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高价的暂住证(4月17日播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我国有关部门规定办理暂住证不允许搭车收费,广东省也规定办理暂住证只能收取5元钱的工本费。这给一些流动人口,特别是远离家乡出门打工的人带来了方便。但是,在东莞市办理暂住证,却成为一些单位搭车收费的工具。

  

    据调查,在东莞市办理暂住证,大多需要缴纳一二百元钱。虽然每个区镇所收的钱数不一样,但都远远超过了实际应该交纳费用的二三十倍。原来在这些地方,办暂住证的同时,还需缴纳劳动调配费、治安费等多项费用。虽然东莞市也规定不得“搭车”收取其他费用,但一些区镇却违反了这一规定。在具体执行的时候,工作人员也不严格按照规定执行,一些费用甚至重复征收。

  

    据了解,东莞市的每一个镇区都有几十万的外流人员。这种乱收费现象无形地加大了外来打工者的生活负担,使他们本来就十分艰难的生活变得更加沉重。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一些本来应该由企业承担的费用,也被分摊到了员工的身上。

  

    [详细内容]

  

    现在很多农民兄弟摆脱了土地的束缚走向社会,一些人走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这成为许多农民提高收入的一个很好的途径。为了减轻这些人的负担,早在2001年国家计委、财政部就取消了办理暂住证时,一切不合理的搭车收费和乱收费。为此广东省物价局、财政厅规定不允许以各种理由增加收费项目工本费,仍按5元钱收费标准不变,但是这原本非常明确的政策在一些地方的执行过程中却变了形、走了样。

  

    阿霞(外来打工者,化名)是从外地到东莞来的一个打工妹,今年2月的一天,她来到常平镇金美派出所办理暂住证。

  

    阿霞:帮我办个暂住证好不好?

  

    常平镇金美派出所工作人员:去治保会那里申领就可以了。

  

    按派出所的要求,阿霞又来到了常平镇袁山贝治安保卫委员会。 

  

    阿霞:请问办个暂住证是在这里办吧?

  

    常平镇袁山贝治安保卫委员会工作人员:办暂住证是在这里办。

  

    这位工作人员一边吃着瓜子,一边让阿霞到窗口等候并叫来另外一位工作人员。

  

    常平镇袁山贝治安保卫委员会工作人员:215.5元。

  

    阿霞:在这里办收215.5元啊,这么贵,我们以前在别处做工,是5元钱的么。

  

    常平镇袁山贝治安保卫委员会工作人员:哪有5元钱就办的?

  

    5块钱的暂住证,在治保会这里却要到200多元,阿霞觉得不合理再次来到金美派出所。

  

    阿霞:他那里那么贵,说叫我在这边办就可以了。

  

    常平镇金美派出所:是啊,要到他那里才能办的。哪里呀,他说你去哪里嘛,没有可能的。 

  

    刚才的那位是吃着瓜子,这一位则是啃着苹果,工作作风都是一样的,答复也一样,想交5块钱工本费就办理暂住证是不可能的。

  

    常平镇金美派出所工作人员:(谁说收)5元钱?

  

    阿霞:深圳那里就是5元钱。

  

    常平镇金美派出所工作人员:那你去深圳办啦。

  

    阿霞:不是全国统一的吗?

  

    常平镇金美派出所工作人员:谁说全国统一的?

  

    就这样阿霞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地走了很多趟。200多元相当于她半个月的工资。在东莞市常平镇、东城区、厚街镇很多人都有着和阿霞同样的遭遇。

  

    外来务工者:办理暂住证多少钱?

  

    厚街镇河田派出所:155元。

  

    外来务工者:在你这办理暂住证多少钱?

  

    东城区东城派出所工作人员:161.5元。

  

    为什么5块钱的暂住证,到了东莞市的一些地方就涨了价呢?这都是些什么费用呢?

  

    常平镇袁山贝治安保卫委员会:治安联防费30元钱,5元钱(暂住证工本费)。务工者:不是35元钱吗?

