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象》(7月12日播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7日 18: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解说:2004年9月25日晚,一个冷风习习的秋夜,在地处四川东南部的合江县五通镇,这个叫秋秋的孩子亲眼目睹了这样恐怖的一幕。

  

    同期:秋秋:推开妈妈睡觉的卧室门,妈妈在床上挣扎。

  

    解说:秋秋的母亲游安群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与丈夫在镇上经营着一家花圈店。当晚感冒多日的她,饭后服下感冒药,嘱咐儿子好好完成作业,之后就回到卧室准备休息。然而仅仅十分钟后,家里所有的宁静被她的惨叫声打破了,阵阵剧痛使游安群在床上本能的挣扎着。

  

    同期:死者游安群的儿子秋秋 怕 我就开始喊我外公 我外公就叫我去喊(医生)杨祖友解说:秋秋的外公向家成,看着儿媳痛苦的挣扎和惊恐的眼神,他也束手无策。

  

    同期:游安群的公公向家成她(游安群)翻着白眼望着我 我跪着对她说 你不要挣扎 会摔

  

    下来 她说不出话 我还给她穿衣服穿鞋

  

    解说:惊恐中的秋秋还赶快叫来了同住一条街上的舅舅游安民,随后镇上唯一的医生杨祖友

  

    也赶来了,然而他们的到来也没能扼制住游安群病情的急速恶化。二小时后,33岁的游安

  

    群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病症夺去了生命。

  

    同期:游安群的弟弟游安民我看见她(游安群)的时候 就知道她是吃了毒药 但不知道是

  

    什么毒药 她的嘴巴是青的 嘴里冒白沫

  

    解说:游安民认为姐姐死得不明不白,于是报了警。四川省合江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赶往

  

    40公里外的案发现场五通镇。此时,游安群的离奇死亡已在村民中间引起轩然大波,各种

  

    猜测纷纷而至。警方在排除了各种干扰因素后把目标锁定在三个方面。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刑警赵平一种可能就是由于,死者她本身患有疾

  

    病,然后病发死亡。第二种可能就是由于,医生用药不当,造成医疗事故,造成死者死亡。

  

    第三种可能就是其他人投毒。

  

    解说:那么究竟是哪一种原因导致了游安群的死亡呢?警方的调查紧锣密鼓地开始了。他们

  

    在走访死者家人后了解到,游安群生前一个月由于感冒、发烧,一直在镇上一名叫杨祖友的

  

    村民开设的私人诊所里看病治疗。事发当天游安群吃下的最后一样东西就是这个医生所开的

  

    感冒药。在游安群发病后,家人也是叫他来进行了抢救,当时他给游安群注射过一支针剂。然而警方在进一步查实中发现,杨祖友竟是一个根本没有行医资格的医生。依据种种迹象,警方首先考虑到医疗事故致死的可能性。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刑警赵平 严格来说,他(杨祖友)是非法行医,我们想是不是有可能,医生用药不当,导致了游安群的死亡。

  

    解说:办案人员在对杨祖友进行询问时,此人显得很配合,立即拿出了事发前他给游安群所开过的药方,并提供了瓶子里剩下的药品供警方查看。游安群平日服用的都是些常规型感冒药,即使出现过敏反应,也不应该危及生命。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刑警赵平 他的用药也没有什么大的毛病,大的问题没有。

  

    解说:警方从医生的用药中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并且据当地村民及死者家属反映,杨祖友虽无正式行医执照,但医术和医德却一直受到大家推崇。由此警方也认为因医生用药不当导致死亡的可能性很小,从而排除了医疗事故的可能性。杨祖友的嫌疑暂时被警方排除。由于死者生前并没有任何致命急症的征兆,从发病到死亡的时间也只有短短两个钟头,症状反应又非常剧烈,警方由此推断死者死因可能是服用了大量的有毒物品。而这与死者弟弟亲历姐姐死亡后做出的基本判断一致。到此可供调查的范围趋向于服毒这一方向了。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刑警赵平 这些(死亡)可能,最终都要通过科学的鉴定,才能够定性

  

