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还我保钓人士 抵制日本右倾(20120816)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6日 22: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7a0a7309de047c4b8401bf93178540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

  演播室主持人 鲁健: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日关注》正在直播。

  14名香港保钓人士被日本非法扣留,能否平安归来牵动人心。日本媒体称日本警方已经决定48小时内也就是17号傍晚前放人,但是日本官方尚未正式表态,那么能否顺利放人还有待确认。此次保钓行动也是对此前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一再过火行为的严正抗议,我们关心的是,这次中国民间的维权行为是否能够让日益右倾化的日本政坛有所警醒。然而我们注意到的事实并不乐观,就在日本警方所谓的调查还没有出来结果的时候,日本政界就不断的发出声音要求严惩保钓人士,其中甚至不乏有高官发声,那么日本政坛的右倾化已经到了不需掩饰的程度。人们不禁要问的是,是什么力量在推动日本的严重的右倾化?就在保钓事件的同一天,美国发布了新版的日美同盟报告,那么这个报告当中明确的写到,考虑到中日很可能在钓鱼岛等问题上发生更多的对峙,所以呼吁日本强化军事实力。可见美国就是日本的右倾化的有力推动者和背后的靠山。面对这样的局面,中国又应该如何反制呢?针对话题,我们今天演播室就请两位嘉宾进行分析评论,一位嘉宾是海军少将、本台特约评论员尹卓先生,您好,还有一位嘉宾是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的副所长,高洪先生,您好。欢迎二位。在节目开始,我们一起首先来了解一下14名保钓人士的相关状况。

  据日本广播协会报道,16号上午9点以前,日本海上保安本部的巡逻船搭载着5名登上钓鱼岛的中方保钓人士抵达冲绳县的那霸市那霸新港,随后大约上午10点半前,他们被分别转移到了那霸警察署等4个警署。

  据报道,在日本警方调查时,5名保钓人士否认非法入境的嫌疑,他们说:"这里是我们国家的领土,不存在非法入境。"

  另外9名保钓人士也在16号上午被日本海上保安本部非法抓扣到那霸市近海,目前,有关方面正在日方巡逻船内展开调查。

  报道称,日本警方及第11管区总部将在对14人展开调查后最终决定,究竟是在抓扣后48小时内也就是17日傍晚前进行所谓的“强制遣返”,还是送交检方办理下一步的刑事手续。

  根据日本共同社16号公布的14名保钓人士名单,他们中有个体户,有前议员,也有教师,平均年龄超过50岁。

  香港媒体16号纷纷发表评论,谴责日方的做法。香港媒体评论说,日方拘留中国香港保钓人士的事件令人完全不能接受。保钓人士的行动是对日本右翼势力近日不断就钓鱼岛问题做出挑衅的回应。他们手无寸铁,自始至终只是和平行动,挥舞国旗、呼叫口号、宣示主权而已,日方却开动强力水炮冲击,又围攻夹击。

  继15日晚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与日本外务副大臣山口壮通电话,就日方在钓鱼岛非法抓扣中国公民事提出严正交涉后,8月16日,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打电话给日本外务省常务副外长佐佐江贤一郎,再次就日本非法抓扣中国公民及船只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敦促日方立即无条件放人放船。

  鲁健:

  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外交部还在进行不断的外交的努力,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两位觉得日本可能会在48小时内放人还是说送交检方,然后把这个事情搞大?

  尹卓 海军少将本台特约评论员:

  我想日本上一次已经吃了个亏,就是说他在处理我们渔船船长这个问题上,他陷入了被动,他背了一个大的政治包袱,同时也给我们中国改变钓鱼岛的不利的态势提供了一个战略机遇,这个我们现在都看到,我们现在渔政船、海监船就趁这个机会,我们恢复了在钓鱼岛的正常巡逻,而且进了12海里领海,而且这种正常常态化的巡逻还将持续下去。我们今后的渔船也还会去,这都是日本给我们提供的机遇。

  鲁健:

  所以日本是作茧自缚。

  尹卓:

  是的,日本这次看到了,如果他把事情闹大,中国的反映会很强烈,而且会跟他对等的作出反映,那么对等作出反映出亏的是他自己,所以恐怕他这次放人的可能性更大。

  鲁健:

  但是我们看到日本政府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反倒是一些高官跳出来不断的鼓噪,要求说严惩保钓人士,高老师您觉得从目前日本政界的这种态势来看,这个快速放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高洪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