  

    常平镇袁山贝治安保卫委员会:加上我们这收的54元钱。

  

    务工者:这是什么钱呀?

  

    常平镇袁山贝治安保卫委员会:管理、卫生、绿化费,还有劳务管理再收你121.5元钱。

  

    为什么在东莞市的这些区镇竟可以这样明目张胆地多收费呢?

  

    厚街镇河田派出所工作人员:我不该说的也说,这个等于说是搭车收费,根本不关我们公安的事。我们公安本来是搞一个暂住证,可是(镇政府)不允许我们这样做。

  

    记者:镇政府要这样做的?

  

    厚街镇河田派出所工作人员:对,镇政府要这样做,我们也没办法。

  

    这种乱收费现象真的是当地政府要求执行的吗?记者找到了厚街镇政府。

  

    记者:现在一些打工者反映,办理暂住证,应该收5元钱的工本费就可以了,但是在你们厚街这,要收161.5元钱,镇里知道这件事吗?

  

    厚街镇人民政府副镇长陈海平:知道。

  

    记者:这是怎么回事呢?

  

    厚街镇人民政府副镇长陈海平:工本费我们就收(5元钱),还有一个劳动的调节费,每个月10元钱,我们也要收。

  

    厚街镇人民政府副镇长陈海平:这是哪里规定的,市里头规定的。按照市里头跟省里的文件,一起下文,我们去执行。

  

    记者终于看到了广东省和东莞市两级政府下发的关于流动人口收费标准的文件,可是文件中非常明确地说,对流动人口办理暂住证只能收取暂住证工本费,不得“搭车”收取其他费用。那么这几个区镇加收的那么多项费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原来东莞市的文件里的确开列了一些收费项目,但这些费用都规定了明确的收费标准和收费对象。我们先来看一看这一项:这项收费名称叫治安联防费收费标准,是每人每月2.5元全年30元。广东省文件规定其收费对象是居住半年以上流动人员。东莞市文件强调,如果治安联防没有到期的,不得重复收取,但在执行中很多地方见人就收一收就是一年。

  

    下面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另一项费用。这一项叫做使用流动人员调配费,在东莞市的文件中规定,这项费用应该是按人头向用工单位收取,不得向劳工个人收取。收费的标准是每人每月10元钱,而在执行中这项费用也被强行摊在外流人员个人身上,而且无论暂住多长时间都得强行交全年120元的费用。

  

    记者:那如果说不在这里做工呢,需要不需要交?

  

    东城区东城派出所工作人员:(使用)流动人员调配费,都一样的,也一样的啊。

  

    简单地算笔账,仅上面列举的治安联防费和流动人员调配费两项费用加起来,每人就得150元,这种乱收费现象加大了外流打工者的生活负担,使他们本来就十分艰难的生活变得更加沉重。

  

    外来务工人员: 300元钱工资,我顶多花150元钱 ,还要留150元钱。

  

    记者:留下来干什么?

  

    外来务工人员:过春节的时候我肯定要回家,还有路费呀,不然的话我没办法,再加上我们办暂住证,这个地方也出现乱收费问题。到春节回家的时候,我们都害怕回家了,说实在的。

  

    据了解,东莞市的每一个镇区都有几十万的外流人员,很多打工者工资收入低生活不稳定。如果再花高价办理一个暂住证,往往意味着一下子就砍掉近半个月的工资,让我们以厚街镇河田派出所161.5元的收费标准来计算一下,一年下来这个镇办理暂住证搭车收费和乱收费到底有多少呢?

  

    记者:这个镇一共有多少流动人员?

  

    厚街镇人民政府副镇长陈海平:如果按照现在初步估计,应该是40多万。但是我现在收的是27万。

  

    记者:应该有40多万,收到了27万?

  

    厚街镇人民政府副镇长陈海平:对。

  

    记者:那么这27万人,都是按照161.5元,这个统一标准收的?