    解说:送往四川省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的游安群胃中提取物和部分血样,是否能查出毒源,这将为警方的侦破工作进一步明确方向。2004年10月20日,检验结果终于出来了,游安群的确是因为服用了大量的国家违禁物品毒鼠强而导致死亡的。这一结论也印证了警方此前的判断。死因得到确认,警方意识到案件并不向开始那样简单。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刑警赵平 死亡有可能是他人投毒,或者是自己服毒,有很多种可能的。

  

    解说:在这几种可能中警方首先对死者自杀的可能性进行了调查。据家人反映,游安群当天行为并无反常,并且临睡前还将外衣外裤等脱掉放好,没有服毒自杀的任何迹象。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何鸣 (游安群)死的当天,她还去找医生看病 这些问题,(她去)看了病,就没有死的想法。

  

    解说: 排除了游安群自杀的可能性。警方将调查重点集中到他人蓄谋投毒上。大量的排查走访后一个重大嫌疑对象出现了。

  

    导视1

  

    解说:警方把此案确定为投毒案后,第一个嫌疑人就是死者的丈夫向贤生。

  

    村民:当时我们是怀疑向贤生,在游安群死时,因为凭他以前的所作所为,家庭用很多暴力的手段。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我们怀疑的理由是,他(向贤生)长期夫妻感情不和,与其他女性长期在外面姘居

  

    解说:死者丈夫向贤生由于长期在外和多个女性维持着不正当关系,导致与妻子游安群的关系异常紧张,他多次当着邻居的面殴打妻子,并一直存有离婚的念头。专案组由此分析,向贤生为了能达到抛妻的目的而投毒谋害妻子的可能性很大。然而当警方从这个角度入手进行调查之后,线索却再次中断。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对游安群死亡前十多天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向贤生他有不在现场的证据,也就是说他没有回过家,他没有直接作案的证据。 解说:事实上向贤生在事发前十天就已经离开了五通镇,和外村另一女子同居一处,不具备作案时间。但死者的弟弟却仍然坚信姐姐是被姐夫所毒害,因为游安群在死亡前曾抓住他的手说了唯一的一句话,话语中表明了姐姐对丈夫的怀疑。

  

    同期:游安群的弟弟游安民她只说向贤生整我(游安群) 她死得冤枉 不明不白的 没抢救过来 死得不明不白

  

    解说:专案组再次调整思路,力图从案发前死者接触到的人和食物入手寻找突破口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

  

    我们对9月25日,游安群整个活动行踪,和她进食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进行了一一排除。

  

