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再访“沉陷的农舍”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节目简介

  

    



前段时间《焦点访谈》播出节目《沉陷的农舍》,反映了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前屈村个别个体煤矿越界采煤,造成村庄地面沉陷、民房坍塌的问题。节目播出后唐山市的反馈报告称,要竭尽全力解决事关群众生产生活安全的问题。但事隔三月,前屈村老百姓却反映说,这段时间一直没有人来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对于民房损坏程度的赔偿,当地政府认为要达到搬迁标准才能进行。这样,那些尚没有达到当地搬迁标准的村民,只能眼看着房子的裂缝越来越大而无奈坐等。

  

    现在前屈村地面塌陷、民房开裂的情况还在加剧中,有些在三个月前还能立着的院墙已经坍塌。在上次的报道中被认为对造成民房坍塌有重大嫌疑的20号个体矿井,目前仍然在挖煤。唐山市开平区有关人士说,看到《焦点访谈》的节目后,地矿局(国土局)和唐山市煤科院在7月22号已经对这个井进行了检测,认为它并没有越界到前屈村之下。但开平区国有屈庄矿负责人却向记者证实,他们曾经对20号井进行过监督,发现它已经越界100多米,挖到了前屈村之下。而在一份唐山市纪委监察局的调查报告中更显示,早在2002年,20号井危及民房的情况就已被调查核实,并得出了村民的搬迁损失费由20号井支付的结论。但不知为何这个早已清楚了的问题,却在塌陷情况曝光后,又变得模糊起来。

  

    同时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20号井的矿主李国庆曾经因为在开采11号煤井时导致民房开裂,在1998年底就被公安机关以重大事故责任罪立案侦查并实施了立案逮捕。但不过半年,此人就又堂而皇之地在同一个地点开起了20号矿,犯罪嫌疑人在案件未了的情况下成了各种证照齐全的合法矿主。

  

    全文(文/刘涛、川力 )

  

    今年7月《焦点访谈》记者在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前屈村调查了解当地地面塌陷导致民房裂开的情况。发现这些坍塌的民房并不是由于天灾地震,而是有人越界采煤挖到了村庄下造成的。这期以沉陷的农舍为题的节目播出后,引起了唐山市政府的重视,一周内他们就专门发来了反馈报告,表示要竭尽全力解决事关群众生产生活安全的问题,事隔三个月后,当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时,那些生活受到地面塌陷影响的村民目前的状况,成了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在一户我们曾经访问过的人家,记者看到在三个月前尽管裂开了口子但毕竟还立在那里的院墙,已经塌了。村民说万幸的是没伤着孩子。对比前后两次我们看到的情况,房屋的裂缝和危险程度,仍然在进一步地加剧。

  

    村民更反映说,上次《焦点访谈》来采访的时候,房屋的危害程度比现在还轻,最近一段时间情况却越来越严重了。另一方面,当地却一直没有一个领导来给他们一个明确的说法答复。

  

    记者:现在还能住人吗?

  

    村民:这房子没法烧火了,咋住人呢?烧火它冒烟。这是土炕,搭的炕,这都裂了,四下都冒烟。漏了你总得治理啊!你找谁去。你只有自力更生,找点人工把灰买了,把胶打了还是漏。

  

    面对此情此景,正好在现场察看情况的开平区领导向群众做了这样的解释:“你这个现在还在波动当中。今天是一级,明天可能是二级。所以说要等到稳定以后咱们一起补偿。政府正在积极地办别着急。”

  

    原来当地政府对于民房损坏程度的赔偿是达到搬迁标准后才进行的,这对于那些尚没有达到当地搬迁标准的村民来说,只能眼看着房子的裂缝越来越大而无奈地坐等。

  

    同时村民们还向记者提到他们怀疑正在村庄脚下挖煤的煤井。这个井是离村庄最近的20号个体煤井,上次《焦点访谈》的报道,就认为这口井是造成民房坍塌有重大嫌疑的矿井,目前,当地对此已经有了明确的说法。

  

    


唐山市开平区的领导同志就介绍说:这个20号井已经通过了煤科院检测,对当地地面沉陷没有多大影响,根据当地地矿局(国土局)和唐山市煤科院检测结论,也不存在越界到这个村庄下开采的行为。

  

    但于这种没有越界的说法形成对立的是国有的屈庄煤矿,个体国经矿井就座落在国有矿区内,国有矿对其是否越界曾进行过监督。

  

    记者:你们不是有过一次调查吗?它到哪儿了?

