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看见

[静观英伦]专访英国草地音乐节教父——迈克尔-伊维斯(20120802)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2日 13: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这里是皮尔顿,距离伦敦大约200公里的小镇,就在这片草地上,四十年来举行着世界最大的户外音乐节,在这个舞台上,很多国际流行的巨星都在这儿表演,和草地十几万人一起来分享音乐啤酒和阳光,和偶尔倾盘大雨的泥泞,但举办这个音乐节的不是任何机构,而是一个普通的英国农民,这片草地是他平常放养奶牛之地。

    Micheal Eavis,76岁,第一次见面,老爷子开着一辆有十年历史的二手路虎车疾驰而过,一点没减速,溅了我同事一身泥。

    第二天,我坐上了Micheal的车。

    柴:我安全吗?

    M:是的,你很安全。你会很安全。

    柴:你曾经说过你是一个有点鲁莽的司机是吗?

    M:哦是吗?我明白了。我有太多事情要做了,我就是停不下来。我太忙了,这挺麻烦的。因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音乐节,最大的音乐节。

    柴:所以你催着大家干。

    M:是啊,我就催着大家干。

    一个养奶牛的农民,办了世界上最大的户外草地音乐节,而且办了40年,30届,光2009年一年,门票收入就挣了100万英磅,赚的钵满盆满,但作为创始人,这位成功人士出席任何场合,不管与什么样的大牌明星合影,都穿着同样一条牛仔短裤。

    柴:我能问问你为什么不穿长裤吗?

    m:因为长裤让我无法快速走动。它让我慢下来。我必须跑起来,我从头到尾都在奔跑,就这样跑了五十年,现在不能慢了下来,所以我能跑得更快,更快地移动我的双腿。

    柴:但是如果你上身穿着西装,下身穿着短裤的话,别人看你可能会觉得有点奇怪。

    M:但这样暖和呀,哈哈,这样很暖和。

    柴:你真的很特别!

    M:是挺奇怪的。我获得过最佳男士着装奖,我就这么穿的,男士最佳着装奖。

    柴:那你担不担心别人说,你这个样子太像一个农民了。

    M:我看起来像一个农民吗?我愿意看起来像一个农民,我不会穿正装,那和我不相称,或者是打领结,你明白吗,我不喜欢这么穿。

    柴:但在音乐节上会来全世界最时尚的人,或者穿着最奇怪的人,你穿成这样,在他们中间,会觉得不自在吗?

    M:不会,因为我是一个农民,农民就是整个音乐节最重要的部分。因为这是一个真正的农场,我们不是什么城市形象推广人。之所以音乐节这么成功,正因为我们不是商人。我们是实实在在的,有价值观念的人,我们有商人所没有的价值观念,这就是音乐节成功的原因。这就是其中的奥妙。

    Michael Eavis年青时是个水手,他本来打算在海上工作20年,顺便周游个世界。但19岁时,父亲因为患癌症去世,家里的农场在破产的边缘,他不情愿地继承了150英亩的土地、60头奶牛和一大笔债务。1970年,他跟老婆去一家蓝调音乐节看表演时得到灵感,第二天早上,就开始查找演艺机构的联系方式,想在自家的农场举办一场音乐会,顺带把牛奶都卖出去。那一年,Micheal把当时的风云人物,一位摇滚乐队的著名主唱Marc Bolan请到了农场。

    柴:但那个时候你怎么去找那些明星呢,比如说像Mark Bolan.

