营户的票据也是名堂不少。这个经营户每个月交钱200元,一般是180的税票加上20块的代理收据,但是2003年1月份,交完200元之后,拿到的票却跟平时不一样了。

  

    记者:大票是税票,只有100,代理费给了五张20的,代理费也是100块。

  

    经营户:反正就是规定你的税一个月200块钱,那个票钱就是加一起就是200。

  

    解说:而这个经营户每月交210块钱,其中170块钱的税票,40块钱的代理费,但是2004年3月份,210块钱居然全部给的代理费收据。

  

    记者:没有给你正规的税票?

  

    经营户:没有。

  

    解说:这个经营户每个月交220块,其中160块钱税票,60块钱的代理费。但是同样2004年3月份,他交了220之后,给的却是200的罚款收据,20块钱的代理费收据,也没有给正规税票。

  

    记者:拿这个湖北省罚款定额票据代替票据?

  

    经营户:对。

  

    记者:需不需要重新再交费?

  

    经营户:再不需要交税了。因为税交了,我也没有做违法的事。谈不上罚款的。

  

    解说:票据虽然给的乱,但是只要仔细一分析就能发现,不管怎么乱,每次都是国家正规的税票金额减少了,而代理费和罚款收据的金额增多了。

  

    经营户:那个大票是从电脑里打出来的,上交国库,但是40块的小票我们只是他们内部的,但是我们跟他们说不清。

  

    解说:不仅同一年中横向比较能够发现问题,与往年的税收进行纵向比较,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记者(刘庆生):在这家小商店,我们找到了他们2001年交税以后的票据,对比2004年的票据,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2001年这家小商店每个月交税200元,给出的是这样正规的税票,上面写的200元,但是到了2004年,这家小商店每个月交220元,但是给出的票却变成两种,正规的税票上只写160元,另外60元给的是这样代理收据。

  

    解说:据了解,这家商店经营地址一直没变,经营品种经营规模以及年销售额这几年也没有什么变化,照说他交给国家的税应该与往年大体相当,但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

  

    记者:把这两张票摆在一块,就能说明问题了。

  

    经营户:对。很明显看出来国家收入减少了,我们的负担加重了。国家税收原来200元,现在变成160,我们原来交200,现在交220。一笔钱不知去向。

  

    解说:在蔡河镇几乎每个经营户都遇到这样大票小票的把戏。这里边到底有多少黑洞,记者无法调查清楚,我们能了解到的是,在广水这样并不富裕的地方,群辉公司光去年一年收取的代理费就高达80余万元。

  

    主持人:税务代理企业应该是帮助职能部门加强税收工作,包括国家财政收入的,但是节目里的这家群辉公司不仅明目张胆地挖起了国家的墙角,而且直接加重了经营户的负担,其实国家税务总局早在1999年就发文,要求规范税务代理企业,并表示,对税务代理中出现的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据了解,国家税务总局已经决定在今年5月份开始,将在全面自查的基础上,组成工作组,赴各省检查脱钩和执法情况。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