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遗产案开庭侯耀华未现身(图)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05日 03: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原告侯瓒在庭审时落泪。 郭晓小(左一)和牛成志(左三)在听取原告发言。本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昨天下午,备受关注的侯耀文遗产案,在热议一年后,由西城法院正式开庭审理。侯耀文的两个女儿侯瓒、侯懿珊将侯耀华、侯耀文生前好友牛成志、侯耀文弟子郭晓小和郭晓小之妻刘一告上法庭。指称四被告未经其同意就擅自处分遗产。

  对于侯耀文银行存款仅130余万且基本被取走的事实,和目前法院清点的侯耀文生前物品,侯瓒因取证困难,对此表示“认了”。

  原告

  两位原告是被继承人侯耀文先生的合法继承人,她们的继承权受法律保护。被告占有并拒绝返还侯耀文的遗产,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被告实际控制了玫瑰园的财物。

  本案的焦点问题在于各位被告对于侯耀文遗产处置是否具有正当性、合法性的问题。但被告的代理人在其所发表的代理意见当中,始终回避这个焦点问题,我们的确要感谢侯耀华先生包括在座的郭晓小、牛成志为侯耀文先生丧事办理的行为。但这并不代表被告就有权处理侯耀文先生的财产。

  被告

  本案发展到目前,侯耀华先生认为自己是有责任的,如果当时把所有的问题都落实到书面文字上,就不会出现今天的问题。从法律角度上讲,侯耀华先生应从处理后事一开始,就与侯瓒签下协议,立字为据,但是这一点可能做到吗?哪个家庭会这样做?果真这样做,这个家也就不叫家了!

  总之,本案是一个道德与法律的博弈,是一个理性与非常态的认识的分辨。考察着每个人的道德、良心、人格、人品,包括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

  昨天下午2点,原被告双方进入法庭,法院准时开庭。侯耀文女儿侯瓒、第二被告牛成志和第三被告郭晓小亲自到庭。第一被告侯耀华未现身。

  侯瓒姐妹称,父亲去世后,侯耀华第一时间赶到父亲生前居住的玫瑰园,主持料理后事,并实际控制玫瑰园的所有遗产。牛成志在侯耀华的授意下取走父亲名下多笔银行巨款。郭晓小夫妇二人使用私家车辆和搬家公司,拉走了玫瑰园别墅的所有物品,800多平方米的整个别墅被“洗劫一空”。

  另外,亲朋好友送来礼金30万和侯耀文徒弟为购买墓地的赠款约有30万,也被侯耀华等人收取。

  侯瓒姐妹称,她们两人是侯耀文遗产的合法继承人,他人无权占有、处分其任何遗产。被告方未经其同意就擅自处分,应如数返还全部遗产,这是其法定义务。

  庭审中,侯耀华等人的律师答辩称,侯瓒所述与事实不符。取款和用款,侯瓒是知情的,130余万存款用于处理侯耀文债务等事项。另外侯耀华还花费108万为侯耀文修建墓地,除17万是徒弟们捐赠外,其余都是侯耀华出资。对此,原告方指出,侯耀华修的是家族墓地,且是个人行为。

  侯耀华的律师称,代为保管侯耀文的生前物品,是因为侯耀文至今未下葬,“谈论遗产分配尚不现实”。

  庭审最后,因双方分歧较大,法院不再做调解工作,法院将择日宣判。

  庭审现场

  侯瓒被指曾想多分财产

  侯耀华的律师称,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侯家的规矩是亲人去世一年后才分遗产。但在侯耀文的葬礼期间,侯瓒就多次拿走侯耀文的生前物品,还有了多分遗产的想法,但侯耀华未予理会。侯瓒还带着一些人到咖啡厅里,询问分遗产的意见,在场的人说妞妞作为未成年人应该多分。

  该律师称,2008年4月,铁路文工团为侯耀文准备逝世一周年的纪念活动。侯瓒发出律师函,称凡涉及侯耀文的事情均需与侯瓒联系,侯瓒以唯一继承人的身份自居。当年5月,侯瓒给侯耀华发短信,要求借款60万,用于出国等费用。侯耀华征求侯耀文徒弟意见后,未借钱给她。一个月后,侯瓒母女以侯耀文骨灰证丢失为名,到八宝山革命公墓换了一张新的骨灰证。侯耀华持有的骨灰证明变成一张废纸,他将不能取出胞弟的骨灰完成安葬,“还有比这更大的事吗,不知各位能否体会到侯耀华的悲愤?”

