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的黎波里战时生活 反对派曾被称作野蛮人(组图)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5日 05: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9月17日,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一名男孩在被推倒的《绿皮书》雕塑前经过。

努里所在家族的全家福。

  努里一家人经常会拿出卡扎菲在1969年革命前的照片给人看,以此来显示卡扎菲政权并未给利比亚人带来真正的改变。

  黑白照片上,年轻的努里和穆罕默德都穿着正装,背景是干净整洁的林荫大道。他们强调,当时的利比亚就如同一个西方国家。

  在卡扎菲的统治下,由于崇尚公有,努里所在的整个家族失去了经营的4所商店和两处房产。努里和穆罕默德90岁高龄的母亲卡迪雅,至今对卡扎菲还愤愤不平。她说:"我每时每刻都在祈祷他(卡扎菲)被除掉。他破坏了所有的东西,就如同在我的心里扎上一把刀。"

  当很多人公开揭竿而起之时,努里家族的男人们选择了在秘密战线上与卡扎菲周旋。

  "卡扎菲,你完了!"

  努里·沙塔维一家人在客厅里纵情欢呼。

  在此之前,一家人守在电视机前,收看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主席贾利勒的电视讲话。这时的"全国过渡委员会"尚是利比亚反对派。

  听完贾利勒的讲话,努里还将两面新国旗拿出来,悬挂在客厅。

  这是8月20日深夜。

  当天,北约战机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附近轰炸了22个关键目标,其中包括3个军用设施、1处军用仓库、7个地对空导弹发射装置、1个雷达、1个地对地导弹、2辆军车、2辆装甲车、3个指挥控制点、2个多级火箭发射装置。

  利比亚反动派"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武装逼进的黎波里。分析人士指出,这一战局具有标志性意义,表明战事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

  大学生阿尼斯在战斗

  努里的对外身份是撒哈拉石油服务公司的业务经理,暗地里,他是的黎波里秘密武装起义小组的成员。

  努里的侄子阿尼斯,现年21岁,尚在的黎波里大学主修经济学。8月21日凌晨,阿尼斯拿起私藏的AK-47步枪,准备出去战斗。

  临行前,阿尼斯对父亲穆罕默德念叨:"为我祈祷吧,我会死得像一个烈士。" 后者点了点头。

  穆罕默德担任利比亚非洲投资公司的法律顾问,同兄弟努里一样,暗地里也是的黎波里秘密武装起义小组的成员。

  在家人的祝福下,阿尼斯持枪穿过市中心漆黑蜿蜒的街道,前往几公里外的东部地区,在事先约定的马哈里·拉迪森酒店附近与战友们会合。

  阿尼斯继承了家族的传统,也是反卡扎菲势力在的黎波里城内的"潜伏者"。凌晨,除了战斗的炮火和庆祝的枪声之外,的黎波里多处清真寺传出阵阵祈祷之声。

  阿尼斯和他的战友们即将投入战斗。之前藏于暗处的秘密武装小组成员陆续出现在大街小巷,他们正准备迎接反对派"大部队"的到来。

  突然,街道上驶来4辆载有重武器和数十名士兵的汽车,随后停下来。他们是卡扎菲的士兵。回过神来的双方开始交战,卡扎菲的士兵最终丢弃大批装备败退而去,而阿尼斯和另外一名年轻人负伤。但在穆罕默德女儿阿米娜看来,哥哥受伤的凌晨依然是"美妙的时刻"。

  高中生必修《绿皮书》

  早在今年2月,的黎波里人就"蠢蠢欲动",反抗卡扎菲。

  同弟弟阿尼斯一样,21岁的牙科大学生埃萨姆也工作在"隐蔽战线"。他回忆起2月20日那天前往具有象征意义的绿色广场参加抗议卡扎菲的活动时,亲眼见证了示威者的热情。"人们都出来了,因为据说卡扎菲逃走了。我们听说他去了委内瑞拉,大家都很高兴。"