  就现在的情况估计,在一个很近的期限内日本采取一个所谓遣返或者强制送还他们叫,把人交给我们的可能性相当大的。因为各种迹象都表明,日本他吸取了上次就是“9·7”撞船以后,无理抓扣我们的船长要判罚失败的教训,所以你看他把我们这个14个保钓人士登岛的人他是交给他的冲绳县警察,把他分别押在那霸、与那原、还有叫丰见城几个警署里边,而那些船上扣的我们的人,他是交给海上保安厅处理的,他并没有把他统一控制起来,他显然要有近期内把他一并给所谓强制送还的准备在这,当然日本的高官他现在不会轻易讲这个话了,他还会搞一些他们认为必要的一些动作,但是我想我们中国政府出于对我们保钓人士的关切,作出连续不断的这种交涉,应该说是很有效果的。

  鲁健:

  您刚才也谈到了,就是5名登上岛的这个保钓人士和在船上被扣留的保钓人士是被日本警方分开来的调查的,这个您觉得是什么原因?

  高洪:

  他因为他使用的是不同的法律依据,登上岛屿的他用的是所谓非法入境,因为你登上领土了么,海上的情况虽然他也按照他的说法说尖阁列岛他也有他的领海,我们进入领海了,但是他一般还是按过去的做法,他是把他说为妨碍海上公务这个形式来处理的。

  鲁健:

  就是罗织的这个所谓的罪名可能还不一样。

  高洪:

  他罗织的罪名是有区别的,当然我们对他们这些东西我们完全不接受了。

  鲁健:

  当然了。

  高洪:

  这个钓鱼岛是中国领土,当然也是中国领海。

  鲁健:

  那么日本警方是按照日本什么样的法律来抓扣我们的保钓人士?

  尹卓:

  当然他实际上是在外交上本着这么一个原则,就是他绝对不会对我们登岛的行动给予默认,因为我们说,他虽然派了警察抓捕我们的人,另外派巡视船来阻拦我们的这个保钓船靠岸,这些行动都没有外交记录,但是他对我们进行抗议,抓捕人,然后采取法律措施,这些是要登记在案的,就是他外交部比如召见我们大使提出正式外交抗议,这说明他对我们登岛并不默认,而我们外交对他进行抗议,也说明我们对日本抓捕我们的人是不默认的,我们是抗议的,这都会记录在案,那么双方对钓鱼岛的声索,就是说主权的声索,都是有效的,就是我没有默认你的行动,如果你放弃了这个抗议,那么可能你就会陷入默认的这个地位,这个默认地位今后会非常被动的,承认和默认实际上在很多效力是一样的。

  鲁健:

  但关键他的这个法律他不应该适用于争议领土吧,更何况我们认为钓鱼岛是主权在我。

  尹卓:

  对,他是想强制把日本的本土国内法强加在钓鱼岛上,然后逼迫比如说我们船员分别关押他大概有这个目的,分别关押让他们不能抱团,然后分别从心理上给他们压力,让他们签字、画押或者有一些声明,比如说日文他看不懂的,让你盲目的画一个押,上头有一些文字表述,比如说我无意侵入到日本的领土或者领海,那么我在此道歉或者类似表述,你糊里糊涂的签个字完了以后,这就是他的外交证据今后,所以我说他这个分别关押非常阴险。

  鲁健:

  但是我们的保钓人士应该也还是有相当的斗争经验的,对吧。

  尹卓:

  那当然是了,像类似这些事情当然绝对不会签这样的字。

  鲁健:

  绝不会上当吧。

  尹卓:

  绝对不会上当的。

  鲁健:

  2004年曾经有这样的先例,日方当时是小泉政府,当时快速的放回了我们的保钓人士,那么相比于这一次,前后八年来看的话,日本国内的政府状况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野田有这样的这种政治智慧吗?能够考虑到中国目前这种强大的民意吗?

  高洪:

  2004年是老保守执政党自民党执政,自民党里这种老牌政客应该说是宦海沉浮多年,比较老道,而且和中国外交上的经验也非常丰富,所以他一面对国内显示他强硬的这种面目,同时他在处理对华问题上,他有一定的灵活性,民主党上台以后这几年,应该说还是手比较生,而且民主党的这些少壮派的政治家总以为按照自己的战略设计,就能够把中国和中国的交往中的给自己扳回更多的利益,其实这个想法是非常糊涂的,特别是日本的右翼,他们希望通过兴风作浪在窃占钓鱼岛上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其实是很愚蠢,因为兴风作浪的结果是什么呢?我想起来咱们古代的航海史上有一个很好的技术,这个比欧洲早好多年,叫做“掉帆抢风速”,我们是通过调整帆在船侧面下皮水板调整舵,让这个船迎着风走一个45度前行角,然后通过这个“之”字形来回这么走,让总的方向是朝前走的,所以咱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叫“好艄公驶得八面风”,只要你有风,我们就有办法让船往前走,真正在海上艄公最愁的是没风,风平浪静的它船一点动不了的,那么你日本右翼以为你兴风作浪能够把中国人压回去,错,我们一定有我们的办法。老实讲,你的愚蠢行为会为我们捍卫主权提供某些便利。