    解说:调查结果表明,当天中午游安群和儿子秋秋,及公公向家成一起吃了中饭和晚饭。下午家中来了唯一的客人,镇上一直给游安群看病的医生杨祖友,杨祖友带了一串葡萄和日常用的感冒药问了问病情后,在向家小坐片刻便离开。下午家中三人一起了那串葡萄。晚上8点多游安群按医嘱服下感冒药便上床躺下,仅仅十分钟后,事情就发生了。这中间到底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我们通过化验,她当天晚上吃剩下的西药,和吃药用的开水,这些都不存在有毒。整个吃葡萄和吃饭的过程,都是全家共同食用,为什么只有游安群一个人中毒,而其他人没中毒呢?这点就可以基本排除,游安群是因为进食时,误食了毒鼠强,中毒死亡。 解说:警方的调查表明,药品和食物都没有毒,那么,尸检检测出来的毒鼠强又是怎么进入死者体内的呢?案发已有40多天了,仍然不能锁定犯罪嫌疑人,专案组决定调整思路,调查毒鼠强来源,以此寻找突破口。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何鸣 我们决定查毒源,你要去投毒,医院化验出是毒鼠强,药源从哪里来,你总要去买,你自己生产不了,你总要去买这种药。 解说:为了查找毒鼠强来源,专案组民警走访了方圆几百公里内的村村镇镇,记录下每一个曾接触过此类国家违禁物品的嫌疑人。一个月的摸底,使案情又有了新进展,一个熟悉的身影再次进入警方视线。死者的丈夫向贤生,曾经托人买过毒鼠强,这一线索印证了专案组当初的推断。正当专案组顺藤摸瓜查找贩卖人以便当场指证时,那名被警方调查出的鼠药贩子,却闻风而逃了,一时不知去向。专案组考虑到案件调查,已经闹得小镇风声四起,嫌疑人向贤生也早有防备,如果此时再不对他进行监控,此人也可能随时潜逃。于是专案组在报请上级批准后,立即拘捕了重大嫌疑人向贤生。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他(向贤生)口口声声说,我不在家,我如何能将我的妻子杀死。你们公安怀疑我,是诬蔑我,我反而要控告你们,你们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利。 解说:被拘留后的向贤生反复强调自己不具备作案时间,这个问题也正是困挠专案组长达两个月的一个疑点和必须要解开的谜.专案组分析认定如果向贤生不在现场的情况下实施了犯罪,那么这起投毒杀人案的涉案凶手应该不只一个人,那个具体实施投毒的人又可能是谁呢?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虽然他(向贤生)不在现场,是否有其他能够接触游安群的人,实施了投毒行为,别人要实施投毒,这个人肯定与向贤生关系十分密切,并且这个人是不容易引起怀疑的人,所以我们从这个方面来调查。 解说:此后三天,专案组成员针对案发前后和游安群及嫌疑人向贤生都有过频繁接触的人进行了暗中摸排,专案组发现,几方面的调查都指向同一个目标,这个人其实也是两度进入了警方视线。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何鸣我们重点为了查他(向贤生)的关系,然后我们又查出了杨祖友这个人,这个人很关键。 解说:杨祖友的再次出现令专案组成员既兴奋又意外。因为据了解此人在五通镇医术和医德都得到全镇人的肯定,一直是个受人尊重的医生,并且他和死者关系正常,从无任何过节,怎么会铤而走险去投毒杀人呢? 同期:四川省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黄炜是一种推测,但是在心里去排除(他),觉得不可能(是他做的) 解说:为了慎重起见警方考虑暂不对杨祖友进行直接审讯,专案组分析向贤生已被拘留多天,心理防线更为脆弱,于是决定先从他与人合谋作案这一防御底线展开攻势。三天后,向贤生终于按捺不住了。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他(向贤生)悄悄写了一张纸条,通过一个释放的犯人夹带出来,他上面写到,请杨祖友医生主动到公安机关来,承认是他非法行医,导致人死亡,(这样)可以保住二人的生命。保住生命,肯定是因为自己发觉了,(做了这件事)要被杀头的重罪。 解说:向贤生这一欲盖弥彰的做法,更加肯定了警方的判断。然而当专案组传唤杨祖友时,此人再三申明自己和此案没有任何关系。而当时专案组所掌握的证据中也确实没有一项可以直接证实杨祖友和本案有关,侦破工作一波三折。时间一天天过去,就在专案组成员从各种疑点中苦苦寻找蛛丝马迹时,在外躲藏了20多天的毒鼠强药贩子出现了,这一消息对侦破工作是否会带来决定性的转折呢?

  

    导视 2 解说:闻风而逃的鼠药贩子在潜回家中的当天晚上就被抓获了。办案人员从房间一角搜出了一袋还未来得及销毁的剧毒物品毒鼠强,人货俱在铁证如山,那么警方从他口中能得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吗?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在证据和事实面前 他(鼠药贩子)很快就承认了 这个鼠药 他既卖给过死者游安群的丈夫向贤生 同时主要是卖给了医生杨祖友

  

    解说:鼠药贩子的口供,补上了这起投毒杀人案证据中所缺失的重要一环,证实了杨祖友在此案中的身份,为杨祖友参与买药实施投毒提供了的有效证据。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这个医生的出现 这样就解开了 当时我们怀疑 为什么她(游安群)的丈夫向贤生 作案时不在现场的这个疑团 终于被解开了

  

