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看见

[看见]注视死亡冰手指(20120708)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8日 23: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

    这是BBC用五年时间制作的纪录片《冰冻星球》,人们在这个片子中第一次看到“死亡的冰手指”如何在海底杀死所有生物,杀人鲸怎样制造波浪猎杀海豹,纪录片制作者怎样闻到北极熊呼吸的味道,这些原本只停留在人们传说和想象中的故事,第一次被人类纪录。

    制作这部纪录片的是BBC的自然历史部,被公认是世界上野生动植物和自然历史方面电视节目的领军制作者,我们在英国西南部的布里斯托尔市,对《冰冻星球》的拍摄团队进行采访。

    极地,是人类很少踏入之地,在那个地域中,几乎没有经验可遁,即使冰冻星球的团队要求每个成员都要具备相关的生物学学历与背景,但是,即使象弗莱迪,这样的生物学博士,在出发前也不能确认自身是否安全。

    这个团队试图离它们更近一些,这头雄性北极熊嗅到了雌性北极熊的气息,它闯入了别人的领地,这场打斗无法避免,

    柴:我曾经看到一个日本摄影师,在他的帐篷当中,在被熊吃掉之前,他拍了最后一张照片,你曾经看过吗?

    F:是的,我曾经见过。

    柴:那个让你感觉恐惧吗?

    F:是的,当然,我的意思是你必须非常小心,在你拍摄北极熊的时候,它们处在食物链的顶端,所以它们是非常好奇的动物,并且凶猛无比,在记忆中,它们没有恐惧过,除了那些被围捕的,这就是为什么它们是极其危险的拍摄对象。

    柴:它曾经对你们做出过任何反应吗?

    F:大部分北极熊,还是会对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有些会径直走向我们,就是来看一下,就是来看看我们在干吗,但是我们会对它们喊一声,向地面扔块石头,它们就知道了,只是想看看我们的界限在哪里,一旦我们确立了界限之后,这些北极熊会离我们二三十米远。

    柴:你觉得它们认为你们是谁呢?

    F:这是一个非常棒的问题,我们是谁,我认为有点像狐狸,像一只大狐狸。所以我们可以在那儿,它们说了算。但是,我确定些我们周围的这些北极熊并不非常害怕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尊重我们,但是我不觉得它们的行为它们的行为像是害怕我们。

    在北极熊的聚居地是零下四十度的气温,在《冰冻星球》开拍之前,摄制组被安排到挪威和北极接训练,并且配备了来复枪来应付危险。摄制组就住在临时搭建的小房子或者帐篷里,在那个地方光是行走,已经很困难。

    Vanessa:这是巴芬靴,是我们平时要穿的鞋,其实我们在南极要穿更大的靴子。

    瓦内萨,她是《冰冻星球》系列的制作人,导演。

    Vanessa:在极地拍摄很大的问题就是,你要顶着严寒站在冰面上,长达数小时,这是最大的危险,因为你会冻坏脚趾,它们其实很重,你掂量掂量,所以穿它走路是很辛苦的,里面还要穿四双袜子。另外一个我也会用得到,是很传统的一个东西,是探险员以前经常用的木炭包,你只需要摇一摇,让里面发生化学反应使它发热,把它放在鞋子里,贴着脚,让脚更加暖和,这个很有用,所以最大的困难之一,就是你的脚趾会冻伤。

    柴:对你来说,会不会太大了?

    V:你知道吗?其实,你的脚到这儿,还要穿袜子,所以差不多是我的尺寸,不是很高雅,不能穿着去跳舞。

    :在北极拍摄时,她已经怀有五个月的身孕。对一个怀孕的女人来说,这十层衣服给她带来很多麻烦,她不得不努力地把自己塞进去,更糟糕的是,有一次她正在营地外上厕所,好不容易试着把十层厚的防寒裤子穿起来时,才发现自己碰到了什么。

    Vanessa:当我已经把所有防寒衣脱下来,突然感到有东西在看着我,我像这样转过头往后看,发现就在十到十五英尺外,有一只北极熊妈妈,看上去非常有攻击性,很生气,附近很可能有它的幼仔。

