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省部长访谈录]浙江省省长吕祖善:走了一条减少农民来富裕农民的路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10日 21: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省部长访谈录

  浙江是一个富裕的省份,这些年来浙江提出来的是富民强省,富民是排在了强省之前,今天我们就专访浙江省长吕祖善,听听他讲为什么。

浙江省省长吕祖善

  吕祖善 1946年出生

  1991年 浙江省机械工业厅厅长

  1995年 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秘书长

  1998年 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2003年 中共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

  记者:当谈到对浙江省的感受的时候,我想好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一个字"富",都说浙江富。说每二十个浙江人里面,就有一个是老板,每四个浙江家庭里面,就有一个是从事着自己的生意。就好象中国现在在世界上,被人看的都说中国富了,但是中国对自己有一个很客观的认识。所以当您听到别人说,说浙江是富的时候,您会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吕祖善:我们改革开放30多年,历届省委省政府探索的路子,就是怎么富民强省的路子。一个还是靠创业富民,富还是要靠创业,所以浙江的经济,就是百姓经济。就是不是少数人想怎么富怎么发展,千家万户都在想自己怎么富怎么发展。所以你看我们去年,城镇的居民收入,从2005年的16300元到去年的27300元,农民从2005年的6600块钱,到去年的11303块钱。应该说这个五年当中增长的幅度都增加了将近70%。

  解说: 到"十一五"末的2010年,浙江省实现GDP 27100亿元,居全国第四位,年均增长11.8%,人均GDP从不到4000美元增加到7650美元。2009年,是个让浙江人自豪的年份,这一年浙江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0007元,浙江成为中国首个农民人均年收入超万元的省份。

  记者:刚才我们说私营经济,民营经济的时候呢,小老板可以有自己的动力,他们去寻找财富,他们去致富。但是农民,比如您刚才说到了浙江省的一些贫困地区的农民,这么多年来这种贫困状况,靠什么人,靠什么方式让他们改变?是靠这些资本?让资本进去,让当地改变?还是说靠政府的力量让他们发生变化,富起来?

  吕祖善:我们很重要的就是城乡统筹,以城带乡,以工补农。浙江农民的去年的11303块钱,这个构成我跟你说一下,这一万块钱的收入当中,82%是非农收入。浙江的从业人员当中,非农村的人员占了82%,两个82%。所以浙江农民富,很重要的是我说了一句,我们是走了一条减少农民来富裕农民的路。只有把农民减少,那么留下来的农民可以搞规模化,可以搞集约化,可以推进现代农业。那么怎么把农民减少呢?就是把农业向二三产业转移,把农民从农村向城镇转移。

  解说:"小河有水大河满",这是浙江省发展经济的一条理念。在2010年浙江全省的财政支出里,用于民生支出的比重达到69.2%,而支出增量中用于民生的比重达到71.3%,有人因此把吕祖善称为"民生省长"。

  记者:我记得您说过一句话,在一次大会上,说全面建设小康和全面建设惠及全省人民的小康,这是两个概念。

  吕祖善:对

  记者:多的这几字意味着什么呢?

  吕祖善:惠及就是要把改革发展的成果,让所有浙江人都能够享受到。什么叫"惠及",两条是基本的:第一条,就是最贫困的人要消除。你一个政府,发展到这个程度经济,还有绝对贫困的人比较相当面积的存在,应该讲这就是政府的失职的一个方面。我们浙江的绝对贫困(标准)就是2500元,目前的水平2500元以下。第二个什么叫惠及,基本公共服务要均等化。这两条做到了,我们叫惠及的基本任务完成了。

  解说: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浙江涌现出了六十多万敢为天下先的民营企业家,三百多万整合内外资源的营销人才和成千上万推动区域特色经济发展的能工巧匠,构成了浙江三支庞大而特殊的人才优势群体,支撑了浙江蓬勃发展的民营经济。

  记者:在2004年,也就是在"十五"末的时候。您在全省的这个民营企业大会上,您就说民营企业的这个转型升级已经是我们迫在眉睫的任务了,但是我们现在"十一五"了,这个任务仍然是迫在眉睫的任务,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转型升级,对民营企业来说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那这五年变化是什么?这个难度变了没有?

