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线]塔迪奇总统接受水均益专访(2009年8月24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视频回顾 

导视:连环爆炸敲击巴格达神经,驻伊美军从伊拉克城镇撤出后,是否催生新的安全乱局,《视线伊拉克》直通战争六年后的巴格达。

塞尔维亚总统访华促两国友好关系,谈中塞关系、谈科索沃问题,塔迪奇总统接受水均益专访。敬请收看《环球视线》。

标题1: 专访塞尔维亚总统塔迪奇

主持人水均益: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说到塞尔维亚,很多中国观众可能不是很熟悉,但是如果说到南斯拉夫,我相信很多中国人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实际上,塞尔维亚曾经是南斯拉夫的一个加盟共和国,而这个位于欧洲东部、面积8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家不仅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还被称为是俄罗斯向欧洲国家输送天然气的集散中心,这两年去塞尔维亚做生意的中国人也多了,塞尔维亚对中国也渐渐地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上个星期塞尔维亚总统来华正式访问,我也利用这个机会对塔迪奇总统进行了一次高端访问。

解说:国家主席胡锦涛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与来华进行国事访问的塞尔维亚总统鲍里斯•塔迪奇举行会谈,双方就建立和发展中塞战略伙伴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并达成广泛共识。会谈后,双方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塞尔维亚共和国关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两国元首出席了双边合作文件的签字仪式。

字幕提示:2009年8月21日北京钓鱼台,塔迪奇总统接受本栏目专访。

水均益:总统先生,请您告诉我,您是如何定义和理解这一战略伙伴关系的?

鲍里斯•塔迪奇 塞尔维亚总统:(这项协议的签署),基于一个双方都认可的政治框架,它是有史以来双方政治关系的最好体现,同时它为塞中之间的经济合作开拓了一个更加自由空间,这不仅仅对塞尔维亚来说很重要,对中国来说也很重要,因为中国在全球经济发展当中占有重要的战略性地位,还有塞尔维亚在东南欧的战略地位,塞尔维亚对于每个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也包括中国。事实上,塞尔维亚与很多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议,例如欧盟,俄罗斯,土耳其还有白俄罗斯。再过几个月,塞尔维亚还可能会与乌克兰签订协议,这样的协议会为我们带来一个拥有八亿人口的市场,这就意味着你可以在塞尔维亚进行生产,然后出口到其它国家,不需要交纳关税,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水均益:您是否在关注一些特定的领域?因为我听说您希望在基础设施建设,制药工业,农业方面与中国进行合作、进行投资,请您给我们谈一谈吧。

鲍里斯•塔迪奇:在未来的几年里,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对塞尔维亚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们计划在多瑙河和萨瓦河上建五座桥,这很重要,我们也希望和中国的企业签订一些合作项目,所以在昨天,我国副总理与中国合作伙伴共同签署了有关建设这五座桥的协议,协议不仅仅是关于这五座桥的建造,它关系到中塞经济合作的全面发展。

水均益:塞尔维亚欢迎中国的投资者吗?

鲍里斯•塔迪奇:当然,这正是我昨天和胡锦涛主席举行会谈时所说的。我知道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也非常感谢中国政府的新政策。几年之前,中国敞开大门欢迎外来投资者,现在中国投资者走出了国门,寻找新的机会,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篇章,我对此表示赞赏。塞尔维亚欢迎这些投资者,塞尔维亚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它位于欧洲东南部的中心地带。

水均益:您曾经谈到过中国与塞尔维亚的关系,您解释过中国在您外交政策中的地位,中国是您对外政策中的第四大支柱,排在美国、北约、俄罗斯之后,中国日后有没有可能攀升到第三位或者第二位?