    解说:面对已经形成的严密证据链,犯罪嫌疑人杨祖友、向贤生已遁形无术,他们对自己蓄意谋害游安群的罪恶行径供认不讳。根据二人的交待清晰勾勒出案发全过程。[图示] 同期:四川省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黄炜他(杨祖友)最先对我讲的第一句话就是向八(向贤生) 向贤生不是人 他毁了我的家庭 毁了我 解说:那么杨祖友为什么要与向贤生一起加害游安群呢?是什么使向贤生不择手段谋杀结发妻子?话还要从5年前说起。2000年向贤生和妻子游安群带着家人从农村搬到了五通镇,并以做花圈为生,日子过得平平安安。可是两年后风流成性的向贤生在当地结识了一个比结发妻子更年轻、漂亮的女友,交往没多久他便产生了想和游安群离婚的念头,此事遭到妻子和家人的坚决反对。 游安群的公公向家成我没同意(他们离婚) 没有同意 同期:游安群的弟弟游安民我知道(要离婚)这件事后 把向贤生打了一顿 我就出去打工去了 两 三年才回来。 解说:家人的劝阻不但没能使向贤生的行为有所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和那名女子继续频繁往来。向贤生、游安群两人为此经常打骂,日子不再太平。 同期:游安群的儿子秋秋(他们)天天吵架。 解说:2004年8月的一天,丈夫几天未归终于将软弱的游安群激怒了。当天下午,游安群叫来村长和一些邻居,一起去了她一直想去却没敢去的丈夫情妇家中,上演了一场轰动全镇的捉奸行动。 同期:村民我看见他(向贤生)媳妇 她(游安群)气惨了 拿了一把裁纸刀 准备砍那个婆娘解说:就在那天,看着暴露在众目葵葵之下的丈夫和那个女子同处一室,游安群丧失了理智,她拿出准备好的一把裁纸刀朝着丈夫身边的女友猛刺过去。此时丈夫向贤生本能的一下推开危险中的女友,自己挡了过去,瞬间向贤生的脸上出现了一道刀伤。这道疤痕也成为了镇上村民谈论的一个笑柄。 同期:村民很丢人的事 脸被砍伤 对 这里被砍伤了 丢脸 同期:村民丢脸 你(向贤生)不该这样做嘛 解说:据向贤生向警方交待,妻子做下的这件事,深深伤害了他的自尊,他再次提出离婚,可游安群仍不同意。 同期:村民(游安群说)我就一个人 我迟早就在这一家 我生死都在这一家 你除非把我整死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解说:据了解,从17岁就嫁到向家的游安群对婚姻持有从一而终的观念,可离婚心切的向贤生在捉奸事件之后,已将妻子视为自己幸福生活的最大障碍。由于不能从正常途径里得到解脱,他最终产生了害死妻子这一丧心病狂的念头。狡猾的向贤生知道自己和妻子不合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亲自下手嫌疑太大。于是他便想到找一个容易接近妻子却又不会引起别人怀疑的帮手来协助自己实施罪恶计划。而倍受大家信赖的杨祖友无疑是这个角色最好的人选,可一向以救死扶伤为行为准则的杨祖友为什么会如此丧失良知和人性呢?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医生和她的丈夫向贤生,经过了预谋,讲好了以两千元人民币,作为交换条件。地处山区,两千元对他(杨祖友)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数字,当时(杨祖友)是受两千元的诱惑。 解说:两人精心策划了一个他们自认为天衣无缝的罪恶计划。为了制造不在现场的假象,9月15日案发前十天,向贤生故意离开自己家到女友处借住。9月25日案发当天下午杨祖友拿着自己事先买好的一包毒鼠强走进了游安群家,并告诉她这是用来治病的好药,还特别叮嘱一定要在晚饭后连同两片西药全部服下,以便销毁证据。而那张包毒鼠强的纸,也在游安群发病后,他赶来给打针时,偷偷拿走了。 同期:四川合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九支队中队长宋安奎在她(游安群)服用的西药当中 (毒药)是全部服下的 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终于才证明了 我们为什么在剩下的药品当中和所剩的饭菜,以及开水中找不到毒药 这才解开了这个谜团 同期:游安群的儿子秋秋没有了爸爸,妈妈。你恨不恨你父亲?恨。还是恨呀?是的。你能不能原谅他呢?不原谅。是的。如果有机会再去看你父亲

  

    你会去看吗?看。还是要去看。为什么要去看呢?

  

    你说不原谅他的。因为还想见他一面。

  

    解说:而此时的杨祖友,面对已有5个月身孕的妻子,他该如何去承担这个责任呢?

  

    解说:2004年12月12日,这起投毒杀人案在五通镇举行公审大会。就在这一天,在相距不到300公里的四川省彭山县公义镇又一起妻子离奇死亡的案件发生了。

  

    导视:两起案件,时间首尾相连

  

    两种假象,两个妻子命丧黄泉

  

    同期:她说她死得冤枉 不明不白

  

    同期:事故目击者我说人都死了 做人工呼吸没用了

  

    2004年秋冬时节,四川东南部的两个村镇到底发生了什么?

