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高车村又造假酒了(总第3409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1998年1月26日,山西省文水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1·26”假酒案,致死22人。然而,时隔6年,在文水县造酒作坊最集中的高车村有人又在制售假酒了。

  

    据调查,在高车村300多元一瓶的五粮液只需45元就能买到,18元一瓶的汾酒仅需6元。假酒贩子很谨慎,交易方式也很保密,而他们的假酒也有完整的防伪商标。

  

    在掌握初步事实后,记者来到了文水县政府,请工商、质监和公安等打假的相关部门,在县政府的统一协调下采取行动。然而第二天,当大队人马开到高车村时却发现,假酒找不到了,假酒贩子也没了踪影。

  

    在这个村里,遍布着大小几十个制酒的个体作坊,有工商执照的有25户,其中只有7户有国家强制实行的酒类生产许可证。这些作坊为了省钱,全用的是肮脏不堪的旧瓶子,所谓消毒也就是把瓶子在热水里涮一下。村里还有些作坊不酿酒,专门买原料酒勾兑来卖,他们根本不具备设备和技术来检验原料酒里是否含有致命的甲醇。文水县高车村的制酒业被文水县当作支柱产业,也是制假售假的重灾区。据了解,去年高车村造假酒被罚款就是28万多元。

  

    


详细内容

  

    1998年1月26日,在山西省的文水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1·26”假酒案,当时假酒致死22人。

  

    时隔6年,不久前记者又接到举报:在文水县做酒最集中的高车村,现在有人又在制售假酒了。惊讶之余,记者进行了暗访。

  

    

  

    到了山西省的文水县,记者不知如何与假酒贩子接头,就找了一辆高车村的出租车。谁知一上车,司机知道我们要找假酒,就向我们介绍开了。

  

    记者:这个村子里做酒的有多少户?

  

    司机:告诉你实话,家家户户都做。

  

    记者:家家户户都做酒?

  

    司机:没有一家不做的。不用说杏花村、五粮液,再好的酒也能给你做出来,要啥酒有啥酒。就是不敢跟你做生意,生人不敢跟你谈。如果你今天晚上提货,今天晚上就能给你做齐,当天晚上发酒。现在你要定下来,交了定金,今天晚上就能给你发货。

  

    记者:今天我谈定,当天晚上就能发货?

  

    司机:哎。

  

    记者:生产能力那么大。

  

    

  

    进了村我们才知道,这里卖酒的不让看厂,让看厂的不直接卖酒。很快,我们便被人领进一个隐蔽处,开始了直截了当的谈判。

  

    记者:你们做的酒,跟原厂的没什么两样?

  

    酒贩:基本差不多。你要说跟人家一模一样,有时候也不可能。因为咱们毕竟是仿造人家。乍一看,看不出个啥。

  

    

  

    


在这里,300多元一瓶的五粮液只需45元,18元一瓶的汾酒只需6元。记者也看到,在全国打假的形势下,假酒贩子也比较谨慎了,为了确认身份,假酒贩子提出要查看我们的身份证。

  

    记者: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看看你们的身份证?

  

    酒贩:这东西哪能让你们看!出事出得怕了,前年有一个人也说是倒酒的,说得挺多,结果他是电台的记者,把什么东西都录走了。

  

    

  

    最后,记者以价格不好为由离开,还想再看看其他的厂家。

  

    记者:我现在想看看,如果能有人给我一个实在价格,我就不要他的了。

  

    司机:要不这样吧,等一会儿我拉你一个地方,他给你装箱,给你送。

  

    记者:给送货是吧?

  

    司机:给送货。我打个电话给他。

  

    

  

    很快,我们被引到一片玉米地边交易。

  

    酒贩:你要是干这个的,就得你报价,你要是初干,这就是我报价。

  

    记者:但是我有一个底价。

  

    酒贩:我们这儿高中低档都有。

  

    记者:汾酒高中低档都有啊?那你把三个价格都报报。

  

    

  

    在这里我们惊讶地发现,假酒贩子们也有很强的防伪意识。

  

    酒贩:五粮液要几防伪的?

  

    记者:什么?

  

    酒贩:几防伪的,是三防伪的,还是两防伪的?三防伪,五防伪都有,你要哪一种五粮液。

  

    记者:还真不是特内行。

  

    酒贩:你要几防伪的五粮液?

  

    记者:防伪标,是不是拿着小电筒照的?

  

    酒贩:对,对。

  

    记者:三防伪两防伪你们全能做?

  

    酒贩:对。

  

    

  

    当我们拿来别人的假酒样品比较时,他们还不忘贬低竞争对手。

  

    记者:水平怎么样?

  

    酒贩:水平比他高,比这个好。

  

    记者:你们能比这个好?

  

    酒贩:嗯。

  

    记者:这是我刚拿的样品。

  

    酒贩:比这个水平高。

  

    

  

    


在掌握初步事实后,我们来到了文水县政府,请工商,质监和公安等打假的相关部门,在县政府的统一协调下,准备采取行动。会上,还特意请县长强调要严守保密纪律。

  

    第二天,当大队人马开到高车村时,却发现假酒再也找不到了。假酒贩子也没了踪影。村里的人还互相掩护。

  

    记者:穿白衣服,跟我们一块来的人是你们村里哪儿的人?