鲍里斯•塔迪奇:多年以来我一直在说,尽管我们有三大重要的合作伙伴,俄罗斯是我们的老朋友,在对外政策当中,美国是我们主要的合作伙伴,我们还有第四个重要的合作伙伴,那就是中国,这样的合作不仅仅体现在我们的对外政策当中,也体现在我们的经济合作当中。中国已经成为了塞尔维亚的第四大贸易合作伙伴。其实我很希望中国在不久的将来能成为塞尔维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这是很有可能的。但这不仅仅取决于塞尔维亚,也取决于中国。我们将朝这个方向共同努力,这也是昨天我和胡锦涛主席在国宴时达成的共识。

解说:塞尔维亚位于被称为欧洲火药桶的巴尔干半岛的中部,曾经隶属于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在很多中国人的记忆中,《桥》和《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这两部电影代表着抗击法西斯勇敢的南斯拉夫。上个世纪90年代初,前南斯拉夫开始解体。2006年6月5日,塞尔维亚成为独立国家。

科索沃问题一直困扰着塞尔维亚,1999年科索沃战争结束后,科索沃在名义上为塞尔维亚的一部分,实际上则由联合国管辖。2008年2月18日,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但是塞尔维亚认为科索沃的“独立”违反联合国宪章,拒绝承认其独立。

水均益:我觉得您现在处于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去年科索沃单方宣布独立,尽管国际社会的大部分国家不承认科索沃独立,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来自北约盟友和欧洲盟国强大的力量支持它独立。您将如何处理这一进退两难的境地?

鲍里斯•塔迪奇:对我来说这并不是进退两难的困境,而是欧盟和欧洲朋友们的窘境。首先,有些实力雄厚的国家承认科索沃独立,我认为这是错的,这在未来将会导致很多可怕的问题,给很多国家带来麻烦。在我看来,这是鼓励全球的分裂分子在牺牲道德原则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国家。这不仅仅是塞尔维亚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球的现象,这关系到全球的共同利益。

水均益: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8月13日说,北约将从科索沃撤军,您认为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

鲍里斯•塔迪奇:我本人很想和秘书长拉斯穆森谈话,去年在他任丹麦首相期间,我曾与他进行过会晤,但那时我们还不能谈论北约是否该从科索沃撤军,撤军将会带来一些问题,首先,塞尔维亚人在科索沃的境地十分危险,我很希望北约军队能留在科索沃,保护当地的各民族安全,在我看来这很重要。这也是我将要和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所要讨论的问题。

水均益:每个独立的国家都有对于这些分裂行为,都有它们的底线,在科索沃问题上,您的底线是什么?
鲍里斯•塔迪奇:塞尔维亚不会承认科索沃独立。我再次重申,塞尔维亚不会承认科索沃独立。将来无论发生什么,塞尔维亚绝对不会承认科索沃独立,这是我们的基本立场。任何人都不能借欧洲一体化和安全一体化制造科索沃独立的条件,这就是我们的底线。

水均益:从地理位置上来讲,您说到塞尔维亚更靠近西部,但是报道和一些分析家评论说塞尔维亚,特别是您领导下的塞尔维亚,试图在东西方之间找到一种平衡,西方是指欧盟、北约、美国,东方是指俄罗斯。

鲍里斯•塔迪奇:塞尔维亚就像是文化和文明之间的一座桥梁,我们很愿意成为这样的桥梁,为什么不呢?我们会为各方提供支持,我们在寻找机会推进一些政治化进程。与此同时,我们要谈论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考虑到全球利益,塞尔维亚会成为一座非常重要的桥梁,它可以成为俄罗斯向欧洲国家输送天然气的集散中心,比方说,意大利、德国、法国。

水均益:比如南溪线。

鲍里斯•塔迪奇: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纳布科天然气管道,这些对于欧洲的未来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水均益:在选择这两个管道项目时,你们会感到很头疼吗?因为这不仅仅只是天然气管道。

鲍里斯•塔迪奇:是的,能源不仅仅是天然气,能源也是政治,考虑到现在正在进行的三个管道项目,南溪、北溪、纳布科,在未来的十年里,它们只会为欧洲提供九百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但是欧洲需要更多的天然气,欧盟没有看到实质性的竞争,为了进一步发展,欧洲需要更多的天然气。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