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要命的网吧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4年3月31日上午九点多钟,在重庆市沙坪坝区回龙坝火车站大水村附近,两个孩子被疾驰而过的火车轧死了。据办案人员调查,被火车轧死的两个孩子一个叫王东,一个叫熊海,都是当地初一年级的学生。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他们的同学罗某,当时他被火车巨大的声响惊醒,在千钧一发时翻出了铁轨,这才幸免于难。

  

    事后,罗某回忆,他是在事发前一天早上,在镇上的阿平网吧找到王东和熊海的。当时,这两个孩子已经在这里玩了一个通宵的电脑游戏。三个人碰上后,直到事发,他们先后在附近的歇马镇和回龙坝镇的网吧里一直玩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此时,王东和熊海将近48小时没合过眼,而罗某也将近24小时没睡过觉。这些13、14岁的孩子又困又饿,他们想去熊海家吃饭、睡觉。为了抄近道,他们选择了走铁路。这三个极度困乏的孩子走了没多久,就坐在铁轨上进入了梦乡。睡梦中的孩子们不知道,死亡正向他们一步步逼近。悲剧就这样发生了,两条鲜活的生命消失了。

  

    据调查,这几家网吧在经营中一直存在超时营业和接纳未成年人的违规行为。事情发生后,重庆市沙坪坝区有关部门对这几家网吧进行了查处。两个孩子因上网引发的悲剧,在重庆市引起了极大震动。重庆市政府专门召开会议,部署全市网吧专项整治。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人们期待这样的悲剧永远不要重演。

  

    [详细内容]

  

    


主持人(张泉灵):现在上网已经成为现代生活的时尚,网吧也是随处可见,考虑到网吧对未成年人的成长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国家明确规定网吧不得接纳未成年人,但是最近在重庆却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未成年人因迷恋网吧而引发的悲剧。

  

    解说:今年3月31号上午九点多钟,在重庆市沙坪坝区回龙坝火车站大水村附近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路网伤亡事故。

  

    刘喜仁(重庆铁路公安处重庆北火车站派出所指导员):3月31号我们民警接到一起团结村(火车站)的报警,在襄渝线806公里加143米处撞死了两个学生,我们的同志立即赶往现场,对现场进行了勘察。来到现场过后,现场有两个未成年人,已经尸体摆在那个地方了,就是这个位置上。

  

    解说:据办案人员调查,被火车撞死的两个孩子,一个叫王东,14岁,另一个叫熊海,今年只有13岁,他们都是重庆市沙坪坝区回龙坝中学初一五班的学生。当时火车以每小时110公里的速度疾驰而来,两个孩子在铁道上还睡得正香,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他们的同学罗某,当时他被火车巨大的声响惊醒,在千钧一发时翻出了铁轨,这才幸免于难。

  

    (采访回龙坝中学初一五班学生 罗某某)

  

    记者:你们当时没有想到坐在铁轨上睡觉是很危险的吗?

  

    罗:他们都直打瞌睡,想都没有想这些。

  

    记者:为什么这么困呢?

  

    罗:因为我们几天没睡过觉了。

  

    记者:几天都没睡过觉了。做什么事情几天都没睡觉?

  

    


罗:打通宵。

  

    记者:打通宵干什么?

  

    罗:打游戏。

  

    记者:打电脑游戏。

  

    解说:据罗某回忆,他是在事发前一天,也就是3月30号的早上,在镇上的阿平网吧找到王东和熊海的,那时这两个孩子已经在阿平网吧玩了一个通宵的电脑游戏。三个人碰上黑,决定一起旷课,去附近歇马镇上的网吧继续玩。

  

    记者:为什么去歇马呢?

  

    罗:他们说在本地玩怕家长看到。

  

    记者:怕家长看见是吧,这儿离歇马镇远吗?

  

    罗:有点远。

  

    记者:你们是怎么去的呢?

  

    罗:坐车去的。

  

    记者:坐车花多长时间?

