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立了石碑 坏了口碑 ——群众利益无小事(十)(总第3347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麦收季节,河南省荥阳市高村乡穆寨村的村民,心急如焚。因为非典的影响,往年帮助收麦的麦客很少到乡里。大型收割机、拖拉机更是十分紧张,村民们收麦遇到了困难。就在这时,一些村民又想起了几年前市粮食自给工程办公室立在村头的一块碑,因为上面写着给村里的大型收割机、拖拉机,小麦精播机,至今没有兑现。

  

    荥阳市的粮食自给工程是国家为了提高荥阳的粮食产量,于1997年底开展的一项改善农业生产条件的系统工程。总投资为220万元,其中国家拨款110万元,市里自筹或上群众集资110万元。按照项目的要求,不仅要打井,修种子库房,培训科技人员,而且还要配备大型的农业机械,然而如今项目完工五年了,拖拉机收割机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

  

    由于完工后一直没有公布账目,村民们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收割机和拖拉机,记者了解到,实施这一工程除了高村乡的穆寨村,还有相邻的吴村。那么,是不是拖拉机、收割机放到了吴村呢?记者来到吴村,可是吴村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农机根本就没有。这使得记者对这些项目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记者找到了市里当年的项目负责人,现任荥阳市市委副书记李建东了解情况。

  

    李建东:“这个工程当时国家要求总投资是220万,其中国有资金是110万,其余的全部由群众集资。”

  

    记者:“那最后落实情况怎么样了呢?”

  

    李建东:“因为当时我们考虑到群众的实际承受能力,所以指挥部原则同意,在征求群众意见的基础上,群众以劳代资,不再集资,只用国家给的110万资金对项目进行开发。”

  

    


据李书记说,由于当时市里没有配套资金,也没有让群众集资,才导致了资金不够,无法购买机械和上其他项目。记者在高村乡财政所查看了当年的账本。发现账上不但有国家拨给的110万元,竟然还有群众集资的110万元,不仅如此,账上所记的购买的大小机械和其他项目的开支和碑上所刻的一样,不但有报销的票据,领导的签字,还有集资户交来的收据存根。不是说没有向群众集资吗?那么这些账又是从哪来的呢?记者找来了收据上的开票人,也就是两个村的会计来核实情况。

  

    两个村的会计都否认账上的名字是他们所签,并都留了自己的名字,希望有关部门查对。他们说,群众确实没有集资,也不知道购买设备的事情。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账了,几经周折我们找了做账人。原高村乡财务所的田喜华他承认这些账都是在原乡领导的授意下编造的。

  

    田喜华:“人家说你只管往上面记吧,(如果)你不记,你就回家干活去。”

  

    


记者:“实际上就没有干那么多事?”

  

    田喜华:“实际上就没有。实际上就100多万块钱,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

  

    记者:“就没有那么多,说成那么多,是这个意思吧?”

  

    田喜华:“嗯。”

  

    记者:“因为啥?”

  

    田喜华:“你不说有那么多钱,上级不给钱,兴是应付检查,肯定是按220万算的,你必须得有这么多钱。”

  

    原来,国家对于这个工程的配套资金有严格的规定,要求必须有配套资金才能下拨财政资金。而荥阳市的一些人在明知搞不到配套资金的情况下,为了套取财政资金上项目,并通过验收,不惜造假账、出假报告、立假碑。当年高村乡这一项目的两个负责人,对此都直言不讳:“拖拉机我们没有办法买,还有好多项目有缺。其他一些项目不能做,怎么办呢,我跟他们说,你们可以想想办法,分步实施先找一些现成的东西。”

  

    据了解,这项工程共有大小项目21个,乡里只实施了其中的8个。除了拖拉机、收割机、小麦精播机等大小农业机械根本没有之外,买粮种、盖种子库房、机房等多个项目也没有搞,在套取了国家的财政资金之后,为了应付验收,除了做假账、树碑之外,他们把借来的拖拉机、收割机和厂房都变成了项目验收的道具。而农民自己花钱买的种子也被说成是项目投资。就这样用欺上瞒下的办法通过了省里的验收。对此,荥阳市的项目负责人也是心知肚明。

  

    通过验收的纸上项目没有给农民带来任何实惠,至今高村乡没有良种库,缺少大型机械,使农民今年收麦困难重重。比往年晚了一周,可国家拔的110万元怎么用的,因账目不公开而且和假账混在一块,没人知道。应该说,在缺少配套资金的情况下,如果市里量力而行,把国家拨的110万资金集中在几个项目上,也可以为老百姓办好几件实事。但由于工程指挥部急于铺摊子、报数字、做样子,使有限的资金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系统工程成了半拉子工程。而记者根据农民的反映,在修路打井这两项投资中,就发现了一些问题,除了碑上所说的,修机井30口是假的,花了几万元修的路今天已是泥泞不堪,而花了20万元打的十三眼机井有五眼一直无法使用。立在田间漂亮的井房也是花架子。村民说:“这就是骗。村骗乡,乡骗县。” (文/曲长缨、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