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创业科学家马兆远(上):“不务正业”背后的大期望

央视网报央视网 2015年05月19日 17:5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北京大学兼职教授、北京智银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马兆远

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北京大学兼职教授、北京智银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马兆远

  央视网特稿(记者 寇德印)他是一位科学家,先后就读于北京大学、牛津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师从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威廉·菲利普斯;但他同时也是一位商人,是北京智银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总裁。

  他叫马兆远,游走于科学与商界之间,在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领域里,游刃有余。

  一个“不靠谱”的人

  在传闻里,马兆远是一个怪人,在他的生活轨迹里,存在各种“不靠谱”。

  记者与马兆远的采访约在北大校园内,见面时,他身上背着一个大包,掂掂分量,还真是够重。

  “我这个包里面什么都有,”马兆远解释,“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一旦需要出差,说走就走。”

  这些年来,马兆远一直都很顺。只有35岁的他,已经是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中国载人空间站天宫(X-1)号货运飞船冷原子平台的首席科学家,其研究领域涉及激光冷却量子气体、量子信息技术和精密气体探测装置。

  马兆远一路名校,头顶各种光环。

  按道理,这样的“学霸”肯定是个乖孩子,但在实际情况中他的生活却充斥着各种叛逆。

  2004年3月,马兆远正在牛津读博士。那时候,学业正处于最紧张的阶段,没日没夜地做实验,分析数据,赶写毕业论文。

  整日钻研,令他疲惫,正觉得生活索然无味的时候,学院突然接到一个研讨会的通知,举办地在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坐落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个美丽小城。

  马兆远说跑去开会,就是任性、想出去透透气。

  谁知,研讨会比在试验室里做实验还无聊,马兆远坚持了三天,却再也坐不住了。他突发奇想去徒步翻越阿尔卑斯山。

  从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走到德国慕尼黑,这两地的直线距离是120公里,如果每天走40公里,也得走上三天。“人生总要有一次冒险,这事要是等到成家立业了再去做,基本不可能,这个属于人生体验,要干一生也就是这一回。”

  马兆远重新确定了一条路线,奥地利边境有一个小镇,因为地处悬崖边上,落差太大,火车中断,再往里走,翻过两座大山,就能到达德国的一个小镇,此地火车再次通起来。马兆远决定,徒步穿越两个小镇之间的无人区,这里直线距离大约40公里。

  预想很“丰满”,现实确实太“骨感”。

  马兆远带上几瓶水,连必要的登山装备都没有,便一个人登上茫茫雪山。

  早晨五六点出发,天色星亮,四下茫茫,三月的阿尔卑斯,积雪满山。开始还有路,走着走着,路至尽头,他不知身在何处,但还得往前走。

  每一步,积雪没过膝盖,但他不敢回头,仍然坚持向前。

  静,静得令人发瘆,除了越来越紧的心跳声,和脚下踩在雪地上的吱吱声,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马兆远迷路了,一直走了十七八个小时,午夜时分,才又找到大路,顺利走到目的地……

  “三心二意”的科学家

  比较北大、牛津、伯克利,马兆远自有一番判断。

  他说,“北大的教育,给人的感觉是,中国人的事情就是北大人的事儿。”北大的学风里,有着浓重的家国情节。

  “牛津的校风更狠,世界的事情,就是牛津人的事情。”牛津有这样的资格。

  伯克利则不然,它的校风是:“不管别人说什么,我们就是要挽起袖子干活。”

  三所学校,对马兆远的影响都很大,特别是伯克利那种务实的作风。马兆远出生在太原,他是那种生下来就会做生意的山西人。

  “当时我在牛津大学读博士,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如果在牛津大学里做理论研究,那我就亏了。”马兆远这样说。

  他认为,只要买一个电脑就可以做理论,但在牛津,有那么多昂贵的实验仪器,可以供学生免费用,这即使是在北大,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他觉得在牛津,就是要多做实验!

  “你看看我这双手,”马兆远自信的说,“这是好几千万美元训练出来的!”

  35岁的他,已经是中科院研究员,马兆远的科研之路,也应该是一帆风顺的,但是这个“怪人”又开始另辟蹊径,开始了创业之路,自己建立了一个投资公司,手里有好几个项目。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想做我们这个领域的产业化。”马兆远如是回答。

  量子调控,号称是人类知识密度最大的学科,这个领域拿过诺贝尔奖的人已经有几位了,该知识体系过于复杂,这门学科的产业化一直是难以解决的问题。

  马兆远在牛津有一个师兄,钻研物理学近20年,但是最终他找到的工作却是为一家企业做营销,利用他认识各个实验室负责人的人脉,为企业卖激光。这对于他的才学而言,是极大的浪费,但是没有办法,社会只能提供给他这样的就业岗位。

  在量子物理学领域,一个博士毕业,大约只有10%的机会能够找到一个教职,在大学里或者研究所里继续研究,有90%的人是要去工业界找位置的,但是由于量子物理学太过专业,工业界很难有这样匹配的岗位提供给这些博士。

  如此继续下去,还有谁去学量子物理呢?

  马兆远的导师威廉·菲利普斯是量子物理学领域的泰斗,拿过诺贝尔奖,但是他也踌躇,如果找不到产业来支撑,量子物理学将很难有发展动力。

  马兆远的抱负就是要实现量子调控学的产业化。

  “我们这个领域对人的训练真的是‘超人’的训练,”马兆远说,“我现在创办了一个研发机器人的公司,销售掉产品并盈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更想培养具备打通工业生产各个环节的能力的系统设计师,把我们的冷原子或量子力学里的东西应用到工业界。”

  “在工业细分的现代,有顶层设计的人,他们本身就组成了一个新的行业。他们了解各个工种本身,又了解他们之间的关联。”马兆远解释,“在工业4.0时代,工业产品的设计非常复杂,各工种之间配合尤为重要,需要懂得多领域、多学科的人才来统筹,这时候,有了系统设计师,就会大派用场。”

  有很多人说马兆远不务正业,但他自己却并不在乎。“我有自信,会用事实说话。”马兆远说,“我们有义务不要让理论‘束之高阁’,真的应该让科学家们‘下里巴人’地去干活。”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