    M:你觉得呢?我只是给他们打电话。

    柴:他们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M:我很善于和人打交道,这是我的秘密。因为他过来的时候这里一切未定,乱糟糟的,他有一辆很大的美国车,很宽,当他开过那条道的时候,他并没想到是这个情况,他不喜欢路两旁的荆棘,他还穿了天鹅绒西装。甚至连车都是天鹅绒装饰。所以当我碰他的车时,他说不要碰我的车!他很紧张。

    柴:你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M:我就想让他冷静下来,变得友好一些。即使有人对我充满敌意,我还是尽可能友好。

    这场音乐会的门票只卖一英磅,可还是只有1500名观众和60头奶牛参加,这让他损失了1500磅。但第二年,他破罐破摔,还是办了音乐节,这次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乐子。那一年,免费的音乐节和无限量提供的新鲜牛奶,吸引了12000人赶来捧场。这一次,一座 巨大的“金字塔舞台”在农场中央修建完工,这成为音乐节的标志建筑。

    柴:当地的农民怎么看这个家伙?

    M:当地人觉得我有点疯狂。在萨默塞特奶牛场建一个金字塔,有一群嬉皮士过来,这的确很匪夷所思,你不这么认为吗?

    而Micheal在女儿Emily小的时候跟她说,这座“金字塔”是她的玩具小屋。

    采访人:我把它当作我的洋娃娃小屋。

    记者:洋娃娃小屋?

    采访人:是的,你可以爬到里面,爬到顶端。

    记者:你怎么能爬上去啊?

    采访人:因为在里面有这些梯子杆子,你可以顺着爬上去。但不是现在,以后再说。

    在Emily的记忆中,小时候,她在音乐节上迷过路,也被大牌的明星们邀请着出去玩,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六岁那年,她第一次登台演出的经历。

    Emily

    艾:在六岁的时候我登台演出<一闪一闪亮晶晶>.但真的很糟糕。我并不是一个优秀小提琴手。我只会拉这首<一闪一闪亮晶晶>。所以我站在台上,然后演奏这首歌。

    柴:观众的反应是什么?

    艾:他们就使不断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但是我不会演奏其他的歌曲,所以我只能不断返场表演同一首歌。我又拉了五遍,真的很有意思。

    从此,Glastonbury音乐节成为人们的狂欢之地,五颜六色的车塞满了通往农场的小道,越来越多的歌迷拎着帐篷,在农场上“安营扎寨”,农场不得不扩建了100英亩,音乐节也不再供应“免费的午餐”,而卖越来越贵门票,英国多雨的天气使得Glastonbury变身成一个大泥潭,但这并不妨碍十来万人和着泥浆,尽情地撒野。

    现在,农场里都还“收藏”着这些年音乐节用过的涂鸦垃圾桶和人们在散场后丢弃的雨靴们。

    M:它们运出去候会被送到慈善机构。你看,人们把它们留了下来。他们穿着自己的鞋子开车回家。

    Micheal曾经自豪地宣称,在他的音乐节上 “人们可以做最奇怪的事,说最奇怪的话”,有一年,一架军方的飞机在音乐节上低空盘旋,噪音很大,Micheal让手下人向它开火,他们发射的只是烟花,并不是真的炸弹,烟花在飞机四周散开,人群欢呼一片。

    M:这是音乐节上的一个高潮。

    柴:军方没找你麻烦吗?

    M:没有,因为他是侵入者,他才不应该出现在那里。我没有被罚款,他因侵犯罪被罚了一千镑,他才不应该来,他们还是放过我了。

    柴:你觉不觉得这个念头很疯狂。

    M:不会啊,很好玩。你享受其中,别活得太严肃。

    但从1983年开始,音乐节不再那么“自由”,需要地方当局的许可才能开办,而当地人和奶牛们也开始发起了牢骚:他们都嫌音乐节扰乱了当地的宁静,甚至曾经有人树立了一个很大的十字架在农场边表示抗议。

    记者:请问你会去音乐节吗

    女:我现在还不知道去不去

    男:我会带着这个冲锋枪去

    记者:你为什么带着冲锋枪去,你怎么看待音乐节

    男:无可奉告

    1990年,也就是音乐节举办20周年的时候,原本入场的人预计是七万人,结果当时有更多的人带着他们的帐篷,从这儿来,就试图翻越这样的护栏,省掉38英镑的入场费,结果来的人超过十万人,在6月24日,农场的护卫跟这些试图翻过护栏的人发生了冲突,导致了械斗,最终235人被捕,而农场也损失严重,这直接导致了第二年音乐节停办。

    柴:如果你不做事情,你就不会做错事情。这听上去是最简单的方式不是吗?

