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假酒贴上了保真标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不久前,在山东泰安做生意的老朱,在当地的康健酒水门市部前后四次买了28箱茅台酒。可是回去一喝,肚子就不舒服。经过向茅台酒厂的电话咨询,老朱得知买到了假酒。之后,老朱又找到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泰山分局请来茅台酒厂家做了鉴定,确认他买到的是假酒。

  

    确认了假酒,证据确凿,但负责办案的质量监督局泰山分局迟迟不处理,一拖就是两个多月。后来老朱才发现,原来酒瓶上还贴着泰山区质监分局的上级——泰安市质量监督局的保真标。对此,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先是解释说是不法商家把保真标揭下来贴上了假酒。之后又说有人不负责地把标给过商家。据了解,给产品贴保真标的部门是局里的稽查处。这种做法既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也没有请示上级质监局。而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有经济利益的,据了解,单枚标志稽查处收几毛钱到一块钱,也有按年度收的,一年一万元左右。对于假酒案件的处理,泰安市质量监督局某些干部竟然给受害人出主意,让他把假酒再转手卖出去。受害人没同意倒卖假酒,质量监督局的干部就又想了个办法,要求把贴了保真标的假酒高价买回去。

  

    不负责任发出去的保真标成了售假的通行证。具体负责办案的泰安市质监局泰山分局也无可奈何,陷入尴尬境地。

  

    


[全文]:

  

    现在我们面前看到的这瓶茅台酒,不仅从外包装上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你再仔细看还会发现,上面还贴着一枚金色的标签,印着质量技术监督局保真的标志,应该说是绝对可靠了吧。但谁能知道这是瓶假酒呢?这是前不久我们的记者在山东泰安发现的。

  

    今年中秋节前,在泰安做生意的老朱,为了给客户送礼,在康健酒水门市部前后四次买了28箱茅台酒。可是回去一喝,觉得有点不对劲。

  

    消费者朱德巍:这个酒拿回来以后跟朋友一起喝,晚上觉得肚子不舒服,第二天就拉肚子,就感觉这个酒不对劲。

  

    记者:几个人喝了?

  

    朱德巍:三四个人,几个人拉肚子,知道的三个,那个一直没有电话。

  

    记者:你怀疑这个酒怎么办呢?

  

    朱德巍:打电话问厂里咨询。厂里说,你有装箱单吗。我找一找有装箱单,他就说你给我发传真过来吧。这个时间就给厂里发了一个传真咨询。把传真的单子发过去,发了以后,厂里就说这酒纯属假冒。

  

    从电话里知道了是假酒,老朱还不肯定,直到经过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泰山分局请来茅台酒厂家做了鉴定,才敢确认。厂家打假办还出具了鉴定报告。

  

    认定了假酒,证据确凿,案子该好处理了吧?可谁知质量监督局泰山分局就是迟迟不做处理,一拖就是两个多月。连老朱也说不清到底跑了多少趟办案单位了。可假酒至今还堆放在质监局的库房里。

  

    老朱不明白的是,对这个案子,区里的质监分局似乎总有点吞吞吐吐。

  

    朱德巍:他说,

  

    他没办法治售假的。

  

    


回到家,老朱细一端详酒瓶,才有点明白了——原来酒瓶上还贴着泰山区质监分局的上级——泰安市质量监督局的金色的保真标呢。

  

    假酒怎么会贴上保真标呢?这标是真的吗?为此,记者专门来到了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采访。

  

    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稽查处长蔡盛东:这个标是我们发的。

  

    记者:局长知道这事吗?

  

    蔡盛东:发标我知道。

  

    记者:从哪年开始发的?

  

    蔡盛东:2000年。

  

    记者:都发给什么样的企业?

  

    蔡盛东:作为这块我们主要是控制一个是主渠道。

  

    记者:您明确一下这个主渠道的含义是什么?

  

    蔡盛东:比如说一些名优酒的总经销。

  

    记者:张绍芝的个体门脸算主渠道吗?

  

    蔡盛东:不算。

  

    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先给了一个解释,说是不法商家把保真标揭下来贴上了假酒。然而,记者现场做了个实验证明,这个标的防伪性能还是不错的,揭不下来。于是,他们又给了一个解释,说有人不负责地把标给过商家。

  

    有人随便地发,就有人随便地贴。质量监督局是行政执法部门,能给一瓶瓶的酒去保真么?国家质检总局给各级质检部门制定的工作任务里有这类的内容么?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的工作人员答不上来,因为国家质检总局从未允许过这类行为。在这儿我们才发现,这印着国家行政执法机关的保真标,在操作上,是充满了随意性的。而四处给产品贴保真标的部门,就是局里的稽查处。

  

    据记者调查,他们的这种做法既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也没有请示上级质监局。而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有经济利益的,据了解,单枚标志稽查处收几毛钱到一块钱,也有按年度收的,一年一万元左右。这个打着局里旗号的收费项目,连局长也说不清。

  

    虽然这个收费项目如此混乱,但质监局的干部还是知道这个做法的危害的。就在我们去局里采访的前一天,泰安市质监局里负责具体贴标的干部有点坐不住了。一位干部找到受害人,对假酒案件的处理,竟然给他出了这么个主意。

  

    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稽查三室主任于习庆:现在一瓶酒涨了40块钱了,你就是对外卖的话,对外卖出去,咱也不赔钱。

  

    朱德巍:我敢卖啊?

  

    于习庆:你听我说,你把合格证(装箱单)弄出来,一般人看不出来。

  

    朱德巍:假酒再流向市场,你说能行吗?

  

    于习庆:你能让他们知道啊?你怎么那么笨呢?

  

    朱德巍:我要遵纪守法呀,我不会干这事呀。

  

    于习庆:我知道你遵纪守法,我也没说你不遵纪守法。

  

    受害人还有点法律意识,没同意倒卖假酒。质量监督局的干部就又想了个办法,要求把贴了保真标的假酒高价买回去。

  

    记者:案发之后,关于这批贴了技术监督局标的假酒,你和这个消费者谈没谈过你要高价买回来?

  

    于习庆:我自己做过工作,以自己私人身份做的。

  

    记者:如果是要买回这批贴了标的假酒,那么所花的钱,是花的局里的钱,还是花你自己的,还是用售假者的钱?

  

    于习庆:这个没达成,现在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也没法说。

  

    经过周折,我们终于见到了出售假酒的老板张绍芝。她却振振有辞地说,就是因为相信了这个标,才被进货的上家骗了的。

  

    结果,这个不负责任发出去的保真标成了售假的通行证。售假的人也拿这个标作为借口,使办案单位无可奈何,陷入尴尬境地。具体负责办案的泰安市质监局泰山分局表示也没什么办法。

  

    在今年7月,国家质检总局就对乱发质量信得过,质量保证这类招牌的问题已经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质量监督部门坚决纠正此类做法。以做到依法行政。但我们看到的泰安市质监局的做法显然没有按照国家质监总局的要求去做。他们作为直接打假的执法部门,自己先乱了规矩,又怎么去完成治理整顿经济秩序的重任呢?

  

    记者:这个案子,从厂家正式出具了鉴定报告以后,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都过去了,案件取得实质性进展了吗?

  

    泰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泰山分局稽查队长于仁水:现在说的话还没有。还没有为消费者挽回损失,售假酒的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处罚。

  

    记者:在这情况下,按照国家打假办提出的打假过程中的“五个不放过”,你们能够做到这个要求吗?

  

    于仁水:现在其他的情况没有什么进展,源头也没有找到。

  

    记者:没有什么招了?

  

    于仁水:没有。

  

    (文:范本吉 李锦)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