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莫让拆迁伤民心(3月18日播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坡子街是长沙市商业中心里的老城区,同时也是房屋比较破旧的棚户区。从2003年起,长沙市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开始对这条街进行商业开发和改造。这本来是一件利民的好事,可是在拆迁过程中,却引发了一系列的矛盾和冲突。

  

    据调查,承担坡子街开发和改造工程的开发商是湖南大韵置业投资有限公司,长沙市天园拆迁公司受开发商委托,负责对当地700多户居民进行拆迁安置。但是由于该公司没有为被拆迁户进行妥善安置,双方一直没有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开发商和拆迁公司想方设法逼着拆迁户搬家。

  

    采访中,记者调查的左筹谋一家就被安排在条件比现有住房条件还要差的另一处棚户区房子。按照2001年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拆迁安置房必须符合国家质量安全标准的房屋,这种棚户区的老房子显然达不到要求,而且还意味着搬到这里用不了多久,还将面临再一次被拆迁,所以遭到了住户们的一致反对和抵制。但是,拆迁公司态度比较强硬,已经拆除了许多住房。

  

    [详细内容]

  

    今年2月15日在长沙市坡子街改造工程中,拆迁工作人员和住户之间发生了一场冲突,住户们用家用摄像机拍下了当时的场景。坡子街是长沙市商业中心里的老城区,同时也是房屋比较破旧的棚户区。从2003年开始,长沙市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对这里进行商业开发和改造,可是在工程一开始的拆迁过程中,引发了一系列的矛盾和冲突。

  

    


在长沙市第三医院,记者见到了在冲突中受伤的姚晓玲老人,根据医院诊断,她的左腿骨折,要立即进行手术。

  

    医生:股骨颈这个部位的骨折,需要做人工关节置换。

  

    说起那天晚上的冲突,姚晓玲老人觉得非常委屈,当时她只不过说了一句话就被摔成了这样。

  

    姚晓玲:拆迁办调来的那些人和我们街道上的那些邻居,可能是扭起来了。我去解手,见到他们两个人扭到一起,我说算了,算了,和平解决。我还没有说完,拆迁办的那个彪形大汉手一甩就把我甩到地下,我当时就不能动了。

  

    2月15日这一天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冲突呢?记者找到了坡子街地区的拆迁户曾洁夫,据说当天拆迁公司和坡子街街道的工作人员就是到他们家进行所谓的“帮助”搬家。

  

    曾洁夫的妻子:我们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东西搬下来了,已经搬了一车去了,还有一车还没搬。连那边衣服、这边衣服,满地都是脏的。我就拦着车子不准他们走,我说没经过我们同意,你们是强搬。他们讲那不是的,他讲帮你搬。帮你搬我说家里要有人呀,这样强拆我的屋我不搬。

  

    在主人不在家的情况下,拆迁工作人员竟然就把曾洁夫家的东西搬走了。而当曾洁夫一家和街坊邻里阻止他们的行为时,现场就发生了冲突。

  

    曾洁夫:来了好多人这样一围,把车子一围着,街上的人看到这情形,喊他们不能搬,就这样抓到一揪就是了,我也被推得她摔在地上,我的手这样被反拧着。

  

    最终曾洁夫一家当天还是被搬走了,而在冲突中无辜受伤的姚晓玲老人,却由于手术费用无人承担,每天还在痛苦中煎熬,老人的家人虽然多次找到拆迁指挥部协商,但一直也没有结果。

  

    姚晓玲亲戚:你现在认为,你们现在出钱还是不出钱?能出多少?是不是有个决定?

  

    长沙市天心区坡子街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梁大明:那现在正在研究。因为我的工作人员讲,应该是不会打你妈妈,老同志啰,怎么会打她呢?

  

    坡子街的开发和改造工程是长沙市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按照规划,改造完成后,这里将建起民俗民食一条街,有商业店铺、住宅楼房,也有绿化、道路等基础设施。承担这个项目的开发商是湖南大韵置业投资有限公司,长沙市天园拆迁公司受开发商委托,负责拆迁安置工作,整个工程需要对700多户居民进行拆迁安置。可是这项工程在一开始的拆迁安置中,纠纷和冲突就不断。开发商委托的拆迁公司十分强硬。对于2月15日发生的冲突,他们是这样解释的。

  

    长沙市天园拆迁公司经理王海燕:曾洁夫这个住户和我们签订了拆迁安置合同,经他自己请求,我们拆迁公司派车派人帮助他搬家。

  

    记者:那为什么后来又发生了冲突呢?

  

    王海燕:因为这些闲杂人员,个别的拆迁户阻拦这个车,不准车开走。在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也是站在旁边,并没有参与堵车这种行为。

  

    记者:也就是说他们家人还是愿意让你们来帮他们搬家的?

  

    王海燕:对。

  

    事实真的像这位王经理所说的,曾洁夫一家不仅当时就和他们签了协议,而且也一直配合他们搬家吗?还是让我们来听听在现场指挥的梁副主任的说法。

  

    记者:搬的这家签了协议没有?

  

    坡子街街道办副主任梁大明:当时没有签。

  

    记者:没有签你们怎么能搬家呢?

