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上海站售票员为女取名“吴春运”盼回家路更平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2日 10: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12年春运第一天,一个名叫“吴春运”的女孩呱呱坠地了。那天,她的父亲吴彪一直忙碌在联合售票大厅的务工人员团体售票窗口前。

  采访吴彪,是在他女儿出生后第四天,他依然忙碌在那个窗口前。不同的是,四天前售票窗口人头攒动,取票者络绎不绝;如今票已全部取走,窗前只留下厚厚的一摞摞订单,等待吴彪和他的同事们进行最后的统计。

  吴彪今年25岁,在铁路上海站售票员岗位上已经工作6年,今年他被委任为春运务工人员团体售票临时班组的班长。他说,今年春运的团体票预订政策很人性化,起订数从30张降到了10张,还取消了对车次、方向、时段的限制,也无需再提供区县总工会证明、营业执照等材料。“门槛”降了,订票者多了,还有很多务工人员前来“拼团订票”,“在20多天时间里,我们一共收到订单2800多张,订出了27.3万张票。”

  27.3万张,是去年春运团体出票量的5倍!售票政策放宽了,但后台的出票程序却变得更为复杂。工作人员在收到订单后要进行审核,还要把不同订单中涉及同一到站、同一日期的订票需求进行归类。出票后,再把这些车票重新分配到每张订单上,通知订票人前来取票。由于归类、分类工作大多是人工操作,每天晚上9点以后,工作人员都要“碰账”,也就是把不同方向的车票数与订票需求进行核对。一旦发现差错,就会进入一个极其痛苦的“纠错”流程――把当天所出的每张票与订单需求进行查对,少则耗时半小时,多则两三个小时。

  吴彪清楚地记得,去年12月26日那天,不知哪位同事粗心,把“1038号”订单中一张车票的目的地“江油”错打成了“江永”,当天晚上整个班组一直加班核查到夜里12点半。当吴彪回到共富新村的家中时已是次日凌晨1点多。怕吵醒即将临盆的妻子,他不敢进房睡觉,就在客厅沙发上窝了一晚。

  在团体售票的20多天里,吴彪眼睛里始终布满血丝。无论回家多晚,他早上5点15分必定起床,6点出门,7点赶到车站,领票卷、布置窗口,8点准时接待当天第一位订票者。为了避免睡过点,吴彪每天睡觉前都不忘开一个手机闹钟,但又怕闹铃吵到妻子,就把手机调成振动模式,压在枕头底下。说到妻子,吴彪充满愧疚。在妻子临盆前一个月里,他没有在家陪过一天。就连妻子腹痛送医院那天,他也没能陪在身边。好在妻子也是铁路职工,明白丈夫职责所在,自始至终没有一句怨言。

  经历了6年春运,吴彪目睹太多回家的艰辛。他说,女儿出生在2012年1月8日,恰逢今年春运启动第一天。他为孩子取名“吴春运”,就是希望中国的未来再“无春运”。

  记者手记

  期待“快乐春运”

  在40天时间里,将有30多亿人次的人口流动――中国春运被称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类大迁徙”。

  在这“世界之最”的背后,有喜,有悲,有累。喜的是,游子离家一年后团聚的温馨;悲的是,不堪承受的交通客运压力,无数人苦求一张车票而不得;累的是,无数默默无闻的人为了他人的欢聚而奔忙,以致牺牲了自家的欢聚,在铁路、公路、航空、港口,乃至地铁、公交、出租车里,都有他们的身影。

  中国的“年”文化要传承,地区经济差异也继续存在,“春运”就不会消失。吴彪为孩子取名“吴春运”,希望“无春运”,其实,是期盼春运没有痛苦和疲惫,留下的只有欢乐和温馨。春运年年有进步,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可以迎来“快乐春运”。

热词:

  • 吴春运
  • 春运
  • 上海站
  • 售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