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良种种在了哪儿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3年,农业部以财政补贴的方式在河北等六省实施1000万亩优质专用小麦示范工程。具体补贴方式是:购买良种的农民每亩可获10元补贴。但最近,河北省隆尧县不断有观众向《焦点访谈》反映,该县在小麦良种推广过程中,虚报面积,套取中央财政专项资金,农民根本没有得到任何补贴。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河北省隆尧县是农业部确定的47个优质专用小麦示范县之一,良种示范面积为20万亩,得到中央财政补贴资金200万元。魏庄镇是隆尧县8个小麦良种示范乡镇之一,该镇的肖庄西村、肖庄东村、肖庄前村和肖庄后村都在良种推广范围之内,记者随机采访了这几个村的几十户村民,竟然没有发现一户购买了指定的良种,有的村民甚至根本就没听说过良种推广之事。

  

    记者在县农业局要求查看2003年各乡镇购买良种的账目,遭到拒绝。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农业局提供了分户供种登记册。前述几个村根本没有购买过良种的村民的名字却赫然在册,而登记册上的签名都出自魏庄镇良种推广示范工作包乡干部之手。

  

    国家给予的专项资金到底有多少真正补贴到了农民手中令人生疑。

  

    [详细内容](文/王同业、宁柯)

  

    2003年,农业部在河北等六省实施1000万亩优质专用小麦示范工程。为鼓励农民积极参与,中央财政拨出专项资金,给农民以补贴,补贴方式是,在购买指定推广良种时,以每亩10块钱的标准返还给农民。河北省隆尧县是农业部确定的47个优质专用小麦示范县之一,良种示范面积为20万亩,得到中央财政补贴资金200万元。最近,不断有观众向《焦点访谈》节目组反映,隆尧县在小麦良种推广的过程中,虚报面积,套取中央财政专项资金。日前,记者前往隆尧县进行调查。

  

    



魏庄镇是隆尧县8个小麦良种示范乡镇之一,3月18号,记者来到魏庄镇肖庄西村进行采访。隆尧县确定的优良品种为8901、藁优9409和白硬冬2号,由县里统一集中供种。但是,奇怪的是,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十个村民,竟然没有一户购买到这三个品种,甚至有的村民根本就没听说过。

  

    肖庄西村是去年的良种推广示范村,为什么村民连听都没听说过呢?随后,记者来到邻近的良种示范村肖庄东、肖庄前、肖庄后三个村子,找到村干部了解情况。

  

    记者:你们这个村子没有集体买种?

  

    村长a:俺这个村没有集体买种。

  

    记者:8901和藁优9409这两个品种?你们这个村子有没有种?

  

    村长b: 没有统一安排,乡里从上面到下面,没有具体要求。

  

    记者:藁优9409这个品种,你们村有种的吗?

  

    村长c:我们村现在没有,没这品种。

  

    肖庄前、肖庄后、肖庄东、肖庄西这四个村子都是良种推广示范村,但是,四个村的村民和村干部却都说没有从县里统一购买推广的良种,这是怎么回事呢?

  

    为了搞清楚隆尧县良种推广示范的真实面积,第二天,也就是3月19号,记者来到县里确定的2003年良种推广示范供种单位,县农业局下属的隆尧县种子公司,希望能提供各示范村购买良种的账目。

  

    河北省隆尧县种子公司经理檀锋军:今天正好会计没在,他今天正好有点事。那个账你也看不出来啥,就是各乡交多少钱。

  

    记者:让我们看一下。

  

    檀锋军:他今天没来。

  

    


账目看不到,记者又提出看一看各村购买推广良种的登记表。按照有关的管理规定,小麦良种推广示范区要由供种单位印制统一的分户供种登记册,在良种供应时,由每一户购种的农民签名并按手印。

  

    记者:你们公司应该有档案吧?

  

    檀锋军:档案都在局里面。他们可能把这个搬过去了,我们这儿原来有。

  

    随后,记者来到隆尧县农业局,没想到还是看不到供种登记表。

  

    记者:你联系一下能不能把档案取出来?

  

    河北省隆尧县农业局办公室主任何丽敏:他关机找不见,就他一个人。

  

    记者:还有两个人,今天怎么没来呀?怎么不来呢?今天又不是礼拜天。

  

    何丽敏:不是礼拜天,有事出去了。

  

    记者:请你联系一下,让他拿出档案来让我们看一下。

  

    何丽敏:她们两个来了也拿不出来。

  

    记者:她们也没手机,上街去了。

  

    保管登记表的人找不到,记者提出先找农业局局长、主管副局长等人了解情况,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找谁谁不在!

