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土耳其作家称竞技体育削弱女性美 被指性别歧视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9日 09: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土耳其报纸专栏作家艾图近日惹来了大麻烦。上周他撰文称,奥运会和竞技体育正在毁掉女性的身材,“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运动员的肩膀宽、屁股小、胸部平,与男人几乎没什么太大区别”,“她们单纯追求运动成绩,牺牲了女性美”。这番言论立即引发巨大争议,艾图也被贴上了“性别歧视”的标签。有女权主义者回应称,这样的言论对女性运动员不公平,他“应该去看时装表演,而不是体育比赛”,“人们对女性的评价并不应该只停留在胸部”。

  艾图的言论其实并不罕见。在微博上,不少英国男性网民攻击英国女子举重选手佐伊·史密斯是“女同性恋”、“假小子”。这位18岁的英国女孩遭攻击的原因很简单:不少男网民认为她胸太平,“身材健硕得像男人”。

  性格刚烈的史密斯回击了这些攻击性言论,称“他们因为我们比他们强壮……而怂了”。史密斯在女子58公斤级举重比赛中仅名列第12,但她创下一项英国新纪录,举起了相当于自己两倍体重的杠铃。

  曾有女运动员因睾酮水平过高被一度禁赛

  艾图的言论的确有些极端,并引发猛烈批评,与此同时,不可否认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运动员在体貌特征上的男性化,用肉眼甚至是科技手段都越来越难以区分男女运动员。近年来,国际体坛就曾发生了多起女性运动员的性别争端。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南非“塞门亚”事件。

  2009年,18岁的卡斯特·塞门亚横空出世,当她以1分55秒45的惊人成绩夺得世锦赛女子800米冠军之后,就有人认为她缺乏足够的女性外表,质疑其性别问题。国际奥委会和国际田联在对她进行调查后,认为塞门亚睾酮水平过高,是正常女性的三倍,是双性人,所以她一度被禁赛。为了重新“得到”女性身份,塞门亚经历了很多屈辱,主动接受性别鉴定。

  最终国际田联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弄清楚了塞门亚的性别问题,允许她参加女子比赛。伦敦奥运会上,塞门亚拿到了女子800米比赛的银牌。尽管如此,围绕着塞门亚的争议依然存在,国际田联的官员私下抱怨说,性别鉴定确实是一件麻烦事。

  其实,国际田联在1966年开始了性别鉴定,当时的女运动员需要裸体从一群医生面前走过, 这种简单粗暴的检查方式饱受批评,有些女运动员会觉得受到了侮辱。自1968年冬奥会起,染色体检测被引入。

  2011年4月国际奥委会出台颁布了首套女运动员雄性荷尔蒙超标的鉴定指标,对变性人参赛资格进行了规范。运动员在接受变性手术后,一定要接受与变性手术相配套的“激素治疗”,只有体内的睾酮指数回复到正常范围才能重返赛场,以此确保女子比赛符合奥运会水平。

  奥运历史上,直到2004年才允许变性人参赛。遗憾的是,虽然塞门亚如愿出现在伦敦奥运会,但由于严格的条款限制,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变性人获得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女运动员男性化探因

  训练太刻苦?还是吃禁药?

  随着竞技体育专业化程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女运动员在体貌特征上呈男性化。专家普遍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女运动员为提高成绩,不得不进行超负荷的训练。这种超负荷的训练,使得女性本来纤细的肌肉变得粗壮、发达,而皮下脂肪则逐渐减少。由于脂肪组织可以将雄性激素转化成雌性激素,一旦脂肪组织减少,雌性激素水平也随之下降,而雄性激素相对增多,从而使得个体呈现男性的生理特征。

  长期用禁药导致女性特征渐失

  谈及女运动员的男性化问题,还不得不提到敏感的禁药问题。英国利兹大学体育运动生理学教授希尔称,有些激进的女运动员为了提高成绩冒险使用一些雄性激素类药物,作用是增强肌肉弹性、提高反应神经速度以及骨骼钙化程度,其副作用就是女性特征渐渐衰退。

  历史上,前东德女运动员就曾长期服用雄性激素类药物、类固醇兴奋剂等,不少女运动员生理特征上的变化都被强制隐瞒。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前东德铅球运动员海蒂·格里克,她在吃了10年禁药之后,喉结越来越突出,脸上的汗毛又粗又长,这位外形上男女难辨的受害者一度选择自杀,最终只能接受变性手术,其身份证件中的性别也由女性变成男性。

  健康为美的观念未充分普及

  还有观点认为,目前社会对何为女性美还没有形成共识。土耳其女性专栏作家博努·吐纳认为,以健康为美的观念没有得到充分普及,传统观点普遍认为女性以柔弱为美,因此一些人觉得女性运动员有肌肉就不像女性,就不美丽。

热词:

  • 性别歧视
  • 女性美
  • 竞技体育
  • 鉴定指标
  • 女性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