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杨振宁 清华伴一生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1日 11: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清华大学百年华诞

  已有人阅读2011-04-20 02:46 新京报

  西南联大学术讨论风气盛行,在那里读研究生期间,杨振宁也深受影响,几乎每天都和同学黄昆、张守廉三人“坐而论道”。

  我曾写过一篇描述我在清华园童年时光的文章,提到“在我的记忆里,清华园是很漂亮的。我跟小学同学在园里到处游玩,几乎每一棵树我们都曾爬过”。

  这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在春天喜欢养蚕。从蚕卵孵出极小的小蚕开始,一直到长大结茧、产卵,都是我们的研讨对象。清华园中有很多桑树,记得我们都知道哪棵桑树的桑葚最好吃,而我们认为有最好吃的桑葚的树,桑叶一定也是蚕最喜欢吃的。

  关于清华园另外一个不可磨灭的记忆是,当时在北院北面有一个牛奶厂,是清华的一位虞老师设立的,牛奶厂里有一头大公牛,拦在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围栏内,非常凶猛。我们常去看它,又怕又爱看。

  抗战期间,清华与北大、南开在昆明联合成立西南联大。

  我是在西南联大读的学士和硕士,那个时候联大的老师对教学非常认真、尽力,当然同学们也都尽力学习。回想起来西南联大对我最重要的影响,一方面是给了我很坚实的基础知识,引导我后来走上对称原理和统计力学的研究旅程;另一方面也使得我了解到什么叫做良好的学术空气。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清华扮演了中国高等教育事业里面一个重要的角色。近年我回清华来,国内外形势都大大改变了,清华当然也扮演了和当年不同的角色。可是,仍然是中国高等教育、科研发展里面极重要的角色。

  我与清华的渊源可以说延续了一生,清华之于我的意义,可以用2009年4月我在扬州一个会议演讲里面的几句话表述:英国大诗人T.S. Eliot在Four Quartets中写道

  In my beginning is my end,

  ……

  In my end is my beginning.

  We shall not cease from exploration

  And the end of all our exploring

  Will be to arrive where we started

  And know the place for the first time.

  我将它翻译如下:

  我的起点

  就是我的终点,

  ……

  我的终点

  就是我的起点。

  我们将不停地寻索

  而我们寻索的终结

  将会达到了我们的始点

  从而第一次了解此地方。

  ———杨振宁 2011年4月

  以上是杨振宁教授为清华百年校庆专门写下的文字。他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而选择“自己来写”这段和清华相关的记忆。

  7岁随父亲住进清华园

  比起其他校友,清华大学对杨振宁来说,并非只是校园。清华园也是他儿时成长的家园,是他少年时代课余嬉戏的乐土。

  1929年,7岁的杨振宁随父亲住进了清华园,在当时动荡的中国,这个围墙里的园子为他提供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成长的时代”。70多年后,杨振宁回忆起自己的少年时光,如此评价。

  杨振宁的父亲杨武之教授,是最早将西方近代数学引入中国的先驱者之一。上世纪30年代,杨武之担任清华大学数学教授。在父亲的影响和严格要求下,杨振宁中学的成绩十分优异,数学尤其出色。

  清华园可谓是杨振宁走上物理学道路的起点,他说“能在一个学术环境浓厚的氛围中成长,是我一生中第一个极大的幸运”。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1938年,杨武之回到合肥,和妻儿经广州、香港、越南辗转来到昆明。

  也就在这一年,杨振宁以同等学历直接从高二考入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此时,正是抗战最艰苦的日子,但杨振宁说,这是“一生学习新知识最快的一段日子”。

  泡茶馆“辩论物理题目”

  西南联大学术讨论风气盛行,在那里读研究生期间,杨振宁也深受影响,几乎每天都和同学黄昆、张守廉三人“坐而论道”。

  当时,因为大学校园不供应开水,他们每天晚饭后回宿舍前,会花一到两个小时去茶馆。而泡茶馆的主要目的,已不是为了喝茶,而是“无休止地辩论着物理里面的种种题目”。

  有一次,三个人争论量子力学中“测量”的准确意义,结果从开始喝茶一直辩论到晚上宿舍关灯,辩论仍然没有停止。“我现在已经记不得那天晚上争论的确切细节了,也不记得谁持什么观点,但我清楚地记得我们三人最后都从床上爬起来点亮了蜡烛,翻着海森伯的《量子理论的物理原理》来调解我们的辩论。”杨振宁回忆称。

  西南联大的生活不仅令杨振宁在学习知识方面获益匪浅,更影响了他对今后学术方向的选择。

  “想起在中国的大学生活,对西南联大良好学习风气的回忆总使我感动不已。联大的生活为我提供了学习和成长的机会。我在物理学里的爱憎主要是在该大学度过的六年时间里(1938-1944年)培养起来的……我对物理学中某些方面的偏爱则是在昆明的岁月里形成的。”1957年,当杨振宁走下诺贝尔物理奖台时,曾这样对一位记者说。

  2003年,杨振宁回国定居在清华园的一座小院落里。

  时隔七十余年,他回到了他出发的地方。

  如今的清华是老清华园的十倍大,走在路上,杨振宁发现很多他熟悉的树,不见了;许多地方建起了陌生的房子。但也有不少地方,与从前还是一样的。

  2004年9月的一个夜晚,杨振宁来到清华大礼堂给年轻的学生们做演讲:“我推开大门的时候,闻见的味道,就使得我想起60多年以前我所很熟悉的,清华大礼堂的味道。”

  □本报记者 孔璞

  实习生 赵月若雪

  杨振宁

  院系:物理系1938级

  出生年月:1922年10月1日 籍贯:安徽合肥

  评语

  杨振宁是我很好的朋友,我觉得他很有天赋,聪明过人,课堂上一些我认为非常艰深的理论,他很快就能轻松地掌握。

  ———同学黄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