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黄金水道,岂容毒枭当道!(20120511)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1日 22: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971f285db24467aac2ff2aff1d04be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湄公河惨案主犯糯康。

    袭击我公安快艇,拦截我旅游客船,抢劫我普通商船,残忍制造震惊国人的湄公河惨案,毒枭糯康落网,审判即将展开。

    先燕明 “10·5”专案组副组长、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糯康团伙的存在对湄公河流域的安全造成了严重危害。

    杀人、绑架、勒索、制造毒品、贩卖人口,为什么一个在金三角横行16年的贩毒团伙在中老缅泰警方的通力合作下,半年即告复命。

    同胞的血不能白流,湄公河的航道安全必须保障,湄公河惨案真相大白。

    郭志强 “玉兴8号”船主:希望罪犯早一点得到审判,得到应有的惩罚,中老缅泰四国警方历时半年的合作,到底发生了什么?

    《新闻1+1》今日专访公安部禁毒局局长、“10·5”案专案组组长刘跃进。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湄公河惨案”的主犯糯康在老挝首都万象被移交给了中国警方,随后他被带回北京,紧着着又在昨天糯康被押解到了云南,我们就在今天,收到了昨天糯康被押解到云南的一些画面,我们先一同看一下。

    字幕提示:

    2012年5月10日23点22分

    “湄公河惨案”主犯糯康被押解至云南

    抓获糯康对于已经遇难的13名中国船员还有他们的家属来说,无疑是一个慰藉。接下来人们关心的是在这次专案行动,糯康到底是怎么被抓获的?在糯康被归案之后,接下去湄公河流域就会进行到一个安全的领域了吗?今天我们将专访公安部禁毒局局长、“10·5”案专案组组长刘跃进。

    首先我们还是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糯康归案产生的影响。

    字幕提示:

    2011年12月11日 云南西双版纳州看守所

    专案组民警:你是否知道2011年10月5日在湄公河上发生的案件?

    糯康武装贩毒团伙3号人物:知道。

    专案组民警:你是怎么知道的?

    糯康武装贩毒团伙3号人物:糯康让我参加的,我负责江北观察,看船,看人。

    专案组民警:你知道2011年10月5日发生在湄公河上的案件吗?

    糯康武装贩毒团伙2号人物:知道。

    专案组民警:你是怎么知道的?

    糯康武装贩毒团伙2号人物:我参加了,然后我去了做了这件事情,然后就知道了。

    专案组民警:你刚才说你参加了,你做了这个事情,你就知道了,是不是这样?

    糯康武装贩毒团伙2号人物:对。

    糯康,43岁,缅甸傣族,长期横行在泰国、老挝、缅甸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带,从事制贩毒品、绑架、杀人、抢劫商旅、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等犯罪活动。去年10月,制造了令国人震惊的湄公河惨案,13名中国船员被残忍杀害。长达半年的行动,在中老缅泰四国警方的通力合作下,随着首犯糯康的落网,一个臭名昭著、罪恶累累的武装犯罪集团也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胡祖俊 云南省禁毒局局长:他的骨干核心力量来讲应该说也不多,他这个事,我们掌握也就是几十人吧,但是这个人从“10·5”案件可以暴露出,这个人杀性很重,或者说相当凶残。

    糯康的被捕,湄公河流域的各国都给予了高度关注。4月27日,在糯康被捕后两天,泰国《曼谷邮报》就刊登了消息,文章称,除了糯康外,还有另外七名人员也被抓获,这些人都立即移交给了中方。打开泰国毒品管制委员会网站,我们还可以看到一张通缉令,上面清清楚楚地把糯康列为重要通缉对象,并悬赏两百万泰铢,约合40万人民币,而缅甸的伊洛瓦底江杂志更是在糯康被捕后的一天就报道了此事。文中提到,糯康这个民间武装组织的头目,过去五年,在湄公河老挝和缅甸流域横行霸道,对过往船只进行武力威吓,而这些船只几乎都来自中国。

    胡祖俊:三国交界,跨境就是一个国家,这个国家打他、剿他,他就到另外一个国家。

    公开的资料显示,仅2008年以来,糯康集团涉嫌对中国船只和中国公民实施抢劫、枪击、犯罪活动,多达28起,致伤3人、致死16人,去年的“10·5”案件更是手段极其残忍。如今糯康犯罪集团的主要头目已经陆续归案,而舆论更关心的是上千公里的湄公河流域是否就此能够迎来安宁,航行在这条河流的中国商船安全还会受到威胁吗?