  

    游安群的儿子秋秋:没有了爸爸 妈妈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他说的 不救让她死

  

    警方揭开假象擒真凶,《天网》栏目正在播出

  

    解说:2004年12月12日下午5时许,四川省彭山县公义镇青谢公路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肇事司机舒济恒驾驶一辆小型面包车行驶到此处时突然翻入2米多深的河中。司机本人受了轻伤,乘车的中年妇女溺水死亡了。

  

    同期:事故目击者我看见(面包车)一下就下去了 我从那个位置跑过来 司机在那个拐弯处刚刚爬起来 舒济恒我扔根麻绳给你 我说 你拴在腰上 他说我嫂嫂还在(车)里面

  

    解说:这个被司机称为嫂嫂的人就是那天这辆车上唯一的乘客张玉华。在当地村民的帮助下,出事车辆里的张玉华在水里大约滞留了半个小时之后被打捞上来。

  

    同期:事故目击者还是我把那个女的拖起来的 (那个女的)头就倒在那边上又倒不出水来(有人)说做人工呼吸 我说人都死了 做人工呼吸没用了

  

    解说:接到报警的彭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立即赶到现场,对事故进行处理。

  

    同期: 四川彭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交警陈强当时我们过来勘查现场的时候 这边当时有一个痕迹 撵压的痕迹 具体位置从这个地方掉下去的 据面的司机讲 (面包车)从这个位置栽下去的 当时水流很急 水深当时测量是两米五

  

    同期: 四川彭山县公安局民警徐成武草坪上的(刹车)痕迹 当时都不是很明显,他(舒济恒)说车自身速度可能有七十迈左右。

  

    解说:交警经现场勘察发现,事发地点是这个路段20公里以内,唯一可能发生此类严重交通事故的地方,因为其他地方均有树木和防护堤,在距离车子落水地点10几米处,恰好有一条机耕道与公路相连,交通事故发生的可能性相对较大。 同期: 四川彭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交警陈强看起来还是比较像车祸的样子

  

    解说:司机舒济恒说,他行驶到这里时,一辆摩托车横穿出来,情急之下为了躲开摩托车而发生了这起交通意外。交警在调查此事时,舒济恒一再强调这一点。

  

    同期: 四川省彭山县公安局民警徐成武他是为了避让这辆摩托车,才把车从这条道,一直开到河里去了的,因为他在前面,后来他自己就从车里爬出来了,那个女的就没有爬出来,车一直被水冲到桥底下,当地农民才帮助,才把她(死者)打捞上来的。

  

    解说:在这起交通事故中,乘车人张玉华溺水死亡,驾车人舒济恒则仅受了一点皮外伤。按照相关法律,对肇事司机舒济恒拘押看守所做进一步调查。然而警方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事发现场和案件表象上都存在诸多难以解释的疑点。

  

    同期:四川省彭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交警陈德明一直不相信是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

  

    解说:办案人员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怀疑,是因为无论是死者张玉华还是司机舒济恒,身上都没有明显撞击的伤痕 从现场痕迹来看,出事车辆更像是在犹豫之中慢慢掉下去的。[字幕:疑点一:死者张玉华 司机舒济恒身上都没有明显撞击的伤痕]

  

    同期:事故目击者(死者)额头上 就碰了一点点口子 可能出血了 一点点

  

    同期:四川省彭山县公安局民警徐成武(调查中)发现有一个很大的疑点 当时他(舒济恒)说 有一辆摩托车从机耕道横穿出来 当时我们通过周围群众了解和调查 当时有两个人在这个地方前方十米的地方 亲眼看到这个车子 是开向河里面的 但是他们没有看见有摩托车横穿这条路

  

    解说:目击者不仅没有看到有摩托车横穿出来,而且感觉车是自己开进取的,这与肇事司机舒济恒的口供明显不符,这也让警方更加怀疑。

  

    解说:驾驶员舒济恒为什么要说谎?他说谎的目的仅仅是要减轻自己在这起交通事故中的责任吗?在此后的调查中警方又有了出人意料的发现。就在两个月前,死者张玉华同样是乘坐这辆面包车翻入过青龙镇一座桥下的河中,只是那一次张玉华从车内爬了出来,幸免于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张玉华的身上就发生了两起类似的交通意外,这两起事故之间会不会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警方在对死者张玉华进行了尸检后,发现死者此前已经患有癌症,并且是癌症晚期。期:四川省彭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交警陈德明从法医鉴定的记录来看 死者自身就有很多重症病 有很多的病 活不了多久了