  

    村民:人多弄不清楚。

  

    

  

    公安人员调查后,很快有了结果。

  

    记者:就是跟我们谈两起生意,确实有人在卖假酒?

  

    文水县公安局经侦科长霍凤鸣:确实有,确实有。

  

    记者:这两个人,是不是你们以前接触过?

  

    霍凤鸣:我们以前处理过。

  

    记者:处理过几次?

  

    霍凤鸣:一个处理过一次,一个处理过两次。6月10号还处理过一次,6月10号刚处理完。

  

    记者:就这个高车村的?

  

    霍凤鸣:嗯。

  

    记者:在我们这次行动之前,村里头已经有人知道我们来了?

  

    霍凤鸣:确实有人知道。

  

    

  

    既然已经走漏了风声,看来公开打假是不可能的了。那我们就看看村里的生产点吧。在这个村里,遍布着大小几十个制酒的个体作坊,那他们都有国家强制实行的酒类生产许可证吗?

  

    记者:工商部门在高车村发了25个营业执照,在这里面有多少?

  

    山西省文水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李燕刚:他们取得了国家的生产许可证,考核完了以后,咱们一共给高车村发了7户。

  

    记者:也就是说现在目前工商部门,登记的25户里面,只有7户有生产许可证。

  

    李燕刚:是,有7户。

  

    记者:按照国家现行的法律和法规,没有生产许可证的企业能不能继续从事白酒生产呢?

  

    李燕刚:按照工业产品生产管理条例,没有白酒生产许可证的企业一律不准生产销售。

  

    记者:那么你们发放7家,也就是说你们认为,他们基本上达到国家的标准?

  

    李燕刚:这7家已经基本上通过。

  

    

  

    


先看看有证的。一进门,记者就吃了一惊:直接入口的东西是在这样的地方生产的吗?这些作坊为了省钱,全用的是肮脏不堪的旧瓶子。那他们是如何消毒的呢?

  

    记者:有没有消毒工序呢?

  

    质量技术监督局工作人员:用开水一消,完了就过来。

  

    记者:这个瓶子像你说的,我们理解消毒就是拿水烫一下?

  

    工作人员:对。

  

    记者:国家现在对消毒是这么要求的吗?

  

    工作人员:不是这么要求的,他们企业现在就这么干。

  

    

  

    随后记者又采访了酒厂厂主。

  

    记者:你这瓶子的消毒在哪儿啊?

  

    厂主:我的消毒就是先用开水。

  

    记者:整个用开水冲?哪个是开水啊?

  

    厂主:这都是开水。

  

    记者:你看这么脏的瓶子,像你这个东西都多少年没有清理了。

  

    厂主:好好清理一下,先别装酒了。

  

    

  

    我们看到的是做酒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卫生最关键的一个环节——灌装,这是几个厂子洗瓶的池子;这是他们洗瓶的过程。就是这口消毒大锅里的水,也不知要洗多少瓶子。酒,就是这样灌进了瓶子,准备直接入口了。

  

    记者:你做这个行业有多久了?

  

    厂主:好几年了。

  

    记者:知道不知道对在灌装过程中,酒装入瓶在卫生方面有哪些要求?在大锅里一涮就灌酒,这样的工艺是怎么出来的?你想出来的?

  

    厂主:……

  

    

  

    可谁知,这样的作坊竟然取得了卫生合格证和生产许可证。接着走下去,发现这个酒村里还有些作坊不酿酒,专门勾兑酒来卖。

  

    记者:你从哪儿买原料酒?

  

    酒贩:都是在胡兰镇上的酒厂买的。

  

    记者:买回来你自己有没有检验设备,检验一下里面含不含工业酒精?

  

    酒贩:他们说都检验好了。

  

    记者:你自己这个作坊有没有检验能力?

  

    酒贩:咱们没有。

  

    

  

    就在这样的地方生产出的这样的酒,如何能杜绝毒酒的出现,谁能不替它揪心呢?县里在把高车村的制酒当作支柱产业的同时,也不能不承认高车村是个制假售假的重灾区。

  

    记者:高车村在制售假白酒里面是重灾区吗?

  

    山西省文水县副县长王志刚:从全县主要产酒区衡量,它算是重灾区。

  

    记者:近期打假过程之中,发现高车村的问题还多吗?

  

    王志刚:去年仅高车村的罚款就是28万多元。

  

    记者:去年这一个村就被罚款28万?那量非常大了。

  

    王志刚:量非常大。

  

    

  

    在采访结束时,面对如此形势,高车村的支部书记向我们做了一个不知能不能让人相信的保证。

  

    文水县高车村党支部书记张毅:县里头在十届党代会上,王彤宇书记的讲话也强调了,打造诚信文水。要讲诚信,要守信用,那就是不要糊弄人家,不要做假的。我们开了会以后,在这一点上,包括我本人在内,是有决心、有信心把这件事情搞好的。不做假酒,保证高车村以后不出现一瓶假酒。(文/范本吉、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