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为何不让我种粮?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云南省临沧地区永德县永康镇勐底村是云南省推广的水稻示范区,村里1500亩水田都是高产良田。然而今年所有的村民都没有种水稻,据村民反映,这是因为镇里强迫他们种甘蔗而不允许种水稻。

  

    据调查,永康镇政府正在进行一项甘蔗下田工作。从镇政府制定的文件上可以看到,勐底村今年被规划为春蔗下田规划区,这一决定是经云南永德糖业集团康甸糖业公司和永康镇人民政府做出的。同时他们出台了包括补助化肥、大米在内的一系列的扶持奖励政策,要把甘蔗作为一项产业来发展,看来甘蔗下田不是一件坏事,可是,记者在采访时却发现,村民们都不愿意把甘蔗种到田里。大家反映,这是因为如果种甘蔗,那么他们的收入将远远低于种水稻,每亩地平均将少收入2700元左右。此外,在卖甘蔗给糖厂的时候,还会被扣一定的肥料钱。收入减少,农民们的生活将大受影响,因此大家的抵触情绪比较高。

  

    进一步调查,镇里要求村民必须种甘蔗的原因是因为镇政府和糖业集团有协议在先。根据协议规定,糖业集团为当地修建一个河堤,作为交换镇政府要求村民种植1500亩甘蔗。为了落实这一目标,镇里采取了村干部层层下达指标,切断水稻水源,不种甘蔗就没收土地等各种措施。

  

    目前,勐底村全村1500亩水田除了被强行种上甘蔗的,剩下的一片荒芜。村民错过了最好的春耕时节,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靠什么生活。

  

    [全文内容]

  

    云南省临沧地区永德县永康镇勐底村是云南省推广的水稻示范区,村里1500亩水田都是亩产吨粮的高产良田,然而就是在这个水稻示范区,所有的村民今年都没有种水稻。

  

    记者:这块地是你的吗?

  

    勐底村村民:是我的。

  

    记者:你每年都种什么?

  

    勐底村村民:种水稻,水稻种了以后,第二季我可以种辣椒,种别样菜。

  

    记者:今年为什么什么都没有种呢?

  

    


勐底村村民:今年因为政府上,办事处上逼着种甘蔗,强迫我们种甘蔗,但是我不愿意种。

  

    其实,这是永康镇政府正在进行的一项甘蔗下田工作,从文件上我们可以看到,勐底村今年被规划为春蔗下田规划区,是经云南永德糖业集团康甸糖业公司和永康镇人民政府研究决定的,同时他们出台了包括补助化肥、大米在内的一系列的扶持奖励政策,要把甘蔗作为一项产业来发展,看来甘蔗下田不是一件坏事,可是,记者在采访时却发现,村民们都不愿意把甘蔗种到田里。

  

    勐底村村民:我们农民讲的是,家中有粮食心不慌,但是政府他不管你有粮没有粮,他就叫你种甘蔗。

  

    世世代代靠种田为生的农民不能接受良田不种粮食的事实,他们给记者算了笔账,种甘蔗确实不如种水稻赚钱。

  

    勐底村村民: 双季稻种了,基本上每亩1400斤。就是早稻,每亩1400斤,那就是900多块;又种第二季,晚稻了,又种晚稻又种了900多斤,就是700多块。那么晚稻种了以后,我又种蔬菜方面的。经济效益方面,种辣椒每亩就是2000多块,那么总共就是5000多块。那么5000左右,成本除了还有3000块。

  

    记者:如果种甘蔗呢?

  

    勐底村村民:种甘蔗每亩地就是产量五六吨,最高产就是8吨。

  

    记者:一吨多少钱?

  

    勐底村村民:一吨就是125块,那也就是是900多块钱,900多块,但是还有砍工费,样样除了成本,除了农药化肥这些,还剩300块钱。3000多块跟300块来对比,我们农民笨,我们都认得,但是300块钱,我的小娃读书也读不起了,吃饭也吃不起了,但是我种双季稻,我还攒着零用钱,房子我都盖起来了,零用钱、生活钱我都够用。

  

    其实,勐底村的村民们不是不响应政府的号召,很多村民都已经在山地种了几十亩的甘蔗,只是往年糖厂各种各样的不公平规定让他们对种甘蔗不抱任何希望。

  

    记者:你们种甘蔗结账的时候,他们扣你们钱吗?

  

    勐底村村民:扣。复合肥,每吨甘蔗扣30斤,这3吨甘蔗就要扣一包多肥料,一包肥料多少钱,一包肥料48块。

  

    记者:外面买呢?

  

    勐底村村民:37块,差10多块钱。

  

    记者:这肥料你们一定要买吗?

  

    勐底村村民:一定要买,钱糖厂早就扣了。

  

    


按每3吨甘蔗要扣一包复合肥来计算,村民们每年在山上种的20亩甘蔗就至少要被强行扣掉1000元。既然种甘蔗不赚钱、还要被糖厂克扣,村民们都不愿意,那么镇里为什么非要村民在田里种甘蔗呢?镇里解释,这次甘蔗下田,事先和村民有个约定。

  

    永德县永康镇党委书记欧再国:这个一个是我们产业的发展,再一个我们要考虑企业的投资。

  

    记者:什么企业给你们投资?

  

    欧再国:它是糖业集团给投资的,河堤三公里企业投资的。

  

    记者:投资什么呀?

