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线]水均益:日本向东看?(2009年9月01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主持人 水均益: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日本是东方国家还是西方国家?这个问题100多年前就已经有了答案。除了纯地理上的概念,日本要做一个西方国家。

不过随着本周日的日本大选,这个问题似乎又有了新的解答。即将上台执政的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最近在美国一家著名的报纸上撰文,提出了一个“疏美亲亚”的口号:日本将回归其亚洲国家的属性。对于鸠山的此番执政宣言,尽管白宫发言人吉布斯周一回应说,美国对此不会感到“嫉妒”。 但美国国内的舆论普遍对此大为不满,认为日本“民主党的对美政策将严重削弱和损坏日美同盟关系”。

其实,美国高不高兴对于日本来说已经无大所谓。现实是,当日本人以忐忑的心情迎接一个新政府的同时,他们也在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日本正在衰落。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影响力,日本已经不是上世纪80年代那个西方集团中当之无愧的“老二”。用鸠山自己的话说,中国的经济总量在不远的将来将会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而亚洲正在成为世界经济蓬勃活力的中心,日本需要在这个中心里寻找到自己的核心地位。

显而易见,这种日本转向亚洲,向东看的思路实在是迫于现实的考虑。一个生活在美国保护下,事事与“老大”亦步亦趋的日本是无法成为真正的所谓“正常国家”的。当然,向东看,回归亚洲对日本也不是没有挑战。

日美关系渐行渐远?

主持人:在日本民主党以压倒性胜利跑赢日本大选之后,今天,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新内阁名单将会在9月18号正式出炉。实际上,这两天有关日本未来将何去何从的评论一直没有停止,而日本与美国的关系也成为了众人评说的焦点。就在大选前几天,鸠山由纪夫在美国《纽约时报》上发表名为《日本新道路》的文章,对美国的部分政策予以了批评,并表明要走更加独立的外交道路。今天,我们关注的焦点就是日本与美国关系的新走向。

今天演播室里请到的是特约评论员宋晓军先生。

首先,我注意到鸠山在他的这篇文章里面,还是比较明显地对美国的一些政策提出了一些婉转的批评。比如他说:“很多人从金融危机当中认识到,美国单边主义的时代也许会终结。金融危机也使人们对于美元作为关键全球性货币的永久性地位产生了怀疑。我还认为,由于伊拉克战争的失败和金融危机的发生,美国主导的全球主义的时代已经走向终结,我们将迈向一个多极化的时代。”

这个话里能够听出来他对于美国政策的不满,但是这是不是一定意味着日本要脱离和美国现在的这种关系,走一种跟美国更加平等,甚至跟美国渐行渐远的这样一种关系呢?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现在还不能下这个结论。刚才他说的这些带有他自己的一种政治选择。这一次在日本大选当中,因为他是小选区,300个众议院议员的票,其中有很多选区,工业化程度比较高的东京、大阪,包括关西这些地方,共产党的得票率从6%到10%,比较多。另外,民主党当中还有一个社会党,偏左翼的。刚才他对全球化甚至资本主义的这种批评,是带有一种整合日本内部政治势力的意愿,他更倾向于偏左一点地说这个话。但是日本和美国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安保条约》,日本没有自己的军队,只有自卫队。同时,美国在防务问题上,用一个简单的话说,日本的安全是由美国撑着一把保护伞保着的,日本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想躲开这个保护伞很难。

主持人:有了这个所谓“美国保护伞”保护的前提,日本在很多问题上,特别是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必须听美国的,或者必须要在美国的笼罩之下来行事。民主党鸠山提出的更住自主的政策,会对未来的日美关系带来什么样根本性的冲击吗?他能做得到吗?

宋晓军:目前来看,鸠山并不是一个政治强人,当然在他的党内更强的有小泽一郎,也说过这一类的话,但是民主党能不能整合整个日本的资源,因为日本是一个官僚政治。我举一个例子,前一段时间泄露出来的“秘密核协约”,允许美国的核武器靠近日本,或者进入日本,这件事情完全不是政党的人,因为政党的人不知道,就是外务省的这些官僚就能操作这件事,他跟国外的人脉非常熟悉,而这些政党只是选区的人知道,第一,没有太深的国际知识背景;第二,没有太深的国际人脉。在这种情况下,他想一下把这个保护伞掀掉,还且不说他自己要配套自己的军事工业,整个国防这一套东西,从日本国内政治角度上来说都很难。

主持人:但是人们注意到,有人认为像鸠山,包括小泽一郎,民主党这些核心人物提出:不做美国的附属,要更加独立,这可能是出于他们竞选时候的一种考虑。但也有一些日本国内的学者认为不一定,他们可能骨子里是这么想的,因为民主党的倾向是偏左一点。但是美国国内对这个东西似乎挺很有反弹,美国很多学者、外交家都认为,鸠山提这个东西是什么意思?是理想主义,不现实。是不现实吗?他要做“正常国家”的愿望,在美国这把伞的笼罩下恐怕很难吧?

宋晓军:我觉得是很难。实际上美国对日本一直有所提防,当然可以看出这种提防逐渐地增大。早期的时候,50年代,包括日本的《宪法》没定之前,麦克阿瑟允许日本开始生产军工产品,那是为了朝鲜战争,后来他给了日本,包括F-4这些飞机,也都是许可证生产,但是到了F-15的时候,包括战斗机的发动机,就是整机在卖了。甚至我们最近常常听到的一个词“宙斯盾”,宙斯盾这套雷达系统整机在卖,核心技术不给日本了。在这个问题上,包括核的问题上,包括远程导弹的问题上,死盯着日本。虽然日本有庞大的舰队,但是他的核心,包括军舰上的燃气轮机也是美国人的技术,只不过在日本用许可证来生产,所以美国人除了在政治层面上,在物质层面上也不允许日本独立起来。

主持人:很短的一个问题,如果未来民主党上台执政之后,对美国问题要做一些调整的话,在哪些领域能调,是原则性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做一些微调,还是在一些边边角角的事情上做一些文章?

宋晓军:我觉得在防务问题上,可能连边边角角的问题都难以再调,其它的口头上有一些东西可能会有一些调整,包括基地有一些,但是真正的核心问题是调不过来的。

宋晓军:这个话题谈到这。接下来我们还要关注另外一个话题,也是今天各大媒体都非常关注,此时此刻正在波兰举行的纪念二战爆发70周年,马上回来。

欧洲纪念二战爆发70周年,是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还是不让历史重演?40年铁腕领袖,昔日的反西方斗士,是否能跳出带着镣铐的舞步?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