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左手倒右手 国有成私有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山东省农业机械集团临淄公司是一家主营农业机械批发、零售的国有企业,其主要经营指标曾在全国同行业评比中名列第43位。然而,1996年临淄公司换领导班子,尤其是1999年企业进行大规模“改制”之后,该公司经营一落千丈。

  

    


从1996年起,王桂春开始担任临淄农机公司负责人的职务。1999年,王桂春等人开始对企业进行改制。首先,由临淄公司出资90万元,别的公司以10万元无形资产合资成立了一家经营范围同原公司一模一样的淄博福田农机公司,随后再对临淄公司进行所谓股份化改造。结果,只花35.8万元,就买下了90万元的国有股份。

  

    经过此番改制入股,临淄公司的经理王桂春等人成了临淄福田农机公司最大的股东,并分别担任新公司的领导职务。王桂春同时担任两家企业的法人代表。此外,他们还将临淄公司最核心最赚钱的几个部门,连人带业务都搬到了新的临淄福田农机公司。虽然,人还是那些人,业务也还是那些业务,但是在公司经营过程中,他们运用各种手段,使赚的钱归临淄福田农机公司所有,而亏损则归国有企业。

  

    经过这样一番改制,使得曾经有两千多万元资产、年销售收入上亿的国有企业临淄公司陷入无商品经营、无经营收入的境地,而王桂春等人任大股东的临淄福田农机公司则成了最大受益者。

  

    [全文]

  

    看着眼前这座办公楼,谁也不会想到办公楼的主人山东省农业机械集团临淄公司几年前的销售收入、利润、资产利税率和企业净资产四项主要指标在全国同行业中曾名列第43位,当时这家企业在当地还是不少人想进还进不来的好单位。不过现在昔日的辉煌只能留在记忆里了,然而在这家国有企业另外一座办公楼和经营场地上却是另外一番景象,生意依然红火,只是牌子已经不是临淄农机公司了。

  

    山东省农业机械集团临淄公司职工边崇常:临淄福田农机公司是私有企业,它现在租用我们的场地经营着和我们公司一样的产品,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的经理就是我们农机公司现任经理,他一手公一手私,私的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生意挺好,公的临淄农机公司已经垮了。

  

    这个职工说的都是真的吗,记者准备探个究竟。记者看到,这个地方已经淄博福田公司租用了,临淄公司只在办公楼的三层有几间办公室。在这里记者没有见到公司经理王桂春,工作人员说他被业务伙伴邀请到欧洲去了不在家,公司副经理李悦惠接待了记者。他说到目前为止王桂春一直是这两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春节前省农机总公司才发文免去了王桂春临淄农机公司经理的职务,任命他为新的经理,目前还没有正式办理移交手续。然而这位即将就任经理的李悦惠也是淄博福田公司的董事。

  

    


记者:现在王桂春既是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的法人代表又是农机公司的法人代表?

  

    山东省农业机械集团临淄公司经理李悦惠:对。现在是,以后就不是了。

  

    据这位经理说,1996年他和王桂春一起担任了临淄农机公司的负责人职务,由于企业经营不善,加上几笔贷款担保失误,造成企业亏损、外债重重,为了逃避债务,他们开始对企业进行改制,1998年10月由临淄公司出资90万元、别的公司以10万元无形资产合资成立了一家经营范围同原公司一模一样的淄博福田农机公司,新公司成立后还没有招收员工/开展任何业务,临淄公司就决定将其出资的90万元国有股份全部出让给企业职工。

  

    记者:为什么要把国有股份退出来变成一个民营企业?

  

    李悦惠:因为当时公司外债很多,进入法律执行程序案件比较多,若是成立公司以后,也经不起这个法院执行,所以就这样搞了。

  

    记者:为了逃避债务?