  鲁健:

  所以还是那句话,很有可能使得日本反而作茧自缚。

  高洪:

  对。

  鲁健:

  所以但是我们看到日本现在确实在这个右倾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知道这次14名保钓人士之所以登上钓鱼岛,也是因为日本右翼在这个钓鱼岛问题上不断的兴风作浪,而且我们看到这些针对这个保钓人士被日方非法扣押,还有一些日本的高官跳出来鼓噪说所谓的要严惩中方的保钓人士等等,甚至还有一些议员趁机提出要登上钓鱼岛等等。这方面我们也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

  对于中国保钓人士遭日方非法扣押,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在事件当晚声称,要按照日本法律严惩保钓人士。冲绳县石垣市市长中山义隆也声称,不能再像2010年中日船只碰撞事件那样宽松,释放船长了事,要严格按照日本法律程序制裁。

  日本外务副大臣山口壮15日夜间也向中方表示抗议,声称将依据日本国内法令严正地处理此事。

  而据《产经新闻》报道,日本右翼势力更是扬言中国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适用于日本《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该法规定“未经许可而故意登陆者禁止入国”,“入国”范围包括领海,“违法者”可处以3年以下徒刑及300万日元以下的罚金。

  此前香港保钓人士表示,此次登岛宣誓主权正是对日本议员叫嚣19日登岛做出的抗议。日本议员计划19日登岛,理由是祭拜所谓二战亡灵,8月底,日本东京都政府更是准备要登钓鱼岛做所谓的土地勘测。因而,此次“保钓”事件发生之后,日本议员接下来是否真的登岛,备受各界瞩目。

  鲁健:

  从我们看到的这个情况来看,确实日本政坛还是有一些高官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表达说要严惩所谓的我们的保钓人士这样的一些言论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是一种政治幼稚的表现还是说他内心就是坚定的向这个右倾的方向走去了?

  尹卓:

  这不是一种感情的表达,像日本政府的政客完全是为他自己政治利益在服务,他没有别的考虑,所以日本政客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钓鱼岛问题上挑衅中国,就认为他认为现在钓鱼岛挑衅可能中国会有反应,借着这个反映他可以在国内拉他民意,而现在民主党或者自民党实际上这两个党,在日本国民中民调都非常低,谁也现在不可能找到另外一条路,因为经济上没有出路,日本政治一潭死水,他想什么办法?只能想这个办法。

  鲁健:

  但这不是玩火吗?

  尹卓:

  那他就是在玩火,但是火他玩到一定程度,希望这个仗不打起来,不要发生武装冲突,但在外交上、法律上斗争,包括双方的撞船,像类似这样,属于法律这个层次的,他可以大胆的玩下去,我想日本这点是他铁了心的,而且钓鱼岛这个事情,并没有完全结束,他右翼这些议员想要登岛,可能这个事情就是野田政府禁止的话,他可能也会强制登岛,我们还要看他,拭目以待。

  鲁健:

  所以我们看到这次呢,中方登上钓鱼岛都是民间的保钓人士,但是我们看到日方一些议员一直在鼓噪,说要去登岛,登上钓鱼岛,而且8月19号原来本来是申请在那搞一个慰灵祭,就是祭奠所谓在那死的几个日本的侵略者的士兵,后来被否决了。但是我们看到现在东京都政府现在提出来要登岛,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比如说被批准?

  高洪:

  现在钓鱼岛除了美军靶场的岛屿之外,实际上还是在租界状态下,那么政府是租赁方,他有权让什么人上,什么人不能上,所以这次政府用这个关防副长官通知的方式,把这个五十几个议员要登岛这个事情把它给禁止掉了,但是东京都再提出这样的要求,政府有没有能力挡住东京都。

  鲁健:

  又有这个极右翼的石原慎太郎不断在那鼓噪民意。

  高洪:

  而且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如果到了明年3月31号以后,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当然我们不承认他任何私相授受的买卖,但是这个物权和物主关系发生变化以后,政府还有没有能力控制这个局面?尤其是现在日本政坛上面临着新一次动荡,那马上可能会在国会会期,就是9月8号结束前后要解散众议院,再出现大选,所以方才尹将军讲的他那个国内因素是存在的,新、老保守政党会竞相把钓鱼岛国有化作为自己选举纲领,这个都值得我们关注。

  鲁健:

  但是我们看到钓鱼岛就是说一个实际的局面,就是日方实际控制,那么在这个情况下,日本会不会比如说派出海上自卫队加强对这个钓鱼岛的巡逻和控制?