  

    这样,记者在县农业局等了一整天,没有采访到一个人。最后,记者见到了局长东瑞华,东局长答应在次日8点半可以安排相关人员接受记者的采访。而记者在农业局等到晚上,终于看到了查阅各村的供种登记表。

  

    记者首先找到了前一天调查过的魏庄镇肖庄前、肖庄后、肖庄东和肖庄西四个村的登记表,正在拍摄这些登记表时,县农技推广中心主任卫计运却突然要把这些档案拿走。

  

    记者:先别拿走我还没看完呢。

  

    卫计运:你看了半天,你多长时间才能看完。

  

    记者:是呀,这么多怎么能一下子看完呢?你先别拿走好吗

  

    ……

  

    卫计运:给,给你。

  

    总算留住了这些登记表,记者继续拍摄。魏庄镇肖庄前、肖庄后、肖庄东和肖庄西四个村的村民和村干部,在前一天接受记者采访时,无一例外地明确表示根本没有统一购买县里的推广示范良种,但是,农业局的供种登记表上的数据表明,这四个村的供种数量为61000多公斤,示范面积共有6100多亩,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呢?

  

    几分钟后,农技中心主任卫计运又一次出现,这一次是不由分说地强行抱走了所有的登记表。

  

    卫计运:这个资料是我统一,在我这儿保存。

  

    记者:你解释一下这个资料,好不好?那上面手印都是村民本人按的吗?卫主任,这签字和手印都是村民本人的吗?

  

    卫计运:这好像是我不配合你,明天你到局里来吧。

  

    ……

  

    记者:你给我们介绍一下情况,你别走啊。

  

    为什么县农局里的良种供应登记表与农民的说法截然相反呢?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呢?带着这些急需破解的疑问,次日,也就是3月20日8点半,记者如约来到县农业局采访,但是,一个人都没找到。

  

    


离开农业局,记者准备前往乡镇采访,还没出县城,就发现一辆车号为冀E8029的长城皮卡一直尾随着记者的车。后经确认,这辆车属于隆尧县农业局。

  

    看来,虽然记者要采访的人都不露面,局长等人的手机也一直关机,但是,记者的行踪却都在监控之下。

  

    3月21号,采访进入第四天,比被跟踪更为蹊跷的事发生了。上午9点,记者准备出去采访,却发现我们停在宾馆停车场的车被损坏,致使车门不能打开,记者当即报警。

  

    车究竟是如何被损坏的,一时无法确认。但愿这仅仅是一起意外事故,而不是为了阻碍记者调查进行的人为破坏。

  

    在警察进行现场勘察的过程中,一直手机关机联系不上的县农业局局长东瑞华也出现在现场,而后又匆匆离去。

  

    3月22号,采访进入第五天,记者又一次来到隆尧县农业局,得以再次查阅上次没能看完的各示范乡镇的良种供应登记表。

  

    按照有关的规定,提供良种时,应让农民在供种登记表中签名、按手印,但是,记者发现,很多村子的登记表上,农民的签名明显是同一个人的笔迹。记者找来了负责魏庄镇良种推广示范工作的包乡干部田志强。

  

    



记者:这是你的笔迹吗?

  

    田志强:对。

  

    记者:这都是你的笔迹,这肖后村是不是你的笔迹?

  

    田志强:是我写的。

  

    记者:是你写的。

  

    田志强:嗯。

  

    记者:我们随意抽一个,你看是不是你写的?这个字迹是一样的。

  

    田志强:这个是我写的,都是我写的。

  

    记者:这个手印是谁按的?

  

    田志强:手印不太清楚,不清楚。

  

    联系采访,找谁谁不在;拍摄登记表,登记表被强行拿走;记者被跟踪;车蹊跷地被损坏。怪事一件接着一件。记者在隆尧县采访了五天,县农业局和县种子公司始终以找不到会计为由,不予提供2003年各乡镇购买良种的账目,这样,记者最终也没有办法搞清楚隆尧县20万亩小麦良种推广示范的真实情况,也不知道中央财政拨付的200万元补贴专用资金,到底有多少真正补贴到了农民的手中。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