  

    唐山市开平区国有屈庄矿负责人:越界100米。

  

    记者:往哪个方向越界去了?

  

    唐山市开平区国有屈庄矿负责人:正北,已经进到村庄了,他总向民房那儿掏。

  

    国有屈庄矿说20号井越界开采确属无疑,可在我们的报道后当地有关部门组织的实测,又推翻了这种说法。据当地主管部门说,他们在今年7月22号下井去实测,没有发现20号井存在越界问题。

  

    同样是对这个矿井下的调查,为什么会出现不同的调查结果呢?这家个体矿的矿工道出了我们节目播出后,矿里发生的秘密。

  

    矿工:头天晚上报道完之后,赶快矿长就布置,采取措施,下面布置人把巷道堵上。检查的时候进不去,看不到真实地方。

  

    这种堵巷道就是先将越界的矿洞封上,待检查过后再将封堵的地方挖开继续挖煤。

  

    


矿工:你要是来检查,信儿就过来了,电话一喂就过来了,说明天来检查,巷道就封死了。班也不上了,就停了。

  

    做了这样一番手脚后,真实的越界情况自然就被遮掩住了,那么这家矿地底下的开采究竟是怎样的呢?

  

    矿工:井口往这边来,又往这边拐过来。

  

    记者:村庄在什么地方呢?

  

    矿工:村庄在这个位置,整个都深入到村庄地底下去了。

  

    那么这些矿工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站出来揭漏矿里的黑幕呢?

  

    矿工:我感觉到这个矿主太黑了。我们都是下井的,像去年就死了两个。

  

    记者:叫什么名字?

  

    矿工:一个是叫王树信,一个叫何世学。

  

    矿工们提到的死亡矿工王树信,他的弟弟也曾在这个矿里挖煤,在整个国家对小煤窑停产整顿不许挖煤生产的两年多时间里,矿主一直逼着他们在村庄下采煤,每次死人老板只掏个三四万块钱就打发了。

  

    王树信之弟:我二哥之前死了一个,到我这个班死了仨了。一个叫黄辛勤(音),一个叫王树信,一个叫何世学。

  

    矿工无辜地死了,而事故也被瞒报下来,说起来人们可能对于这样一个只顾黑心挖煤的个体矿井做一些手脚,掩盖越界开采真像的做法并不难理解,可记者意外看到的一份调查材料,却让我们感到了吃惊,这份材料显示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对这个矿井越界开采危及民房的问题早在2002年就进行过调查核实。

  

    这次调查是根据屈庄国有矿的举报进行的,调查方是市纪委监察局,在唐山市纪委监察局的调查报告中,认为20号煤井波及民房情况完全属实,也得出了村民的搬迁损失费由20号井支付的结论,在报告上签字批示的当地的各级领导。令人遗憾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早已清楚了的问题,却在我们第一次报道后,又被变得模糊了起来。

  

    从2001年开始,当地有30多户村民,因房屋开裂不得不迁离家园。同时记者的进一步调查更发现,就在20号井的边上,过去是11号煤井。20号个体国庆煤矿的矿长李国庆,还曾是这个11号矿的矿主。在他开挖11号矿井时,由于疯狂地在村庄下挖煤导致民房开裂,1998年底就已被公安机关以重大事故责任罪立案侦查。

  

    实际上李国庆在神秘失踪了一段时间后,不到半年时间,就又堂而皇之地在同一个地点开起了20号矿。据办案的人员说当时立案和抓捕李国庆就是在当地政府的直接组织下进行的,可同样是这个造成民房坍塌的犯罪嫌疑人,在案件未了的情况下摇身一变又被当地政府变成了各种证照齐全的合法矿主。当地如此处理这一事件,犯罪嫌疑人一再得到经营便利,这一现象令人费解。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