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重庆一村支书借拆迁敛财千万 420万送国土局长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3日 09: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华龙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他还被控与原高新区国土局局长共同受贿420万 昨在市五中院受审

  华龙网讯(记者 陈保发)原高新区渝州路街道高庙村党总支书记郑洪欲,找原高新区国土局局长虞波帮忙,为巴山陶瓷市场拆迁“捞得”了高额补偿,事后该市场老板给他1000万“好处费”,他截留了520万元。昨天,郑洪欲因涉嫌受贿、行贿罪,在市五中院受审。

  村支书“跑腿”讨补偿

  据了解,巴山陶瓷市场于1997年建成,原位于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渝州路街道高庙村。该市场建成后,随着入驻商家的增加,人气一天天变旺。后来,该市场的土地被征用,市场面临拆迁。

  昨天的庭审中,公诉机关举示相关证据称,当时,高新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及征地办给出的拆迁补偿价是3000多万元。不过,巴山陶瓷市场的老板谢某认为“这个价格有点低,亏了!”怎么办呢?谢某想找平时与他关系不错的高庙村党总支书记郑洪欲帮忙协调。

  “这个市场的拆迁,也需要村里的配合。于是,我找到了郑书记,希望他出面帮我协调此事,意思是看能否多争取一点补偿。”谢某在接受办案人员调查时称,他向郑洪欲承诺,事后拿点“奖金”(好处费)出来。

  于是,郑洪欲找到时任高新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的虞波(已另案处理)帮忙解决此事。后来,在虞波的亲自“关照”下,巴山陶瓷市场的拆迁补偿价格,“上涨”到了6380万余元。

  老板拿1000万元回报

  2007年上半年,谢某拿到了6380万余元的补偿款。获得高额补偿后,谢某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2008年7月,谢某拿出了1000万给郑洪欲,告诉他这是给他的“奖金”,并叫郑拿去感谢帮过忙的人。拿到这笔钱后,郑洪欲将其中520万揣进了自己的腰包,而将420万送给了虞波。

  剩下60万哪去了?公诉机关指控称,郑洪欲拿去行贿给高新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另一名官员周某了。

  据了解,拿到“好处费”后,郑洪欲花80多万元,给儿子买了一辆豪华轿车。案发后,郑洪欲退还了全部赃款。

  村支书自辩没读过书

  “郑洪欲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单独或伙同他人为第三人非法谋取利益,事后收取好处费,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涉嫌受贿金额为940万,数额巨大;此外,他送给虞波的420万算两人共同受贿,其行为构成行贿罪,应数罪并罚。”公诉人称。

  “我只有小学文化,没读过书,不懂这些道理。但我当时就巴山陶瓷市场的拆迁补偿一事去找虞波时,给他说的是‘希望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适当调高一点’,我没超出这一原则。”庭上,郑洪欲这样为自己辩解。

  因案情重大复杂,该案将择日宣判。

  过节收药商礼金9.5万元 市卫生局原副巡视员受审

  昨日,市卫生局原副巡视员邓先碧站上了市一中院的被告席,她被指控收受药商贿赂9.5万元。法庭上,邓先碧称,那些钱都是药商过节时送她的“红包”。

  昨日,已经年过六旬的邓先碧,披着花白的齐肩短发,穿着黄色背心,在两名法警的押解下,走上法庭。

  据公诉人指控称,今年年初,邓先碧被立案调查。在被调查前,她系市卫生局副巡视员。在2008年至2010年期间,她先后收受两药商所送“红包”,共计9.5万元。

  “站在庄严的法庭上,我感到深深的后悔。我辜负了组织对我多年的培养。我错了!真的错了!”她在法庭上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称,事实上,她是收了对方的钱,但是,那些钱都是对方在过节时送的红包。她真的没有故意想要受贿,拿人钱财。为了证明这一点,邓还举例称,有一次有人曾找她办事,当即给了她5万元好处费。她发现后,立即打电话退给了对方。

  邓表示,自己即便收了两药商过节送的“红包”,对他们的事情也是一视同仁,按原则在办,并未替他们谋利。

  邓先碧还称,想起来悔不当初呀。到老了,思想却放松了,认为过年过节,收点“红包”也是人之常情,不算受贿。没想到,自己的想法是错的。她希望,大家能以她为戒,管好自己。同时,邓表示,自己的父亲、继母均年满九旬,又在生病,她系家里的独子,恳请法院能对她从轻处罚。

  法庭上,邓的辩护律师表示,邓先碧自被调查后,一直表示愿意退出所收的9.5万元。目前,她的亲属已经替她将这笔钱上交。庭审结束后,合议庭表示将择日宣判。随后,鉴于邓先碧的身体状况,法院还同意到庭医生为她测血压。

  6年狂捞73万元好处费 川美原审计处长昨受审

  在2005年4月至2011年7月期间,四川美术学院审计处原处长武胜生利用手中的签字权,收受他人好处费73万元。昨日下午,刚满40岁的武胜生在沙区法院过堂,他当庭表示认罪。

  公诉机关当庭指控,2005年至2010年期间,在该校绘画楼、审计艺术楼、教师工作室工程建设过程中,承建公司的罗某为了顺利中标,找武胜生要了招标代理机构的联系方式后,私底下跟其他公司协商,拿钱让他们放弃竞标。最后,罗某的公司最终如愿中标。事后,罗某两次送给武胜生好处费共计30万元。

  不仅如此,在学校经济适用房、综合教学楼工程招标中,武胜生因为提供了相应竞标公司的名单,事后分别收受他人好处费共计20元。

  据检察机关指控,2005年4月至2011年7月,武胜生利用手中的签字权,先后11次收受他人的好处费20万元。此外,2010年,在学校经济适用房工程的结算审计过程中,武胜生收受了负责项目结算审计工作的公司送予的好处费3万元。

  武胜生供述:“收受的70多万元好处费,一部分用在购房款里,一部分用在房子装修和购买家具,有一部分以每年20%的复利借给熊某了,滚动计息。”

  武胜生所说的熊某,是曾向武胜生送过好处费的老板。据武胜生承认,从2006开始,他借了60万元左右给熊某。截至2010年11月,他借给熊某的本息金额合计100多万元,熊某重新给他打了一张120万元的借条。

  公诉机关认为,武胜生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为他人谋利,其行为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武胜生检举他人犯罪,查证属实,系立功,建议以犯受贿罪判处武胜生10年至12年的有期徒刑。

热词:

  • 重庆
  • 村支书
  • 拆迁
  • 敛财
  • 国土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