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上万头黑熊被囚取胆 每天两次直至生命终结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3日 13: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江西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江西网2月23日讯(拾年 报道)已是早晨九点多了,位于成都以北26公里的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内,一头名为“王子”黑熊才从自己的熊舍走出,开始了它一天的玩耍活动。

  然而,谁又知道今天的“王子”曾被剖腹插管,抽取胆汁,有着一段生不如死的坎坷命运。

  “它来救护中心比我还早,我第一次见到它时体型很小,除了腹部有伤口外,它的一只掌也有问题。”保护中心饲养员石学良一直跟王子有着深厚的感情。“本来兽医说截肢对他身体健康更有好处。但考虑到它喜欢攀爬,截肢是太大的创伤,所以我们选择保守治疗。”

  “现在王子的攀爬能力很强,甚至能够越过保护树木的一圈儿栏竹爬到树梢上去。”谈及王子的淘气,石学良满足地笑笑。

  四岁开始取胆 每天两次直至生命终结

  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是亚洲动物基金会的项目之一。基金自1998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终止动物虐待,恢复对所有动物的尊重。

  终止“活熊取胆”,拯救黑熊,正是他们重点在做的项目。据亚基会介绍,在亚洲有超过10000头黑熊被囚禁在养熊场狭窄的铁笼内,被人以残忍的方法抽取胆汁,用于传统医药。

  耗时四年完成的纪录片《月亮熊》拍下了那些关于“活熊取胆”的交易。养殖户随手拿起一半塑料管连接到深埋在黑熊腹部的另一半管上。肥硕的黑熊因被关在空间狭小的笼子里,往往无法直立,因为“淘气”,它们前掌被连锁在笼壁上。为了方便抽取它们的胆汁,养殖户给他们穿上数十斤重的铁马甲。

  镜头中,黑熊嚎叫,舞动爪子,口咬铁笼。它们从4岁开始就被抽取胆汁,每天两次,直至生命结束。

  大量的养熊散户为了保证熊能够活下去,不被感染,拼命使用抗生素。纪录片《月亮熊》的镜头里,养熊屋角落上散放着各种药物,养户说,“有炎症就把药拌在食物里,或者直接给他们注射。”

  和王子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凯撒”。“凯撒”是一头母棕熊,2004年救护中心把它从天津解救过来。“当时‘凯撒’腹部伤口感染,情绪暴躁,背部有两条又深又宽的伤痕。”石学良说,“那是因为长时间戴铁马甲造成的。”

  为了挽救“凯撒”,救护中心的兽医为它做了胆囊切除手术,现在恢复良好。只是它的性格依然有些孤僻,甚至是暴躁。

  百分之九十九的熊患胆囊炎

  并不是所有的熊都能够像“王子”和“凯撒”一样,“死”而复生,而且“死”而复生的过程也是一场煎熬。

  据亚洲动物基金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介绍,他们解救的熊40%死于肝癌。

  高级外科兽医莫妮卡说,救护中心拯救的277头熊中,有181头是使用无管引流,他们分析过其中165头,99%患胆囊炎,66%患胆囊息肉,34%患腹部疝气,22%患胆结石,4%患腹膜炎。“也就是说,几乎每只熊都同时受多种疾病的困扰,任何一种都可能会非常疼痛。”

  莫妮卡认为,无管引流会给黑熊造成不正常的肝胆系统解剖构造和后遗症。不论是合法还是不合法的、有管的还是无管的胆汁引流方式,所导致的临床病变后果相差不大。从活熊身上取胆没有任何人道的方法可言。

  “你又不是熊,你怎么知道熊痛?”2月22日,在归真堂召开的熊胆专家座谈会上,归真堂董事张志军反驳提问的记者。

  力挺“活熊取胆”的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称:“取胆汁过程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自然、无痛,完了之后,熊就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我感觉没什么异样!甚至还很舒服。”

  他甚至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亚洲动物基金的不满,认为个别组织反复利用中国政府早已取缔的落后技术、虐熊的老照片、局部放大了的血腥画面、个别落后案例说事,用历史否定现实,以个别代替一般,是对我国现实的熊类保护利用产业的歪曲和诋毁。

