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被推诿的工伤认定——关注农民工(五)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2002年春天,四川省资中县籍农民工黎相树通过朋友介绍,在郫县真心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真心公司)的工地上找到了一份工作。然而,工作还不到一个月,他就因给工人送饭时不慎滑倒造成脑外伤后右侧偏瘫,属伤残二级。在这期间,不仅真心公司始终没有人露面,而且承包该公司工程的承包人孟邦军在垫付一定医疗费用后就不再过问,结果黎相树因为没钱只好出院,出院诊断伤明确写着“随时有死亡的可能”。

  

    


为了给这起摔伤事故讨个说法,2002年7月黎相树委托律师向真心公司所在地郫县劳动局提出工伤认定请求,结果劳动局下发了工伤认定书,但真心电器公司不服,于是向郫县劳动局的上级主管部门(成都市劳动局)提出行政复议,复议结果认为,黎相树与真心公司之间事实劳动关系证据不足、主要事实不清,则令郫县劳动局重新做出认定。结果,郫县劳动局在随后出具的几份工伤认定书上认定黎相树不是工伤,而且自相矛盾。于是,黎相树又只好向郫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认为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黎相树不是工伤的认定,存在矛盾 事实不清,责成他们重新做出认定。

  

    就这样,同一起摔伤事故,同一个劳动部门,反反复复地工伤认定,使得他直到目前仍没有领到补偿金,自从2002年6月12日摔伤,黎相树躺在床上已经一年多,生活十分艰苦,是否能挨过这个冬天令人担忧。

  

    详细内容(文/田云华、宁柯 )

  

    四川省成都市郊的郫县,因为一个农民工的遭遇,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的名字叫黎相树,是四川省资中县的农民,今年47岁,2002年春天,像千百个进城寻找工作的农民一样来到成都,经过一个叫张革的同乡的介绍,在真心电器有限公司的工地上找到了工作。

  

    张革告诉记者,真心电器公司聘请了孟邦军,请他去管理土建。孟邦军是张革的哥哥张勋的好朋友。2002年的5月,没有任何工程承包资质的孟邦军承接了真心电器有限公司的部分土建工程。于是,他就委托张革、张勋找些工人来工地干活。

  

    工友1:黎相树到工地后,主要的工作是为工人煮饭,在煮饭后多余的时间一起帮着工地上做活。他来了是为我们工人煮饭的。

  

    工友2:在煮饭多余的时间,一起帮着工地上做活。煮饭后有空余的时间,就在工地上帮着推一下斗车、铲一下石子或者是拖下子灰那些。

  

    但是还不到一个月,6月12日一次意外发生了。

  

    民工:“准备把菜端过来的时候,外头那个路有个斜坡有点滑,黎相树一下就摔下去。”

  

    那天,天下着小雨,建筑工地因为湿滑泥泞无法开工,工人们都在公司提供的宿舍里休息。黎相树在为工人们做好午饭准备送去的时候,突然滑倒在地。工友发现后,急忙把他送到了郫县的交通医院。经诊断为脑外伤后右侧偏瘫,属于伤残二级(避及护理)。在这期间,真心电器有限公司始终没有人露面,而孟邦军在用其他工人的工资垫付医疗费用之后,就不再过问了。因为没钱,黎相树只好出院,从那时起他就一直躺在杂乱的院子里。

  

    记者:你在这儿躺了多久了

  

    黎相树:……(因病无法说出话来)

  

    既然黎相树是在为真心电器公司的工作时受伤的,那么真心电器公司,为什么不露面呢?

  

    真心电器公司工作人员:“厂里边的基建是包给那个包工头的,至于黎相树和包工头是什么关系,我们就不太清楚了。”

  

    那么承包人孟邦军,该对黎相树的摔伤承担责任吗?据说,在真心电器公司的工程结束后,他就基本上失踪了。留下的五个电话号码,记者拨打了很多次,都联系不上。

  

    黎相树是张革、张勋介绍来的,该他们负责任吗?

  

    张勋:孟邦军结果也走了。

  

    记者:张革过后呢?

  

    张勋:当然他成家了,反正都觉得自己没什么责任。

  

    为了给这起摔伤事故讨个说法,2002年7月15日,黎相树委托律师,向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请求,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相关规定,认为黎相树虽然没有签订合同,但是他于真心电器有限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认定黎相树为工伤并两次向黎相树,和真心电器有限公司下发了工伤认定书。

  

    但是真心电器公司不服,他们以没有劳动合同,下雨天不是工作时间等原因为由,向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上级部门成都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出行政复议,复议的结果认为,黎相树与真心电器有限公司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证据不足,主要事实不清,责令郫县劳动局重新做出认定。那么成都市劳动局凭借的依据是什么呢?