    柴:你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Vanessa:我像风一样地逃跑,所有的衣服都还在脚踝上,身上只穿着内衣,我冲进营地,跌进门,裤子都还在脚踝上,他们问,怎么了,怎么了?我说有北极熊啊。这是非常恐怖的经历,它当时应该很饿,很有侵略性,如果那时我没有发现它,今天就不能在这讲这个故事。

    在玩命地逃开北极熊之后,瓦内莎发现自己又不得不花时间去找它们,因为她需要拍摄。结果在直升机上花了十天的时间,怀孕的生理反应让她开始暴躁,背部也极度疼痛。在之后,她突然发现了一个北极熊家庭。

    关于这个家庭的全部镜头,都是使用了强大的变焦镜头在直升机上拍摄的。熊妈妈四个月没有吃到食物,带着两个孩子艰难觅食,两个孩子打闹,不肯好好走路,熊妈妈把其中一个推到了雪坑里坐着,惩罚它。

    柴:我很想知道,你当时在直升机上,看到那个细节的时候,你的反应是什么?

    Vanessa:我就这么看着它,看它教训自己的孩子, 你怎么这么淘气,我坐在直升机上和我还未出生的孩子,我想,宝贝,以后我也会这么教育你的。

    在这次拍摄中,科学家为了采集信息,曾经给一只北极熊打过麻醉针,导演丹,特意去闻了北极熊的味道,这也许是两个物种最为亲密的时刻 。

    柴:北极熊闻上去怎么样?

    DAN:你要是闻他们的呼吸,就会闻到很浓的海豹和鱼腥味,因为它们只吃海豹。

    柴:这听上去不会怎么好。

    DAN:但是这可是北极熊,你可以原谅它们。

    柴:但是你摸它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它是硬的还是软的,那个毛?

    DAN:我本以为会更软一点,但是外面的毛是很浓密的,像是粗糙的绳子之类的,非常粗糙,

    在胃以下的位置就软很多了。

    柴:但你知道在这之前,可能从来没有人类这样去接触过它,那是什么感觉?

    DAN:那是非常特别的时刻。

    这曾经只是一百年前记载在书本当中的传说,据说,杀人鲸群体会用高度智慧的方式,通过制造不同的海浪来围猎海豹, 但BBC第一次用人类镜头将它记录下来。

    Catherine:那是个大人物,这群(杀人鲸)的领导者,大部分捕杀都由它完成。

    凯瑟琳,《冰冻星球》的导演,她也被杀人鲸复杂的围猎技巧所折服。

    Catherine:最令人惊讶的是它们那么聪明,它们如何用不同的策略,比如运用不同类型的海浪。它们用的第一种波浪,是在有大面积浮冰,而海豹在浮冰中央,它们会用一种特殊的波浪把冰弄碎,那些浪从浮冰下方通过,然后把浮冰弄破。一旦完成了第一步,它们用第二种波浪,会以另一种形式来接近浮冰,它们在冰前散开,所以波浪会返回到浮冰上,冲到空中,再砸到海豹身上,这是第二种浪。而第三种波浪,当海豹在水里的时候,杀人鲸会拍成一排,制造一种侧移波浪去撞击海豹,先制造第一波,然后第二条杀人鲸的波浪过来,然后是第三条,这很神奇,它们非常有团队精神,很了不起。

    查登也是杀人鲸部分的导演和摄影师之一,生物学博士,拍摄中他好几次就在离杀人鲸最近的小船上。

    柴:你的眼睛看到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你当时什么感觉?

    CHADDEN:我们意识到正看着地球上最复杂的动物行为之一,你只感到极其激动,看到时,手臂上会起满鸡皮疙瘩。

    柴:摄影师跟杀人鲸有多近?