  熊胆粉可用草药或人工合成品替代

  令石学良异常兴奋的是,“王子”有女朋友了。

  “王子”的活泼好动得到了四号雌熊的芳心。 “王子”走到哪里,四号熊都一直跟着,两人一起嬉耍、吃饭,形影不离。

  “像现在是冬天,它们会挤在一块睡。‘王子’最喜欢爬A字架,而且非常熟练。四号就在一旁看着”。

  照看着如同孩子般天真烂漫的黑熊,石学良希望他们不再因为“药用”而牺牲。

  早在1983年8月,我国的“人工熊胆”科研项目就正式立题,项目由沈阳药学院和辽宁省医药研究所(后改名为辽宁省医药工业研究院)共同承接。1990年,课题组得到了二期临床试验的批件。审批结论称,“人工熊胆”在质量标准、长期毒性等方面均已符合药审要求,并认为该药较日本产品近似天然,而且由人工合成制备比人工引流熊胆粉不影响生态平衡。

  但批文最后附了一句话:“目前引流熊胆产量已暂满足药材所需,也请开发时综合考虑。”此后有关 “人工熊胆”的有效性,药审部门决定性的文件再也没有下发。

  截至到2010年5月亚洲动物基金统计的数据,国家药监局批准的含熊胆药品已有240种。相比1980年代初同期开始研制的牛黄、虎骨、麝香等贵重中药材,替代制品都已经上市,独独熊胆远远被落在了后面。养熊业也因此飞速发展。

  “熊胆”的价值到底有多大?到底有无替换的价值?

  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称:“即便人工熊胆研制成功,临床上也无法完全替代天然熊胆。中药是中国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优势产业,熊胆又是一味名贵药材,因此应该从中药事业发展的高度来看待养熊业。”

  然而,多位从业多年的中医表示,熊胆粉的药用价值并不独特,甚至可用草药代替。西医则认为,人工合成的熊去氧胆酸纯度高、杂质少、浓度完全可控,无论是疗效还是安全性都优于熊胆和熊胆粉。在欧美,人工合成的熊胆制品已经成为上市药品

  全国已有20个省取缔活熊取胆

  2011年2月初,以“活熊取胆”为业的归真堂第二次出现在证监会公布的申报上市企业名单中。遂引发抗议浪潮。

  2月14日,NGO它基金联合冯骥才、韩红、崔永元在内的72名社会知名人士,向中国证监会信访办递交吁请信,恳请对归真堂的上市申请不予支持及批准。

  19日,亚洲动物基金理事、发起人之一张越表示,我们希望看到归真堂方面提供非限定区域、非限定时间、非限定人群的开放,并接受媒体、公众、兽医、动物学家的实地调查,“因为我们无法确信一次被组织、被安排、被限定的参观的真实性”。

  为了回应各界抗议,2月18日晚,归真堂在其官网宣布,2月22日、24日两天为开放日。22日面向媒体记者;24日面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意见领袖、专家学者及动物保护组织。

  但归真堂此举继续受到质疑。

  22日上午,只有记者被允许进入归真堂,它的头号“抵制方”——亚洲动物基金则被拒。

  在现场的记者看到,进食取胆的熊表面看起来并无异样,但有消息称,归真堂内部早先或已安排黑熊打氯氮卓(抗精神失常药)以减少痛苦和焦虑。

  饲养员石学良没有远赴这次“参观”,正当他的同事在福建惠安遭到拒绝时,他正准备行囊准备从北京飞回成都继续照顾他的熊友们。

  目前亚洲动物保护基金通过和地方林业部门合作,已经使全国20个省取缔了开展活熊取胆业务的熊场。

  在越南,1992年政府出台文件,已经关闭了所有的养熊场。

  全国政协委员贾宝兰曾提出取缔活熊取胆,立法保护动物提案,全国人大代表敬一丹也曾提请制定《反虐待动物法》的建议。

  亚洲动物基金对外事务部总监张小海在2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归真堂上市,对淘汰活熊取胆业所做过的努力来说是巨大的挫败,亦对国家未来淘汰养熊业带来更大的困难。”

热词:

  • 黑熊
  • 王子
  • 熊胆
  • 凯撒
  • 天然熊胆
  • 抗精神失常药
  • 198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