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昆线脱轨事故遇难者名单公布 8人身份仍不明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25日 07: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专题:山体滑坡造成沪昆线客车脱线

图为发生事故的现场。

图为悲痛欲绝的死者家属。 记者邵权达 摄

  昨日,经过连夜的抢修,因列车脱线事故而中断了19个小时的沪昆铁路全线恢复通车。因脱线事故而客死异乡的19名死者中,尚有8人的身份仍无法确定,部分伤重乘客转到南昌治疗,轻伤者已陆续出院。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发生塌方路段的山体曾经为采石场,尽管已关闭多年,但仍可清楚地看到开山放炮的痕迹,事发前两个星期一直在下暴雨。

  昨日上午8时,记者重返列车脱线的事故现场,在发生塌方的山体地段,记者十分清楚地可以看到一个凹陷进去十来米的大坑,好像山体被挖去了一大块,事故现场已经基本清理完毕。

  沪昆线的上行和下行线已经双向恢复通车,经过此处的列车行车都比较缓慢,记者在现场粗略统计发现,作为东西铁路交通大动脉的沪昆线,列车经过十分频繁,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趟列车从此经过。

  褚爱生距离家乡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但最终没有走到。37岁的褚爱生一家三口在外闯荡多年,三四年前才落脚浙江义乌。哥哥阿新表示,上周姐夫因病去世,预定于本周末在老家出殡。为此,褚爱生特意提前启程,好帮助姐姐打点事务,尽心送姐夫的最后一程。没想到祸不单行,千里返家的褚爱生竟然意外死在奔丧的路上。

  “还差两个站就到家了”,在认尸过程中,阿新始终不愿接受弟弟去世的事实,在儿子的搀扶下还几度无力地哭倒在地。他表示,褚爱生的妻子与12岁儿子还在义乌,尚未知此噩耗。“他们母子俩也看了新闻,知道火车出事了。但我们只是推说阿生转院了,具体情况未定。”阿新说,“老家的父母亲已经七八十岁了,我们都不敢告诉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连着两个,他们肯定受不了。”

  姐弟最后短信对话:“注意安全”

  曹燕的尸体从扭曲的车厢里被清理出来时,和她相伴的只有一张单薄的身份证:36岁,湖南株洲人。

  亲属在事发6个小时后接到了事故善后人员的电话,驱车从湖南赶到东乡县。“从湖南到东乡县的路上,我不断祈祷姐姐平安,相信她是被错认了。”弟弟周进(化名)告诉记者,姐姐很早便出外打拼,事发前在苏州昆山从事工程建筑生意。

  “工程耗费了很长时间,姐姐说身心疲惫,20日左右决定回家休息一下。”周进说,22日下午火车从上海南站出发后,姐弟俩在短信中互有问候。“注意安全。”周进没想到,简单的四个字竟成为姐弟俩最后的对话,一个多小时后,灾难发生。

  善后处理及事故原因:暴雨引山体坍塌致事故

  本报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5月23日,沪昆铁路客车脱线事故后,目前沪昆铁路已恢复双向行车,事故原因初步查明,受伤旅客病情稳定。

  经过铁路部门、地方政府和当地驻军、武警、公安民警等全力抢修,因山体滑坡中断的沪昆铁路已于23日21时15分恢复双向行车。为避免抢修后的路线再次出现问题,南昌铁路局实行24小时护路。

  经现场初步分析判断,造成这起事故的原因是由于事发地近日连降暴雨,造成山体突然滑坡。

  南昌铁路局机务段工程师表示,从现场情况来看,铁路的安防设施护坡板墙都是完好无损的,经初步原因分析,主要是山中间,公路上方的山体受强暴雨的影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K859次列车经过处铁路上方20米是一条公路,公路上方20米处山体发生坍塌,坍塌体约8000立方米。在列车运行中,坍塌体经公路落下,致使列车发生脱线事故。 (中广)

  19人魂断异乡 8人难以辨认

  记者昨日在东乡县殡仪馆看到了19人死亡名单,其中女性为8人,男性为11人。东乡县民政局工作人员正在协助政府和铁路部门处理善后,她确认尚有8名死者身份难确定,其中5男3女。“面貌损伤严重,身上没有证明其身份的证明很难认出。”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工作人员证实,截至昨日上午12时,已有4名死者的亲属赶来确认了遇难者的身份,并认领了尸体。记者了解到,失踪人员亲属到达后,将根据死亡名单上的服饰打扮和相貌特征,由工作人员带着去殡仪馆确认尸体。亲属们确认遇难者身份后,都将被集中到宾馆谈赔偿的事。

  部分伤重乘客转南昌治疗

  昨日清晨7时,鹰潭市人民医院三辆救护车一字排开,陆续驶出。“考虑到这里医疗条件有限,伤员将转到南昌大医院。”医院急诊科值班医生告诉记者。

  为保证三名伤员路途安全,每辆车上都安排了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跟车守护,处理紧急情况。记者了解到在此次事故中,从昨日起,部分重伤员陆续被转运到南昌接受治疗。

  昨日,江西省卫生厅新闻发言人朱烈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5月23日凌晨5时,江西省卫生厅迅速组织医疗小组前往东乡县和鹰潭市,参与对受伤者的救援。医疗小组由27名医疗专家组成,主要来自“南昌大一附院”、“二附院”和“江西省人民医院”的专家。

  记者随后从救治伤员的鹰潭解放军一八四医院、人民医院、余江人民医院、中医院等了解到,已经陆续有部分轻伤的乘客出院。

  惊魂一刻:被困“孤岛”险境

  在鹰潭市一八四医院住院部,出事列车的乘务员赵洁因胸部受创,一直卧床。她告诉记者,出事夜晚1时30分在第7节餐车接班,当时餐车内没有乘客,十多个乘务员列队值班。“我们都没想到撞车了,还以为是列车撞上牛羊,紧急刹车。”站在走道上的赵洁瞬间被抛到地上,在车身剧烈摇晃的过程中,车厢内的照明一下子全部熄灭,四周顿时是伸手不见五指。

  第7节车厢没有侧翻,受损不重,乘务员多数自行爬出,并当即抢救其他被困者。赵洁被撞得神志迷糊,只能由工友搀扶着逃出,坐在路边土堆上等待救援。

  “出来后还是感觉命悬一线。”赵洁说,坐在土坡上的众多逃命者头上,就是叠在一块的车厢,“只要有个万一,翻落下来了,下面的人就全遭殃了。”

责编:李丹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