    C:我们发现这些杀人鲸不怕任何人,它们能让我们离得很近。有时我们开着小船“十二宫”号,直接到鲸鱼的上方,所以我们能把摄像机放到离它们两米的地方。有一天,我们发现,这些杀人鲸甚至开始以我们的小船为目标,来练习它们制造波浪的技能,我们看见它们排好队,冲着我们游过来,我们心想怎么回事,它们想在我们身上练习。所以我们把小船开回去,换上了快艇,因为我们开始发现,自己变成了杀人鲸的猎物。

    柴:但你知道你是它的猎物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C:你的心跳加速,感到肾上腺素在体内穿梭。你就像一个观众一样,欣赏着精彩的表演,然后突然间你变成了猎物,所以你整个人被紧张的情绪占据,不能继续待在那儿了,那时你只能离开它们的领地,你得尊重杀人鲸,因为它们都是不可思议的猎手。

    海象同样危险。雄性海象为争夺雌海象,会战斗至死。在激烈的血腥厮杀中,它分不清你是情敌还是旁观者,会冲着拍摄人员直接冲过来。

    柴:你们有什么方法去保护自己吗?

    F:那可能是我进行过最可怕的一次拍摄,这些海象就直接朝你冲过来,因为它们正和其它雄性殊死战斗,如果它们抓住你,它们会从你腿上咬下一大块肉,这真的很可怕,所以我们得制做这种大型金属裙子,就像一个护盾,你把它抬起来迅速向前走,像这样,然后你把它放下摄影师就进行拍摄,因为这是防止海象袭击的惟一方法。

    柴:但是得有人来抬着这个笼子啊!

    F:就是我!我抬着它,向前移动,摄影师也拎着三脚架向前走动,然后放下来,把这个放下来,他就在这个大金属裙子里拍摄,这确实很神奇。

    拍摄是一场历险,但当一天结束,深夜他们扎营在冰上时,会了解另外一个从未想象的世界。

    CHADDEN:(极地)美丽的地方是,晚上每当你打算入睡,躺下来,你能听见海洋生物发出的声音,透过冰传来。

    柴:那是什么声音啊?

    Chadden:是威德尔氏海豹发出的叫声,你就躺那着,头枕着冰,听着下方的奇异世界,感受到你正躺在四百米深海洋上的那一刻,真的很神奇。

    这就是“死亡冰手指”,它在海水中下降,无论它触碰到什么,一切立刻死亡。在镜头中,这块冰就像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生物一样,杀死了一切与它接触的海胆和海星和鱼。

    柴:你知道我有一个朋友第一次看的时候,他会觉得这是外星人的武器。

    CHADDEN:我们都是这么认为,它看起来像是外星球来的东西。甚至我们拍到它了,也还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柴:那时候你们怎么叫它?

    C:我们当时叫它“死亡冰手指”之类的,那只是一个别名,我们意识到,不能把这个名字放到剧本里,所以我们咨询科学家,它的学名是什么。

    科学家说,在浮冰之下,当一股极端寒冷的盐水遇到海水,流动的盐水会迅速让周围的海水凝结,形成海底的类似冰柱或冰石钟乳的东西。这种现象在19世纪60年代曾经被人们发现过,但这是第一次被影像纪录。但这次发现纯属偶然,查登和同事是为了观察冰的情况,潜入水中,来判断航向。同一个下午,他们原地下潜时,发现多了一个冰柱,像是人为的痕迹。在好奇中,摄影师在水下安装了一个间隔拍摄摄影机,直到晚上才回来取带子。

    柴:说你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CHADDEN:是的,一点也不知道,完全是在碰运气。

    柴:这也太巧了?

    CHADDEN:是的,难以置信的幸运。

    柴:第二天你们从摄像机中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你当时是什么感觉?

    CHADDEN:觉得难以置信,摄像师下了眼泪,因为在笔记本上回顾的时候,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他知道这非常特别,于是热泪盈眶,因为他知道在这些所有水下拍摄的内容中,他拍到了职业生涯中最特殊的镜头。

    当素材播放的时候,连同事瓦内萨,都不敢相信这是真实拍摄的。

    Venessa的采访:人们说这肯定是假的,看上去像《哈利?波特》和《指环王》里的电脑特效那样。但它千真万确,是用间隔拍摄摄像机实拍下来的。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他们曾试图再去从其它角度扑捉“死亡冰手指”的形成画面,在极度寒冷的情况下,进行了一百多次下潜,查登也是下潜人之一,这对一个从澳大利亚长大的人来说,是相当痛苦的。

    柴:你最长时间在水下一次待多久?