  

    李悦惠:嗯。

  

    新公司既无人员又没有开展任何业务,但公司领导号召入股,一些职工拿着钱想入可是公司却不收钱。

  

    山东省农业机械集团临淄公司职工桑莉:我拿着钱到财务处去交,人家不收。我说为什么有的收有的不收,我也搞不明白。我在农机公司1982年参加工作,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刚参加工作的人还收,我就不收,弄不明白。

  

    拿着钱送上门的不让入,有的人没钱却偏让入,最后有47个人入了股却只凑了35.8万元,还不到90万元国有股份的40%,这缺口怎么办?结果领导让每个人打个欠条就算入股完成了转让改制。

  

    记者:你们打了欠条来作为股份是吧?

  

    李悦惠:对。

  

    记者:这钱什么时候还的呢?

  

    李悦惠:这个钱可能还没还吧。

  

    为什么要如此偏爱这47个人呢,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原来这当中就包括国有企业临淄公司的经理王桂春、副经理李悦惠、藏振仕,他们三个人出资最多、股份也最多,经理王桂春成为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接受记者采访的李悦惠和另外一位副经理藏振仕成为新公司董事。其它人则主要集中在临淄公司最赚钱的几个部门。

  

    记者:后来入股的都是些什么人?

  

    桑莉:入股的全是农机科的,汽车科的加上公司后勤,实际上农机公司所赢利的单位、科室,就是那几个科室。

  

    随后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承耀。

  

    张承耀:我认为这样做法是违反国家规定的,因为有关规定企业经营者不可以从事和自己公司相关的业务;另外,作为国有企业的经营者,不可以办这样的私人公司,所以我认为是违法的,同时也是不合理的。因为这样构建了一个掏空国有资产的平台,我想于理于法都是不能够容忍的。

  

    临淄公司和淄博福田公司是两个独立的法人,一个是国有企业,另一个是民营企业,可是决策层都是一拨人,等于是一手管两家。并且两个公司之间经常还有生意上的往来,新公司成立后领导班子的第一个举动就让人吃了一惊。

  

    山东省农业机械集团临淄公司职工崔新文:改制以后,主要就是将临淄农机公司的主要经营的科室,也就是赚钱的农用汽车科、农机科,都连人带物带办公室,全部划归到临淄福田农机公司。我们职工就弄不明白,你临淄福田农机公司是货币90万职工购买,怎么现在连农机公司都划过去了,那农机公司不成了空壳,农机公司怎么经营?

  

    这时候人们才发现起初入了股的人这回都到了临淄福田农机公司。

  

    李悦惠:为了维护这部分人的个人利益和国有资产的利益,所以我们就把这部分人和这部分业务一块划过来。

  

    记者:这是你们农机公司领导集体决策决定的?

  

    李悦惠:对。

  

    口口声声为了保护国有资产, 就把临淄公司最核心最赚钱的几个部门连人带业务都搬到了新的临淄福田农机公司,人还是那些人,办公室还是那个办公室,业务也还是那些业务,只不过以前赚了钱是国家的,现在赚的钱则是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的,是个人的了。赚钱的部门被抽走了,那剩下的十几个部门怎么办呢,领导发话让抽本经营,也就是自负盈亏,否则就下岗。

  

    山东省农业机械集团临淄公司职工刘玉柱:这十几个部门都是赢利很小的,不大赚钱的单位。就是说叫我们承包以后,自负盈亏,自己交养老保险,自己发工资,别的你要是不承包,像我吧,就肯定下岗了。

  

    第一个举动,就使有两千多万元资产、年销售收入上亿元的国有企业临淄公司陷入无商品经营、无经营收入的境地,与此相反临淄福田农机公司则摆脱了没有人员、没有经营业务的困境,迅速壮大起来,成了此次改革的最大受益者。

  

    随后在这个领导班子的指挥下,两个公司开始频频发生业务往来,他们做的第一笔生意就是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租用了临淄公司这个最大最新的办公楼和场院,可是租金却少得可怜。

  

    刘玉柱:我也是农机公司的职工,租这么一个小门脸儿,后头占两个仓库,占一个办公室。临淄福田农机公司它占的那个地方是黄金地段,面积比我大五六倍。我一年的租金是8万,1998年1999年2000年都是8万,它1999年是10.144万元,2000年是11万元,是相当低的。

  

    记者:那你觉得定这个租金这个价格是不是合适?

