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实习进了夜总会(总第3395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明珠夜总会位于福建省厦门市莲花北路路口,每天晚上22点至次日凌晨一点半都有几支队伍参加歌舞表演,其中一支名叫萍凯舞蹈队。据记者调查,这支萍凯舞蹈队共有9名演员,年龄不满17岁,他们都是来自江西省文艺学校萍乡分校的在校学生。

  

    进一步调查得知,该校是一所正规学校,然而,东方明珠夜总会却是该校为学生安排的毕业实习场所。这些学生除了要在台上进行歌舞表演之外,还要为客人提供一些其他不健康服务。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谋取利益。

  

    据统计,校方每年大约可以从这些学生身上谋取13万元左右的额外收入。目前,他们安排学生到此实习至少已经有五六年时间了。学生们虽然不愿意,但是学校以不颁发毕业证为由进行限制,因此学生迫不得已而为之。许多学生家长也被蒙在鼓里。

  

    (全文)

  

    东方明珠夜总会位于福建省厦门市莲花北路路口,每天晚上22点至次日凌晨一点半都有几支队伍参加歌舞表演,其中一支名叫萍凯舞蹈队。据了解,这支萍凯舞蹈队来自江西省文艺学校萍乡分校,这批学员一共有9名,学生年龄大多都不满17岁,而夜总会正是学校安排的学生毕业实习的场所。那么,这家夜总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实习场所呢?在夜总会实习,对于这些在校生来说是否合适呢?一名在夜总会工作的女子是这样描述的:“这里嘛,大家来就是为开心,就是看美女,男人就是来看美女。像我们这样的老太婆,就去看帅哥,都是一样的。”

  

    记者注意到,这些未成年学生实习的环境非常特殊,据夜总会工作人员介绍,坐在台下的一些女性都是坐台小姐,她们是专门为客人提供特殊服务的。

  

    记者:小姐都出台吗?

  

    夜总会工作人员:小姐可以出台呀。小姐是小姐,跟演员不一样。

  

    记者:小姐出台一般多少钱?

  

    夜总会工作人员:小姐一千、一千二。

  

    很难想象,这些未成年学生实习的地方竟是这样的环境!这对于学生来说,显然是极为不合适的。经了解,同学们的实习安排一般是白天睡觉,有时下午排练,而每天晚上22点至凌晨一点半在夜总会上班。那么,在夜总会里他们实习的内容仅仅是在台上跳舞吗?记者注意到,那些专门坐台的小姐身上都有号牌,而在舞台上跳舞的学生身上也同样排着号牌,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一位夜总会的工作人员揭开了谜底。

  

    夜总会工作人员:都有号码,你看的行,就叫下来。

  

    记者:她带的这个号码,就为了底下客人点吗?

  

    夜总会工作人员:客人有的不知道人名,那么多,他们就会跟我们说,我们就给你叫。

  

    记者:专门给她们每个人安排了一个号码?

  

    夜总会工作人员:对。

  

    原来,号牌排在身上是为了客人点台方便。而客人点台的方式则是买花环让服务生送给台上的学生。这里的工作人员介绍,一般送一次花环,需要花费200元。

  

    记者:演员叫下来陪酒给多少小费?

  

    夜总会工作人员:给二百。台上的演员也可以下来拿小费,跟送花一样的。实际上拿小费就是送花。这些演员都靠拿花。

  

    记者:这些演员一天能挣多少钱?

  

    夜总会工作人员:有的时候一个晚上能拿十几二十几支花。

  

    看来,这些学生在夜总会里决不仅仅是跳跳舞,因为在台上他们是演员,而在得到客人送的花之后,他们就要走下台来,到客人的包间里。随后,记者采访了在这里实习的学生。

  

    学生:(我们)是江西省文艺学校的分校。

  

    记者:江西省文艺学校的分校?

  

    学生:对。

  

    记者:你今年多大?

  

    学生:谁?你猜一猜。

  

    记者:十七岁。

  

    学生:她十六岁都没有。

  

    记者:这个地方你们愿意来吗?

  

    学生:我们开始不愿意来。开始也不知道,她们说这边,反正就是过来实习的嘛。

  

    记者:给你们送花好?还是给你们小费好?

