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交警为救同事被撞亡 老父泣不成声:从小就这样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24日 11: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钱江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昨天,端午节。如果没有这场意外,此时,吴连表已经带着妻女回到温州老家,吃完老父亲亲手烧的菜,一家人再去照一张全家福。7年没在家过端午了,这个节日,他们都期盼了许久。

  只是,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如果”。

  6月21日早上,高速交警金华支队三大队执勤民警吴连表和同事卢兵在诸永高速公路东阳境内处理事故时,遭遇一辆失控的货车,吴连表一把推开了身边的卢兵,自己则被撞下9.5米高的互通立交桥,伤重不治(本报6月23日A8、9版《面对失控的大货车,他一把将同事推向生的快车道》)。

  昨天下午5点,被“表哥”舍身救下的卢兵来到了“表哥”的父母面前。两天来,两位老人滴水未进,虚弱地躺倒在躺椅上。

  “咯噔”一下,卢兵跪了下来,他话语有些哽咽,“是你们家‘表哥'救了我……”

  看着这位儿子在生命最后一刻救下来的孩子,吴连表的父母弯腰抱住了卢兵,三人哭得抱成一团。

  “我的表宝贝啊,你从小就这样,为了别人,不顾自己。”吴连表的父亲吴作其开始“责备”儿子。

  这是吴作其对吴连表为数不多的责备,只是儿子再也听不到了。

  他是家人口中的“表宝贝”

  吴连表出生在温州市苍南县钱库镇夏口村一个普通农户家庭,他的父母在村子里经营着微薄的豆芽生意,吴连表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吴连表很小的时候就显露出了帅哥坯,所以,家里人从不直呼他的名字,而是用“表宝贝”这个略显拗口的昵称来称呼这个老幺。

  和整天喜欢打打闹闹的二哥吴连次相比,吴连表文静、秀气,这让他得到了更多的宠爱。

  因为生活拮据,吴连表比别人更加珍惜父辈的辛劳,在他看来,好好读书就是对爸妈最大的孝顺,所以从小学开始,吴连表学习就一直很好,数学基本都是满分。

  11个月前,吴连表的女儿出生了,他准备给女儿起名“吴豆芽”。“弟弟说爸爸妈妈就是用卖豆芽的钱培养他的,女儿起这个名字就是让她不能忘本。”姐姐吴连秀说,“小豆芽”就成了孩子的小名。

  有一件事情让吴连秀记忆犹新。吴连表上初中时,父亲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从第二天开始,吴连表就载着隔壁村的一个大男孩上下学,每次为了接送他,吴连表要绕路4公里。

  这件事情直到两年后才被吴连次发现,脾气暴躁的吴连次觉得弟弟受到了欺负,当场就把自行车后座给拆了下来。

  “哥,别这样,我每天接送他,上下课也有伴。”吴连表这样解释。

  “他比你大一岁,为什么不是他骑车,你坐后面舒服一下?”吴连次不依不饶地发问。

  “我不累,没事。”吴连表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这就是家人眼中的吴连表,对父母敬重、乖巧、对“吃亏”没有概念。

  23岁时,他梦想成真

  吴连秀说,从小,吴连表就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警察,“他还很小的时候,就说要成为一名公安,为人民服务。”

  而当他收到浙江警官职业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后,吴连表却坐在了家门口的台阶上犯愁了:“一年学费两三万,不知道该不该和爸妈说,怕说了家里没这么多钱就不让他上学了。”吴连秀说,最后是向亲戚朋友借了钱供吴连表上学。而吴连表每个月都把自己的生活费控制在500元以下。

  大学毕业后,吴连表留校当辅导员,这一年,他遇到了他的初恋,也是未来的妻子——何韡。比吴连表小一岁的金华人何韡在这一年也到了浙江警官职业学院担任教职工。

  2005年,吴连表通过了公务员考试。当高速交警金华支队录取的通知下来后,吴连表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梦想在23岁时变成了现实,“他以为这是假的,都不敢和爸妈讲。”

  当一切都确定为真后,吴连表兴奋得两个晚上都没有睡觉,“他一直在东跳西跳,到处和人说被录取的事情。”

  这一年,吴连表的生活春暖花开:工作上圆了梦想;生活上,他践行了对爱人的承诺,来到她的家乡金华工作。

  一家三口只有手机里一张合影

  因为工作繁忙,吴连表很少有时间回家看父母,总队的政治部曾给吴连表打来电话,询问他要不要回原籍上班。

  而何韡也问过丈夫:“要不你先回去?”她得到的答案是:“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说到这里,何韡抽泣了起来。

  因为吴连表工作忙碌,每次一家三口要一起拍照,他都抽不出时间。一家人唯一的一张全家福,是孩子五个月时和朋友吃饭,朋友抽空用手机拍下的。

  “再有一个月,宝宝就周岁了,我说我们要给她过一个不一样的周岁。”哭了两天,何韡“埋怨”起丈夫的声音显得低沉,“他说要把宝宝从出生到现在的照片都洗出来,要把视频刻录成光盘,拿回家给父母看,还要在照片上写下给宝宝拍照片时的情景,可是现在,只能由我一个人来完成了。我都不知道要不要给孩子过这个周岁。”何韡说本来这次回家,是要和父母一起拍一套全家福的,孩子周岁的时候洗出来,放在家里,“我现在真后悔没有和他一起多拍几张照片。”

  为儿子练习烧菜,等来的却是他牺牲的消息

  虽然不能经常回家,但细心的吴连表每个节日都记挂着父母。

  5月份的母亲节,吴连表给姐姐吴连秀打电话,让姐姐带着妈妈到商场里逛一逛,“他说让妈妈自己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买,钱他会出的,就当母亲节礼物。” 然而母亲还是没有舍得买东西,吴连表就委托姐姐给母亲包了一个500元的红包。

  而刚刚过去的父亲节,吴连表又委托姐姐给父亲买了一套新衣服。“他知道爸爸自己不会买新的,就把单位发的腰带、鞋子都给爸爸用。”吴连秀记得弟弟已经4年没买过新衣服了。

  作为最疼爱吴连表的人,吴作其这两天经历了从大喜到大悲的过程。

  因为工作忙碌、经常为同事顶班,每年吴连表最多回家两次,今年端午,吴连表计划回家,而这是近7年来,吴作其第一次等到儿子端午节回家,他仔细擦了擦儿子给的鞋子,还在家练习了下烧菜,要为儿子亲自烧几个菜。

  更让吴作其期待的是,儿子告诉他,半年多没见的“小豆芽”刚刚学会叫爷爷了,只是这位已过花甲之年的老人没想到,他最后等来的是儿子牺牲的消息。

热词:

  • 交警
  • 救同事
  • 被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