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制片人的九次落泪(牟彦彦)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8日 14: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作为央视的记者,我走南闯北行走了大半个中国,又当过几个栏目的制片人,不敢说阅人无数,但也是百般砺炼,这心肠不如铁石也如鹅卵石了吧,落泪?莫斯科都不相信眼泪!让我落泪不容易。但是,《威海风暴潮》却让我落泪了,而且九次为它落泪。

    我落泪,是因为两个年轻生命的逝去,一个是李传辉,一个是钱桂仁;

    我落泪,是因为传辉的父母用双手摩挲着儿子生前用过的每一样东西,去努力地感受儿子生前的每一丝气息。

    我落泪,是因为传辉和桂仁的亲密战友因为失去他们而无法抑制悲痛的嚎啕,也因为那位父亲再也无法支撑自己而蹲在墙角;

  

  

  

  

  

  

  

  


        
    我落泪,是因为传辉被卷入大海而再也没有回来,他的父亲用双手在海边抓起一捧沙土放入一瓢清水中,迊着海风站在海滩上的那幅景象;

    我落泪,是因为那一对刚强的父母强忍着失去儿子的肝肠寸断,却去安慰儿子生前的战友好好养伤,母亲说:“看见你们就像看见我儿了”,而另一位母亲很平静地说:“当兵是他自愿的。”

  

  

  

  

  

  

  

  


    我落泪,是因为我知道26岁的传辉在牺牲的前一天刚刚和女友一起买了订婚的戒指,幸福刚刚开始,就在3月4日突然划上了句号;

  

  

  

  


    我落泪,是因为节目中还能听他到出租车司机报警的声音,他开车拉着两名赶到码头企图保护渔船的渔民犹如同赴死亡之约而葬身大海;

    我落泪,是因为在有限的影像资料中:在一群准备赴汤蹈火的消防战士中,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群背影,而且从这些背影中,我们也无法分辨出谁是钱桂仁,谁是李传辉。而且,我们永远也无法再次目睹他们的笑貌音容;

  

  

  

  


   我落泪,是因为钱桂仁仅有21岁。画面上,我们还能反复看到他生前照片上那灿烂,发自内心的微笑,那份生动如此真实,让人感到他会从照片上走下来。

  

  

  

  

  

  

                           钱桂仁

  

  

  

  

  

  

                   钱桂仁和战友在一起

    3月4日那一夜,他可以选择留下,而他却去了,为了救助被风暴潮困在码头的群众,刚刚参加了一次救火回来的钱桂仁,没有来得及吃战友留给他的生日蛋糕,脱下自己已然湿透的警服,抓起战友的干衣服换上就跟队出发了,指导员告诉他不要去,车里也坐不下,他却硬是挤进了驾驶室,还调侃说:“抢险救灾哪能没有我”。但是我们已经无法再听到他的声音,我们只能从照片上他的笑脸中去猜测体会他仅有的21岁生命中的点点滴滴,

    他还有一次机会可以选择留下。到达救援现场,指导员让他留下看车,他却执意要跟大家一起下水,还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然而这一去,就将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3月4日那一天。


    选择,每天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有意无意地做着选择,却不会有人有意去选择死亡,或者面对生死未卜之时,仍要选择与“死”较量,这远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勇气。

    钱桂仁和我的女儿同岁。当我给女儿讲述这个故事时,女儿环顾左右而言他,但我仍然能看到她眼中分明有泪,尽管她说这是“定数”。

    冥冥中,总有一只命运之手在摆弄我们的人生。当我们为生计忙碌着,当我们为没有大房子而抱怨着,当我们能庆幸自己没有生活在伊拉克或者阿富汗那样战火下,当我们对一切感到满意和不满意时……

    但是当我审这一批节目(《走进110》第二季:灾难面前)时,我前所未有地多次想到泰山想到鸿毛。

     
    人总是要死亡的,但死的意义各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

    这是毛泽东主席在《为人民服务》中的一段话。几十年前,做为必读必背诵之“老三篇”,这一段话已让许多人是烂熟于嘴,但未必烂熟于心。比如我。多年来我们不再考虑,人活着的价值和意义,只是努力“活在当下”,随波逐流地追逐着我们原本不想追逐的东西,泰山和鸿毛也离我而去。而这些日子,泰山和鸿毛不时地敲打着我的心。

    毋庸置疑,李传辉和钱桂仁的死重于泰山。而那些不知名的死于风暴潮和自然灾害的人,他们是泰山还是鸿毛?

    我们每个人恐怕都处在泰山和鸿毛之间,尽管有命运之手的操控。但我相信,我们的一言一行,仅是一个瞬间,但每个瞬间的累积即可成为永恒,我们仍然可以选择离泰山近一点,更近一点。

  

  

  

  

    清点我的九次落泪,一次是看素材,两次是审粗编,三次是审非线,一次是审音乐,一次是改稿子,还有一次是做观众。我审片时,陪审的编导大多数人都在落泪。

    我要检讨的是我太注重情感,而忽略了节目制作的细节,作品尚嫌粗糙,我告诫自己今后还要冷静。但冷静不是冷血。以后审片我还会落泪。

    另外,我觉得,远遥码头那里是不是会有一个纪念碑?哪怕有一块普通的礁石,上面刻着“三月四日,李传辉,钱桂仁为救他人在这里捐躯”。

    如果没有,在我心中已有。


相关链接:
《走进110》第二季:灾难面前   5月22----5月31日 18:05 播出,节目中有更多的感人故事。
《威海风暴潮》节目已于5月23日播出,如果你想收看这期节目,你可以点击进入:
视频:《威海风暴潮》(上)(1)
http://law.cctv.com/20070524/104891.shtml
视频:《威海风暴潮》(上)(2)
http://law.cctv.com/20070524/104896.shtml
视频:《威海风暴潮》(上)(3)
http://law.cctv.com/20070524/104908.shtml
视频:《威海风暴潮》(下)
http://law.cctv.com/20070525/104883.shtml
《法治视界》特别节目《走进110》第二季:灾难面前  专题
http://law.cctv.com/special/C18470/01/index.shtml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