  

    欧再国:河堤 ,河道治理的大河堤,就是投资他们修的一个河堤,那是糖业集团投资的。

  

    记者:为什么要投资修河堤呢?

  

    欧再国:那就是种甘蔗,因为是这样子,开始我们是反复跟人们商量的,河堤没有治好以前 他们都说要种,河堤修好了他们说不种,真的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

  

    那么村民们到底在事先知道不知道你修河堤我种甘蔗这个协议呢?记者采访了大量村民,答案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记者:他们说这个河堤是糖厂出钱修的,修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种甘蔗,这个事你们之前知道吗?

  

    村民: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

  

    村民:我们就想政府修大坝,就是保护农民的土地,但想不到大坝修好了,就说是必须拿1500亩高产良田来种甘蔗。

  

    记者:如果你知道的话,还愿意让他们修吗?

  

    村民:我要知道我不愿意让他修。就是说你宁愿没有这个河堤,我不愿意种甘蔗。哪怕就说我现在跟他们讲,你们想不通,也可以把大坝拿掉,我们能种多少种多少,我们是不会饿大米饭的。

  

    


村民们无法接受把赖以生存的1500亩良田全部种上甘蔗,但是永康镇政府的工作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专门出台了文件,成立了工作组,建立了指挥部,还规定了考核奖励办法,凡镇属财政发工资的干部职工包括种蔗村村干部,每人每月都要扣100元到200元的风险金,其所在村镇全部完成任务后,风险金才能返还,同时完成任务或超额完成任务的还有一定的奖励。在直接与自己的经济利益挂钩的前提下,很多干部可谓是想尽了办法。

  

    村民:这是我们以前放水的沟,这以前是放水的水渠,比较宽。

  

    记者:现在这儿怎么没有水呢?

  

    村民:他们把前面捂起来了,他们把前面都给我们推掉,堵起来了。我们挖过六回,六回都给我们堵起来了。到最后就是到坝头那边守着,白天晚上地守着,到最后守不住,他就叫整个县的派出所,公安民警一起来,大概鸡叫的时候就来了,开推土机进来,给我们堵起来了。到天亮了我们一看,水渠给我们堵起来了,这儿全部推平了,就是说这儿到那边,全是水渠的,全是一个大水沟,现在就这一截了,剩下这截了,也没有水。

  

    


果断地切断水源后,村民们的确不能在田里种水稻了,因为他们春节后在地里培育的秧苗都已经旱死,也早已错过了插秧时节。记者在当地采访时看到,虽然是刚刚下过雨,但干裂的土壤、旱死的秧苗、枯水的鱼塘、打蔫的蔬菜,无一不刺痛着村民们的心。

  

    记者:这种的是什么呀?

  

    村民:苦瓜、小菜。

  

    记者:苦瓜怎么都长成这个样子了?

  

    村民:没有放水,没有水都干了。

  

    记者:这块地种苦瓜,你大概投资多少钱?

  

    村民:投资1500(元)。

  

    记者:如果好的话没有断水的话,收成应该是多少?应该能赚多少钱?

  

    村民:三四千。

  

    记者:那这样呢?

  

    


村民:现在断水呢,泡汤了。他们断水,现在连本钱都收不回来了,收不回来了,干死了。你看,他们断水。除了断水之外,为了能让甘蔗种到田里,工作组的同志还想其他办法了。

  

    记者:你的地里种甘蔗了吗?

  

    村民:种了。

  

    记者:你是自愿种的么?

  

    村民:不是我自愿种,是政府强迫种。

  

    记者:怎么强迫你的?

  

    村民:如果不种甘蔗,要没收我们的土地。

  

    村民:说你们不种甘蔗,土地是国家的,国家给你们没收了,这是他们讲的。

  

    记者:这个土地不是老百姓承包30年不变的吗?

  

    村民:他说是国家的,他说土地是国家的,就是你不种甘蔗,可以给你没收了。

  

    除了威胁之外,工作组还有绝招。

  

    记者:是你栽的吗?

  

    村民:不是。

  

    记者:谁给栽的?

  

    村民:是偷栽的,政府栽。

  

    记者:政府给你栽的,他们免费给你种甘蔗呀?

  

    村民:不免费。他们要了钱,要收钱的。

  

    记者:那什么时候跟你们要的呢?

  

    村民:到砍甘蔗的山区,栽下去。到明年砍的时候,就全部给你扣掉了,给你扣掉了,栽这些他都要钱,栽他自己叫人栽,不是我们自己栽,他找别人来栽,地也是他们犁,种子也是他送来的,栽也是他们栽,什么都是他们,这个土地没有管理权了。

  

    记者:种这种甘蔗还跟你们要钱吗?

  

    村民:要钱。他还要一百二十几(元),一百二十几(元)一吨。

  

    记者:还连壳都称上。

  

    村民:连壳都算上。

  

    记者:如果在外面买这样的甘蔗得要多少钱呢?

  

    村民:在外面凭私人交易,最多100块钱。

  

    工作组的力度看来还是很大的,你自己不载,我找人给你载,秋后一起算帐。这样一来,勐底村全村1500亩水田除了被强行种上甘蔗的,剩下的都是一片荒芜,杂草丛生,村民错过了最好的春耕时节,他们担心失去土地,自己还能靠什么生活。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