  

    厚街镇人民政府副镇长陈海平:对。

  

    在这份厚街镇2003年流动人员收费统计表中,我们看到2003年办理暂住证收取的费用一共是4390多万元,这里边只有137万多元,是属于国家规定办暂住证时,应该交纳的工本费,而搭车收费和乱收费高达4200多万元。

  

    这些收费项目中占数额最大的就是使用流动人员调配费,仅厚街镇一个镇全年收取的这项费用就高达3280元。而实际上国家规定这笔费用,原本应该由用工单位负担,用工单位不得向劳工抵扣,但一些外来打工者向记者反映,即使企业缴纳了这笔费用,最终还是会转嫁到打工者的身上。

  

    外来务工人员: 工资里边扣嘛,难道你不要工资吗,工资掌握在他们手上,公司从工资里边扣,一个月扣一点,一个月扣一点,我们第一次的是分六个月扣的,他们现在是分四个月扣。

  

    根据美艺制衣(东莞)有限公司这些员工反映的情况,记者查看了这厂2003年的工资单,果然看到这笔本来应该由公司承担的使用流动人员调配费,全都从工人的工资中逐月扣除的。

  

    记者:如果按这样的规定,是不可以从工资表上扣除工人的?

  

    美艺制衣(东莞)有限公司经理:其实呢,刚才我们人事部的主任,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这个应该由工人来负担。这个费用,比如说是一年的,我们用他们在这里做事,我们不能勉强,也不能保证他们做多久。

  

    厂方认为,这笔费用是在帮工人办暂住证的时候被收的,所以对转嫁这笔费用给工人的做法振振有词。就这样,这些本来不该由打工者负担的费用,最终还是落在了打工者的头上。部分工人虽然也知道这笔费用不该由自己承担,可是迫于种种压力,他们还是在工资表上签了字。

  

    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晚上,已经过了十一点钟,在记者住宿的宾馆,我们突然我们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美艺制衣(东莞)有限公司人事部主任陈友秀:非常打扰你们,这么晚了来找你们。

  

    原来是记者白天采访过的美艺制衣有限公司的人事部长陈友秀,带着几个白天想我们反映情况的员工来找记者,声明要和我们履行一个法律手续。

  

    美艺制衣(东莞)有限公司人事部主任陈友秀:我们现在就是让他们自己证明,他们没有给你们说过,我们厂有过克扣工资这个事实,所以呢,他们现在就联合一起写了一个声明,现在就交给你们。你们看一下,你写上日期,看看日期是多少?你加上一个日期好吧,这写的有日期,写了是吧,嗯,给他们吧。

  

    这几个工人白天还要求记者为他们鸣不平,晚上却突然声明要追究法律责任,变化之快令人费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事后我们接通了一位来访者的电话。

  

    美艺制衣(东莞)有限公司工人:当地政府现在他们也了解到,是我们投诉的。他们昨天来到我们厂里了,又跟我们厂里说了些七七八八的,厂里也是把我们叫去问过一些。我们也是承认,确实我们也是说过这个暂住证问题。

  

    记者:收费太高,是不是?

  

    工人:我们将乱收费的事,当时向东莞市政府、公安机关投诉,没人理我们的。东莞市政府也没有人理的,甚至到广州,也没人理的。但是我们在外面也听了一些说法,因为这个投诉问题,打死人的都有,无缘无故在外面死的都有,我们就是怕这一点,他们到时候把我们报复了,这样那样的。

  

    在记者走访的东莞市常平镇、厚街镇、东城区的一些地方,打工者为了办一个暂住证却要被搭车收取很多本来不该承担的费用,打工者的负担加大了,当地有关部门的收入却增加了,而这恐怕恰恰是一些部门搭车收费乱收费的真正原因。据一些打工这反映,在广东省的其他一些市镇也存在类似搭车收费的现象。(文/申宇红、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