  

    解说:那么张玉华的死亡与她身患绝症到底有没有关系呢?这究竟是一起交通事故还是蓄谋已久的谋杀呢?据警方调查案发当天,是死者张玉华的丈夫杨爱平当选合林村村长的第十天,这天也正是杨爱平在家设宴答谢村民喜庆的日子。司机舒济恒受杨爱平之托,开着杨爱平的面包车带着杨爱平的妻子张玉华去彭山买菜,并在回来时请上岳父母一同来此庆贺。然而事情就在去彭山的途中发生了,事发后赶到事故现场的杨爱平还殴打了司机舒济恒。

  

    同期:杨爱平的妹妹他(杨爱平)就看到了 司机把他爱人淹死了 有点想不通 把我嫂嫂淹死了 我哥肯定就打(司机舒济恒)

  

    同期:杨爱平和张玉华的女儿当时爸爸自己说的 他说你妈妈出车祸了

  

    同期:目击者(死者张玉华的)丈夫(杨爱平)就在公路那里,就把他(舒济恒)堵住 他确实打了舒济恒。

  

    解说:警方通过进一步摸排更多掌握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司机舒济恒家与杨家一直是老邻居,舒济恒平时以在山里替人拉沙石为生,从小便与杨爱平相识,并以干兄弟相称,两家关系很密切。

  

    同期:杨爱平的妹妹他(舒济恒)开车 都是我哥给他托熟人给安排的工作 晓得吗 因为他太贫困了。

  

    解说:调查表明,两家没有仇怨也没有经济瓜葛,如果说舒济恒是故意杀人,那么动机何在?案情一时出现迷局。交警部门又该如何做出认定呢?

  

    同期:四川省彭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交警陈德明作为我们交警部门 只能按照交通肇事罪来给他认定 我们认定是他(舒济恒)负全部责任。

  

    解说:正当交警部门以交通肇事致人死亡定性此事,准备移送检察机关进行公诉之时,肇事司机舒济恒却突然向警方坦言,此案另有隐情。

  

    导视3

  

    解说:舒济恒说出的这个隐情让办案人员大吃一惊。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杨爱平让我)造成交通事故的假象 造成你嫂子张玉华的死亡 在去彭山的路途中跟我说的 他不直接(出面),让我直接把他老婆(张玉华)弄来淹死

  

    解说:对于舒济恒的说法,杨爱平的家人邻居都持不同看法。

  

    同期:杨爱平的妹妹我觉得他(舒济恒)在说谎 怎么可能

  

    同期:杨爱平的父亲我不相信 绝对不相信

  

    同期:杨爱平的邻居从他(杨爱平)的表现 可以说我是不相信他会做这种事。

  

    同期:杨爱平和张玉华的女儿他们关系很好 很相爱

  

    同期:杨爱平的邻居我们好多人选他(杨爱平)当村长 人不踏实会选你当村长吗 真是做梦都不可能。

  

    解说:据调查39岁的杨爱平和妻子张玉华家庭和睦夫妻感情一直很好,在当地又有很高的威望,无论是家人还是村民都众口一词相信杨爱平不会有这样泯灭人性的杀妻恶念,同时事发时杨爱平又没在现场,不具备作案时间。那么舒济恒的供词是否可信呢?会不会是舒济恒在陷害杨爱平?

  

    同期:四川彭山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金鹏诬陷杨爱平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因为第一 诬陷杨爱平 他(舒济恒)自己首先要承担刑事责任 第二点他跟杨爱平的关系 是干兄弟关系 平时关系也是非常好的 没有私仇 私怨 经济纠纷都没有

  

    解说:那么,舒济恒又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故意杀人呢?这似乎很难让人理解。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真正我不说的话 他也不会去承认 他不承认我也不说 不说永远都是一个迷 对我来说交通事故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正常的交通事故是缓刑 对我来说我如果承担责任顶多判我三年 然而我把它说出来 我已经被误解了 把我移交法院 法院提起做出判决的问题 但是我终于还是把它说出来了 因为我的良心不安 是一条人命

  