  不久之后,惨烈的一幕出现了:全副武装的政府军从各路包抄了绿色广场,对手无寸铁的示威者们开火。埃萨姆由此坚定了反抗暴政的决心。

  埃萨姆和阿尼斯曾一起在的黎波里郊外的一个农场接受培训,父亲的老友、一位曾在卡扎菲政府军作保镖的叔叔,教他们射击的技巧。

  穆罕默德是家族的"二号人物"。他1976年毕业于班加西大学法学院,当年上千名班加西大学生举行反对卡扎菲的抗议游行,结果遭到警察的残酷镇压。穆罕默德由于被怀疑同情学生,入狱40天。

  媒体称,卡扎菲一直致力于对利比亚人进行思想控制。直到的黎波里被攻陷之前,利比亚高中生的必修课就包括卡扎菲亲自撰写的《绿皮书》。

  反对派曾被称作野蛮人

  纳达是努里的大女儿,今年18岁,在的黎波里的一所高中读书。据其讲述,老师一度将反对派称作"野蛮人",并要求学生高唱忠于卡扎菲的歌曲。

  然而,放学后的纳达会与同学们聚在一起,呼喊诸如"卡扎菲滚开"、"利比亚自由"之类的口号。

  对此,忠于卡扎菲的学生们每天都会来"骚扰"纳达和她的伙伴们,有时这些人会威胁说:"我们要杀了你,也会杀了你全家。"

  穆罕默德20岁的女儿阿米娜,在大学学英文。有的同学告诉她不要随便喝水,因为水里被"来自班加西的人"下了毒。

  阿米娜很多同学的家长都属于卡扎菲阵营,不少人同卡扎菲家族关系非常密切。

  9月初的黎波里被解放后,穆罕默德向媒体展示了一个张贴有很多红色和白色便签的本子。按照他的说法,这里面记载着很多来自卡扎菲政权内部的情报。

  的黎波里的秘密武装小组在卡扎菲政权内部大量联络点。这些表面上忠于卡扎菲的人,实际上却在源源不断地将重要消息透露给外界,并向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提供武器,这些都加速了的黎波里的解放。

  (张乐)

  现状

  没有课本学生唱歌

  "利比亚,我的祖国……"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一所小学里,学生们唱着歌曲。由于没有课本,唱歌成了他们在校学习时的一项重要内容。

  9月17日,利比亚小学复课。自2月份爆发内战以来,利比亚各地学校被迫停课。经历了战乱的侵扰,孩子们终于重返校园。据了解,利比亚的中学也将复课。

  19日,的黎波里市区内的一所小学外墙上"自由利比亚"的标语清晰可见,教学楼破碎的玻璃尚未来得及更换。

  在并不开阔的操场内,几名工人正在维修旗杆。校长萨伊德说,上月22日"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攻占的黎波里后,学校首次升起了新执政当局的旗帜。现在,他们每天都要举行升旗仪式。

  教学楼内的墙壁上,张贴着许多科普漫画和师生们自由创作的绘画作品。一幅"龟兔赛跑"的图画格外醒目。

  六年级教室,在老师的带领下,20多名学生引吭高歌。学校有170多名教师,600多名学生。目前学生们已经陆续返校,但还没有教材,每天主要的学习内容是唱歌,了解执政当局的战斗历程和执政目标。

  在教室内整齐的课桌上,看不到一本书。校长萨伊德打开了几个学生的书包,除了笔和几个写字本,包内没有任何课本。12岁的努瓦勒说:"过几天就有新课本了,我们很想学习新知识。"

  新的课本和教学大纲还在印制中,下周就要分发给各小学。新教材包括地理、历史、体育和外语等。"我特别期待听到学生们的读书声,"萨伊德说。

  萨伊德表示,他希望利比亚的局势尽快稳定,校园秩序恢复正常。期待学校能够拥有更加宽敞漂亮的教学楼,学生们能够自由地学习知识。

责任编辑:魏铮

热词:

  • 卡扎菲
  • 野蛮人
  • 反对派
  • 留言评论