    M:那就是另一种生活方式了。我已经从一个奶牛场主,转变为办音乐节。我乐在其中,所以我无法回头。

    柴:你不能再忍受一个普通农夫的生活了?

    M:现在不会了。因为我经历太多事情了。那样我会觉得很无聊。

    Micheal说他无法忍受失败。他的儿子说,家里每年都会举行一次爬山比赛,快八十岁的父亲总是会赢。如果这位老爷子在什么事情上输了,那会令他发疯的。我们的同事和M打了一场乒乓球友谊赛,他对每一个比分都很较真。

    M:2比6,2比7,6比14,交换,你发球。

    赢了一局之后,他见好就好,不愿意再打了

    柴:你不喜欢失败。

    M:我不喜欢失败,我不喜欢认输,你知道吗?

    柴:是的,我知道。

    Micheal永不认输,这也是他在骚乱之后,仍然继续要办音乐节的原因,他不仅修高了农场的栅栏,还雇佣了最容易失控的嬉皮士来当保卫,连警察都反对这个解决办法,但却真的起到了作用。之后,音乐节步入了良性运转。每年举办时,Micheal都喜欢在凌晨时分混入人群中吃东西、看表演,他说置身于乡村旷野之中,突然可以看见一切疯狂上演,感觉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一样,十分兴奋。

    柴:那在音乐节上你最享受的是什么时刻?

    M:当音乐节结束的时候,当所有的都结束了,我感到很满足。

    柴:但当音乐节结束的时候,到处都是垃圾,到处都是要干的活。

    M:当人们都离开的时候,大家说音乐节真棒,那时我才感受到真正的快乐。

    1999年,音乐节举办的前一个月,Micheal的妻子因为癌症去世,为了纪念她,当年音乐节上所有的参与者默哀一分钟,还点燃了一个带翅膀的柳条雕塑,并燃放烟花。

    柴:你曾经说,那一年是最痛苦的一届,但对你来说也是办的最好的音乐节之一,为什么?

    Emily:是的,场地上到处都是大家向她的致敬,你会发现他们为我妈妈制作了标识和小旗,到处都是很贴心的致敬,当时真的很感人,场地上到处都很安静,每一个人都沉默着,这真的很了不起。

    柴:这意味着什么?

    Emily:这意味着,你本来并不知道会有这么多的人以这种方式联系在一起,直到你亲眼所见,然后你觉得,这对人们意义深重,他们感激我妈妈为音乐节所做的一切。

    Micheal和妻子 是1970年去音乐节看表演时,一起翻篱笆逃票认识的,他们共同创办和经营音乐节。Micheal说,“她是我的减速剂,她知道我什么时候即将走过头犯错误,她会及时勒住我,让我回到原位。” 他俩原本打算在2000年退休,从此再也不开音乐节,只过两个人的生活。

    柴:她去世之后你在音乐节上会感到孤单吗?

    M:是的,你是说她去世之后的第一个音乐节,是吗?

    柴:是的。

    M:是的,我觉得很伤感。我是一个浪漫的人,大约一年之内我又结婚了,我必须这样,我无法独自生活,我一个人就无法成功,因为我需要一个女人,这就是为什么,做饭啊,睡觉啊,关爱啊,所有的,这就是我的本性吧,我必须走下去,再找一个像简一样的女人。我从来不会低落,但我也许会感到不安。总会有未来。现在有孩子,有乔治。乔治是简的孙子。在乔治身上有简的延续。

    柴:我能够理解。但是能够真的摆脱失去一个人的感觉吗?

    M:你必须摆脱,不然你会死去的。所以这并不是一种选择,对我来说不是。

    柴:你是个生命力很强的人。

    M:你明白吗?

