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国债成了糊涂账(总第3397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位于广东省阳东县东平镇的东平渔港工程是1998年国家计委批准的国债建设项目,投资1800万元国债转贷资金,由阳东县东平镇镇政府负责建设,于去年6月竣工。

  

    然而,经审计却发现在东平渔港建设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违规行为:

  

    第一,违反现金管理规定,95%以上的已完成投资都是用现金支付,1800万元的国债资金中有500多万元白条入账,700多万元无账可查,总额高达1300多万元。

  

    第二,与东平镇政府签订施工合同的是阳东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阳东县市政工程公司,然而这两家公司却分别将工程全部转包给了没有任何施工资质的包工头,并且施工方和包工头互有默契,任由国债资金成为一笔糊涂账。

  

    第三,对工程负有监督责任的监理方——阳东县监理公司,在监理过程中弄虚作假、漏洞百出。

  

    第四,工程虽然于去年6月竣工,然而至今仍在修修补补。

  

    第五,依据没有监理资质的监理人员提供的监理资料,今年6月阳东县财政局审定东平渔港工程决算投资总额为2089万元,使白条入账和无账可查的1300万元国债资金有了合法的流向。

  

    

国债成了糊涂账

  

    

文/王同业、宁柯

  

    


广东省阳东县东平渔港是国债建设项目,于去年6月竣工。但是,记者在9月初来到东平渔港时却奇怪地发现,这个竣工已有一年多的工程,却还在修修补补,这是为什么呢?而更为蹊跷的是,在审计署驻广州特派员办事处对这个项目进行审计时,工程指挥部给审计人员提供的一份工程合同,日期是几年前的,但印章的印油却还没干。那么,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工程呢?

  

    一个投资1800万元国债的工程,到头来竟然谁都说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国债资金真正用于工程中,建设方、施工方、监理方是糊涂的,财政局和县里的领导也是糊涂的。那么,这些人到底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呢?这其中还有没有不为人知的内幕呢?

  

    东平渔港工程位于广东省阳东县东平镇,是1998年国家计委批准的国债建设项目,投资1800万元国债转贷资金,由阳东县东平镇镇政府负责建设。经过审计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东平渔港建设过程中,违反现金管理规定,95%以上的已完成投资都是用现金支付。记者就这一问题采访了广东省阳东县东平镇原副镇长梁昌顺。

  

    记者:在这个工程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违规的现金支付?

  

    梁昌顺:这里面看,这里有钱就想来这里,套取一点来用,就这种思想。

  

    记者:就是用现金支付套取比较方便是吗?

  

    梁昌顺:嗯。

  

    进一步审计的发现更令人吃惊,东平渔港工程有500多万元白条入账,700多万元无账可查!1800万元的国债资金,白条入账和无账可查的竟然有1300多万元!那么,这些钱到底流向何处了呢?到底有多少真正投入到工程中了呢?

  

    与东平镇政府签订施工合同的是阳东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阳东县市政工程公司,当记者找到这两家公司的经理时却得知,实际施工的并不是他们,两家公司分别将工程全部转包给了没有任何施工资质的包工头。

  

    记者:你做这个工程,你们有没有账目?

  

    (包工头)蔡仕光:没有。

  

    记者:有没有什么人在你施工的过程中,要求你把账做好,要记账,每一笔支出是怎么支出的要记清楚?

  

    蔡仕光:没有。

  

    记者:从来没有?

  

    蔡仕光:没有。

  

    记者:那么,你具体花到工程里面有多少钱?

  

    蔡仕光:是没账的啊。

  

    记者:市政公司就这么信任你吗?

  

    蔡仕光:是。

  

    随后,记者又就此事采访了另外一个包工头冯应暖。

  

    记者:有没有人去检查过你?比如说你到底花了多少钱投入到这个工程?有没有人去核对过?

  

    冯应暖:这个核对一般都没有怎么核对。按照那个合同单价算给你,你该多少要多少,他算与不算都无所谓了。

  

    施工方和包工头互有默契,算与不算都无所谓,任由国债资金成为一笔糊涂账。那么,负责工程建设的东平镇镇政府总不该也是糊涂的吧!

  

    记者:你现在能不能确认这个工程实际投入了多少资金?

  

    (原副镇长)梁昌顺:这个不清楚。

  

    记者:实际上投入这个项目多少?

  

    梁昌顺:实际上不能够确认。

  

    记者:剩下的钱会去哪儿呢?

  

    梁昌顺:剩下的钱这个就不清楚。

  

    包工头、施工方、建设方都糊涂,那么,作为对工程负有监督责任的监理方阳东县监理公司,能否为国债项目把一道关呢?记者采访了监理员林基全。

  

    记者:你有监理工程师的资质吗?

  

    林基全:没有。

  

    记者:有监理的上岗证吗?

  

    林基全:没有。

  

    记者:你学过有关水工工程方面的知识吗?

  

    林基全:没有。

  

    记者:你没有工程监理的资质、没有监理的上岗证,也没有学过水工工程相关的知识,你怎么去搞这个工程的监理呢?

  

    林基全:反正公司派你上去你就做工,你也没有办法。

  

    记者:有几名有资质的监理工程师?

  

    林基全:应该一个没有。

  

    记者:全没有?

  

    林基全:嗯。

  

    


随后,记者采访了广东省阳东县工程监理公司经理叶亚海。

  

    记者:这些现场监理工程师没有资质怎么去完成监理的工作?