    CHADDEN:对我来说潜到冰水中,我只能待大约40分钟。因为我的手会很痛,一旦在冰下待超过三十分钟,水的低温开始让你的嘴唇脱皮,因为你全身都是被紧紧包裹的,比如手和脸等,除了暴露在呼吸器周围的嘴唇。所以嘴唇的皮肤开始坏死和脱落,这说明,对你身体而言,环境是多么极端。

    但他们再也没有找到过,有时看到时,冰柱已经完全形成,有时候只能找到残骸,但是再也无法拍摄到它形成的过程了。

    这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至今惟一一次拍到“死亡冰手指”的镜头。

    极地的冬季,比任何季节拍摄难度都要大。查登从来没试过在这么低的温度下拍摄,零下40度的气温,甚至会使航空摄像机短路。

    CHADDEN:你最低可以再多少度下操作飞机。

    在北极,经常几分钟之前还是蓝天,几分钟后就看到风暴在逼近,瓦内萨充分领略了这种天气的恶劣。她主要负责《冰冻星球》大部分的空中画面拍摄,被同事们称为“直升机芭比”。在她拍摄格陵兰岛冰瀑布的镜头时,180度的旋转摄影可以让观众看到瀑布之后的巨大黑洞。但在拍摄时,直升机差点被吸进冰瀑布里。

    Vanessa:我们急速下降,为了拍摄奔腾的水流从冰上飞落,我们让直升机飞得很低,我们当时感到飞机被吸住,大致来说就是,强劲的冷空气将飞机往里拉,那是非常恐怖的。

    柴:你当时的感觉时什么?

    Vanessa:我觉得我死定了。那绝对是一个很恐怖的时刻,我当时觉得一切都完了,结束了,飞行员尽全力使飞机不被吸进,那个有水在往里灌的黑洞里。

    柴:你当时有没有想过说,第二天我就走再也不来这个地方了。

    Vanessa: 我当时一直在颤抖,到下飞机时还是这样,我不能确定是否还能再上那架直升飞机,但你必须这么做。第二天,我就又坐上了这架飞机,感觉还算好。

    面对冷酷的现实,只能幽默以对。瓦内萨常常拿自己开玩笑,她说其实孕妇最难受的不是死亡,是不能洗澡,不过寒冷带来的惟一好处,是不怕自己发臭。

    柴:你六个礼拜都不能洗一次澡吗?

    V:是的,要知道在极地个人卫生是无需担心的,你只需要注意保暖,正因如此,我从不把内衣脱下来,你什么也闻不到,以为天气很冷,人们闻不到太多味道。

    柴:我觉得没人会在意。

    V:没人会在意,而且北极熊和企鹅闻着也很臭,所以可以理解。企鹅很臭,真的很臭,也非常有趣,每次我把我的镜头放在地上,企鹅就会拿走它,当我开始四处寻找时,就发现企鹅把我的镜头滚下了山坡,想用它建巢,因为镜头看起来像一块大石头。还有一件让人捧腹大笑的事,我们有一个特别的麦克风,用来收集自然环境和企鹅的声音,当时我检查声音,为什么有奇怪的摩擦声,发现原来是一只企鹅跳到了麦克风毛绒绒的套子上,正在和麦克风交配,我想它大概以为这是另外一只企鹅,企鹅总是让我们开怀大笑。

    在寒冷孤独的极地,企饿的出现常常是能让人开怀大笑,感到温暖的时刻。

    F:它们习惯三只一组出现,三只企鹅摇摆着出场,我们拍摄时,常常在一个位置拍两个小时,比如拍海象搏斗,然后你低下头看到这三个企鹅,就像在和你一起玩,其它企鹅都不在,只有它们仨。

    C:你觉得它们是什么眼神?

    F:它们很好奇。

    但除了短暂的欢乐,、时间是漫长的,在拍摄中等待的日子,即使是对当过生物学家的丹来说,也非常难熬。没有家人,没有娱乐,无处可去,只有一个睡袋,这是对人意志的极大考验

    柴:我知道你对这个工作的激情,但有没有一天早上你从那起来的时候,看着外面的世界,为什么我会在这个见鬼的地方?