  

    罗:可能有半个多种头。

  

    解说:歇马镇在回龙坝镇旁边,属于重庆市另一个区,到那儿的路很不好走,三个孩子一路颠簸到歇马镇后,罗某和已经一夜没睡的王东、熊海在这家叫做来上的网吧,从早上八点半钟一直玩到了下午两点多钟,连中饭都没吃。

  

    记者:玩了以后呢,到两点钟以后呢?

  

    罗:我们走路回来了。

  

    记者:为什么走路回来?

  

    罗:那时我们没有钱了。

  

    记者:钱都没有了,就是全部打游戏打掉了。那走路回来走多长时间?

  

    罗:可能两个多钟头。

  

    记者:两个多钟头。那个时候你们吃饭了吗?

  

    罗:没有。

  

    记者:你们有几顿没吃了?

  

    罗:我只有一顿没吃,王东他们可能有两顿没吃。

  

    


解说:三个孩子饿着肚子,走了两个多钟头才到回龙坝镇,他们在一个同学家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决定再找个网吧玩个通宵,这就是孩子们最后去的网吧,它设在一个居民楼上,门口任何标志都没有,一般人很难知道这里有一个网吧。

  

    记者:第三个网吧它都没有名字,你怎么知道那个地方是一个网吧呢?

  

    罗:王东晓得。

  

    记者:他知道,等于就是说有一个网吧,大家相互告诉,是这样吧?

  

    罗:嗯。

  

    记者:玩什么呢,在网上玩什么呢?

  

    罗:传奇。

  

    记者:传奇是一个游戏的名称是吧?

  

    罗:嗯。

  

    记者:那个游戏是讲什么的呢?

  

    罗:我也不晓得。反正看着他们打了一通宵,就是拿东西去砍人,它看见哪个就杀哪个。

  

    解说:孩子们沉迷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一直玩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此时已经是3月31号,王东、熊海又将近48小时没合过眼,而罗某也有近24小时没睡过觉,这些13、14岁的孩子又困又饿,他们想去熊海家吃饭睡觉,为了抄近道,他们选择了走铁路,但是这条路对极度疲乏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长了,在铁路上走了没多久,孩子们就撑不住了,他们坐在铁轨上,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这条襄渝铁路往来列车很频繁,平均每10几分钟就有一趟车通过,睡梦中的孩子不知道死亡正向他们一步步逼近。

  

    记者:睡了多长时间知道吗?

  

    罗:不晓得。

  

    记者:那你睡着了之后呢?中间醒了吗?

  

    罗:醒了。我醒了我喊王东,喊着喊着他又睡了,我说王东走啊,他说再睡一会儿,瞌睡来了,他又睡。第二次我醒的时候,火车就来了。

  

    解说:悲剧就这样发生了,两条鲜活的生命消失了。

  

    


事情发生后,重庆市沙坪坝区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对孩子去过的网吧进行了调查,按照国家规定,网吧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而且一夜时间限于8点到24点,显然,接纳孩子的三家网吧没有一家遵守这样的规定。孩子去的第一家网吧——阿平网吧,虽然办理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营业执照,但据调查,他在经营中一直存在超时营业和接纳未成年人的违规行为。而孩子去的第三家网吧,则根本没办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完全是一个黑网吧。

  

    (采访重庆市沙坪坝区文化广播电视局市场科科长 倪晓红)

  

    倪晓红:这个地方就是他们玩了一个通宵的地方,从外表上面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标记,也没有网吧的招牌,也没有门牌号码。

  

    记者:网吧在什么地方呢?

  

    倪晓红:它应该说是在三楼,就是在上面三楼。

  

    记者:就是绿色雨棚那个地方。

  

    倪晓红:我们当时来的时候,它就是看的情况是十几个平方,上面有一台电脑。

  

    记者:就一台电脑?

