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变了味儿的挂靠经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近年来,凑钱买辆客车跑运输是不少下岗职工的热门选择,在云南省文山州公路上行驶的绝大多数客运车辆都是这么经营的。

  

    根据2001年5月交通部出台的《关于整顿和规范道路运输市场秩序的若干意见》,云南省文山州要求客运经营户都必须挂靠当地有运输资质的企业才能经营。文山交通集团是当地唯一一家有二级运输资质的企业,从2001年开始文山境内有1000多辆中巴、大客的客运经营户都与文山交通集团签订了挂靠经营合同。然而很多客运经营户却不愿意接受挂靠企业的管理。据了解,这都起源于文山交通集团自行出台的一系列收费方法。

  

    首先,客运经营户不能自行在市场上买车,而必须要通过文山交通集团,为此他们要比市场价格多支出一笔几千元的买车钱,同时文山交通集团还可从汽车厂家收取一笔可观的回扣金,多卖多得;其次,该集团按月收取的各种费用更让经营户感到难以承受,其中包括:根据线路不同收取数额不等的班线金(即线路费);此外还有微机费,甚至对每张车票还要提取0.5元的微机费。

  

    据调查,文山交通集团名目繁多的收费,都是在交通局和物价局的眼皮底下进行的,经过这一道道盘剥之后,客运经营户的收入便所剩无几了。

  

    [详细内容]

  

    这些年凑钱买辆客车跑跑运输是不少下岗职工的热门选择,在云南省文山州,公路上行驶的绝大多数客运,车辆都是由这些人来经营的。

  

    2001年5月,交通部出台了《关于整顿和规范道路运输市场秩序的若干意见》,各地对客运经营户车辆的管理也越来越严格,文山州也和其他地方一样,要求客运经营户都必须挂靠当地有运输资质的企业才能经营,文山州唯一一家有二级运输资质的企业就是文山交通集团,从2001年开始,文山境内有1000多辆中巴、大客的客运经营户都与文山交通集团签订了挂靠经营合同。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纳入管理我们认为,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从文件的精神来讲,对国家、对社会、对我们驾驶员和车主本身也是有利的,这是我们支持的。但是交通集团内部这种的管理方法,我们是不接受的。

  

    既然规范管理是好的方式,那么为什么客运经营户却不接受挂靠企业的管理呢,据了解,这都起源于文山交通集团自行出台的一系列收费方法,首先就是客运经营户不能自行在市场上买车。客运经营户们反映,挂靠文山交通集团后,从买车开始起,他们就要比正常情况多支出一笔买车钱。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在昆明是七万三千元左右这个范围,七万四千八百元。

  

    记者:在这里是多少?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我是去年买的,买的时候是七万八千八百元的价钱,贵了四千块钱。

  

    客运经营户们认为,文山交通集团的这种做法显然有些霸道,因为它不符合市场经济公平买卖的原则,记者来到了文山交通集团采访,然而交通集团却否认了这种说法。

  

    文山交通集团总经理苏建斌:我们集团公司有文件规定,就是说,你买车到什么地方买都可以。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记者又来到了这家文山交通,集团自己经营的汽车销售公司,面对记者的采访,这里的工作人员却接连躲避。

  

    买卖汽车本来是光明正大的事情,为什么这里工作人员要躲避记者呢,经过再三努力,记者终于找到了文山交通集团销售公司的负责人。

  

    记者:是不是社会上的个体户,如果买车挂靠你们文山集团的话,必须通过你们这里来买?

  

    文山交通集团销售公司经理杨振勇:这个是这样的,因为总公司有个规定凡是我们总公司内部的车子,那么就在我们这里来买。

  

    看来客运经营户要在文山州跑运输,想在外面自由选车是不可能的了,但据经营户们反映,文山交通集团除了买车要比市场上高出几千块外,还可以从厂家收取一笔可观的回扣金。

  

    记者:买车厂家是不是有给提成?

  

    文山交通集团销售公司经理杨振勇:厂家有返利。

  

    记者:像跑昆明的那种大的客车,几十万的大车能返多少利?

  

    文山交通集团销售公司经理杨振勇:几十万的大车有三四千块钱。

  

    记者:一年返利是多少钱?

  

    文山交通集团销售公司经理杨振勇:一年返利,我们也就是十多万二十万。

  

    其实文山交通集团在客运经营户买车换车时强行挣到的钱,对客运经营户来说还只是温柔的一刀,接下来按月收取的各种费用才真正让经营户感到难以承受。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到去年就要了一万二。

  

    记者:一万二是什么费用?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一万二就是班线金,保险费还是除外的。

  

    记者:就是那个责任金是吧?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一个月就是一万二的班线金,还要7%的提成,还有微机费,什么都要。

  

    据了解,文山交通集团给每个挂靠的,个体户都签订了这样一个合同,除了提取国家规定7%的管理费之外,每个挂靠个体户还要根据不同的,运输线路向公司交纳一笔为数不小的风险责任金,根据国家规定,挂靠企业只能根据客运经营户的实际收入收取7%的管理费,不允许收取各种名义的固定份,钱和高额管理费,那么文山交通集团收取的固,定份额的责任金又是什么钱呢?