    D:有时候当你待在一个地方数周,天气很糟糕,动物们也迟迟不现身,或者在很远的地方你无法接近,你很想家,并觉得很无聊。确实会想我为什么做这个。但是,一旦你拍到梦寐以求的镜头,那种欣喜若狂的镜头,你会想自己从没见过这样的画面,我以前从没看到过那个,也知道没人看见过,这就让一切都值得了。

    他永远不能忘记,就在他打算离开的前一天,北极光出现了。

    DAN:那实在太美了,你能看到一条白色贯穿天空,北极光像是在它周围跳舞。觉得一切都值了。

    柴:亲眼看到它和你在Youtube上看的,有什么感觉不一样吗?

    DAN: 你还能看到整个北极光,当你的视野开阔时,就能看见它完全地,从地平线这边延伸到另一边,覆满整个天空,在天空中翩翩起舞,好像是液体一样四处流动。所以亲眼见到是完全不同的经历,非常魔幻。

    《冰冻星球》用五年的时间来制作7集的节目,拍摄信天翁第一次飞翔的十秒钟镜头,却用了十天的时间等待。拍摄“杀人鲸围猎海豹”的段落进行了八周,两位摄影师总共拍到27次,但最后只剪辑成了1次。这在时间,成本,金钱,人力上,都投注得极为豪华。

    Chadden:我认为现状是电视制作太快了,人们匆匆进入剪辑,并一直往前赶,随手挑拣镜头,草草拼凑在一起。而让《冰冻星球》脱颖而出,让它如此精美,像一个精巧的工艺品,正是我们花在观看并深入理解每个镜头上的时间。

    而后期的编辑,意味着看完每一桢素材,无数次推翻题纲,常常在机房熬夜,醒来时看到英国阴雨绵绵的早晨。

    结束《冰冻星球》的项目,摄制组的成员们回归到日常生活中。弗莱迪正在制作一个关于“狂野阿拉伯”的纪录片,但是,他把《冰冻星球》的海报一直贴在自己的办公室墙上; 凯瑟琳在她生日的那天,把朋友专门从南极寄给她的一片四万年前的冰放在了自己的酒杯中,细细品尝;瓦内萨收到了无数的观众来信,其中一个伊朗的难民小女孩,写了一首关于北极熊的诗,告诉她,自己从不知道女性可以从事这样的工作,希望自己长大之后也能够成为一个动物学家。而丹回到了每天150封邮件、无数电话的办公室生活,觉得其实在两极拍摄承受的困难和压力也并不比现实生活更大。而查顿则始终忘不了从南北两极回到英国第一夜的感受,就像是一个刚刚睁开眼,来认识陌生世界的孩子。

    CHADDEN:我记得我们下飞机时正是夜晚,而我们六个月没有见到夜晚了,当时我就想,发生了什么,外面变黑了。然后空中飘着毛毛细雨,落在我的皮肤上,我下了飞机就想,天啊,感觉到了雨吗。那些人想赶紧让我离开跑道,因为当时在机场,他们说快闪开,有飞机来了,但我正在享受小雨,这太了不起了。然后我们走进停车场,我大叫,看,那是什么动物,他们说,查登那不过是只狗。我说,看,它正到处跑,这小东西简直像个小人一样,那就是个小孩,我说,我的天啊,你看啊。所有的这些小事物,在南极洲你永远看不到,比如雨水或者树木等,我向上看,并触摸了一棵树,都无法相信树是多么美了,但无果是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从南极这种像外星球一样的地方,但你回来,回到现实生活中,一切都变得很特别。

    柴:那你现在会不会有这个感觉,觉得某一天来到办公室, 倒上一杯茶的时候,你会觉得为什么我会在这个地方,这个见鬼的地方?

    DAN: 是的,经常这样,但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一点不喜欢坐在办公室里,我宁可待在野外,观察动物,或者和那些优秀的人一起工作,发现神奇的事物,是啊,当然更喜欢了,但正因为我在办公室里花费了时间,我才能够去做那些有趣的事情,所以也只能这样了。

[看见]注视死亡冰手指(20120708)
channelId 1 1 2 4559c361d1a347aebf6afb1c3a6ca577

留言评论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