  吕祖善:我们这五年经济增长速度不算太快,11.8%,我多年来对这个看得比较淡。

  记者:增速?

  吕祖善:对,关键不光是看速度,要看你这一年经济总量创造了多少财富。

  记者:那你们追求的是什么样的GDP的增长?

  吕祖善:所以我们一直在强调,不光要一定的增长速度,更重要的是怎么更快地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跟效益。

  解说: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让浙江民企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痛定思痛后,浙江民企主动"修正"自己。顺时应势,把危机作为逼迫企业提升的难得机遇,对产品、技术、机制体制进行全面创新,继续谋求在转型升级、抢占未来制高点上的优势地位。

  记者:因为那次金融危机,浙江省受到的冲击影响是相比于其它的省区要严重得多。

  吕祖善:我们讲是来得早,影响面、冲击面广,影响度大。

  记者:这个冲击伤了元气吗?

  吕祖善:应该讲当然有影响,但是总的来讲,我们是基本做到了转"危"为"机",基本把这个金融危机冲击作为一个机遇来推动我们的转型升级。

  记者: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们一直有这种感觉,就是浙江的民营企业都是低、小、散,是这个经济的拾遗补缺是外向型的,是这种产业链的比较低端的。那么在受到冲击之后,我们要向什么地方转?

  吕祖善:一个是刚才讲的,我们企业,小企业多,相对来讲,低端产品多,也比较分散。但是它是一个块状经济,这是浙江一个经济的特色。你比如说绍兴搞化纤纺织,大家都在搞化纤纺织。大家都是小不点,所以我们就提出块状经济向集群发展,怎么营造一个产业链。这个产业链从研发设计,从整个营销网络的组织,从生产性的服务,搞分工。就是把小的、散的整合一个集群这是一个整合。这是这几年我们一直在结构调整的一个重点。

  解说:2010年,浙江省确定了生物产业、新能源产业、节能环保产业、海洋新兴产业、新能源汽车等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自主创新,借力创新,"浙江创造"开始大步上路。

  记者:过去浙江省的优势非常明显,体制机制上,就是人无我有,发展速度上人慢我快等等。但是现在我们放眼四周,上海是国家要建设成两个中心,然后安徽是皖江城市区转移是产业示范带,然后江苏也有自己的上升到国家战略的一些项目,山东,还有包括福建等等。所以反观浙江,没有国家的政策倾斜,也没有国家大的资金投入,那未来浙江的优势会表现在什么地方?你们着不着急?当周围有这么多的国家级的这种战略的规划的时候?

  吕祖善:又着急又不着急。所谓又着急嘛,人家都上升为国家战略,应该讲我们现在很多的发展,还离不开国家这个层面的支持跟帮助,这是着急的一面。又不着急,说实在的现在名分也够多的了,这个名分能不能做出实实在在的成效还是要靠自己干。比如我们最近提出浙江的海洋经济,就是把浙江打造为这种战略物资,大宗商品的交易中心。既要吞吐,又要搞交易,又要有金融跟信息的支撑,我们叫三位一体的港口物流体系。所以我们浙江的海洋经济这三个重点,既跟浙江的发展密切相关,又和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乃至国家经济安全是有关联的。关键就是说,国家给了我这个名分,我们自己怎么干,自己能干出点什么东西出来。

  解说:"创业富民,创新强省",浙江正踩着自己的节奏迈向蓝海,布局全球。

  记者:其实我刚才听了您说的,浙江这些年在做的事,只有让穷的变富,富得才有可能更富。

  吕祖善:应该是这样。当然我们还要,刚才讲的穷的跟富的实际差距怎么逐步逐步地缩小。当然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我的一直的观点,平稳就是快,增长质量,增长的效益越提高就是快,没有大起大落就是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