    解说:感到良心不安的舒济恒,当初又为什么要选择做这种伤天害理的帮凶呢?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他(杨爱平)说,事后我给你六万块钱的报酬,每年以一万五的工资支付给你 驾驶执照吊销由他出钱 所有我个人的开支由他全部开支 这怎么说呢 六万块钱对我来说 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对我们开车的来说 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但是对我的愚昧来说 是一种痛苦 不是一条龙就不要过江翻江弄海 是条虫就平平安安一家太平 生活两万多天的日子

  

    解说:据舒济恒交代是杨爱平指使他一手制造了这起交通事故的假象,那么杨爱平为什么要花六万块钱雇凶杀妻呢?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我嫂子(张玉华)患上了癌症,子宫癌的晚期,只活得到一两个月,他(杨爱平)自己不会游泳,他自己会游泳他自己会做。

  

    解说:舒济恒说因为他过不去自己良心这一关,所以必须说出事情的真相。舒济恒还说他在落水之前的那一刻已经动摇了杀人的念头,这一点也正好印证了交通民警在现场勘查时的疑惑。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当时我的油门全部都松了 是想停下来踩刹车 但是我又想到我成功做了(这件事)以后,他(杨爱平)会给我六万块钱,对我来说也是一笔数字。

  

    解说:舒济恒还说他在计划实施前仍下不了手,曾经返回过杨家一次,确认杨爱平是否真的要这样做。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我说(张玉华)掉下去救不救她 他(杨爱平)说的 不救让她死 但是不要让尸体冲走就行了 但是我也是反复下去救(张玉华)当时(在场)的农民可以作证 你们可以去调查 我反复到河里去(救张玉华) 当时确实是车门打不开。

  

    同期:事故目击者看到(舒济恒)去救她(张玉华) 动都不动了

  

    同期:事故目击者他(舒济恒)反复下河 没救活(张玉华)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当时我也想到 都是一条命 万一我死 她也(张玉华)死 如果我死了就不说了 如果我活着 她(张玉华)死了 我的内心会不安

  

    解说:检察院和公安机关经过大量的走访调查证实了舒济恒口供的真实性。是杨爱平精心策划了这起交通事故。那么刚刚当上村长的杨爱平,一贯工作踏实、为人厚道、家庭幸福,他又为什么要蓄谋杀妻呢?况且妻子张玉华已经是癌症晚期,将不久于人世,他为什么还迫不及待置妻子于死地?他的杀人动机何在?张玉华出事之后,杨爱平首先去了哪里呢?

  

    导视:3

  

    解说:尽管杨爱平在妻子出事后很悲伤,可他还是急着去了一个地方。

  

    同期:保险公司刘经理他(杨爱平)是事发以后 第二天早上就来报的案 报案以后我们就查他的投保记录 就发现在去年一年当中 大概是三次连续三次投保 总金额达到五十三万 我们感觉比较可疑 所以我们就及时给公安部门报了案。

  

    同期:我们接到报案以后 初步判断这里面可能存在问题 所以我们根据 我们侦破案件的习惯 就调集了刑侦 经侦和交警三个警种联合办案 以交通肇事为突破口 然后抓住投保的目的开展工作。

  

    同期:四川彭山县公安局民警徐成武保险公司报案说 这个(车祸)地方比较宽敞 也不是很多弯道 出现这样一个交通事故 它的疑点比较多 根据它(保险公司)说的保额 在全市还是算比较大的 他们就比较怀疑 就向我们经侦大队报案 可能涉嫌保险诈骗

  

    解说:保险公司对杨爱平为妻子购买保险有三点怀疑:疑点一:高昂的保费,53万的保额意味这个投保人每年要支付保险公司一万多元的保费,而在彭山县合林村这样的小村庄有能力和舍得投保这么多的农民十分罕见。疑点二:一年内多次购买意外伤害保险。疑点三:杨爱平还为自己的面包车买了高额座位险。同时他还分次购买保险以避免引起保险公司的怀疑。

  

    同期:公安车上 驾车人员的保险 每一座他买了五万块钱的保 给人感觉吧 通常一般的人来讲 在这个险种上面 他的投入是比较小的 因为车辆上的驾乘险 保险费是很高的

  

    同期:保险公司刘经理 所有投保手续,投保人都要填写一张投保单,他没有告知保险公司,(张玉华)已经患了病。所以就隐瞒了事实真相,骗取了投保手续,

  

