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假药溯源(总第3306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0: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一说起假药,大家想到的可能是挂羊头卖狗肉这类以假乱真的害人勾当。很多人还不了解,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被国家药品监督部门认定也是典型的假药,这种假药的原料成分、配制剂量都和真药差不多,疗效也多少有一些,但是它没有取得合法的生产手续,也没经过国家药检部门的质量检验,因此药品质量也无法得到保证。对于患者同样会产生危害,那么这种假药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它们往往出自正规的医院。

  

    正规医院是否产假药 上级下级各说各话

  

    灵川县人民医院是全县医疗设备最齐全,条件最好的综合性医院,它担负着为40多万灵川人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重要使命。可是,记者接到举报说的就是这家被当地老百姓最认可的医院,正在生产和销售没有批准文号的假药。

  

    为此,记者采访了医院药剂科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确有此事,而且“很担心这种事情”。当他们向上反映时,药剂科主任说“这些事你不要管,生产方面的事是我管的”,还表示“如果制造假药这个事谁透秘出去,就清除谁出药剂科”。

  

    可是,灵川县人民医院的药剂科主任秦习刚和院长秦彪,都坚决否认医院生产了假药。面对记者的采访,这两位负责人都是掷地有声地表态:医院制剂室所生产的药品,保证是合理合法的,因为他们作为医院的院长和药剂科主任都非常清楚生产假药的利害关系,不可能明知故犯。

  

    院长表示:“我可以保证说没有生产过。” 药剂科主任也表示:“肯定没生产过,如果生产了我可以负法律责任。”

  

    记者调查追根溯源 自产自销四种药没有“出生证”

  

    那么,灵川县人民医院到底有没有生产和销售假药呢?记者决定通过调查用事实说话。

  

    医院中心药房的组长告诉记者,医院生产的没有批准文号的假药有四个品种,即环丙沙星胶囊、氧氟沙星胶囊、红花酒精和跌打药酒。“医院给的纸袋子,我自己装进去的,本来没有瓶子的,也是袋装的。”她说。

  

    既然生产出来了,医院必然会通过药房销售给患者,那么从灵川县人民医院药房里卖出来的这四种药,是不是他们自己生产的假药呢?在取药的窗口,记者正巧看到一对刚刚开了氧氟沙星胶囊的老夫妇。

  

    于是记者把从灵川县人民医院买出来的氧氟沙星胶囊和正规药厂生产作对比,从包装上可以明显看出两者之间的差别。为进一步了解真相,记者以患者的身份来到医院看病。凭医生开的处方,记者也买到了这种散装的氧氟沙星胶囊、环丙沙星胶囊,以及两瓶既没有批准文号,也没有生产厂地的跌打药酒和红花酒精。

  

    那么,这四种显然不是正规药厂生产的药,又是从哪儿来的呢?记者采访了该院一位外科医生,他表示该医院生产很多这些药,而且经常开给病人。

  

    但是,仅凭这位医生的话,还是不能让记者百分之百地断定这些药就是医院自己生产的。由于医院药房销售的每一种药都会有详细的进货记录,于是记者来到医院财务科查询这四种药的进货单,经过仔细查询后记者发现:氧氟沙星胶囊、环丙沙星胶囊、跌打药酒、红花酒精这四种药的生产厂地就是本院的制剂室。

  

    按照国家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医疗机构配制药品时,必须取得所生产药品的批准文号,而这个批准文号只有生产单位达到了能够保证药品质量的设施、检验仪器和卫生条件等一系列标准后,国家药品管理部门才会给予颁发,没有批准文号所生产出来的药品,一律按假药论处。

  

    那么,灵川县人民医院究竟有没有这四种药的批准文号呢?

  

    在药剂科主任出示的医院自制药品批准文号名单表上,记者没有找到氧氟沙星胶囊、环丙沙星、跌打药酒、红花酒精这四种药的名字。

  

    凡是没有批准文号所生产出来的药品就是假药。由此可以确定:灵川县人民医院的的确确存在着生产和销售假药的违法行为。

  

    实际上,这种事情发生在灵川县人民医院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地的药品管理部门也查处过,记者见到了去年12月1日,灵川县药品监督管理局对灵川县人民医院作出的行政处罚书。

  

    可是,交了罚款的灵川县人民医院并没有知错就改,在这些自制药品的入库单上记者看到,他们生产的没有批准文号的假药在处罚后还增加了新的品种。

  

    没有批准文号的药品等于完全是在失去质量监督的情况下生产出来的,质量自然无法得到保证。那么,灵川县人民医院的这些假药又是在什么环境下生产出来的呢?

  

    记者找到了医院制剂室的生产车间,记者去的时候是礼拜一的上午,原本正是生产药的时间,可药剂科主任说今天上午大扫除,车间不生产。那刚刚搞完大扫除的药品制剂室的卫生情况又怎么样呢?

  

    按照国家药品法对于药品生产环境的规定,在药品生产车间不允许摆放任何与生产药品无关的东西,要做到无菌无灰尘,

  

    可在这个原料室记者看到的是扫地的扫把,废旧的电扇,炒菜的锅盖和一堆烂纸箱子,作为生产重地的药品分装室门口居然还摆着几双落满尘土的拖鞋和雨靴。制药的案板上还剩着没有用完的原料。在存放药品包装的屋门口,记者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霉味。

  

    制假药分销有术 摊派全院各科有份

  

    像这样既没有批准文号,又在这么落后的生产条件中做出来的药品质量实在令人担心,但是灵川县人民医院问题更严重的还不在这里,在使用这四种假药的过程中,灵川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居然把它们作为必须要完成的销售任务,摊派给全院每一个科室。

  

    当记者把采访到的事实摆在院长面前时,院长的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但他却不肯承认有摊派任务的事。

  

    但是在去年11月8日医院财务科科长的会议记录上,院长给内1内2科,外1外2外3科,妇产科,门诊,急诊科总共8个科室下达了任务指标,其中环丙沙星胶囊每个科室每个月要完成2000粒,氧氟沙星胶囊每个科室每个月要完成3000粒。

  

    在住院部的内科和外科病房采访时,记者不论随便翻到哪个病人的病历,几乎都能找到氧氟沙星胶囊,或者是环丙沙星胶囊的药名。

  

    药理学上对氧氟沙星胶囊和环丙沙星胶囊这两种抗生素的副作用是这样介绍的,它会给人体带来消化道和有损神经系统等不良反应,可让人很不理解的是一位明明是脑神经受伤,不该吃这种药的病人,居然也连续吃了十多天了。

  

    医院造假药普通的患者如何察觉得出来,也正因为如此,灵川县人民医院造假药的事情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就在几天前记者得到一个消息,灵川县人民医院的药剂科副主任、财务科长和中心药房组长分别被院长叫去谈话,医院决定免去她们的职务,并调离原工作岗位,理由是这三个人都接受了《焦点访谈》的采访,并对记者说了真话。(文/康力、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