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见证英雄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连日来,衡阳市部分市民自发来到医院,给在11月3日衡阳特大火灾事故中受伤的记者送来了鲜花和锦旗,表达他们对受伤记者的崇敬之情。

  

    在这次火灾中,受伤的记者共有4名,他们是衡阳电视台记者旷杰、《衡阳晚报》记者李凌、杨帅、《衡阳日报》记者许常国。

  

    旷杰是4人中惟一的一名电视记者。他紧跟着消防官兵在火场一线拍摄下大量有价值的令人感动的画面,其中包括大楼倒塌时最震撼的一瞬。《衡阳晚报》记者李凌在大楼坍塌时被气浪冲倒埋在废墟中,但他双手依然紧握着照相机。他用鲜血换来的珍贵照片强烈地震撼着读者的心灵。杨帅是受伤记者中伤势最重的一个,记者采访他时,杨帅刚做完第一次手术。杨帅的父亲也是一名新闻工作者,提起儿子杨帅他感到十分自豪。50岁的许常国是衡阳日报社总编室副主任,在听到火灾发生的消息后便迅速赶到现场,拍摄了大量的宝贵照片,大楼坍塌后,他被气浪掀翻到楼下昏迷过去。

  

    这些新闻记者们冒着生命危险忠实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在危险发生的地方,当灾难来临的时刻,他们用鲜血记录下历史的瞬间。

  

    

《焦点访谈》: 见证英雄
文/周墨、肖津、宁柯

  

    





连日来,衡阳市部分市民自发来到医院,给在11月3日衡阳特大火灾事故中受伤的记者送来了鲜花和锦旗,表达他们对受伤记者的崇敬之情。

  

    在这次衡阳特大火灾中,受伤的记者共有4名,23岁的衡阳电视台摄像记者旷杰是其中惟一的一名电视记者。

  

    当天早晨七点多钟到办公室加班的旷杰看到轩灵村方向烟雾弥漫,新闻的敏感使他意识到发生事情了。他立刻拨打119询问情况,10分钟后他已经带着摄像机赶到了火场。

  

    旷杰回忆当时的情景:“大概8点零5分到达现场的,我是从1号通道进去的。”

  

    旷杰紧跟消防指战员在火场一线拍摄下大量有价值的画面。

  

    旷杰:“大概有5名消防员抬了4个年纪很大的老婆婆、老爷爷,直接把他们抬下来了。当时还有几个危险性比较大的煤气罐。有5到6名消防员,直接把8个煤气罐抬了出来。”

  

    旷杰告诉记者,回想当时的情况,有几个镜头最令他感动。

  

    旷杰:“当时我拍了一组镜头,是很多消防员左手拿着矿泉水右手拿着面包,然后直接冲进火场。他们冲进去以后,马上吃完早餐,马上就接过水枪,我觉得那一刻真的非常感动。”

  

    大约8点36分左右,旷杰冒着危险爬上大楼旁边的一个小平台。他的摄像机记录下大楼倒塌时最震撼的一瞬。

  

    旷杰:“突然一声巨响,然后巨大的气流夹杂石灰粉水泥沫什么的,直接把我从二楼平台推到了一楼。当时我怕机器受损,我就右手把摄像机压在脚边,左边着地。着地以后还有知觉,我只知道腰很疼动不了,然后前方大概沉寂了七八秒钟,眼前全部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大楼坍塌后,旷杰很快就被身边的一名受轻伤的消防队员搀扶出来。

  

    




与此同时衡阳电视台的另外一名摄像记者宋志杰,在大楼坍塌的瞬间也记录下了一名消防战士的惊愕表情。从拍摄的画面看,这位摄像记者也是身在坍塌大楼不远的危险地带。随后他紧跟在消防战士的后面拍下了公安战士冒着飞落的瓦砾和灰尘冲回坍塌现场救人的场景。

  

    当我们被这一幕幕真实的场景感动的时候,我们也为记录下这些时刻的记者同行感到自豪。正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拍下了第一手资料。在火灾事故受伤的4名记者中,有三名是报社的摄影记者,他们也是冒着生命危险,不惜代价为我们拍下了一个个火灾现场的瞬间。