  

    梁大明:说了你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在当时群众拍下的录像带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曾洁夫的妻子不仅被撞倒在地,而且躺在了给他们搬家的卡车前面,就是这样的场面,拆迁公司的负责人居然还说他们是自愿搬家。

  

    按理说对棚户区改造,改善居民的住房条件,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可为什么这些居民就不愿意搬家呢?三王街29号的左筹谋也是这次棚户区改造的拆迁户,现在住的是房管局的直管公房,一说起给他安排的新家,他就一肚子意见。

  

    左筹谋:现在安排我的房子是在经信街,那又是棚户区。那儿拆迁办就隔了几家,他不又是欺骗我了,那个地方又是要拆的。

  

    


正是因为要对这里的棚户区进行改造,老左才被拆迁的,可拆迁以后,怎么会把他又安置到别的棚户区的房子里去呢?记者决定和他一起去看一看他的安置房。

  

    给老左的安置房竟然真是棚户区的房子,而且这里已经住了三户人家,安排给他的是楼上的两间房,这几户人家共用一个厨房,也没有卫生间,显然这里的条件比他现在住的房子还要差。

  

    左筹谋的邻居:这房子只外面搞漂亮了一下,其实稀烂的,都垮了嘞。

  

    左筹谋的邻居:刚刚把它粉了一下,原来全是烂糟糟的,那边瓦都往下掉。这棚户区的房子都是稀烂的房子,墙面都有裂缝了,这个房子不行。

  

    2001年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就规定,拆迁安置房必须是符合国家质量安全标准的房屋,这种棚户区的老房子显然达不到要求。而且,对于像左筹谋这样异地安置的拆迁户还要实行一次性安置,也就是说在今后长时期内不用再搬迁。可是明年长沙市要消灭棚户区,这就意味着,搬到这里用不了多久,他就面临着再一次被拆迁。

  

    老左在为他的安置房发愁,可同样这一次要被拆迁的长沙市电器控制设备厂的这几户拆迁户情况比他还要糟糕,他们甚至连安置房在哪儿都不知道,就也要被拆迁了。

  

    长沙电器控制设备厂职工彭良东:也就住个一年左右吧,又要拆。我现在快60岁了,搬来搬去,我不知道会搬到什么时候去,现在心里挺苦恼的。

  

    长沙电器控制设备厂职工:他要给我们一年半的时间。一年半的时间,要我们在外面租房子,拆迁费400块钱一个月,他只给一年。2005年5月30号之前,才会有廉租房,

  

    记者:就是2005年5月30号之前,才有廉租房。

  

    职工:对。

  

    记者:现在没有给你们落实住房?

  

    职工:对。廉租房在什么地方,有多大的面积这些方面都不知道。

  

    职工:我们几个人的家庭都是下岗职工,每个月都没有工资来源收入的。像我们今后出去之后,再来找他的话,不可能再有房子住了。

  

    按照规定,对公房住户必须提供安置房,才能进行拆迁。没有安置房,住户们根本也无法搬家。可是在现场记者看到,除了这几户没有搬走的拆迁户,其他的房子都已经被开发商被拆得七零八落,到处是残垣断壁。在这样的情况下生活,他们恐怕不搬也得搬了。

  

    其实对于城市房屋拆迁,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先后出台了多项管理法规,在拆迁之前,开发商必须要和拆迁户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具体方案由双方协商,对于认为补偿安置不合理的拆迁户,就应该申请房产管理部门仲裁,如果确实是拆迁户漫天要价又拒不搬迁,在裁决下达后,将由政府的相关部门组织强制拆迁。可是,在坡子街的拆迁改造中,对于没有和开发商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拆迁户,这些程序都没有依法进行,而是直接想方设法地逼着拆迁户搬家。

  

    王厚德:不能正常生活了,提水都要跑到那外面去提水。

  

    记者:自来水没有啦?

  

    王厚德:没水,要到4楼去提水用桶提。现在因为停水停电两个多月了,所以家里卫生什么都没有搞。停水停电两个多月,那这地方还能住人嘛。

  

    本来这些房子就是老房子,拆迁公司在拆周围的房子时,顺带着再把还这些还没有搬走的住户的房子拆上一面墙、打上几个洞,自然就让它变成了危房,而此时,再不搬家可就由不得你了。

  

    王厚德:到现在他又下了这个危房通知,经查你户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整改要求,立即撤离房内所有人员并转移财物。二、你户必须在2004年2月16日前完成整改要求,否则有关部门将采取必要措施疏散人员,以确保你户生命财产安全。隔壁的房子一拆,就给你下危房通知单,逼着你走。又不跟你谈什么,反正逼着你走。

  

    采访中记者看到,不少没有和开发商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拆迁户都被发出了这种危房整改指令书,而如果在限期之内,这些拆迁户还没有搬家,政府的有关部门将会采取强制措施,采访中记者正好碰到了一次他们的联合执法行动。

  

    长沙集企旅社总店经理黄信忠:我在这办公,他来了个通知,要我20号以前搬走,不搬走他要强制使我搬走。

  

    集企旅社是一家大集体企业,他们的这幢办公楼也在拆迁改造的范围之内,可是开发商在没有和他们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就开始了野蛮施工,导致这幢房屋变得千疮百孔。

  

    长沙集企旅社总店经理黄信忠:你看挖到了我的地基下面,有这样施工的没有,那边原来剩下了2米,我就叫他停工,去了3个报告。那边也挖到快到墙角了,不到1米了。

  

    记者:为什么施工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个安全?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张跃先:在施工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安全。

  

    施工过程不去监管,一旦房屋被弄成了危房,就要对住户进行强制疏散,政府部门这样的执法,目的是什么其实已经很清楚了。(文/黄剑、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