    柴:是的。

    M:是的,我是。好在我生命力很强。

    Jean去世后,女儿Emily中止了学业回到家里,并逐渐承担起组织音乐节的工作。

    Micheal认为,为了吸引年轻人,就应该放手让女儿干,现在音乐节已经全权交给Emily打理,而她的想法明显更加前卫,比如2008年请hip-hop歌手表演重头戏,就是她一个人的决定,虽然这招致了很多摇滚乐迷的不满,或许也是当年门票没售光的原因之一,但Emily乐在其中。

    记者:你觉得你最享受的是什么?

    Emily:很可能是大门打开,人群涌进来的那一刻。那种感觉真奇妙。人们都激动万分,冲进农场,带着他们的帐篷,睡袋,真是太奇妙了。

    记者:你认为音乐节的灵魂是什么?

    Emily:应该是人的精神。

    M说,他最爱的就是这片土地,这片地上,不管是人,音乐,还是奶牛,都长势很好,2010年,他家的农场面积已有近500英亩,奶牛360头。光牛奶生产每年带给他140万英镑的净收入,就算这样,在他身体不错的阶段,他也坚持一周7天工作,每天早上5:30起床挤奶。

    柴:你觉得它们无聊吗?

    M:不,一天到晚就只是挤奶挤奶挤奶。不,我现在不挤奶了。我会先放弃音乐节,也不会丢弃我的奶牛,我们在这里已经150年了,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柴:农民和音乐节组织者,你更喜欢做哪一个?

    M:我想两个都做,这两个真是相得益彰,做农民比办音乐节好一点点。

    M:嘿,它们多可爱啊,在这边有黑色的。乔治,在这边有黑色的。看,黑色的,好多黑色的。

    现在,老爷子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训练自己的孙子。

    柴:他才一岁多,你怎么训练他?

    M:他观察,倾听,他的眼睛注视着发生的一切。我把他抱上车,一路上我和他讲话,他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他还不会说话。但他一直在观察。

    柴:那你是希望他将来是做一个农场主,还是你希望他替你把音乐节举办下去?

    M:两个都想。就像我一样,音乐节和农场都做。他会穿得像一个农民,和我一样,短裤,很可能不会,谁知道呢?

    柴:但如果他有一天决定去伦敦,穿着有领结地衣服,做一个商人,你会同意吗?

    M:不会,他会在其中迷失的。

    柴:如果这是他的梦想呢?

    M:那太可悲了,非常可悲。

    现在,除了农场和音乐节的事情需要打理,老爷子还忙于做慈善,他用音乐节的收入,捐助了当地一座仓库的重建项目,建立了当地的工人俱乐部,还为当地低收入者盖了24栋廉租房。

    已经76岁了,老爷子还健步如飞、走路和说话的速度我们几个都跟不上,他习惯一个人做一切决定,只有一件事,他谈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办了这么多年音乐节,他一直默默等着别人邀请自己上台演唱。

    去年的音乐节上,Michael终于一个人上台演唱了这首歌,在上千人面前,他眼睛看着地下,那是他一生中罕见的羞涩的时刻,歌声不算完美,但人们与他齐唱这歌,这是曾经为了生活奋斗的人才能唱出的滋味。

    去年这个时候,有将近20万人在这片草地上,他们坐着站着躺着跳着,踩平了整个草地,甚至把它们化为泥浆,但在今年的盛夏,奶牛最喜欢吃的鲜嫩多汁的苜蓿草,又重新张遍牧场,而雏菊遍地开放,ME也像他自己的土地一样,简单、固执、生命力强韧、不管承受多大的重担,也要按自己的方式生长,其实四十年来,全世界的人来到这个偏远的乡村,在这里寻找的不仅是音乐啤酒和狂欢,他们也在寻找能让人类天性自由生长之地。

[静观英伦]专访英国草地音乐节教父——迈克尔-伊维斯(20120802)
channelId 1 1 2 5dec72d79b50431fbf92454aef43f68c

留言评论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