  

    成都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罗楚华:一个就是他这个他的工资表,5月、6月和7月的工资表都在咱们这儿,这个是一个证据。这工资表里没有这个黎相树的名字。

  

    记者看到,在真心电器公司提供的2002年5月到7月施工期间的工资表上,确实没有黎相树的名字。但是,所有在工地上干过活的,工人的名字都在上面吗?记者找到几名,当年在真心电器公司工地,干过活的工人。

  

    工人:我的名字都没有,还有一个张老师的名字也没有,根本就不够人数嘛。

  

    工人的话,让记者对这份工资表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记者电话采访了黎相树的工作介绍人张革。

  

    张革:到9月30日的时候,他说现在需要造一份工资表,今后房屋评估使用。他叫我签字,签了字就领钱。

  

    记者:那就是说这份表、这些字 、都是在9月份……

  

    张革:是在 9月30号签的。

  

    罗楚华:第二个证据是一份孟邦军提供的证词,这份证词就清楚地说明了,他负责这个公司地坪的维修。黎相树不是我们的修建工人,我也没有请他来工地,他只是一个班头。张革叫他来帮几个工人做饭,根据这两份材料我们认为这个劳动关系,就是他做出这行政行为的时候是不充分的。

  

    这份被作为重要证据的工资表,是在黎相树摔伤三个月后补造的,而遗憾的是成都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并没有弄清楚这一点。而就在此时,郫县劳动局进行了一次人事变更,前两次主持工伤认定的唐局长不再担任局长的职务。也许是巧合,就此后不久,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又出具了第三份工伤认定书,否认了自己先前出具的工伤认定。

  

    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社保科科长江昊:请的人他都是发了工资了的,不管他做多久。但是工资表上应该是要体现,哪怕你做一天。做了肯定应该有的,所以说 但是工资表上没有他。

  

    记者:工资是不是按月发放?

  

    江昊:如果严格按工资,不是对(小)时它是对月,肯定是这样子的。

  

    记者:按月发放?

  

    江昊:对。

  

    民工1:哪里有什么900(元)?

  

    这些从来没见过这东西。

  

    民工2:根本就没有造工资表,只是我们需要钱,就去找张革借。

  

    更没有想到的事,在短短的六天之内,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又迅速发出了第四份工伤认定书,再次确认黎相树不是工伤,但两份认定书却有明显自相矛盾的地方,先是承认后又否认了黎相树是真心电器公司的工人。同一个主管部门,针对同一个人的身份,却做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认定。这其中的反复和自相矛盾让人无法理解。

  

    黎相树只好向郫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认为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黎相树不是工伤的认定,存在矛盾 事实不清,责成他们重新做出认定,很快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就得到一份新证据。

  

    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律师孙从虎:我们新证据就是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调查笔录。

  

    记者:是孟邦军吗?

  

    孙从虎:不是孟邦军提供的,是真心电器提供的。

  

    记者看到真心电器有限公司提供的一份11月1日作的调查笔录,被调查人正是失踪以久的孟邦军。他再次强调,黎相树不是自己找来工地的,那么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又向工人们,作了哪些调查呢?

  

    江昊:我们现在找他们所有参加劳动的工人都找不到。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就在附近打工的工人,让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这么难找,但是就凭借着这份新证据,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就黎相树摔伤一事,发出了第五份工伤认定,再次确认黎相树不是工伤。

  

    自从2002年6月12日摔伤,黎相树躺在床上已经一年多了,同一起摔伤事故、同一个劳动部门,反反复复地工伤认定,让人觉得黎相树前面的路还很长。

  

    江昊:这个也不是我一直负责,也不是张局长一直负责。

  

    孙从虎:这个我不能跟你解释,我还是跟你这样说,因为前期我没有参与。

  

    江昊:本身这一届领导又换届了。

  

    郫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态度,让记者很纳闷,同一行政机关对同一案件的处理,跟人事的变更有必然的联系吗?这让人想起了前任劳动局长唐易民。

  

    一位姓刘的民工:“唐局长说了,他愿意为我们主持公道。他还是都同情我们这个出门受苦人。遇到这种事情,他也不愿意看到。他还说了,在春节的时候真心电器公司托了很多的领导,在他那儿说情,最少不在6个之下,都叫他不要鉴定成工伤事故。”

  

    认定结果的突然改变恰巧发生在郫县劳动局的,人事变更之后,是巧合还是有必然联系,我们不得而知,当我们向郫县县政府,了解相关情况时,采访却并不顺利,我们在郫县县政府的大院里,从天亮等到了天黑,也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他们究竟在回避什么呢?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真心电器有限公司没有对黎相树的事情做出任何反应,就在用工单位和两级劳动主管部门的有关文件执行的时候。已经瘫痪的黎相树孤零零地躺在这个四面透风的窝棚里,他的日常生活由两位好心的老乡来照顾。

  

    张勋:多久能够解决这个事情,要不再拖个一年半、两年就恼火了,真的。

  

    还有十几天就要到春节了,天气也越来越冷,黎相树躺在这个窝棚里苦苦等待着一个公正的答复,此时,已经陷入绝境的他,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当记者问到他能否打赢这场官司的时候,他却挣扎着开口了。

  

    黎相树:打得赢……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