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无腿女人站起来 (史倩倩)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8日 14: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10月的时候,再次飞抵南宁,去了中越边境,为了一个36岁女人――李美文的重生。

 

美文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在上山砍柴过程中,不慎触雷,双腿从大腿根处被截肢。于是两只小板凳一挪一挪,挪走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挪走了她人生的23个春秋,直到她遇见了真诚的边防战士。在边防战士以及各方面的努力之下,美文终于在装上义肢之后站起来了,能行走了。

 

走在那条山路上,我似乎穿越时空感受到了一个女人23年的心路,湿润的空气中仿佛凝结的是美文流干的泪水,美文的童年是不幸的,各种人间冷遇都降临在了她的身上,她无法躲闪,无法回避,甚至无法申诉,她把所有的怨恨积攒起来,为自己造了一面坚硬的心墙,用来隔绝陌生,画地为牢。

 

我想边防战士小覃在这条路上的感受也与我相差无几,但美文的决绝却让小覃越挫越勇,他勇敢地挑战着这面心墙。小覃是单纯质朴的,小覃是善良简单的,小覃甚至把美文开口说话当成自己的愿望,对于一个年轻的男孩子来说,那是怎样的一种憧憬啊。

 

人们常说心是肉长的,小覃用自己的真诚换得了美文开口说话,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将心比心吧。人们常说不简单就是把简单的事做好了,小覃无数次上山下山,走村访户,无数次地拜访终于激励了美文,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不简单吧。

 

小覃说他要让瘫痪多年的美文站起来。这期间的艰难,小覃说到时总是心情沉重,但末尾总不忘记感谢我们,感谢媒体的力量。也许媒体不是万能的。也许媒体也曾经不疼不痒、但媒体真的没有放弃过真诚,诸如美文这样的无奈和悲哀,在我们首次报道之后后,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重视。我有些欣慰,至少我觉得媒体是可以有作为的,媒体是有责任感的,我们的身边正实实在在地发生着这样的故事。

 

如今的美文更坚强了,因为她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她从把控自己的双腿开始,有了把控第二段人生的信心。临行前,我们看见了美文的笑,是大笑,是心底开花的笑,是告别过往的笑,是久别的笑,那种笑也许在记忆里曾经有过,如今美文告别了前世,开始了新生。

 

这两次的拍摄就是这样,总能制造惊心的境遇,又带给自己不一样的心理感受,去感受一个异乡的人,去了解一份异乡的情感,去平添一丝异乡的牵挂。做完节目之后,我曾经想过很多,一个同事的话点醒了我,让一个贫困山村中的无腿女人站起来,让一个逝去女孩的生命犹如流星再次划过天空,让一个痛失女儿的母亲,感到一丝丝心理的慰藉,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好呢?

 

记得有人说过:“我们对这个世界应该有非常饱满的热情和好奇心,但是捕食不是我们生存的乐趣,我们不嗜血,不以大家理解的猛题为生,我们应该睁开眼睛,希望了解这个世界。” 关于女人的话题,从来都不缺少眼球,不管是逝去的少女,还是无腿女人的生活,但生命的意义在她们的身上却书写了不同的故事。磨难和挫折像利剑一样,刺痛过她们。但是,少女走了,无腿女人笑了,少女逝去了,无腿女人又重新站起来了,因为丢失了人与人的关爱,因为获得了最朴素的关怀,少女与无腿女人的命运从此截然相反了。从此我们懂得了在有限的生命里,我们更应该把握什么,付出什么。

 

记者作为记录者,应该学会亲自用鼻子嗅一嗅,用嘴尝一尝,亲手去记录和展现所发生的事情,让更多的人看过、听过、想听、想看,展示生命的“美”,摒弃生命中的丑,这才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