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老夫妇5年骑摩托旅行14万公里 足迹遍及全国(图)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5日 09: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老张夫妇二人整装待发,车后的箱子里放着他们的爱犬托托。

老伴,一起摆个pose吧! 图片由本人提供

  他叫张殿文,她叫章臣瑶;他62岁,她59岁。网下,他们是一对普通老夫妻,退休教师,桃李满天下;网上,他们是一辆摩托行遍全国的英雄,是无数网友、驴友、摩友眼中的不老传奇。

  早就听闻了二老的故事,多次约访却总缘悭一面。直到昨日,在南京南湖一栋小巧民居中见到他们,记者才相信,一颗永远年轻的心,果然可以抚平岁月留驻的痕迹。神采熠熠、中气十足、笑声爽朗、身形英挺……所有这些形容词,似乎都是为眼前这对花甲夫妻量身而制。而他们远比小说更精彩的经历,无疑让采访变得容易——一段娓娓道来的旅程,一幅随意打开的相片,就足以让记者在他们的世界里赞叹不已、惊佩连连。

  2005年—2009年 14万公里旅程不寂寞

  有艰辛

  “一辆摩托三条命,纵歌西行6000里。”

  三次西进,穿越危途新藏线,走过荒漠和冰川

  2004年之前,对南师附小科技老师张殿文和在同仁小学教语文的章臣瑶来说,旅游只是节假日和儿女或同事去某个景点的走马观花,“虽然也很快乐,但总觉得少点什么。”而喜欢旅游的他们,随着年近退休,也开始越来越多地憧憬并行天下的幸福晚年。

  那年春,张殿文花7000元买了生平第一辆摩托车,那是一辆春风牌“艇王”,“比起当时年轻人玩的进口车差远了,但就是它带我走进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当年寒暑假,夫妇二人骑着这辆车,“很拉风、很兴奋”地玩遍了黄山、西湖、太湖等南京周边“可一日来回”的景点。

  “我们明年去些远一点的地方吧?”老伴这个正中张殿文下怀的提议,让他们在2005年7月底,“一不小心骑到了西宁。”整整23天长途旅程的疲惫,在青海湖仙境般的景致面前烟消云散,“也不算很远嘛。”两人对着近在眼前的青藏高原互相打趣,却又忍不住喜极而泣。

  2006年南下福建,2007、2008年两次入藏——夫妇二人的长途摩行一发而不可收,“想停留尽可能多的点,又得算准日子赶回来开学,很多地方只能匆匆一瞥,然后立刻赶路。”也因此,这些在许多摩友眼里已堪称壮举的骑行,对他们来说只能算是“热身”,“真正的旅程,从退休后开始。”

  2008年夏,张殿文告别讲台,一双儿女也早已立业成家,“无牵无挂,正好闲游天下。”在当年的游记中,张这样总结,“我们夫妇再度南下,痛痛快快玩了96天,其中在云南33天,在海南33天……”而此时他的座驾,已换成了一辆国产125。

  高潮在2009年5月的一天到来,张殿文夫妇第三次踏上了西进之旅,而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要穿越在摩友圈里被视作危途的新藏线,极为难走。”在张的电脑里,那一幅幅背景不是荒沙便是冰川的照片,昭示着其一路艰辛。“很惊险很刺激,但总算走过来了。”133天之后,他们终于带着满身风尘凯旋,而随着老张一路无线上网全程直播,国内各大摩友论坛早已轰动,南京英雄夫妻的事迹一时传为佳话。

  昨天在张殿文家的楼下,记者看到了那辆摩托车,斑驳的漆面和历尽修补的车身上承载了两位主人太多不凡的记忆。最有趣的是后备箱的位置,一个手制木箱被牢牢固定在那里,“不管去哪儿,我们都带着托托,这是给它设的包厢。”托托是夫妇二人的爱犬,13岁已算老年,跟着他们走南闯北行遍了祖国大好河山,“一辆摩托三条命,纵歌西行6000里。”张殿文这样描述当年那段新藏之旅,豪气干云。

  有爱情

  “我们就是一对平常夫妻,谁也离不开谁。”

  在宿营地用随身带的炊具烧吃的,有家的感觉

  其实作为摩友,张章二人的行走线路很多人都曾去过,而为网友称颂乐道的,除了他们的花甲“高龄”,更有那夫唱妇随令人感怀的爱情。张殿文和章臣瑶相识于连云港插队期间,至今在他们的闲谈中,还总出现当年携手同游花果山的场景,“喜欢和他一起到处玩,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很难看出年龄的章臣瑶,忆及往事时而嫣然一笑。

  回城、结婚、生子……忙碌的生活和工作让他们在退休前少有闲暇出游,即便如此,“每天晚饭后总会一起去散步,再忙也要空出星期天的时间到公园、东郊或者商场走走。”张殿文和章臣瑶都不是那种张口闭口谈说爱情的人,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一对很平常的夫妻,做什么都喜欢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

  喜欢在一起,加上“她不怕吃苦,和我一样享受旅途”和“他一人出去,我也不放心”,使得5年间长达14万公里的摩行之旅,张殿文从不孤独;连接祖国壮丽山河的路网之上,也时常会多一道引人注目和艳羡的风景。“累是肯定的。”张殿文告诉记者,几乎每次旅程他日行都超过200公里,每隔50分钟左右就要停车休息,“一般是就地躺下闭目养神10分钟。”而此前一路颠簸还得兼顾拍照的章臣瑶也得空下来活动筋骨,顺便给爱犬放个风。“经常在一些没有人迹的地方停留,两个人一条狗,好像这片天地都是我们的。”

  每日到了宿营地,张总是立马累得瘫倒在旅店床上,“我睡觉,她在房间里用我们随身带的炊具烧些吃的,醒来以后满屋子热气腾腾,香味弥漫,一下子就找到了家的感觉。”

  同样的旅程,有爱犬爱人相伴的张殿文羡煞了太多孤身上路的摩友。有人在张常去的论坛如是感慨,“看了两位相濡以沫的游记和照片,终于理解了老哥一路走来无畏艰辛的勇气何来。年华易老,唯心不老;时光流逝,唯爱难逝……”或许正因为此,张殿文才会有那“纵歌西行6000里”的冲霄豪情;才会在荒无人烟的藏北冰川上,老夫聊发少年狂,脱光衣服在冰雪里裸浴,成就了老伴相机中一组此生难忘的镜头。

热词:

  • 张殿文
  • 贵宾
  • 旅程
  • 便携DV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