    主持人:接下来马上连线此刻还在云南办案的公安部禁毒局局长,也是这次“10·5”案的专案组组长刘跃进,首先祝贺您,还有您的专案组成员,能够经过半年多的努力,最终抓获了糯康,而且非常感谢您能够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根据我们的了解,也是您对记者说的话,这次抓获糯康以前,你们有几次非常好的机会,而且几乎是已经知道他在哪儿,但是就是没抓住,为什么?

    刘跃进 公安部禁毒局局长 “10·5”案专案组组长:

    第一,自然环境使然,他藏的地区是在湄公河的缅甸一侧,那一带主要是大山区,地形复杂,森林茂密,比较偏僻,对他来说叫做易守难攻,所以自然环境是一个客观原因。

    第二,他那一带经营多年,采取收买的手段,对于当地的一些村民、村长,当地一些基层官员,包括基层军警,采取收买的手段,编制了一张比较大的关系网,或者保护网,当地有不少人给他通风报信,客观上起到庇护作用,所以这也是客观原因。

    第三,地点处在境外,不在我们国内,如果是在国内,这些事情都比较简单,但是在境外,在境外如果要抓他,必然要跟当地相关关系相互配合、联合行动,这才能实现。所以国家的制度不一样,国家的体制不一样,相互衔接起来就不是那么顺畅,所以有时候在某一个细节上、某一个环节上,如果衔接不好、衔接得不紧密,有可能失去战机。

    这几个方面在一起,导致了他能够在这么长时间在那个地区横行那么多年,而且这么多国家想抓他,又抓不着。这是几个比较客观的原因。

    主持人:刘局长,我刚才听了您说的三个主要原因,既然困难重重,这次怎么能够把他捉拿归案的?

    刘跃进:这次抓到他,也是经过半年,我们中老缅泰四国的警方,包括军方,我们协同作战、共同努力,经过了半年的基础工作、情报工作、侦查工作、布控工作,在湄公河金三角地区编制了一张天罗地网,他的落网只是个时间问题,旨在我们经过这半年艰苦卓绝的工作和努力,编制了一张网,这张网,他是逃不出去,他哪一天落网,哪一天触网,只是具体的时间问题。

    主持人:据我所知,我掌握的数字在过去的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面,你们专案组一共派出了两百多个人,分成了六个工作组到老缅泰三个国家进行工作,这张网编制这么大,刚才您说这是时间问题。在过去六个多月的时间里,专案组包括您觉得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刘跃进:我们专案组在半年多时间里,最困难阶段在今年春节以后到4月25日抓获糯康以前,这几个月的时间,是专案工作最困难、最困苦、最需要毅力、最需要韧劲的时候,因为这一段时间是我们在初战告捷以后,抓获几个骨干分子以后,糯康集团也引起了警觉,进行防备、躲藏,各方面都加强了戒备。所以在这段时间,我们所做的主要是基础工作,各个方面织网的工作,布控的工作。这样的话,这个时候一时看不到成绩,一时看不多亮光,一时好像看不到光明,时间一长,有些同志难免就会产生这么搞下去,还有没有结果,这么坚持下去,有没有可能破案,这样的想法就会出来,这当然也很正常。

    主持人:刘局长,我们特别想听听您给我们讲述,这次在什么地方抓住的糯康?

    刘跃进:抓获地点在湄公河的老挝一侧。

    主持人:4月25日这一天?

    刘跃进:具体讲4月25日湄公河老挝一侧,老挝的波桥省的地段。

    主持人:谢谢刘局长,稍候会有更多的问题跟您连线。糯康被捕之后,接下来湄公河流域现在的工作状况是什么样,尤其是在关累港码头,那里的人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工作状态又是什么样,我们赶紧去看一下。

    黄星贵 华泰8号总船长:凶手已经抓获了,这是我们澜沧江(湄公河)航运线上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大家的心情也比较高兴,免得像以前提前吊胆,出去都是担惊受怕的。

    今天西双版纳景洪港关累码头,有数十艘轮船停靠,它们大部分满载着货物,有的正在卸货,有的等待启航。听到制造“10·5”湄公河惨案的首要嫌犯糯康被捕、并移交中国,船主和船员们难掩自己的兴奋。但是在泰国清盛码头,被劫持的玉兴8号和华平号还依然在那里停靠。