  

    叶亚海:买了好多的教科书,一边学就一边监理。

  

    一个1800万元的国债项目,边学边监理,这学费可真够奢侈的!这是监理工程师的现场记录,在这些崭新的记录中,记者发现了一些令人生疑之处。

  

    记者:这里都是你的签名?

  

    林基全:嗯 。

  

    记者:林基全,同一天,但是我们发现,你看这是2001年6月5号,气象情况是雨,这也是2001年6月5号,同一天另一个工程的监理日记是晴,这工程挨着,怎么一个雨天一个晴天呢?

  

    林基全:可能那天下的是阵雨。

  

    记者:下的是阵雨。

  

    林基全:别笑,别笑。

  

    给同一天、同一个地方安排晴、雨不同的天气,这样的常识性的漏洞在监理资料中比比皆是。这是2000年12月2号的监理日记,明明写着停工,工程进度却没停,凭空产生了总石方量563.91立方米的工程进度,连续6天,都是如此。

  

    记者:每一页你的签名是每天签的吗?是每天现场签的吗?

  

    林基全:这个签名不是。

  

    记者:这是怎么回事呢

  

    林基全:这是竣工之后他们签的。

  

    竣工之后再补写所谓的现场监理记录,当然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了。这样的监理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这样,记者采访了包工头、施工方、建设方、监理方,还是没搞清楚白条入账和无账可查的1300万元国债资金到底有多少真正用于工程之中。

  

    


白条入账、无账可查,国债资金成了一笔糊涂账。那么,回过头来看,到底谁能对这笔国债资金的使用进行有效的监督呢?记者采访了广东省阳东县财政局副局长周江帆。

  

    记者:你作为负责分管国债项目的财政局副局长,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这1800万的国债资金到底有多少资金,真正投入到这个工程,真正用于工程呢?

  

    周江帆:因为现在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记者:有没有必要去了解一下,这个工程到底实际上投入了多少钱?

  

    周江帆:水平有限,当时也做过,但是没有检查得很详细,所以没有发现其他的问题。

  

    记者:有账和没账黑白分明,这个对你们财政局来说,是很难发现的一个问题吗?

  

    周江帆:当时我们检查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随后,记者又采访了广东省阳东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冯福创与广东省阳东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吴灿伟。

  

    记者:在阳东县似乎并没有哪个部门或者哪个个人,能完全对这个国债资金有效正确使用负起这个责任来?

  

    冯福创:因为资金的管理的问题不是我管,详细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国债资金的管理,就是财政财贸主管,县里领导具体管理,就是吴灿伟同志。他是主管财贸的,他应该有这个责任吧。

  

    记者:在阳东县到底有谁能为这1800万国债资金的有效、正确使用起到真正监督管理的作用呢?

  

    


吴灿伟: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我还不知道。

  

    记者:你不是分管财贸吗?

  

    吴灿伟:我分管,但是政府没有指明分工我分管这个。

  

    记者:谁分管这个国债项目呢?

  

    吴灿伟:我也不清楚谁分管这个事情。

  

    最终,记者也没有搞清楚谁能对这笔国债资金的有效使用真正地履行监督的职能,更搞不清楚这笔国债资金到底有多少真正投入到了工程中。1000多万元的国债资金,最终还是一笔糊涂账。但是,有一点却丝毫没有含糊,阳东县财政局今年6月审定的东平渔港工程决算投资总额为2089万元。

  

    依据没有监理资质的监理人员提供的漏洞百出的监理资料,阳东县财政局最终核定了东平渔港的总造价,使白条入账和无账可查的1300万元国债资金,都有了合法的流向。那么,东平渔港到底做成了一个怎样的工程,但愿不要非等到工程出了安全问题,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损害时才水落石出。记者采访了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

  

    记者:我们所采访的东平渔港这个案件,我看它的特点主要是白条入账和无账可查。这种财务管理上的混乱,就你们审计署近几年查处的大要案,主要有哪些特点呢?

  

    


李金华:第一方面、所有的大要案都是弄虚作假,搞假预算、假决算、做假账;第二方面、所有的大要案都是内外勾结,有些案子如果内外不勾结的话,它不可能形成这么大的案件,比方说银行领域的;第三方面、就是利用管理的混乱。就刚才你说的白条入账、没有账,有的甚至把账故意给你做得很乱,让你无法查处,混水摸鱼。我们审计署只能是在审计过程中,发现一些大案要案的线索,同时我们也配合司法机关纪检监察部门去查处一些大案要案。我希望我们各级政府、各级司法机关、纪检监察部门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要本着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这么一个原则。否则,有些问题不严格地去惩处,那么这些问题是得不到有效遏制的。

  

    【附录】

  

    v 1998年以来,全国审计机关共向司法机关移交经济犯罪案件4864件。

  

    v在1998年中央预算执行情况审计中发现,水利部弄虚作假,乱拉资金修建楼堂馆所。

  

    v 1999年,在三峡资金审计中查出,重庆丰都县国土局原局长黄发祥贪污侵吞移民资金1556万元。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后,黄发祥被判处死刑。

  

    v 1999年在工商银行审计中发现,工商银行深圳分行原员工彭海怀、彭海生两兄弟以虚假信用证等手段诈骗贷款6.54亿元。

  

    v2001年对贵州省国债资金审计中发现,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在国债项目招投标中弄虚作假牟取暴利造成国家建设资金损失9800多万元。

  

    v 1999年,审计查明天津蓟县国税局虚开增值税发票2549万元,该局原局长梁化泉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

  

    v 2001年对中行广东番禺支行审计发现,该行账外经营13亿元、原行长杨伟等人转移挪用银行资金2亿元。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