  

    记者:(送花)就是小费了。

  

    拿了客人的小费,自然就少不了要到客人的包房里去陪他们唱歌、喝酒、聊天。在这样的环境里喝醉酒也就是家常便饭了。

  

    艺员:昨天晚上有一个姑娘喝多了,是我们两个人背回去的。就是那个高个子的女孩。有个客人帮她订了台,帮她要了酒水。然后,她就跟客人喝了好多酒。

  

    记者:就是你们同学?

  

    艺员:对。

  

    记者:喝多以后呢?

  

    艺员:然后她就(倒)下来,客人也就不管她了,然后我们俩就背她回去了。

  

    就这样,文艺学校这些未成年的学生,在学校安排实习期内,在这样的夜总会里,就彻彻底底地变成了陪酒女郎。而江西省文艺学校萍乡分校是一所正规的学校,难道他们对学生所处的实习环境真的不知情吗?记者采访了该校校长何家全。

  

    何家全:因为这是一个染缸嘛。

  

    记者:既然知道是个染缸,你还把学生放在污染最严重的地方去?

  

    何家全:终究要去染的。你必定要走上市场,必定要走上这个舞台的。

  

    记者:必定要走上哪个舞台?必定要走上你放的实习的那个舞台?

  

    何家全:肯定。夜总会就是唱歌跳舞,唱歌跳舞就需要这方面的人才,不可能自娱自乐。如果没有这批人去活跃这个舞台,它就没有专业水平。

  

    记者:是不是我可以这么理解,你这个萍乡艺校,就是为夜总会定向培养?

  

    何家全:不。这不是光萍乡艺校,只要有艺校的地方都会组织实习。

  

    明明知道是染缸,还要把学生送到染缸里去染。在这样的办学思想指导下,学生们会被推到什么样的境地可想而知。学生的身心健康又将如何保证呢?那么,学校这样坐的目的究竟又是什么呢?还是两位实习的同学道出了实情。

  

    记者:(夜总会)付给你们多少钱?

  

    学生:我们是一人一天差不多七八十块,一个月算就是2100元。然后,我们得600元,学校得到1200元,队长(中间人)得300元。可能就我们学校实习的最久,一年多。

  

    记者:实习的越久学校拿钱拿得越多?

  

    学生:对呀,学校赚钱嘛。

  

    非要染的目的就是一个钱字。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这批来实习的学生共有九名,以每个学生每月1200元计算,仅这9名学生一年下来学校就会有近13万元的额外收入进帐。那么,象学校安排的这种夜总会实习学生可以不参加吗?

  

    记者:你能不来参加这种毕业实习吗?

  

    学生:不能。我们已经跟学校签了合同了,如果回去等于就是违约。因为学校把我们的名字签给了这边的一个队长(中间人),我们队长(中间人)叫我们过来就和他签了合同,如果我们自己回去就算我们违约,也不算学校违约。我们如果脱离学校的话,我们的毕业证就没有拿了。学校不会发毕业证给我们,我们当然要为自己以后的生活考虑。

  

    记者:就是说你现在不实习出来了,学校就不给毕业证?

  

    学生:对呀。

  

    为了能拿到毕业证学生只好服从学校的安排,在这样的安排之下,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坐台陪酒拿小费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据了解,萍乡艺校安排学生到深圳、厦门等地的夜总会实习已经有五六年时间了。通常情下,这样的外出实习,学校要派出带队老师。记者见到了他——陈光明。据他讲,这几年,他们相当一部分时间都是带着学生在夜总会里度过的。

  

    陈光明:那个(学生) 三杯四杯就倒了,我们这帮女孩就是不行嘛,年纪小、接触社会少。现在很多老板看中我们,要我们过去,就是看中我们的名誉。

  

    学生成为学校的赚钱机器,而她们真实的处境家长们未必知道实情。一般情况下学校会在实习前给家长发一份实习通知,告知为提高课外实践能力组织学生去深圳、厦门等地实习,而具体在什么样的场所实习并未交待,家长们之所以同意往往是出于对学校和老师的信任。

  

    一位家长告诉记者:“我就跟老师讲,她是学生,不是靠她出去挣钱。老师也说是是,他说你放心,在那里有老师带着。” 而另外一位15岁孩子的家长说:“我毕竟把女儿放到文艺学校去了,我就相信学校能把她带好、教好。”(文/姚宇军、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