    郭志强 “玉兴8号”船主之一:现在没有什么打算,以后这条船什么时候能够拿回来,拿回来怎么办,现在心里没有底。现在看这个情况,可能我的家人不会让我去运货了,我自己还是打算去,要生存,生存还是第一。

    郭志强,出事船只“玉兴8号”的船主之一,去年10月的湄公河惨案发生后,就一直待在云南昭通的家里,没有收入,损失也不小。用他自己的话说,心理的创伤没有平复,暂时不想再去做事情。

    郭志强:昨天很多遇难家属,还有朋友,大家都静静地坐在电视机前旁看新闻,看一下糯康干了这么多坏事,到底什么样,看了以后,都是含着眼泪看的。

    去年10月惨案发生后,澜沧江湄公河航线,这条被人们称作是中国通往东南亚的黄金水道也被迫停航。航线周边近千名船员赖以生存的水上运输业一下子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蒋青云 晨宇号船长:船一停,员工工资还要照发,每个月工资都要发将近差不多两万,如果我不发工资的话,他们走了以后,到时候要找船员又难找了,人家就不来了,停航期间各种损失合计亏了差不多十多万。

    去年12月10日,中断了两个月的航线再次启航,尽管有了中国、老挝、泰国、缅甸四国在湄公河开展的联合巡逻执法队护航,尽管船员们有了安全的保障,但是心情还是有一些复杂。

    叶超 “宝寿号”船长:现在大家都在观望,像我们在考虑,是不是继续发展下去,护航他们是分阶段护航,也是跟我们沟通很密集的。

    让叶超感到安慰的是去年事发之后,船主们都纷纷提高了运费,这使得他今年的利润比去年要高出不少。事实上来自云南省交通厅的一份“2012年澜沧江湄公河国际水陆运输客货运量比较表显示”,从去年12月10日恢复航运以来,截止到今年4月份,货运量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8.6%。

    主持人:我们不妨了解一下金三角地区的一些状况。因为刚才我们说了,在金三角地区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段,这是三国交界,而且山林密布,毒品交易非常猖獗。

    我们来看一下,2011年6月,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的一个数字,中国查获的毒品有50%是来自金三角地区。缅北罂粟种植面积,在2007年下降到27.9万亩之后,连续上升,在2010年增至42.9万亩。这是一个毒品的数字。

    再来看联合国2011年全球苯丙胺类合成毒品的评估报告,从2008年到2010年,老挝、缅甸、泰国还有中国西南等大湄公河地区缉获的病毒、摇头丸等新型毒品增加了三倍,从3200万粒猛增到1.33亿粒。目前呈现数字告诉我们,目前在金三角地区出现的一些毒品现状。

    可以看到湄公河地区,尤其我们说到的金三角地区,特殊的地区造成了一种特殊现状,接下来不妨了解一下,就是湄公河流域目前的这种情况,之所以糯康能够经过半年的天罗地网的布控之后,得到捕获。因为四国有一个联合巡逻执法的机制。

    接下来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种机制。

    这张照片拍摄于30年前的我国云南边境,他们当年以缉烟侦查队的名义入警,这也是我国第一支极度专业队伍。如今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早已面过半百。对他们来说缉毒也成了一生的事业。30年来,总计破获毒品案件25万余件,抓获境内外贩毒犯罪嫌疑人31万多名,缴获毒品近两百吨。而赫赫战功的背后是金三角毒品泛滥的严峻形势,而流经金三角的国际河流澜沧江、湄公河既为各国创造了巨额的贸易量,也成了犯罪团伙逃避检查、实施绑架勒索、走私毒品等犯罪活动的黄金水道。

    去年10月,菲律宾惨案发生后,在我国云南边境一支跨国联合执法队伍又开放迅速组建。

    2012年5月10日新闻:

    2011年11月26日,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部长级会议在京举行,会议决定自2011年12月中旬开始,中国、老挝、泰国、缅甸四国在湄公河开展联合巡逻执法工作,成立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指挥部,建立四国主管部门,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24小时联络渠道。

    随后四国联合巡逻执法的大幕开启。

    字幕提示:

    2011年12月10日 西双版纳关累港

    中国 老挝 缅甸 泰国

    朱德忠 四国巡逻编队中方指挥长:第一次出去,我们获取的情况有境外的糯康组织对我们的船要进行袭击,他们在途中用埋在水里的炸弹,对我们的巡逻艇进行袭击、骚扰,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和老挝、泰国方面通报了情况,他们在案上进行了清剿。第一次没有发生什么大的问题。

    字幕提示:

    2012年1月14日

    中老缅泰四国开展第二次联合巡逻执法行动 

    朱德忠:第二次在巡航当中有中国商船盛泰11号遭到不法分子枪击,我们及时赶到了,进行了救助,将商船带回中国关累。

    字幕提示:

    2012年3月25日

    第三次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行动展开

    湄公河联合执法行动逐步实现常态化

    张琦 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参谋长:从我们开展巡逻以来到现在,没有发生过抢劫或者武装袭击,类似这个情况。整个同行以后,贸易量、互相旅游人数、船舶航行量都在不断地增加,现在基本上快恢复到“10·5”案件发生以前的水平。

    此次糯康犯罪团伙被摧毁,各界在对四国联合执法成果给予高度评价的同时,也对已运行近半年的四国巡航队伍生出未解的疑问。在湄公河流域最大的毒瘤之一,糯康犯罪团伙被打掉之后,四国巡航队执法是否还会像之前一样频繁而常态?

    朱德忠:在糯康活动的区域里,境外小股武装和非法武装今后治安形势也可能会出现反弹,对国王的商船进行骚扰,收取保护费,然后对停泊的中国船进行敲诈,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目前按照中老缅泰四国安全执法合作的协议和湄公河流域安全形势,要把这种巡逻变成常态化。

    主持人:了解了这样一种模式之后,我们继续用电话来连线刘局长。

    刘局长,刚才大家也表现了一种共同的关心,在糯康被捕之后,黄金水域的安全形势能够维持多长一段时间?

    刘跃进:四国联合巡逻,武装巡逻,这是一个方面,但是真正把湄公河流域金三角地区根本自然问题解决,还要从根本上来解决这个地区产生糯康这样的人,产生糯康这样的武装集团,特殊的土壤,特殊的生态环境,特殊的社会结构上面考虑问题,从根本上来解决。

    主持人:您指的根本是什么?

    刘跃进:这个地区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毒品问题,毒品问题是这个地区各个方面社会丑恶现象,各个方面的社会自然问题的总根源,所以说四国下一步合作,很大问题是想方设法要解决这个地方毒品种植、毒品的生产、毒品的加工,以及毒品的贩卖这个问题。

    主持人:金三角地区周边国家,当地一些老百姓维持生存最主要的生活来源就是靠种植毒品,当然我们可以说在未来一段时间让他们渐渐更改,但是这个过程是不是相对比较漫长的过程?

    刘跃进:这肯定是一个过程,这个地区一部分老百姓确实常年或者几代人种植罂粟、种植鸦片,来作为主业,要根本上解决,当然有一个过程。当然现在中国也在想方设法帮助缅甸、老挝,解决替代种植的问题,我们国家也投入,同时也鼓励一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帮助缅甸、帮助老挝的这些地区的村民、山民,改变种植习惯,改变种植的品种,帮助他们培养新的农作技术,改变传统的生活方式,这个工作现在已经从事好几年了,缅甸跟老挝都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如果我们坚持下去,越做越好,我们坚持根本上解决这个地方毒品问题,还是有希望的。

    主持人:大家有一个普遍担心,糯康这个人由小喽罗变成山大王,现在他有一些小喽罗没有被逮住,未来有没有可能他们再拉起一面旗,撑起一个山头,这个有可能吗?

    刘跃进:这个就要看我们四国联合执法、联合维护这个地区安全机制,是不是能够坚持下去,是不是能够巩固下去,是不是能够更完善起来,关键取决于这个问题,如果说我们是否联合巡逻、联合打击犯罪,包括其它方面的合作,如果能够坚持常态化、机制化,能够合作下去,再出现像糯康这样规模武装贩毒集团,可能性不大。

    主持人:好的,谢谢刘局长在云南给我们带回来这么详细的解析。有人说在金三角地区这是一个三不管地区,因为处在这么一个三国交界,所以大家都不管,但是大家都不管的结果,就是大家都遭殃,所以这次糯康贩毒集团被截获,糯康被抓获,这是一个好消息,这也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更希望在金三角地区能够有一个好的未来。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