  

    27岁的衡阳晚报社记者李凌,被气浪冲下埋在废墟中,但他双手依然紧握着照相机,他用鲜血换来的珍贵照片强烈地震撼着读者的心灵。

  

    李凌:“往火堆里钻的时候,我想跟进去拍,但是由于温度太高,我没有穿防火隔热服没办法进去,头上的水滴到身上,都是很烫很烫的。”

  

    在成为一名记者之前,李凌曾经也是一名消防员。他说这是他遇到的最大的一次火灾。他用照相机记录下大楼坍塌前消防战士冒死冲入火场内的瞬间。

  

    李凌:“这张照片,当时就是他们背着氧气瓶往里面冲。这一群人都没有出来,这一群人都被埋在里面了。因为这个巷子没有地方跑了,他们就在里面,这也就是他们最后的背影了。”

  

    大楼坍塌时李凌正在二楼平台消防战士的身后进行拍摄。

  

    李凌:“我抬头一看那个楼,对着我就压过来。当时我就在想,完了这肯定会被压死了,一股气流从背后猛地推一下,就把我从二楼的平台掀到地面上,当时我就晕过去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被110的干警抬起来了,当时我低头看了一下,相机我还抱着,当时我的心里就很欣慰。我感觉到我今天工作没有白费了,毕竟我把很多资料都留下来了。”

  

    李凌的同事,衡阳晚报的另一名摄影记者杨帅是4名受伤记者中伤势最重的一个,记者采访他时,26岁的杨帅刚做完第一次手术。

  

    记者:“当时你们觉得是什么促使你跑到特别危险的上面去呢?”

  

    杨帅:“因为我们的职责就是把现场发生的最近的、最感人的事情记录下来。因为我们记者的职责就是做这些工作,就像消防队员,他们的职责就是救火救灾,他们能战斗的地方我们就能够在,所以说我们站的位置,跟他们是比较接近的。”

  

    杨帅的父亲杨顺初也是一名新闻工作者,今年刚刚退休。提起儿子杨帅他十分自豪。

  

    杨顺初:“他参加新闻工作以后,很喜爱这个工作。不管什么时候,哪怕是三点钟,凌晨三点,只要有求于他就赶去了,哪里最危险只要能拍到镜头,他不怕危险冲到前面。好几次是冒着生命危险把照片抢拍下来。”

  

    记者:“他的照片很好,获奖的照片不少。”

  

    杨顺初:“是啊,如果不是离得非常近的话,不可能拍到这样的照片。有的说用远焦镜头可以调,但是用远焦调不可能有这个效果。作为新闻记者,他要拍好就不可能这样,他总是冲在最前面。”

  

    




冲在最前面的还有一名记者就是许常国。50岁的许常国是衡阳日报社总编室副主任,11月3日早晨他听到火灾发生的消息后,几分钟就迅速赶到现场。

  

    许常国:“当时我看到火很大,我们两个冲到那个小平台。当时有三个消防警在小平台上,就是爆炸这个楼的小平台的二楼灭火。我当时看到这三个人,为救火什么都不顾了,那时候我们的小杨是先抓了那个镜头,他就闪开了。我就说,你赶快让我抓。”

  

    许常国刚刚拍完这一张照片大楼就坍塌了,他被巨大的气浪掀翻到楼下昏迷过去。一名消防员在危急时刻将他救起。

  

    许常国:“我拍了两步过来,(房子)就塌了,一股气流就来了。”

  

    记者:“楼下面好多消防战士,他们往哪里跑呢?”

  

    许常国:“就是一个小巷子,根本没地方跑。军人我很崇拜,因为我的机器坏了。如果说我有相机的话,我肯定还会冲进去。”

  

    这些饱含激情的作品,为我们记录下消防战士与大火抗争的一个个瞬间,使每个人都能够目睹到消防战士在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在场的新闻记者,冒着生命危险忠实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在危险发生的地方当灾难来临的时刻,他们镇定地按下了快门,在熊熊大火面前,在消防战士的身边,他们用鲜血记录下历史的瞬间。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