  

    李悦惠:从2004年开始我接过来以后,我想租金我要提高。

  

    记者:正常的租金应该多少?

  

    李悦惠:这一块我觉得30万左右,还是比较合适的。

  

    这位经理说的正常租金在30万元左右,可1999年只收了10.144万元,2000年12万元,2001年、2002年提高到16万元,可是这两年的租金拖了两年,直到2003年8月才付清。

  

    虽然两个公司之间做一次生意,国有企业临淄公司就亏一次,可是这种交往和生意却一直都在进行着。目前临淄公司在岗的共有16个人,基本上都是领导、后勤人员,他们当中不少人主要的工作就是为临淄福田农机公司服务。比方说这个餐厅现在已经成了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的职工食堂,可三个炊事员的工资是由临淄公司支付的,经理王桂春是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的董事长,副经理藏振仕在临淄福田农机公司负责业务,他们都为临淄福田农机公司干活,可工资也是临淄公司出。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已经没有任何经营业务的临淄公司去年竟然花了二十多万元征地、建了两个大棚无偿提供给临淄福田农机公司。

  

    记者:农机公司现在没有任何经营项目,为什么还掏钱又征地、又建大棚,要花十几万块钱 花二十万块钱?

  

    李悦惠:因为这一块,当时临淄公司有一部分不好处理的商品需要存放,在那边建一个大棚

  

    现在两个大棚,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用了四分之三,临淄公司用了四分之一,就这么一个使用情况。

  

    记者:等于你们花了20多万建了一个大棚给他们用了?

  

    李悦惠:也可以这么说吧。

  

    记者:谁决策定的?

  

    李悦惠:这个是当时我们公司领导班子,我们三个人决定的。

  

    记者:你们三个人定的?你们三个也是临淄福田农机公司董事会的三个成员?

  

    李悦惠:对。

  

    一手管两家,左手的钱是国家的,右手的钱是自个儿的, 左手跟右手做生意,左手稍微露点缝,钱就全到了右手。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承耀:首先我认为这属于关联交易。所谓关联交易,就是两个公司具有密切的业务和人事关系。这种交易的条件明显对国有企业不利,对私人企业有利,把国有资产流向了私人公司。由于他们又是几个经营者所决定的,所以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内部人控制的现象。正是由于关联交易和内部人控制,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

  

    改制之后,债务还是由国有企业临淄公司承担,而民营企业淄博福田不但得到了临淄公司最赚钱的业务,而且在二者之间一次次的生意中收获颇多。 目前临淄福田农机公司的业务是蒸蒸日上,几年间注册资金已经由最初的100万扩资到现在的300万元,经理王桂春在这家公司中个人资产由最初的12.5万元,12.5%的股份已经跃升到现在的150万元,50%的股份,增长了12倍;副经理李悦惠、藏振仕的个人资产由7.6万元占7.6%的股份提高到38.85万元、占13%股份,增加了5倍。而临淄公司负债率达到了108%,不少职工下了岗,多年领不到工资,养老金、失业保险等都没人交。

  

    记者:您在这个企业呆了很多时间?

  

    李悦惠:三十多年。

  

    记者:您作为这公司的经理你有什么感想?

  

    李悦惠:我想尽快破产,赶紧破产把这个事就了了。

  

    一个国有企业的领导者却盼着自己的企业早点儿破产,听起来好象有悖常理,但是如果从淄博福田公司的负责人的角度来考虑的话,说这话倒是可以理解的了。国企改革是振兴国企的大方向,但是值得警惕的是,有些人打着改革的旗号,实际上却在玩着各种手法,制造种种骗局,把国有资产一步步装进了个人的腰包,对这种明抢暗夺、大肆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我们绝不能手软。 (文/郭峰、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