  尹卓:

  我想首先一个,现在钓鱼岛并不是在日本实际控制下,日本一再宣扬这个问题,这个就是看双方的作为,比如说你去巡逻,我也去巡逻,你是渔政船去,比如说他执法船,我的渔政船,我的海监船我也去,我的渔船现在也去,在那也进行捕鱼,而且你如果登岛,那么对不起,我也登岛,如果他的议员敢登岛,我敢保证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我们两岸,包括澳门的两岸四地的还有一些保钓人士,甚至还有一些其他的人员也可能登岛。

  鲁健:

  你要是派海上自卫队呢?

  尹卓:

  派海上自卫队目前为止日本还不敢走出这一步,我想日本政府他有一条线,就是可以进行外交上的挑衅,法律上的挑衅,但是在军事上绝不走出这一步。军事上走出这一步,他会给自己非常难堪,因为美国人不会为日本人去牺牲生命,我想日本人他应该这点很清醒,美国人不会为日本人去火中取利,美国是个成熟的大国,不是一个小伙伴,日本你反而是美国的小伙伴,哪一个小伙伴让他的大伙伴,让他的主人去替他火中取利,我认为这个他把关系搞颠倒了。所以在没有美国明确支持他的条件下,他自己敢出动自卫队这种可能性就很小了。

  鲁健:

  他要是借机比如说把警察留在这个钓上呢?

  尹卓:

  这种可能性就不能排除了,他现在40多个警察上了岛,那么这些警察赖在那不走。

  鲁健:

  怎么办?

  尹卓:

  但是对日本政府也是相当大的负担,这40多人怎么养他?怎么修建住宅?那么你要给他供应饮食、食品等等这些,那这时候可能会造成新一波的中国的抗议,新一波的中国的抗议和抗议的行动带来是什么后果,我想日本人真应该要掂量掂量。

  鲁健:

  这个后果可能就比较严重了。

  尹卓:

  那当然是了。

  鲁健:

  因为他这个实际行动了,对吧。

  尹卓:

  是的。

  鲁健: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中国也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如果说日本敢于玩火的话,我们应该什么样的一些反制的措施。其实在日本的这种不断右倾和的背后,一直能够看到一个影子,就是美国这个靠山,尤其在今天我们看到美国发布的新版的日美同盟报告当中,又再一次的直言不讳的鼓励日本壮大军力。这个方面的背景我们通过短片了解一下。

  日本与中国等周边国家在相关岛屿上的摩擦不断升级,在财政吃紧的情况下,依然拨巨款建造大型军舰,试图强化其海上控制力。日本防卫省海上幕僚监部8月10日发布的预告称,由日本三井造船株式会社建造的一艘最新型秋月级导弹驱逐舰,将于8月22日在日本海上自卫队吴基地举行命名和进水仪式。

  据悉,“秋月级”驱逐舰标准排水量约为5100吨,满载排水量为6800吨。长151米,宽18.3米,吃水5.4米 ,最大航速可达每小时30节。秋月级导弹驱逐舰下水后,将标志着日本4艘“秋月级”通用导弹驱逐舰已完全建造完毕,目前日本海自队已拥有全亚洲实力最强的导弹驱逐舰队。

  日本不顾邻国谴责,不断突破其和平宪法,扩充军事实力,背后一直有美国撑腰。15号,“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中心”公布了最新的美日同盟报告。报告的一个章节专门谈到了中国对美日同盟的影响。报告分析,中国或许将在南海、钓鱼岛等问题上与日本和美国发生更多对峙。报告希望日本通过扩大自卫队的力量和活动范围,增强与美国的军事战略合作,在美日同盟中扮演与美国更加平等的角色。报告呼吁美日军事同盟增加军演数量,扩充训练科目,并训练和强化日本的海上实力和海陆双栖作战能力。

  鲁健:

  所以这个日美同盟报告可以说是赤裸裸的纵容和挑衅了,纵容日本,而且他用了一个或许,说或许中国会在钓鱼岛、南海同日本和美国发生对峙,所以日本应该加强自卫队的力量和活动范围等等,确实感觉到非常的具有挑衅性,那么包括像这个“秋月级”的导弹驱逐舰,日本的舰艇下水,对于日本的海上控制力能够起多大作用?