  

    倪晓红:其它的电脑他已经转移了,我们没看见,实际上他一共有五台电脑,然后它一楼就是麻将馆,就是大家打麻将的地方,二楼就是他们全家住的地方。

  

    解说:沙坪坝区有关部门对两家万网吧进行了查处,依法吊销了阿平网吧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并将根据程序吊销其营业执照。立即关闭了第三家黑网吧,没收非法所得,收缴全部违规经营的器材。根据有关规定,对黑网吧老板欧阵处以三万元罚款,并终身不得从事互联网上网服务活动。

  

    违规经营的网吧虽然得到了处理,但终究不能挽回两个年轻的生命。据了解回龙坝镇上有网吧是最近两年的事,老板们为了挣钱,根本无视网吧不得接纳未成年人的规定,不少学生经常迟到、旷课泡网吧,虽然学校也向有关部门反映过,希望管管这些违规经营的网吧,但收效都不大。为了让孩子回来上课,老师们只能一次一次去网吧寻找。

  

    (采访回龙坝中学副校长 袁成林)

  

    袁成林:找,确实不是一种根本的办法,但是从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责任心来讲,也应该去找,但是这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

  

    解说:看着孩子沉迷网吧,老师们着急,家长也着急。

  

    罗某一直跟着父亲生活,父亲靠每个月400多块钱的收入供他读书,还要维持两个人的日常开支,日子过得很不容易,以前罗某很体贴照顾父亲,可自从迷上网吧后,父亲发现他变了。

  

    


(采访罗某某的父亲 罗世金)

  

    罗世金:原来没有玩网吧的时候,他还是很听话的,他回来会把衣服帮爸爸洗了,爸爸上班来不及,他还是会洗衣服、做饭,还有搬柴这些(活)。自从网吧一打,他就不再做这些了,饭也不做,衣服也不给你洗。

  

    记者:那孩子去玩网吧的那些钱,你们家里负担的了吗,他拿什么钱去玩?

  

    罗世金:他只能说拿等于是你给他饭钱,他就不吃饭,他就去打网吧,确实这个网吧害惨了我的娃儿,十几岁的娃儿这样害的话,你说怎么办。

  

    解说:在重庆采访时记者发现,这里的网吧有从城市向乡镇转移的倾向,比如,在孩子们去的歇马镇,一条街道两边就有十多家网吧,这些边远地区的网吧,如果违规经营一般不容易发现,再加上有关部门对他们的管理力度不大,使黑网吧有了可乘之机,由此也带来许多社会问题。

  

    就在回龙坝镇的悲剧发生的前两天,3月29号,因为上网聊天发生争执,重庆市一名15岁男孩被一名17岁男孩刺死,血淋淋的事实引起了重庆市有关部门的反思。

  

    (采访重庆市网吧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专项整治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 王洪华)

  

    王洪华:我们认识到我们管理肯定有疏漏,管理工作、整治工作没有落到基层,也没有落到实处,关键在这件事上是留了死角,这个死角是这两个孩子,他们上网的地方是一个黑网吧,我们立即做出了决定,不仅是在这件事情上认真查处事件,做出事件的调查,也由此进行一系列的反思,更重要的是推而广之,在全市范围内绝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解说:两个孩子因上网引发的这起悲剧,在重庆市引起了极大的震动,重庆市政府专门召开会议,部署全市网吧专项整治,文化、工商、公安等部门联合行动,对全市登记在册的2000多家网吧进行拉网式检查,查处取缔违规经营网吧150多家。同时,重庆市通过奖励举报非法网吧等措施,发动全社会共同监督网吧经营。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人们期待这样的悲剧永远不要重演。

  

    主持人(张泉灵):国家三令五申,早就禁止网吧接纳未成年人,但是有些网吧经营者就是利欲熏心,就是要赚孩子的钱,我们不知道这样血淋淋的事实是否能唤起他们的良知,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真正地负起责任来,让孩子们远离网吧,远离伤害,让这样的悲剧永远不再发生。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