  

    文山交通集团总经理苏建斌:从历史说起来的话,以前是承包费。承包以后,在管理上难度比较大,承包费应该是企业内部的承包费。

  

    记者:如果他们用的是你买的车,那么这个承包费是正常的,可他们都是自己花钱买的,是社会上的车。你管理了然后还提了7%的管理费,那么为什么还要交承包费呢?自己开自己的车还要交承包费啊?

  

    文山交通集团总经理苏建斌:企业要发展,要维持这个企业的发展,所以一些费用你不收,这个企业就办不下去。

  

    


明明是云南省交通,部门规定禁止收取的费用,文山交通集团却公开地收取,这样的违规收费难道就没有主管部门干预吗,记者找到了文山交通集团的主管部门文山交通局,没想到交通局在记者面前却首先为交通集团收取责任金找到了一个理由。

  

    文山州交通局局长侯强:反映的这些问题,一个是关于班线金的问题,就是你刚才说的责任金。

  

    记者:这班线金是什么概念?是线路费吗?

  

    文山州交通局局长侯强:对,这个线路的费用。

  

    原来交通局给文山交通集团,收取的责任金又给出了另外的名义——班线金,即线路费,也就是说,谁在客运市场上经营,谁就要无条件的交纳线路使用费,但这种买路钱的收取在交通部门的文件中也有明确规定。

  

    记者:这是交通部在2001年颁布的一个文件,这个文件上有几条已经明确规定了。一个是不允许收取高额的管理费和份钱,第九条还明确规定了,要纠正一些运输企业和出租车公司

  

    靠出卖线路、车辆经营权向挂靠和承包车辆,收取不合理的高额管理费的做法。那你们为什么允许这样做呢?

  

    文山州交通局局长侯强:这个主要是这个企业,从这几年一直它在收取这个费用。

  

    记者:一直收取就合理吗?

  

    文山州交通局局长侯强:……

  

    交完了管理费,再交责任金,客运经营户的所剩利润已经没有多少了,然而交通集团的收费却还没有完。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还有一项费用,它的名称叫微机费。这个微机费的提取,我们认为也是不合理的,它的额度每一台车,从始点到终点,它提我们五毛,一个乘客一张票。

  

    在文山州的汽车站,记者的确看到了几台微机,但微机是正常的生产资料,在客运经营户们交了巨额的管理费和责任金后,交通集团帮经营户卖几,张票还要收取微机管理费吗,在这个汽车站里,我们看到了三台用于售票的微型管理机,它们的市场价值不过一两万元,那么文山交通集团又挣了多少钱呢?

  

    记者:一个班一个机器?

  

    文山交通集团工作人员:对。

  

    记者:那一天下来三台机器能卖多少张票?

  

    文山交通集团工作人员:三台机子可能要卖二千多到三千左右。

  

    记者:微机费能收多少?

  

    文山交通集团工作人员:五毛钱一张。

  

    记者:一天一千多,一个月就是三万,一年是多少?

  

    文山交通集团工作人员:三十多万。

  

    记者:利润真高。

  

    文山交通集团总经理苏建斌:不好说了。

  

    记者:不交不行吗?

  

    文山交通集团总经理苏建斌:实际物价部门核定的,我们还低于这个水平收取,没有高于物价部门核定的价格。

  

    这样的收费为什么也能得到文山州物价部门的同意呢?

  

    记者:物价部门知道这种情况吗?

  

    文山州计委副主任陈世达:这种情况,原来我们的工作也没有深入得这么细致。

  

    就这样,文山交通集团名目繁多的收费,就在交通局和物价局的眼皮底下进行了下来,本来是辛辛苦苦挣来的可观收入,经过文山交通集团的一道道盘剥之后,客运经营户的收入也就所剩无几。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一个月就算上八九千,一趟车就要一千块钱,还有修理费、折旧费,请驾驶员的工钱,吃住下来,这些都是铁板的。这几个月,都没有钱的。

  

    文山交通集团总经理苏建斌:这个生活不下去,我把车收回来不就行了嘛。

  

    但面对个体经营户的生存状态,文山交通集团竟摆出了这样的态度,那么不满文山交通集团的做法,客运经营户真的可以一走了之吗?

  

    记者:倒贴你们为什么还要经营下去呢?

  

    文山州客运经营户:你不经营你卖车卖不出去,还要罚我们的款,违约金二千,就是没道理嘛,你不开也得开。

  

    作为文山州唯一一家具备运输资质的企业,对挂靠经营的社会车辆进行管理引导,理应是文山交通集团应尽的职责,然而,这个“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企业,不仅没有为运输户们的致富开路,反而用一笔笔巧立名目的庞大收费,把他们挣得的辛苦钱盘剥得所剩无几,而文山州交通主管部门和物价局的默许,使得这样极不正常的行业垄断更加肆无忌惮。(文/法展、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