  尹卓:

  “秋月级”确实是日本现在最新型的驱逐舰,它对日本海上作战能力会起至关重要作用,我们说原来他现在拥有的“爱宕级”和“金刚级”,这两型本来是宙斯盾驱逐舰,应该是作战能力非常强的,但是由于受美国的影响,美国要求它具有反弹道导弹能力,同时有一定的反卫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实际上不是为日本服务,而是为美国服务,它成了美国一个打手,所有的前期的工作,前期都是在美国手里控制,比如说对目标探测,对目标的弹道计算,最后目标指示、通信、指挥控制,全部都在美国手里头,美国给它情报,它就能够拦截,没有不给它情报,它就是一堆废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完全为美国服务,可是“秋月级”不一样,“秋月级”日本自己发展的,它虽然装的也是标准弹,而且自己研制的按照宙斯盾系统,基本上达到最高档次的宙斯盾系统,他叫它“AEGIS”的,它的自主知识产权是在日本手里头,就是原代码在日本手里头,它可以拦截飞航导弹,拦截近程的弹道导弹,另外能够对海、对潜的攻击,所以它是一个通用型的驱逐舰,这使日本的整个舰队的整个海上的综合攻防能力得到很大的加强,它比那两型重型舰艇,就是“金刚级”和“爱宕级”实际上对日本海军的作战能力贡献还要大。

  鲁健:

  所以在美国的这种支持下和纵容下,日本好像在这个《和平宪法》的突破上是一步一步。

  高洪:

  对。

  鲁健:

  这种做法是不是也是有违《和平宪法》?

  高洪:

  当然,日本现在这个强军之路从根到梢实际上都是违宪的,但是他仍然这么做,为什么能做下去呢?实际上是美国出于他全球战略的需要,在给日本松绑,而且美国主张强化日本同盟的高官、将军们,还在很多场合明确表示支持日本修改《和平宪法》,这样日本要改“和平宪法”,要走强军道路的势头就得到助长,不过这里边有一个问题,美国对日本的期待,就相当于猎人愿意把狗的绳子放长,你给我承担更多的使命,是吧。你和我肯定有足够的信任关系,替我干好多事情。可是我总在想,这个美日之间有这么高的相互信任和忠诚度吗?如果是你把狗的绳子放长当然好,如果不是狗,是狼怎么办?我想美国人也应该想一想这个问题。

  鲁健:

  就是万一反扑、反噬这种担心,其实美国人其实一直也是有。

  高洪:

  也是有的。

  鲁健:

  我们看到日美同盟报告当中,也提到说日美军事同盟要加军演的数量,还有扩充训练的科目,训练和强化日本的海上实力和海陆双栖作战能力等等,等等,那么这些提法不断的这种纵容,会不会使得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胆子更大?

  尹卓:

  肯定会的,因为美国就想把日本向这个方向推,就是在纵容日本跟中国在对抗,当然他有限度。但是在总体方向上,他纵容日本跟中国对抗,一方面可以帮助他重返亚洲,另一个很重要的反面,就是使日本更加依靠美国,让日本不会产生比如韩国或是像其他亚洲国家,有一种对美国若即若离、中立化的这种迹象。因为日本跟中国的外贸关系现在3300亿美元,它的出超是500亿美元每年,他在经济上完全靠中国,那么这时候他会不会跟美国产生离心倾向?这个可能性很大,日本过去人就说他是个经济动物,但是美国通过这样的做法,把钓鱼岛问题挑大,推动日本跟中国叫板,这样使日本一发要依靠美国,因为他单独跟中国对抗他感到不安全,他必须要靠一个靠山,就你刚才讲的靠山是谁?就是美国。

  鲁健:

  但是面对钓鱼岛的这种复杂的状况,面对日本右翼的不断挑衅,中国有没有比如说夺岛作战计划?

  尹卓:

  这个咱们不谈那么具体的问题,但是我想中国、中国政府、中国军方有对付各种复杂状况的能力,有这种准备。

  鲁健:

  就是日本也不能太高估美国对自己的保护能力。

  尹卓:

  是的。

  鲁健:

  对吧?

  尹卓:

  是的。

  鲁健:

  因为其实美国对日本也是也戒心的…

热词:

  • 今日关注
  • 保钓
  • 抵制
  • 日本右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