    解说:对此保险公司以杨爱平涉嫌保险诈骗向公安机关报案,彭山县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展开调查工作。

  

    同期:公安我们跑遍了四川 成都的几家医院 川渝的几大附属医院省医院 所以终于在附属二医院查到 他爱人张玉华2003年11月被确诊为癌症晚期

  

    解说:杨爱平在2003年就知道妻子患有晚期癌症的情况下,仍然在2004年分多次给妻子购买了巨额的意外伤害保险。公安机关调查中还发现,为了隐瞒妻子的病,杨爱平在彭山县医院和其他医院给妻子看病时使用的均为假名张贤良,只有在华西第二医院看病的那一次使用的是真实姓名张玉华。

  

    同期:保险公司刘经理用假名进行入院治疗 那么从心理分析来说 他实际上是怕别人知道

  

    解说:警方在查实了这些关情况后,杨爱平被带到公安机关接受询问,开始那几天他一直保持沉默,闭口不说一个字。

  

    解说:但在证据面前,杨爱平终于开口了。

  

    同期:四川彭山县公安局民警陈强他自己辩解的是 妻子不想活了

  

    解说:他说妻子张玉华因为不堪忍受病痛的折磨,也不想拖累家人,共同策划这样一个出险计划,以此还能给家人留下一笔保险赔偿金。对于这一说法亲友们持什么样的态度呢?

  

    同期:杨爱平的邻居我觉得这不可能

  

    同期:杨爱平的邻居我认为这是一个意外事故。

  

    同期:杨爱平和张玉华的女儿我不相信这是事实

  

    杨爱平的父亲我绝对不相信

  

    解说:犯罪嫌疑人舒济恒也描述了事发时的情景。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我觉得她可能是有感觉 那天坐上车 她就没有笑容

  

    解说:办案人员对多种假设也进行过各种推理。

  

    同期:四川省彭山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金鹏我们分析,假如死者要死,大可不必弄得这么复杂,她随便在哪个地方,制造一个失足,或者什么假象就行了,没有必要把自己的车子,还要找个人来干这些事。

  

    同期:四川省彭山县公安局民警陈强当时突破他(杨爱平),就是从亲情观,不仅从法制教育,我们掌握很多证据,给他提了这么一两点以后,当他受教育的时候,他是失声痛哭,而且哭得非常悲伤,他不停地讲他对不起他的爱人,而且哭了很长时间,他承认自己是雇人杀害妻子,为了骗取保费。

  

    解说:在办案人员的努力下杨爱平对自己一手策划的杀妻骗保罪行供认不讳。在整个案件中杨爱平自己并没有直接实施杀妻计划,而是找到了他的邻居舒济恒。舒济恒从小在事发地点附近长大,熟悉水况水性好,身体健壮,经济条件又差,符合杨爱平希望的所有条件。一切准备就绪,就剩时机选择了。12月12号,刚刚当选合林村村长的杨爱平在家宴请所有在他竞选村长时帮助过他的人,按照计划车祸就在这一天如期发生了。

  

    同期:他觉得时机到了 人多 他在应酬 反而没有人怀疑他 在这个高兴的时候(当选村长)出了事情大家只是会想到(杨爱平的)悲伤 不会想到他的罪恶 第二她(张玉华)的保险从12月(出事)来说是最高保险期 因为只是短期 过12月以后 有的项目就作废了。

  

    解说:杨爱平把所有的环节都考虑到了,甚至是一些细节都仔细安排过。

  

    同期:公安入水瞬间要采取什么姿势 怎么提前开窗 事后怎么来掩饰,包括犯罪嫌疑人(杨爱平)要殴打驾驶员。

  

    同期:犯罪嫌疑人舒济恒他说的,要把整个假象做真,要对我采取一些过激的行为,就像打我的这些(行为)。

  

    解说:狡猾的杨爱平如今落得个罪上加罪。

  

    同期:公安这是一种恶性的犯罪,所以对这种犯罪,公安机关(定性为)他既是故意杀人又是骗取保险款 这是两种犯罪

  

    解说:两种假象,同样的手段借刀杀妻,同样的下场犯罪嫌疑人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两起

  

    案件毁灭了四个家庭,无辜的孩子还要继续生活更需要社会的关爱......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