  侯耀华的律师称,由此侯耀华和侯瓒的关系发生变化,并停止交纳侯耀文别墅的贷款。

  证言“反咬”侯瓒私拿物品

  在开庭前,侯瓒曾撤回郭德纲等3人的证人证言,其他出庭证人和证人证言则一直保持神秘。在昨天的庭审中,证人终于“揭开面纱”。昨天,侯瓒一方未提供任何证人证言,侯耀华一方有出庭证人一个和证人证言一份。

  侯耀华一方提供的证言之一来自郝杰(音),以证明侯瓒曾从玫瑰园别墅拿走一些物品。据郝杰自述,她今年78岁,是侯宝林的养女,从小在侯家长大,曾在侯耀文发丧期间帮忙。侯耀华的律师称,因郝杰年老体弱且生病,无法亲自到庭。

  郝杰说,她曾给侯瓒拿过一只进口男表、一个水晶眼镜,和一个拇指大的白玉。还有一次,“侯瓒从二楼下来,拿着一尺多长的包,看到我后,她显得很慌张,随后将包放在车里带走了”。“不知道后来侯耀华怎么知道侯瓒拿东西了,还说你怎么不管,我是让你来照看的”,郝杰说她还为此和侯耀华吵了一架。

  郝杰称,办完丧事后,侯瓒曾三次来到其在天津的家里,问她家有没有侯耀文的东西,并翻箱倒柜把她家里翻了个遍。

  对此,侯瓒的律师称郝杰所述没有依据,且侯瓒跑到她家里翻箱倒柜也不符合常理。侯瓒的律师还提出郝杰证言的公证是昨天白天所做,其看病的门诊证明却是昨天晚上。“先知先觉知道她发病,提前去做公证证明,这合理吗?她是在代理人的刻意安排下,拒绝出庭。”律师说。

  侯瓒几次落泪曾想退庭

  昨天下午,侯耀华的证人出示侯耀文生前珍贵照片,并称在进行遗体火化前,他曾让人将侯耀文的指甲剪下留给侯瓒时,坐在原告席上的侯瓒,忍不住掉下眼泪。

  庭后,众多媒体冲上前采访侯瓒,问及遗产问题三年未决,侯瓒作何感想时,侯瓒还未开口说话,眼泪便簌簌落下,她背转过身去拭泪,以掩饰自己的“失态”。侯瓒的律师帮她解释说,“庭审中,侯瓒几次落泪,并且在中途提出退场,我劝她坚持下来”。

  对于证人所称侯瓒曾拿走侯耀文物品一事,侯瓒称,她所受的教育使她知道什么该拿和什么不该拿。侯瓒说,侯耀文3周年的忌日即将来临,她希望父亲尽快入土为安。

  庭审焦点

  >>焦点一

  侯耀文遗产有多少

  【银行存款】

  法院在11家银行进行调查取证,查明侯耀华仅有银行存款130余万,且存款已被牛成志取走人民币128万和1万美金。

  侯耀华等人的律师称,银行存款被取出用于清偿债务20万、演出违约金20万、退还广告费8万、物业费和侯耀文别墅房贷等70余万。

  【生前物品】

  法院在5月27日,前往侯耀文生前物品存放处清点。昨天,这些物品均在庭审中首次悉数曝光。

  在侯耀华的一处房子里,8把硬木椅子放在客厅,靠背正中都刻着“侯”字。在另一处租来的房子中,侯耀文的巨幅油画像摆放在那里,他的各种收藏品摆满了屋子。条案上摆放着十余个鼎、壶、木雕、玉玺、观音造像、人物雕像等物。在小包里,还装了56枚印章及砚台28个。还发现了侯耀文收藏的10余块名表,从照片上看,有百达翡丽男表、伯爵表和路易·威登手表等。在一个格状柜子上,还放满了瓷器、花瓶、玉器等物件。

  侯瓒质疑

  清点未发现部分贵重物品

  侯瓒的律师称,侯瓒姐妹在生前没有与侯耀文共同生活,要求她们出具侯耀文所有财产的清单,既不人道、也不现实。因客观原因,侯瓒取证存在困难,从法院上周组织的清点结果来看,已知的部分贵重物品并未出现。“目前这个状况,用侯瓒的原话说,我们认了”。

  律师称,侯耀文的遗产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返还给侯瓒姐妹,全凭侯耀华等人的自觉和良知。如果被告确实有隐瞒、隐匿、侵吞,终究逃脱不了来自道德法庭的终生拷问!

  >>焦点二

  侯耀华能否处分遗产

  【侯瓒姐妹】

  侯耀文去世后,长辈侯耀华主持丧事并无不妥,其理应主持遗产分割,无权处分相关财物。侯瓒姐妹未委托或同意他人确认侯耀文的债务及清偿债务。牛成志、侯耀华声称取走的绝大多数存款已用于对外清偿侯耀文的债务,真实性不能得到证实,即便有欠债,也应是法定继承人侯瓒姐妹承担。两姐妹也从来没有要求将玫瑰园别墅中的财物转移,侯耀华等人擅自转移财物构成侵权。

  侯瓒姐妹认为,侯耀华等人的侵权行为导致两人无法继承和确认财产额度。

  【侯耀华代理人】

  侯耀华出面操持葬礼,怀着良好的愿望帮胞弟处理后事,让其入土为安,这是人之常情。取款清偿债务侯瓒是知情的。考虑到侯耀文的名声,“让他干干净净地走”,侯耀华决定让牛成志取款还债。因别墅无人居住,才将侯耀文生前物品搬离,代为保管。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王丽娜

责编:汪蛟龙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